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电商规模有望超越传统市场

标签:电商规模传统市场

访客:15723  发表于:2015-12-21 10:15:34

2020年电商规模有望超越传统市场

在以“双12”为代表的电商推广活动中,实体店和电商都是受益者。但是从长期来看,电商获得了新客户、培养了消费者使用习惯,获益更大。二者的合作将加速融合转型,电子商务的规模也将逐步超越传统市场规模,成为流通和消费的主流。在这种情况下,相关部门应调整思路,加强对电商的培育和监管


  刚刚过去的“双12”吸引了2800万人参与,为线下实体店增加1950万新会员,线下商家当天平均客流增长超过100%。但是在电子商务交易技术国家工程实验室主任、清华大学教授柴跃廷看来,这场线下的狂欢却是电商的胜利,将加快电子商务的发展。据预测,到2020年左右电子商务规模将超越传统市场规模,逐步成为流通和消费的主流。

  实体店加速向电商转型

  “‘双12’将加速实体店向电商转型。”柴跃廷表示,电商崛起已是现实。根据电子商务交易技术国家工程实验室的监测,今年全国“双11”的销售额是1200亿元,其中有35%左右是刷单或面临退货,有效交易额约为800多亿元。今年我国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有可能达到30万亿元,800亿元正好接近我国单日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

  根据目前的技术与经济条件判断,2015年将是电子商务发展的转折点,因为具有彻底的、成熟的网络意识和网络文化的90后新生代开始步入经济社会各领域,整个社会的网络生产经营与消费氛围基本形成,电子商务将由快速发展转为高速发展。

  根据现在的规模和发展速度,2020年左右将是电子商务发展的攻坚点,基于网络的无形市场规模将接近传统的有形市场规模,电子商务规模将超越传统市场规模,逐步成为流通和消费的主流。

  “以‘双12’为代表的电商推广活动中,实体店和电商都是受益者。但是从长期来看,电商获得了新客户、培养了消费者使用习惯,获益更大。”柴跃廷认为,二者的合作很可能加速融合转型,使电子商务反超实体经济的时代提前到来。

  结构性失业与再就业或出现

  柴跃廷表示,现在正处于实体经济向电子商务转型期的过渡阶段,无论是老年群体开始使用电子支付,还是超市利用大数据了解商品情况,都只是融合的表现。他将融合的最终结果定义为转型,而不是并存。

  “未来除了交通、家政、餐饮、旅游、教育、健康等领域,在大多数商贸流通领域,网购会取代零售。”柴跃廷说,“例如超市会被提货点取代,就像自选超市和购物中心取代有销售柜台的百货店一样”。

  在此过程中,有可能出现结构性失业与再就业,也就是说实体经济会出现急剧萎缩,从业人员面临短期失业,需要转型进入电子商务领域就业。因此,现在应该规范发展实体经济,推动其有序转型。

  今年6月,记者曾经采访过义乌商贸城,虽然还有一些商铺在营业,但主要承担货物展示功能,大规模的交易已经转战网络。同样在今年,记者在云南保山等地看到当地引进的义乌商贸城,更是门可罗雀,连招商都有一定困难。

  柴跃廷特别提醒,各地政府一定要合理培育实体经济,不要再大规模发展那些即将被电商取代的实体店,埋下转型的隐患。

  监管思路必须调整

  假货横行、形象不佳、纠纷不断、维权困难,这是当前电子商务面临的主要问题。“互联网不应成为法外之地。”中国人民大学商法研究所所长刘俊海认为,面对日益成为销售主渠道的互联网,相关部门也要调整思路,加强对电商的监管。

  在国家工商总局日前召开的市场监管专家委员会成立大会上,专家们毫不客气地指出,作为流通领域秩序的主管部门,国家工商总局的监管思路、监管方式都已经落后。

  例如,《工商总局关于加强商品交易市场规范管理的指导意见》中规定,市场开办者应“审查申请进入市场销售商品或者提供服务的法人、其他经济组织或者个体工商户的经营主体资格,建立经营者档案并定期核实更新”,该规定对于实体市场开办者是适用的。因为全国最大的义乌小商品市场,也不过是几万家商户,日客流量约20万人次,登记可以实现,现有人手也能够监管。

  但《〈网络交易平台经营者履行社会责任指引〉的公告》规定“网络交易平台经营者应对进驻平台的经营者进行审查和登记,建立登记档案并定期核实更新”,可能就不完全适用了。因为今天的大型网络交易平台,十万级、百万级商户是常态,要求平台对每家商户实现审查和核实更新,恐怕不现实。

  现行的监管方式主要依靠工商部门的力量,主要通过举报、专项行动等方式履行监管职能与义务。工商部门和各类市场主体之间基本上是“猫捉老鼠”的游戏。与传统市场相比,电子商务市场已经发生了本质变化,无边界、异地经营、动态多变、虚拟化等是其基本特征,使得工商部门对电子商务市场监管力不从心。

  同时,面对海量交易,政府掌控能力已显现出不足。“政府相关部门尚未采取有效的方法和手段采集、管理和维护电子商务市场中交易主体、交易客体、交易结果完整、准确、实时、动态的网络经济信息资源,造成家底不清,依靠大型电商企业提供相关信息,由于商业秘密等各种说辞,又非常困难。”柴跃廷认为,这也是相关部门无法进行适时、精准监管及相关的统计分析工作,难以制定与出台针对性强的政策措施的主要原因。

  柴跃廷建议,应合理划分政府与市场主体的责任与义务,相互配合,各司其职;充分发挥与调动社会各方力量,采取政府相关部门、企业、消费者共同参与,群防群控、社会共治的方式共同治理电子商务市场;并综合多种途径与手段精准发现与铲除一切现实和潜在的非法、违规、假冒、伪劣信息及行为。

  来源:经济日报

2020年电商规模有望超越传统市场

评论(0)

您可以在评论框内@您的好友一起参与讨论!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BAIDU_CLB_fillSlot("9278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