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歌错失五年 重返中国前景难料

标签:谷歌云计算微软亚马逊脸书重返中国

访客:41703  发表于:2015-11-23 12:38:27

“即便谷歌真能重返中国,其核心业务在中国也已经无力回天,搜索业务早就是一片“红海”。

谷歌错失五年 重返中国前景难料

                 定制版Google Play或率先登陆中国大陆市场(图片来自Yahoo)

近期,谷歌集中向外界释放了将要重返中国的声音。

谷歌联合创始人、现Alphabet总裁谢尔盖·布林10月28日暗示:公司近期重组的做法将使部分业务可以更早进入中国市场。Alphabet执行主席埃里克·施密特11月2日也在北京表示,“我们是希望能给中国提供服务的,会继续和相关部门沟通此事。”

但业界对谷歌重返中国的前景并不看好。《华尔街日报》称,重返中国可能会让谷歌的高管们遇到“谷歌是什么”这样灾难性的问句,因为谷歌搜索等主要业务离开中国已经5年。

一位互联网分析师接受《中国经营报》记者采访时认为,即便谷歌真能重返中国,其核心业务在中国也已经无力回天,搜索业务早就是一片“红海”,视频、邮箱、社交、云计算等,更没谷歌什么事了。

一位Android应用开发者表示,虽然中国手机厂商都在Android操作系统上包装了一层“皮”——也就是所谓的ROM,但底层核心仍被谷歌操控,基于Android操作系统在中国开展应用市场、移动搜索等业务,是一个机会;问题在于,这样势必分走手机厂商的“蛋糕”,谷歌与手机厂商的和谐关系将被打破,得失难料。

较乐观的受访者认为,谷歌通过重组正在无人机、机器人、智能家居、生命科学等诸多前沿领域发力,未来可以另外的面孔出现在中国市场上。

与中国的爱恨纠葛

率先暗示谷歌重返中国的谢尔盖·布林,实际上从一开始是反对谷歌进入中国的。

谷歌前CEO埃里克·施密特《How Google Works》一书,对外披露了谷歌在2004年进入中国以及在2010年退出中国的决策过程。

谷歌2004年进入中国之前,百度和雅虎在中国的成绩,已经证明中国搜索市场可以取得商业成功。但谢尔盖·布林不想进入中国,埃里克·施密特等基于商业上的考虑希望进入中国,谷歌另一位联合创始人拉里·佩奇则站在埃里克·施密特一边。

很快,谷歌决定进入中国,并在北京建立了办事处。谷歌进入中国的前提条件是,同意遵守本地的审查政策。

2010年1月,谷歌认为其遭到中国黑客的攻击,谢尔盖·布林觉得应把攻击事件公开,并作为对黑客事件的回应——谷歌停止审查搜索结果。而停止审查,也就意味着要退出中国。

《How Google Works》一书披露,谢尔盖·布林2010年1月10日下午四点再次重申立场:停止审查搜索结果。埃里克·施密特认为,退出中国,意味着接下来几十年上百年都无法再参与这个市场,因此建议集体投票,也有人同意这一看法。但这次,拉里·佩奇和谢尔盖·布林站在一边,且谷歌绝大多数内部人士的观点是——有朝一日中国会改变,等到那时再说不迟。

谷歌在2010年1月12日对外宣布“停止审查搜索结果”的最终决定,2010年3月关闭了google.cn,并撤走在中国大陆的服务器。

实践证明,一切都太迟了。过去5年,中国成长为一个巨大的互联网市场,中国市场成了大部分科技巨头最重要的目标市场,特别是智能手机普及率的爆炸性增长,让中国市场成为移动互联网时代的风潮引领者,资金雄厚的中国本土企业,已足以提供与谷歌相媲美的产品和服务。

在此背景下,还没有等到“几十年上百年”,谷歌就想着重返中国了。2013年初,埃里克·施密特访问朝鲜,曾经借道中国——从那时起,谷歌意图重返中国的传言就没断过。

到2015年10月中旬,中国移动语音搜索——出门问问宣布,作为C轮7500万美元融资的一部分,谷歌将获得该公司的少数股份。这是2010年基本退出中国以来,谷歌首次直接投资一家中国初创公司。业界普遍认为,这是谷歌希望重新在中国建立影响力的表现。

投资出门问问之后,谷歌重返中国的声音突然大了起来。

2015年10月28日,谢尔盖·布林在回应谷歌是否正筹划在中国推出Android应用商店的采访时表示,“Alphabet的每一项业务都可以自主决定在哪个国家运营”。

11月2日,埃里克·施密特在Techcrunch北京国际创新峰会讲台上表态,“我们是希望能够给中国提供服务的。”言外之意,谷歌确实想重返中国。

而谷歌新CEO桑达尔·皮采则表态,希望追逐下一个10亿用户的市场,“我并不认为中国市场是个黑洞。这是一个巨大的机遇,而我们可以扮演一种支持平台。未来,我们也有机会提供其他服务。”

对于试图“归去来兮”的谷歌,业界人士的评价是“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主营业务难以重返中国

2015年8月份,谷歌出人意料地对外宣布重组计划,新成立的Alphabet成为谷歌的母公司,Google X等非核心业务部门成为与新谷歌并列的Alphabet子公司。

重组以后,Alphabet的整体情况是:囊括了搜索、广告、地图、Youtube视频服务和安卓系统的新谷歌负责为整个公司赚钱;而那些“不务正业”的项目,比如,Cal-ico(抗衰老生物技术)、Nest(智能家居)、Fiber(光钎宽带服务)、Google x(无人驾驶汽车、无人机等部门)负责花钱、并做前沿研究布局。

谷歌前中国区总裁李开复认为,重组使谷歌品牌专用于互联网业务,别的业务也有别的品牌,降低了谷歌之外领域对主营业务的负面影响。

2015财年第三季度财报显示,Alphabet的营收和净利分别同比增长13%、45%,双双超出市场预期。受此影响,Alphabet股价在第三季度财报发布当日大涨约12%,市值大约为5000亿美元,成为市值仅次于苹果的美国第二大科技巨头。

在业务层面,根据市场研究公司Net Applications的数据,Google-Global稳居第一、份额超过70%;此前长期占据第二位置的百度,则被Bing和Yahoo-Global超越,跌至第四、份额低于10%。

根据NetMarketShare网站的数据,在智能手机领域,2015年9月,安卓以超过50%的份额领跑全球智能手机操作系统市场。同时,根据IDC的预测,2015年Android在中国的市场份额将超过80%,预计到2019年时Android在中国仍会保持80%以上的市场份额。

尽管公司业绩和市场数据如此靓丽,但是面对重返中国的问题,谷歌恐怕还是无可奈何。

因为就谷歌赖以起家的搜索业务来说,退出中国5年以后,在中国市场上谷歌已变成了可以忽略不计的角色。易观国际的数据显示,2015年第三季度,百度占据中国搜索业务收入的81.1%,而谷歌仅占10.2%;若剔除海外市场收入,这一比例将降至3.92%。退出中国市场之前,谷歌占中国搜索市场收入的35.6%。

前述互联网分析师认为,除了还会遇到接受搜索审查等本土化困境之外,想要重返中国的谷歌,已输给其中国竞争对手5年时间,在互联网行业,这个时间差实在太大了。

对于安卓,据记者了解,谷歌2015年5月就展开与中国手机厂商的谈判,开出的条件是,如果中国手机厂商愿意预置Google Play(亦即安卓应用商店),每部手机将获得补贴1美元。但该提议并未得到积极响应。

前述Android应用开发者认为,谷歌通过Google Play重返中国在技术上没有问题,但在商业层面存在障碍——在Android应用分发入口的争夺上,国内已形成百度91、腾讯应用宝、360手机助手、豌豆荚、小米应用商店、华为应用市场等群雄格局的趋势,谷歌想要重塑利益格局难度很大。

而谷歌的地图、视频等主营业务,想在中国发展都将面临类似困境。

前沿项目或存机遇

按照市值计算,苹果、谷歌、微软、亚马逊、脸书是美国排名前五的科技公司。从其他巨头的经验来看,重返并在中国立足,对于全新的Alphabet来说,无疑深具吸引力。

市场研究公司Newzoo的报告显示,2014年苹果从中国赚了270亿美元,相当于平均每个中国人为苹果贡献人民币128元的收入。

在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访美期间,微软创始人比尔·盖茨成为与中国领导人联系最为紧密的企业家之一。微软也在通过更接地气的方式,进一步融入中国。

亚马逊虽然在中国受到阿里巴巴、京东等本土企业的挤压,但也正在谋求通过为中国用户提供“海外购”业务,走上“逆袭之路”。

脸书也在谋求全面进入中国市场,马克·扎克伯格10月24日在清华大学的演讲中甚至预测,46%的中国网民会成为其潜在用户。

深圳一位创业者认为,中国已经成为物联网时代最具活力的市场,微软等巨头都正在中国建立自己的创新生态圈;鉴于谷歌主营业务在中国已形成充分竞争的市场格局,Alphabet旗下的子公司应该通过收购、投资等方式,像其美国同行一样,与中国的“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战略对接,在人工智能、机器人、生物科技等领域积极布局。

该创业者认为,这一方面与谷歌自身面向未来的技术储备吻合,另一方面由于这些领域并非BAT等国内巨头的关注焦点,恰恰成了谷歌的机遇。

评论(0)

您可以在评论框内@您的好友一起参与讨论!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BAIDU_CLB_fillSlot("9278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