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R会否成为下一种“精神鸦片”?

标签:VR

访客:16295  发表于:2015-12-04 09:51:19

【导读】VR的出现为人类未来的生活带来更多可能性,而且在取悦人的感官方面表现尤为突出。这种新的感官愉悦会否让人们沉迷上瘾进而危害人类社会?

VR会否成为下一种“精神鸦片”?

   每一项新技术面世,都会引来社会各界的种种热议。VR正逐渐从科技圈走进普罗大众的眼球,随之而来一定会有怀疑的声音。VR带来的简直是另一个近乎迷幻而又接近真实的世界,它会为人类未来的生活带来什么颠覆?

VR也能使人成瘾

一部名为《Uncanny Valley》(《恐怖谷》)的阿根廷短片,炸出了人类对VR隐隐的担忧。近日国内众媒体也给出了这部影片的简介,但这些报道都没有切中《恐怖谷》的核心主题(而且还标明“即将上映”?)。小猎看完了正片,就一段文字给大家简述一遍:


《恐怖谷》男主角是贫民窟的苦力,VR游戏世界对他来说才是唯一愿意面对的现实。一次游戏中突发程序BUG,男主角看到游戏世界竟是和现实中的战场同步,自己操作角色的同时,竟然在同时操作着真实的兵器,在战场上杀戮百姓。

而从《恐怖谷》的主题来看,编剧的观点:未来人类会对VR上瘾,有被VR运营商利用的可能。有点危言耸听呵呵。

VR是否真的能成瘾?小猎的观点是肯定的。这项技术真正能让用户在天马行空的世界里“耳目一新”,为人类的休闲娱乐带来颠覆式体验,就像电脑、网络、手机一样,现如今人人成瘾。但是否够得上“精神毒品”的地步,还得从瘾的大小和危害程度去评价,是否像《恐怖谷》里头的描述

VR极端成瘾有“失真谷”瓶颈


这一点可以引用在机器人和AI业内无人不知的“恐怖谷”理论来推论。

“恐怖谷”理论与上文的阿根廷短片同名,但完全不是一回事。该理论1969因为日本机器人专家森昌弘而广为人知,内容可以简述为当机器人与真人相似到一定程度时,机器人身上不像真人的那些失真细节会变得尤为显眼突出,进而导致人对机器人的移情倾向会由喜欢转为厌恶。


可以看到,随着机器人越来越拟真,在到达最终的完美程度之前,曲线会下行至负区间,此时人类对就差那么一点点就可以完美拟人的机器人表现出讨厌、恶心、恐怖等负面情感,停留在负区间的这条凹形曲线就被形象地称为“恐怖谷”。

我们探讨的VR,也存在虚拟世界拟真度和用户体验的二维关系,小猎把“恐怖谷”的图改改,就成了大致能说明问题的“失真谷”。

小时候大家玩的8位16位游戏机,图形简单,大多是2D的,屏幕充满方形像素的“马赛克”;而音乐质量也是8位的电子音,毫无音质好坏可言,拟真更无从谈起。游戏与现实基本没有相似之处的年代,根本没人考虑过这些游戏图像有任何“拟真度”上的问题,玩家只会觉得图像色彩丰富,背景音乐动听,所以喜欢玩。

到了现在64位机已经烂大街,游戏画面有精致的建模、光影、粒子、渲染;音效有立体声、场感和高比特率还原度,可以说主流家用机上的游戏世界已经越来越逼近我们的现实世界。

那么问题来了。

游戏越逼真,但抱怨游戏失真的声音越来越多。拿GTA5来说,虽然各方面总体都很逼真,但是玩家却变得史无前例地眼尖。一些十分鸡毛蒜皮的事情诸如“赛车物理引擎有点漂”“金属形变效果像胶泥”的小问题被晒在社交论坛上。

VR技术令虚拟世界的逼真程度向前迈进一大步,视听体验都是360度且有远近深浅的,而且还与人头动作同步;另一方面,却无法感知冷热、味觉,行走体验也不佳,美中不足之处并不少。那么,在追求拟真度的路上,VR这一大步很可能就踩在了“失真谷”里头

回到成瘾性的讨论上,用户对VR的体验一旦陷入“失真谷”,也就产生了负面情绪。希望越大,失望越大,当成人游戏玩家开始抱怨“在我眼前若即若离的美女,为何闻不到她少女的香气”“为什么她来来去去都是那几个姿势我都看腻了”的时候,他断不会再在VR上花时间寻求慰藉,而会选择继续将时间精力用于追求现实的异性伴侣。连成人游戏都无法让人难以自拔,VR其它方面的致瘾就免谈了。


VR之瘾不是洪水猛兽

当年网络刚在中国铺开的时候,“网瘾”一词频现于新闻头条。彼时网瘾像洪水猛兽一样,还有专门的戒网瘾机构,教授站出来喷网游等等。现在环顾四周,大家都离不开移动互联网,每天上下班途中和睡前刷手机游戏的人一大把,却也不见整个社会像吸食了鸦片战争期间一样乌烟瘴气。


相反,如今的移动网络之瘾,很大程度上和只是社交、工作上的依赖,只是一种新的生活习惯。一定程度上,反而加速了社会进步的步伐。

上文已经讨论过,VR仅仅靠拟真的娱乐体验来使人类极端成瘾的可能性并不大,相应地,VR设备接替智能电视、游戏主机和家用电脑,成为未来家庭娱乐办公和虚拟社交新形式,这才是VR扎根民用领域的前景。

然而对VR依赖的担忧,也不完全是杞人忧天。

眼下如果某一区域网络瘫痪,或者像今年春节微信红包系统短时间出了点小问题,肯定会对现实造成一定不便。而如果VR网络接替了移动网络的地位,成为未来社会的社交中枢,政务、金融、娱乐,生活百事都通过VR系统互连,那么一旦这个系统宕机一小会儿或者被黑客恶作剧一下,后果可大可小

如果你想体会一下这种建立在VR网络上的社会形态和由系统崩溃带来的社会混乱,2009年华纳兄弟在日本发行的动画电影《夏日大作战》就有很多场景描述。

当社会围绕着VR运作,这种依赖虽然不能称之为上瘾,却也是个问题。届时,VR内容的提供商,VR服务的运营商,相关产业链以及法律法规和执法把关部门就都得配套上了。

当然这都是后话了。VR之于人类,并不会带来工业革命一样的生产力飞跃,它毕竟只是辅助性的技术;却更不会是扭转人性的恶魔。像电脑和手机一样,它只是一个载体,一种技术平台

所以,VR客观上也不会是摧残人身心的“精神鸦片”,我们只需要以开放的心态迎接这种新技术的到来。至于日后会否有人用VR来传播致人上瘾的不良信息,或者实现致人上瘾的各种不良体验,那也不是小猎一篇文章所能妄下结论的。有人拿西瓜刀作案,刀厂有罪吗?(via 百度百家,作者:手游猎人)

评论(0)

您可以在评论框内@您的好友一起参与讨论!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BAIDU_CLB_fillSlot("9278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