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信反腐六年未绝:曾经的新兴产业为何沦为重灾区

标签:电信反腐

访客:16580  发表于:2015-12-28 10:37:00

【导读】为什么各大行业中,被调查得最多,落马者最多的一直是电信行业?

电信反腐六年未绝:曾经的新兴产业为何沦为重灾区

曲终宴散。

2015年12月27日,中纪委发布公告表示,中国联合网络通信集团有限公司(下称中国联通)原党组书记、董事长,现中国电信集团公司党组书记、董事长常小兵涉嫌严重违纪,目前正接受组织调查。

这也是自2009年电信反腐开始以来,级别最高的落马运营商高管。

如无意外,以此案为起点的第三波电信反腐风暴,将再次成为运营商的新年噩梦。而据知情人士透露,目前已经有更多联通管理层“失联”。

问题是,为什么各大行业中,被调查得最多,落马者最多的一直是电信行业?

调虎离山:专项调查回马枪?

虽然是在中国电信董事长职务上落马,但业界普遍认为,常小兵涉案事由应出自中国联通任内。

据消息人士透露,该案可能因常小兵在香港与北京的房产或广东的关联公司有关。

在此之前,常小兵曾主事中国联通长达11年之久,多位电信业资深人士均表示,联通今日的成就和包袱,都已带上常小兵的深刻烙印。

据财新网报道,有联通省分公司人士评价,常小兵主政中国联通期间,集中化做得比较好,但在战略实施上比较激进,时有新政出来,令各省分公司无所适从。另有接近常小兵的人士评价,常小兵做事果决,用人大胆,明知一些人作风草蛮,但只要能干成事,也会迅速提拔。

常小兵今年58岁,1982 年毕业于南京邮电学院电信工程系,历任安徽省六安地区邮电局技术员,江苏省南京市电信局、江苏省邮电管理局网管中心工程师,江苏省邮电管理局电信处副处长,南京市电信局副局长。

1996年6月,受时任邮电部部长(1998年后为信息产业部部长)吴基传提拔,常小兵入京,仅在中国邮电电信总局副局长、信息产业部电信管理局副局长任上过渡6个月,便于次年2月升任信息产业部电信管理局局长。

2000年4月开始,常小兵担任中国电信集团公司副总经理、党组成员,又于2004年11月,的运营商高管轮换中,调任中国联通公司董事长、党组书记,此后一直掌舵这家大型国企。

直至2015年8月24日,运营商高管再度轮换:原中移动董事长奚国华不再担任该职;工信部副部长尚冰出任中国移动董事长、党组书记;中国电信董事长王晓初和中国联通董事长常小兵则职位对调。

运营商人士猜测,此次出人意料的换岗,其用意可能正是调虎离山,以便对常小兵展开深入调查。

2014年底,中央第八巡视组就曾对中国联通展开专项巡查,中国联通网络分公司副总经理兼网络建设部总经理张智江、信息化和电子商务事业部总经理宗新华等管理层均于期间落马。

彼时,坊间就一度盛传常小兵可能被牵出,虽然在该轮巡查中暂时“过关”,但1年之后,他最终还是没能避过落马之噩。

为何老反通信业的腐?

在通信业,常小兵不是第一个落马者,也绝不会是最后一个。

自2009年以来,通信业仅外界关注的高管级落马者,就已有数十人之多,无论规模之大,影响之深,还是持续时间之长,电信业都是在反腐中位居前列。

这是何故?

一、与很多传统产业不同,从接近于零的起步,到成为全球最大规模,中国通信业的市场化发展只用了不到20年。

这个增长得益于两个核心的驱动力,一是改革开放释放的人口与社会经济增长红利;二是从固定到移动、从话音和短信到互联网数据的信息技术革命。而王建宙主政中移动以来推进的农村通信服务,也在广袤的中国农村市场成功获利。

但同样由于超常规的增长速度,无论网络建设还是移动增值业务,通信业的早期发展都是极为粗放的野蛮生长,薪酬股权的激励也没有跟上市场的爆发。

缺钙容易骨折,发展过快的运营商,虽然已经全力加强管理,但仍然不可避免留下了不少管理隐患。

比如于2010年出逃加拿大的原中移动无线音乐基地总经理李向东,一个处级干部就掌控整个音乐行业的命脉,每年经手的流水逾百亿人民币规模,最终在诸多诱惑中走上贪腐之路。

二、通信业的高层人脉远不及其他行业,上面无人。尤其是工信部合并后,更进一步丧失了直达决策层的影响力。

但与此同时,通信业不同于传统产业的业务模式,得以快速积累起了巨大财富,而移动梦网的成功,让第三方可以通过CP、SP或是提供集成服务等方式,依托运营商快速敛财。

幼童持金招摇过市,后果可想而知。

三、过去6年电信贪腐看似数不胜数,但其实并不是外界感觉的那样遍地皆腐,而且主要都是一条线上牵出的“窝案”,所以相对集中。

其中,又主要分为两个大的风暴阶段:

第一个阶段是自2009年到2013年,以原中移动党委书记张春江、原中移动副总裁鲁向东、原四川移动总经理李华、原卓望控股CEO叶兵、原中移动数据部副部长马力、李向东等人为核心的数据业务反腐风暴,这一轮风暴自2009年底张春江被双规和2010年初李向东出逃牵出,前后持续3年,一度导致整个中移动数据业务体系的业务陷入停滞。

第二个阶段是2014年下半年到2015年,中国巡视组对三大运营商的巡查。在这个阶段,有河北移动的原总经理张连德、原总经理助理兼工会副主席丁占武、原总经理助理兼唐山移动总经理张磊,副总经理刘欣;中国联通的张智江、宗新华;中国电信副总裁冷荣泉、福建电信漳州分公司原总经理、党委书记李浪等运营商管理层落马。

可以预期,以常小兵案为起点,第三波风暴也将迅速成形。

四、互联网时代,通信行业相当于国家的基础设施行业。国家要发展信息产业,就必须破除垄断、加强竞争、降低成本。

由于长期、激烈的同业竞争,通信行业基层普遍收入低、压力大、任务重,与管理层之间的矛盾积聚较多。在中纪委或巡视组查案时,“自已人搞自己人”的情况也比较多。

常案之后的通信业走势

一、2014年以来,坊间一直传言中国电信与中国联通将展开合并重组。那么,常案是否两大运营商走向合并的先兆?

可以确定的是,反腐是由中纪委操刀,电信联通是否合并则由国务院主导,所以两者其实是完全独立的两件事,彼此没有直接因果。

事实上,反腐影响最大的永远是企业的人心,而不是其他。

同时,多位行业资深人士都认为,电信联通会否合并真假,关键还是需要看决策层是否有意推动,此案的影响都相对有限。

当然,如果高层有意促成电信联通合并,则常小兵出事后的管理真空,确实会为合并创造了一个最佳契机——前提是推动方在这个契机时间内,完成合并工作的准备倒计时。

如果中国电信任命新的掌舵人,并完成新的班子调配,则至少在未来3~5年内,电信联通的合并可能性将大大降低。

二、对中国的政治大局来说,通信业正由一个拉动经济增长,促进市场改革的前沿领域,转变为与水、电、气类似职能的基础服务性行业。

本届政府“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政策大方向,需要更广覆盖、更快传输、更低资费的信息基础服务,以此吸引更多的用户使用网络(产生市场)和利用网络创新创业(服务市场)。

此外,无论物联网、车联网,还是更多依托信息传输的,事关中国工业升级转型的战略新兴产业,也有同样的需求。

从这个意义上来讲,通信业将成为大政策棋局的牺牲者,即使进一步降低自身利润,也必须确保提速降费,为“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改革提供有力的支撑。从长远看,这对运营商的业绩将形成持续性的重大政策利空。

三、对运营商来说,最大的挑战依然不是彼此,而是BAT等互联网“野蛮人”。但在现有的体制约束下,运营商要跨过去竞争,怎一个难字了的。(via 百度百家,作者:王云辉,作者微信公众号:科技杂谈(keji_zatan))

评论(0)

您可以在评论框内@您的好友一起参与讨论!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BAIDU_CLB_fillSlot("9278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