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析报告:宜人贷IPO为何不受资本待见?

标签:IPO宜人贷

访客:22063  发表于:2015-12-21 14:46:08

【导读】当地时间12月18日上午9时30分,宜人贷在纽交所敲响上市钟声,交易代码为“YRD”,成为国内互联网金融上市第一股,也是中国P2P公司海外上市第一股。宜人贷开盘价10.07美元,略高于10美元的发行价,最终收报9.1美元。

分析报告:宜人贷IPO为何不受资本待见?

阿尔法工场精选分析师深度报告每日推送。分析师请加微信号:15034081448(注明:阿尔法精选报告)。

当地时间12月18日上午9时30分,宜信旗下的宜人贷有限公司在纽交所敲响上市钟声,交易代码为“YRD”,成为国内互联网金融(P2P)上市第一股,也是中国P2P公司海外上市第一股。宜人贷开盘价10.07美元,略高于10美元的发行价,最终收报9.1美元。

作为一家爆发式增长的互联网消费信用贷款服务商,又是JOBS Act认可减轻信息披露负担的新兴成长企业(EGC),报告期相对较短,收入结构、经营数据等又变化很快,分析风险似乎比讨论其价值更有意义。

P2P业务,即个人对个人的借贷业务。最初的业务模式下,P2P平台仅充当撮合贷款人和借款人的信息平台,贷款人和借款人根据信息自行评判并完成交易,平台只收取信息服务费(如下图所示)。

这是一种理想状态下的业务模式,也满足今年7月由央行牵头、十部委共同行文的《关于促进互联网金融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对P2P平台的程序性要求——要坚持平台功能,要明确信息中介性质,主要为借贷双方的直接借贷提供信息服务,不得提供增信服务,不得非法集资。

不过在现实中,中国没有Lending Club(LC)。鉴于社会信用体系不健全,骗子多、老赖也多,贷款人基本做不到充分客观评价借款人的资信,也难以承受借款人逾期、坏账的处置成本,中国的P2P平台只好主动出击,搜寻并判定合格的借款人,并对贷款人承担兜底责任(通常是由与平台有关联的担保公司提供担保或建立风险储备金),向贷款人和借款人不仅收取信息服务费,还收取担保费等交易费用。

P2P平台的性质已由单纯的“信息中介”演化成“信息中介+信用中介”。而且在此过程中,借款人个体也从自然人扩大到自然人与法人,出现了中国特色的、所谓的P2C模式(企业充当借款人)。

(图片来源:郑敦元《P2P中国化历程》)

接下来P2P在国内开始了进一步的“本土化”,演化出了个人对类金融企业债权的P2B模式和个人对资产收益权的A2P模式。

在P2B、A2P模式中,贷款人(这里也可以称投资人)与类金融企业签订债权转让或资产收益权转让合同,以特价价格受让类金融企业的债权和资产收益权,并不清楚最终借款人的具体情况。

此模式一开,各种传统类金融机构纷纷加入,包括小额贷款公司、融资租赁公司、商业保理公司、车贷房贷公司、担保公司等,发展出各种眼花缭乱的P2X业务(如下图所示)。

(图片来源:郑敦元《P2P中国化历程》)

在此过程中,部分“野心勃勃”的传统类金融机构甚至“更进一步”,开始自建P2P平台,通过代持或其他方式将P2P、充当直接借款人的类金融企业、担保公司全部纳入同一实际控制人,更有甚者最终借款人都由同一实际控制人控制,使业务部分或完全黑箱化。

回到宜人贷

从测试购买的5款产品来看,宜人贷目前的业务模式主要还是个人对个人、个人对个人债权转让的P2P模式,并未涉及更为激进的P2B、A2P业务模式,相对比较保守,也更贴近监管要求。不过在P2P业务模式下,也存在将借款需求和投资打散后再组合,形成个体间“多对多”的问题。

对照美股诺亚财富旗下的财富派,财富派主要提供的是P2C(房地产公司贷款)、P2B(小额贷公司债权转让)。

至于资金池问题。其实资金池本身不是问题(比如银行的表内业务,“资金池”的存在是其得以运行的基础),如何监管才是问题。

按宜人贷(YRD)在招股书、IPO路演中的介绍,它应该是国内首家完全由银行作为托管方提供客户资金第三方托管的P2P平台。在购买其产品的《宜定盈出借咨询与服务协议》中,也有委托代开托管行账户的条款。

可见宜人贷开展的P2P业务,基本符合监管意见中对个体网络借贷归属于民间借贷、是个体对个体实现的定义,也满足监管意见提出的选择银行业金融机构作为资金存管机构、客户资金分账管理的要求。

宜人贷可能面临的监管风险,目前主要体现在不是单纯的信息中介,而是通过拨备风险准备金(一般是贷款额的6%)来为贷款人的本息安全提供保障。虽然还不能断定这是严格意义上的信用增强,但的确存在监管方面的风险。

当前监管政策的模糊、法规与具体措施的缺位也增加了未来的行业和公司的不确定性。涉及P2P的《互联网金融指导意见》作为原则性规范文件,为行业的发展点明了趋势和边界,但实际操作的要求、规范和标准,监管部门都还没有进一步明确细则;市场从业机构与监管部门可能存在长期博弈过程,也让不确定性增大。

但基本可以预见的是,未来P2P平台将面临比较大的监管压力和模式转型压力。包括宜人贷在IPO路演提到的资本效率方面的相对优势——没有资本充足率和流动性方面的监管要求,未来也不是没有因监管加强而消失的可能性。

对母公司宜信集团的过度依赖是投资宜人贷的另一个风险因素

宜人贷脱胎于宜信2012年3月开始开展的互联网消费信贷服务,直到今年第一季度才正式从宜信分拆出来,准备赴美IPO。

从招股书披露的数据来看,作为一家互联网消费信贷服务商,宜人贷过去两个财年和今年前三季度(简称“报告期”)借款人及借款总额的飞速增长,却一直主要依靠线下业务的驱动——以今年上半年的数据为例,有过半的借款人(51%)和将近七成的借款额(68%)是来自线下,而宜人贷的线下业务是完全依赖母公司宜信的地面网络和地推团队(覆盖包括香港在内的232个城市)。

目前,宜人贷需要将借款额的5%作为客户介绍费支付给宜信方面,从2016年开始此项费用将提高到借款额的6%。同时,在获取投资人/贷款人方面,宜信也会为宜人贷提供推介服务。有研究报告称,宜人贷每月向宜信提交借款需求表格,宜信将符合目标借款人条件的借款人导向宜人贷在线交易市场。

另外,宜人贷(YRD)不仅在数据和信息共享(借款人审核、风险算法优化)、技术支持、经营管理资源(人力资源、法律、会计、内控、内审等)、知识产权方面需要宜信提供长期的支持与服务,在贷款催收和追讨上也完全依赖宜信。

从上表提供的历史数据可以发现,通过宜信获客的线下渠道贷款逾期率一直低于线上渠道贷款,显示出由宜信的线下风控体系仍然优于宜人贷的在线审核,甄别合格借款人的能力更强。

另外,从2014年开始线下渠道发放贷款的坏账率也一直低于线上。从以上两点也能看出宜人贷对宜信的依赖。

最后再简要谈谈宜人贷的经营风险

风险等级最高的D类信用贷款的借款人需要承受高达39.5%的年化成本。而2015年前三季度,宜人贷发放了49亿元人民币的D类信用贷款,占到同期新增贷款总量的78.3%,是2014年全年贷款总量的2.2倍。D类信贷业务大约贡献了公司收入的86%,收入结构上存在风险。

而且招股书提供的数据显示,宜信D类借款人的净坏账率有迅速上升的趋势,这对分析宜人贷有很强的参考意义。如果占比将近八成的D类信用贷款净坏账出现明显上升,按本金6%拨备的风险准备金将无法覆盖投资人的本息,势必需要宜人贷提高风险准备金拨备比例甚至动用自有资本。

IPO路演PPT提供的数据显示,2015年前三季度的风险准备金拨备比例已经提高到7%。如果风险准备金提升到10%,利润将被蚕食殆尽。

至于信用等级最高的A类借款人,从2012年3月成立以来到2014年第三季度都曾是宜人贷唯一的借款人群体。由于获客成本上升,尽管净坏账率已经有所改善,平均交易费用5.6%的A类信用贷款业务仍然处于亏损之中。

比较有意思的是,虽然A类借款人的净坏账率是持续下降的,但始终要比同期的低信用等级借款人还高出不少。以2015年前三季度为例,A类借款人的净坏账率达到1.7%,而D类借款人净坏账率却只有0.9%,以至于有研究报告对宜人贷的信用打分模式和信用风险管理的有效性存有怀疑。

还有值得注意的是,宜人贷为了迅速做大规模,业务质量出现较明显的下降。信用贷款90天以内的逾期率,2013年是0.9%,2014年有所改善降至0.7%,到业务规模大幅增长的2015年前三季度,逾期率也飙升到1.4%(如果剔除信贷发放量迅速增长的稀释效应,中金公司计算的调整后逾期率是4.5%)。

可以发现,宜人贷的风控水平还需要进一步加强。特别是考虑到宏观经济环境可能继续恶化,宜人贷有计划试水T2P等业务模式,以及逐步将借款人群体从“prime borrowers”下沉到基数更大的“new borrower groups”,风控未来将是宜人贷在业务方面的一大挑战。(来源:雪球  作者:mono)

内容合作:果果(ID:15034081448)

阿尔法工场公众号:alpworks

投稿邮箱:report@goldenalpha.com.cn

评论(0)

您可以在评论框内@您的好友一起参与讨论!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BAIDU_CLB_fillSlot("9278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