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领人群移动互联网研究:羞涩而奔放

标签:移动互联网研究蓝领人群

访客:17342  发表于:2015-12-14 11:00:15

蓝领人群移动互联网研究:羞涩而奔放

《平凡的世界》里,孙少平打工休息仍不忘读书,不凡的见识为他赢得了爱情。现实中,不是所有打工者都叫孙少平;工厂门口的培训机构很多,但也不能说明蓝领工人很好学。从我当产品的第一天,受到的教育就是不要空想,做好产品的前提是扮演好小白的角色。

首先,制造业蓝领在自身的行业领域里并不称作蓝领(工厂从业人员曾批评我这一不专业称呼),他们的叫法是普工,官方叫法则是青工。但为了迎合互联网的既往认知,全文仍然使用“蓝领”一词叙述。

蓝领,是移动互联网尝鲜应用个数最少的群体之一。高频使用应用是QQ和WiFi万能钥匙,高装机量应用还有微信,与我们认知装机量差异最大的是视频类app,不是没流量,而是网速慢。

一、严重的信息孤岛问题和成因

横观互联网产品的不同垂直用户群体,蓝领更加白纸化。人和人的连接,人和社会的连接关系都非常弱,每一个蓝领个体犹如浮萍般的信息孤岛。直接导致的结果,就是层出不穷的社会骗局,最广为人知的就是招聘黑中介。

信息孤岛的形成原因,分为三大点:

其一,中国制造业不能磨灭的痛,因为处于世界工厂产业链的底层,蓝领以三低人群为主,这一阶层用户表现出心理的不成熟。简单举个例子,学生从高中进入大学,接受最大的改变之一是,大学个体之间的交流频繁,社团活动、职业比赛、学术交流等。所以,从大学踏入社会,这一类人群会带着高度包容的学习心态。而反观蓝领群体,缺乏主动交流的意识。

其二,蓝领服务行业负有不可避免的责任,在商人趋利的天性驱使下,服务行业必须保持蓝领个体的信息孤岛,才能藉由自身的信息垄断优势,进行信息或商品的买卖。譬如老生常谈的蓝领招聘。

其三,大部分工厂“闭关锁厂”的政策,对蓝领信息流通形成最大的阻力。客观表现为,封闭式的生活环境;主观上,工厂管理者并不鼓励员工接触厂外的人或事,以防员工流失导致工厂生产陷入滞慢。这是经济发展的需求,不能单纯评论对错,积极来看,能保证制造行业这台庞大的经济机器正常运作,也能提高蓝领对厂外社会的戒备心,减少社会骗局。

从社会到行业,再到企业,蓝领信息孤岛是横跨社会各个维度的问题,是留守儿童之后值得关注的社会现象。

二、对信息与人际关系的需求

1.信息需求

那么,蓝领个体就没有获取信息的需求了吗?

来看一个例子,我有一位从事工厂招聘的朋友,他向新员工介绍工厂时,从来只留办公室的座机号码。为什么?因为这个电话会被打爆。员工对于工厂本地工作生活的信息需求是非常大的,他们不看工厂制作的精美介绍手册,宁愿打十几个电话去人事办公室咨询,或者找进厂一两年的“老油条”了解。

在蓝领社区里,我们对信息类型进行了分类,大致四种:

第一,上面例子提及的工厂本地工作生活,譬如宿舍分配、饭堂分布、加班情况。其产品表现形式为问答社区,如世界第一大厂富士康就拥有工厂内部的问答社区。这一信息层面上,蓝领与学生社交的需求非常相似,局域社区内有相同身份的庞大人群,由于生活轨迹的高度重叠,他们渴望获取的社区信息类型都基本相同。作为对现实生活的补充,在互联网上,每个学校拥有贴吧、论坛、公众号、学院班级QQ群,而工厂只有广告滋生的厂吧,或其生产商品的贴吧。

第二,自拍晒照,刷屏严重。和职业无关,这是90后社交的典型特征。

第三,感情纠结二三事。对白领和学生群体来说,感情话题属于个人隐私,在朋友圈或校园社区里鲜少出现。尝试从我们调研的群体特征来解释,使用互联网的蓝领中,30岁以下占比70%+,其中大部分是单身,这是感情话题的主要受众,因为没有所以向往,并且享有窥视般快感。

而恋爱中的蓝领个体,在下班后的最长6小时里,几乎都在和异性对象聊QQ、煲电话粥,即“你是我的全世界”;所以一旦感情不顺,个人空间处于真空,就更轻易伤春悲秋,这就是感情话题的主要发起者。

如此一拍即合,形成了情感交流的风潮。

第四,热衷于聊工资、聊加班、换工作。相比白领,蓝领的工资标准非常透明,找工作遭遇的问题是工资福利能否兑现,所以,直接晒照工资条的比比皆是。“晒”含炫耀之意,炫耀工资更高,加班小时数更多。白领职场讨厌加班,因为劳心劳力又没有报酬;但蓝领觉得“加班多才是好厂”,或计时、或计件,劳动力的输出量化为金钱的收入(也有边缘反例,如深圳的“三和大神”,做临时工,休息比打工时间长)。

已知的网络数据显示,蓝领人均一年跳槽2次。大部分情况下,蓝领都是自动离职(没有走辞职流程),这表明他们对工作、对工厂没有很强的社会认同,反过来论证了蓝领同事之间的缺乏交流。所以,蓝领个体一旦心里产生跳槽的念头,就会轻易地公开在社交圈子里,这一点与白领社交大相径庭。为了降低员工流失,提高其社会认同,大厂甚至会成立心理咨询部门,来建立沟通渠道,组织集体活动。

2.人际关系

在交流信息的同时,蓝领对人际关系的诉求表现为三类:

第一,对朋友关系的渴求。文初提到,蓝领高频社交软件是QQ,那么就从QQ使用行为来剖析。他们的QQ好友通常是家乡的初高中同学,所以希望拓宽自己的朋友圈,认识本地好友,会大量搜索同厂、同城、同街道QQ群加入。为什么蓝领不是在现实中认识同事,发展朋友,而是通过网络搜索?

首先我们看看校园社交,人和人的关系连接之间,存在社团、班级、同乡会等学生组织作为桥梁。这些桥梁的坚固结构,不是学校的规章制度,而是学生组织所衍生的集体认同,从而保证稳定的关系连接,容易形成朋友关系链。

而绝大部分工厂,都没有这样的组织。常规的蓝领组织,如生产部门、生产线的结构是由金钱利益完成保障的,集体认同尤其薄弱,甚至形成阶层对抗,蓝领个体的意志由此更为松散。现实情况中,蓝领用户以为的自发渠道,如同厂Q群,也是由蓝领服务行业的利益所驱动建立的,一类是群里广告主比真实蓝领还多,一类是服务于最暴利的某垂直第三产业。所以,距离实现可靠的朋友关系,仍然十分遥远。

第二,异性社交。我们团队有一句话形容蓝领,“现实中羞涩,(互联网)社区里奔放”。当然,简单粗暴约,不是蓝领独有社交特征,而是陌生人社交的必然特点。但区别在于,你不会在同事关系的陌生人里约,因为你担心社交网络的力量,也因为对公司的社会认同,而怀有敬畏心。就像轻易换工作,约同事,这都不是个事儿。

不过,蓝领如果约成功了,成对的概率特别高。我们社区里,成了秀恩爱,见家长,闪婚的比比皆是。

第三,找老乡。这类人际关系呈现两面性,有的厂员工五湖四海,有的厂大半员工都是老乡。譬如珠三角工厂里,最容易形成老乡效应的,一是湖南人,一是广东三线城市人。老乡的关系链大部分在进厂前已经形成,即介绍老乡来工作;进厂后很难形成,如上文所述,没有组织,也缺乏交流。

三、蓝领社交解决方案

“社交都做烂了,凭什么谈蓝领社交?”

以朋友问句作为开头,我想好好回答这个问题。

第一点是,从蓝领渴望的第一类信息切入,提供本地工作生活信息(PGC),促进蓝领交流生产内容(UGC)。内容产生后,蓝领社区将成为蓝领的“社团”,这条桥梁将连接工厂的新员工和老油条,让蓝领从机械生活、三点一线的生活现状中,拥有了步入“大学时代” 信息爆发的可能性。

所以,首先是建立以工厂为单位的社区,用户对“本地”最基础的认知就是“本厂”。作为工厂人事部门的延伸,社区以鲜活的“本厂达人”形象,去取代死板的本厂宣传手册。覆盖主流信息后,长尾信息通过问答社区去补充。

然后,从同厂社区扩展到,一定地理范围的LBS社区。同一工厂可能在不同地理位置分布厂区,各个厂区附近有村子、有相邻工厂,与之对应的产生零售、餐饮、租房、休闲、美容、旅馆等服务。蓝领用户依赖这些服务行业,但却对首次消费充满不安全感(促销更甚)。所以社区向“本地人推荐”模式的靠近,在工厂信息交流之外,更有机会实现蓝领生活信息的交流。

接着,深挖兴趣标签需求,将线下的轮滑协会、自行车聚乐部、网吧游戏组队、公益活动组织,搬进社区里。一来,抓住用户兴趣点的碎片时间,二来,有利于沉淀更优质的内容,满足社区用户更高层次的马斯洛需求。兴趣标签重在社区发展的中期,从人工运营开始,逐渐过渡到人工与自动化运营相结合。

第二点,从内容创造中,完成蓝领达人的塑造。

首先,培养意见领袖。比社交需求更高一层,人渴望获得尊重。因为现实工作的平凡,蓝领尤其渴望获得社区尊重。

讲一个小故事,我们的蓝领社区有一个发长帖功能,不设字数要求,服务于运营PGC。考虑到用户手机输入长帖门槛高,没有对用户开放。功能上线后,多个早期种子用户发现PGC长帖,向编辑要求开放权限。相比白领利用碎片时间上网,蓝领更愿意花费长时间在手机码字上,他们曾经也是WAP2.0时间的忠实用户。

但是,因为三低人群特征,引导蓝领创造内容虽轻而易举,产生有价值的内容却苦费心思。运营介入的方向是,将凭空想象的输入框,发展为问答题,甚至选择题。(只是运营方向,不是产品形式)一旦举起了旗帜,人心所向,运营无忧。因此,社区最适合采取微博关注的关系链形式。

其次,造星,借助明星效应传播。如果说领袖是社区文化的深耕播种者,明星就是社区品牌的传播者;领袖的内涵是自产生的,明星的光环是平台赋予的。从第一点所说的任何一个信息聚合维度,找到这个维度的明星和光环,就能低成本短时间引爆,为社区卷入大量用户。

我们再讲一个小故事,在广告投放上,数据显示并非素材上的女生越美(请不要质疑审美标准哈),点击率就越高。套用不科学的解释,主要看气质,看蓝领气质。所以我们一直尝试融入蓝领的生活中,吃厂门口的石锅鱼,看夜市里的打工妹。不妨做个游戏,将白领女生和蓝领女生的照片混在一起,我大概能区别得八九不离十。

第三,加强蓝领的社会认同,让社区成为意识形态的社会大学。与其说这是手段,不如说这是产品愿景。首先,让蓝领感受到来自他人和社区认同的善意,以促成蓝领对社区的认同。运营手段上,给予蓝领个体多种多样的积极反馈,就像游戏采用丰富震撼的打击视听效果。信息反馈的形式丰富:点赞、评论、打赏等等,来源多样:平台荣誉、积分奖励、用户认同,内容合适:只有蓝领懂蓝领。

然后,用户在社区里high了,再反过来利用社区作为媒介,完善各个维度的蓝领关系链,促成蓝领与企业乃至社会的信息桥梁。所以,社区壮大后,必须与蓝领企业建立合作,无缝对接蓝领本厂信息需求,譬如接入企业的大事公告、心理咨询。

结语

所以,问题很大,笃行者很渺小。我是个很懒的人,大概因为这样,才从事了互联网,和小伙伴做出了一个叫大嘴巴的app:花费更小力气,让一些人的世界美好一点。也许这个社区现在只是一块转头,但终有一天拔地而起成就大厦。

来源:虎嗅网

蓝领人群移动互联网研究:羞涩而奔放

评论(0)

您可以在评论框内@您的好友一起参与讨论!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BAIDU_CLB_fillSlot("9278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