致媒体:感谢我们心中的理查德∙帕克

访客:14485  发表于:2016-01-19 13:53:14

——致和我们一同坚守和改变着的媒体人

年底前,我问同事:“2015年媒体圈给你留下的最深刻的印象是什么?”同事说:转型。是啊,可能没有其他关键词更能够准确概括这一年来媒体圈的变化了。今年早些时候,《金融时报》有篇报道《Journos Hacked as PRs Rise》说,根据数据统计,目前英国公关行业从业人员的数量为55000人,两年内增加了近50%。与此同时,记者的人数则减少了9%,降至64000人。还有报道说美国在职记者与公关人员的数量比为1:4.6,而十年前这一比例为1:3.2。按报道的话说,“公关从业人员取得了阶段性胜利。”


没人统计在中国这两个人群的趋势变化。不过以我目测和风闻,估计整体趋势差不多。短短一年间,我所熟悉或仰慕已久但没有机会一睹天颜的传统媒体人中,不少都选择了离开。他们或加入企业的传播部门,或加入、创立PR公司,或完全转行投入初创企业。从最开始的“啊!他怎么离职了!?”,到“哦,又一个…”,对于这种跳槽的消息,我们也变得越来越习以为常。

之后,在微信朋友圈里,我看到了这些转行的媒体人崭新的生活和满溢的热情。满屏的企业公关稿、产品推介软文、自撰的企业宣传段子、活动现场直播、获奖喜报、有奖游戏、企业领导人的心灵鸡汤、各种炫目的H5,我似乎能感受到这些文字和图片背后的兴奋和努力。出于“幸灾乐祸”的小人心理,我时不时地给他们留个评论,揶揄一下,言下之意:“嗯哼,你也有今天!”其实,我心里窃喜——因为那些我曾经隔河相望的媒体人,终于可以真切地体验着他们也许曾经不喜欢、或至少没什么好感的这个公关的角色。这起码对于增进媒体和公关“两国”人民的睦邻友好起到了重要的推动作用。

当媒体人在讨论“失去还是新生”的这一年,公关不也是在面临着前所未有的裂变吗?互联网风潮带给公关行业的,是一个“失控的网络”。原来金字塔式的传播结构被互联网带来的新的话语赋权方式彻底地摧毁,不论是信息源、渠道、内容和受众,拉斯韦尔经典的“5W”线性传播结构的每一个环节对于传统的企业传播而言都已“失去控制”。互联网打碎了企业内部传播与外部传播之间的技术屏障,使企业的万千员工都可以发出自己的声音,使渠道监测永远不可能做到完整与准确,也使企业的声音轻易地淹没在各种令人眼花缭乱的碎片式的信息流中。在传播的世界里,企业被前所未有地推入了一个覆盖了整个社会的无限大的舆论场,企业在现实世界中的体量与在这个舆论场中的影响力完全不成比例。这个全新的、以互联网驱动的传播空间自有它运转的逻辑和规则,它究竟是怎么样的,我不认为现在有人能说清楚,但至少清楚的是我们必须要改变。

所以当我听到“不干苦逼的媒体,我去干公关了”的时候,不禁无奈地笑,谁说公关就好干呢?不论是媒体还是公关,我们所面对的是同一个已经被颠覆的传播世界,它给媒体带来了什么,也就会给公关带来什么。在媒体和公关彼此之间,从来就不存在谁是战胜对方的胜利者。互联网重新架构了传播的世界,而我们都是在这个新的世界中重新定位着自己,这不仅仅是之于传统媒体,对互联网媒体和我们这些企业中的传播者,概莫能外。借用前资深媒体人仇勇的话,“要在大的内容产业的视角下,重新寻找合理的新闻、信息和传播的模式”。

所以,不论是在坚守,还是已经转型,我相信我们这些传播人的信仰还在,情怀还在,虽然信仰和情怀在这个年代会被视为掩饰无奈的说辞。“人总是需要一点精神的”,我们这个传播行业从来就不缺乏专业主义精神,从来不缺少精致、专注和耐心,只是在一个喧嚣的年代,传统的媒体人和公关人或许显得有些缄默。但好在“历史总是螺旋上升的”,在和一些传统媒体人谈到这个话题时,我总是这样说。我们都只是在一个巨大的社会试验的过程中,不要忙着对试验下结论,谁说这就是传统媒体的末日穷途?谁说传统媒体不会凤凰涅槃?谁说我们不可以打造中国的《经济学人》?谁说新闻专业主义是昨日黄花?如果传统媒体已经走到了谷底,那说明,每向前一步,都是向上的改变。

但改变是痛苦的,因为这意味我们要走出自己的Comfort Zone(舒适区),放弃一直以来的行为习惯和思考方式,投身到一方未知的世界,在一个新的价值座标体系中衡量自己。我敬佩那些转型的传统媒体人,因为我知道这种转变对他们意味着多少的百转千回,绯恻缠绵。更要感谢他们,因为他们让我们这样的公关人真切地感知到变化中的传播世界,感受到来自这样一个新的群体的挑战。我们同样要感谢那些仍在坚守并不断创新的媒体人,因为我知道他们在旧与新、理想与现实、体制与变通之间向前每走一步、做每一次尝试需要付出的勇气和努力。不过,不要感觉孤独,因为还有一些公关人在思考同样的问题,做着同样的努力。

但无论如何,我们应该庆幸,因为我们没有在一片歌舞升平或死水微澜中无动于衷,而是对不可预知的未来恐惧不安,并因此而警醒。我们也应该感谢这个充满变化的年代,因为它打破了我们一厢情愿的幻想,只能放手一搏。我们选择这样做,因为我们如此深爱这个行业。

电影《少年派的奇幻漂流》中,有一只老虎,这只老虎大概是派在海上最大的敌人,几乎贯穿了电影的始终。对于为什么要安排这样一个角色,李安说:太精明的人有时候做不成事情,是因为他们不再把幻想当真。那只虎从来没有存在过,那是我幻想出来的。因为比老虎更可怕的是海上的绝望。这头卧虎是我们的欲望,也是我们的恐惧,它给我们危险,它给我们不安,但也正是因为它的存在,才让我们保持精神上的警觉,才激发你全部的生命力与之共存。
影片的结尾,在经历了一切磨难之后,少年派踏上了陆地。那只虎则消失在丛林中。
它叫理查德 ∙ 帕克。

感谢它。

2015年就要过去了,我很怀念它。

段伟
西门子(中国)有限公司
传播部副总监
2015年12月31日

(来源:西闻联播 作者:段伟)

评论(0)

您可以在评论框内@您的好友一起参与讨论!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BAIDU_CLB_fillSlot("9278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