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拟现实技术:欺骗大脑的终极娱乐

标签:技术企业黑客平台硅谷

访客:32936  发表于:2015-12-14 10:09:04

虚拟现实技术:欺骗大脑的终极娱乐

                       虚拟现实技术可让人们体验火星漫步。 资料图片

在未来的闲暇时间,人们可能是这样度过的——借助虚拟现实技术,人们“踏上”火星的地表,亲身感受火星地面布满尘土的砂岩,或者与过世的亲友在虚拟世界再次相聚,电影里的演员“看”到观众,并点头致意,人们还会“亲临”新闻现场,感受最鲜活的现实体验……这是虚拟现实技术将会在未来带给人们的新娱乐方式——这种欺骗人们大脑的“终极媒介”,将彻底消灭时间和空间。

“虚拟现实”让人们活在电影里

在未来的闲暇时间,人们可能是这样度过的——蜷缩在沙发上,用手机选好电影,戴上虚拟现实眼镜,然后就进入了极具现代感的虚拟IMAX影厅。借助互联网,人们邀请远在另一个城市的好友一起观影,并且能看到他就“坐”在身旁。人们还可以选择进入电影场景,汤姆·汉克斯或者安妮·海瑟薇就会在身边点头致意。一只萤火虫飞来,人们能看到它在自己指间盘旋。电影的情节如何展开,将取决于人们选择了哪个场景。

这是虚拟现实技术将会在未来带给人们的新娱乐方式,这种技术被称作硅谷与好莱坞两大工业合作的当代杰作——一种欺骗人们大脑的“终极媒介”。“虚拟现实”将彻底消灭时间和空间。人们可以踏上火星的地表,感受火星地面布满尘土的砂岩,这是微软的全息眼镜可以实现的效果;也可以与死去的亲友再次相聚,这是澳大利亚的“灵异游戏”工作室正在研发的一款虚拟现实内容。“你再也不必离开家,世界会被带到你的面前。”人们如此形容虚拟现实技术。

这种技术的应用绝不仅限在电影这一个领域。未来人们戴上眼镜,可以立刻置身当红歌星的演唱会现场、《中国好声音》演播室,或者世界杯决赛的现场。夜深人静,如果你想和远在地球另一边的好友通电话,拨完号码,你就“坐”到了她对面,此刻她可能在海边晒着日光浴。新闻不再是用来“看”的,而被用来“经历”和“体验”,新闻记者需要通过虚拟现实技术将观众带到“新闻现场”,给人们最鲜活的现实体验,重大新闻事件发生时,人们可以瞬间“抵达”新闻现场。

说到虚拟现实技术,不能不提美国的奥酷拉思(Oculus)这个公司。这家2014年被脸书(Facebook)以20亿美元收购的公司是全球虚拟现实行业的领军企业。他们将于2016年年初推出第一代面向大众的商用虚拟现实头戴式眼镜Oculus Rift,而这款设备的上市也将成为正式开启虚拟现实时代的历史性标志。

为了能够让它一上市就有匹配的内容,奥酷拉思公司已于今年1月成立了奥酷拉思故事工作室,专注于虚拟现实内容的开发。这家公司已经首映了一部名为《亨利》的虚拟现实动画短电影预告片。在这部预告片里,亨利是一只刺猬,当带着虚拟现实设备的观众走近亨利的时候,它会看着观众并和观众打招呼,仿佛与观众生活在同一个世界里。而在这个工作室的另一部虚拟现实短片《迷失》里,只有当观众把目光投向一个特定的方向或者物体,电影情节才会继续,这样的电影有点像电影、游戏和图文小说的混合体。

“灵魂出窍”般的真实娱乐

这种体验究竟会真实到什么程度呢?美国《连线》杂志的一位记者曾戴着Oculus VR的头戴设备和耳机,体验从700英尺高的绝境长城俯瞰美国电视剧《权力的游戏》里著名的“维斯特洛大陆”。

他是这样描述这种体验的:“从绞车盘升降机里往外看,我可以清晰地看到黑城堡里石头建筑被火炬映射出的幽暗光芒。门,闭上了。升降机带着我缓缓上升,无垠的雪山,如同一幅画卷在我面前展开。风儿抚弄着我的脸庞,升降机绞车盘的齿轮声敲打着我的耳朵,升降机在我脚下摇摆、振动。”

“升降机升到最高,猛地停住了。我走出升降机,踏进了坚硬的雪地里。我停不下来。我感觉好像被拉着,一直来到了悬崖的边缘上,前方脚下700英尺之内,除了空气什么都没有。我恐慌,我大叫,我后退……”

这种“灵魂出窍”般真实的体验,是如何产生的呢?

对此,作者陈赛在《无尽的现实》一文里如此解释:看3D电影的时候,你只有很短暂的存在感,因为稍微转个头,就能看到屏幕的边界,存在感立刻被打破了。但虚拟现实技术利用计算机图形、算法和镜头,把边界隐藏起来,随着你的头部运动随时调整视角,360°环绕,就好像屏幕没有尽头一样。无论左转、右转、前进、后退,你在虚拟图像中所看到的都与现实世界一模一样。除了视觉信号之外,你的大脑还会接收到声音、味觉、嗅觉甚至触觉信号,比如风和震动,让你不得不相信自己身处一个并不存在的世界。对此,游戏玩家有一种非常生动的比喻——就像把脑袋探入虫洞,钻到了另外一个世界。

陈赛认为,从根本上来说,“虚拟现实”就是欺骗你的大脑,而且是在最原始的水平上。即使理智上你完全清楚自己并非立在悬崖绝壁之上,但身体的每个反应都告诉你,你处于真正的危险中。这种时候,无论你如何说服自己跳一下试试,双腿硬是无法抬起来,因为你的大脑在阻止你这么做。难怪电影界人士觉得虚拟设备特别适合拍悬疑片和恐怖片:戴上一对目镜,立刻被抛到了一个不属于你的环境里,第一反应会是“我在哪儿?我在做什么?”就像病人从昏迷中醒来,或者一个人刚被冲上沙滩、失去了所有的记忆。

如何重返现实或成新苦恼

在虚拟现实设备方面,谷歌2014年就正式推出了经济实惠的硬纸盒+手机(Cardboard)解决方案。微软今年在展会上演示了集虚拟现实和增强现实于一体的“混合现实”微软全息眼镜,显示其在娱乐和办公领域的巨大潜力。三星2014年9月就推出了第一代虚拟现实设备Gear,近日他们又宣布与奥酷拉思公司合作生产的第二代Gear虚拟现实眼镜将启动销售。在虚拟现实拍摄设备方面,Gopro今年晚些时候将投放专业虚拟现实摄像机,由16台相机组成一个360度拍摄转盘。手机巨头三星则希望能在下一代三星手机的摄像头上配备虚拟现实摄像功能。

配合这种技术的电影已经开始制作,二十一世纪福克斯集团公司的虚拟现实部门福克斯创新实验室将2014年奥斯卡参选影片《荒野》的片段做成了虚拟现实影片,还为近来热映的大片《火星救援》制作了一部独立的虚拟现实预告片。这家电影公司还计划将自己片库里的上百部电影拿出来,放到奥酷拉思公司的虚拟影院观影平台上。虽然这些电影无法进入场景,但可以邀请远在万里之外的朋友在虚拟IMAX影厅一起观看。《星际迷航3》的导演贾斯丁·林也已经开始投入虚拟现实电影的制作。

就在不久前,奥酷拉思公司的首席科学家Michael Abrush甚至表示,我们对于这个世界的体验,本身就是一个幻觉——我们一直生活在自己的大脑所投射的“虚拟现实”里,而不是真正的“现实”里。

他认为,人依靠感官感知世界,但对于大脑重构整个世界来说,人们的感官系统能接收到的讯息量还是太少了,比如人们看不到红外线,闻不到一氧化碳。而且,人们能接收到的感官刺激的质量——天空的颜色、玫瑰的香味、砂纸的触感、钢琴上弹出的低音C——对每个人来说也都不一样。所以在几亿年的进化中,人类的大脑将自己训练成了一个“推理机器”,通过“猜测”和“补充”克服数据量不足的问题。也就是说,一直以来,大脑都是在根据接收到的有限数据对现实世界进行“反向模拟”,而不是客观的记录。人们以为自己看到的东西,并不一定就是那个东西真实的样子。

这位首席科学家引用电影《黑客帝国》的台词说:如果你指的是你能感觉到的、你能闻到的、你能尝到的和看到的,那么“现实”只是你的大脑所编译的电子讯号罢了。所以,他认为虚拟现实根本不必去复制“真实的世界”,而只需要正确地输入内容、满足人类的感官需求,模拟大脑去重构新的现实就好了。

人们也许会生活在这样一个世界:鲨鱼在办公室里游来游去,大象在你手心打盹,恐龙在天空飞翔。也许在不远的将来,无论机场、地铁,人们将不再拿着手机指指划划,而是一个个套了虚拟现实头盔在那儿摇头晃脑。到那时,如何从这种欺骗了大脑的娱乐中重返现实,或许会成为人们新的苦恼。

虚拟现实技术:欺骗大脑的终极娱乐

(via:光明日报)

评论(0)

您可以在评论框内@您的好友一起参与讨论!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BAIDU_CLB_fillSlot("9278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