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向存储芯片产业吹响冲锋号,但要做好长期大规模投入并亏损的心理准备

标签:存储芯片

访客:16374  发表于:2015-11-17 13:04:25

中国向存储芯片产业吹响冲锋号,但要做好长期大规模投入并亏损的心理准备

近期,紫光集团计划投资120多亿美元用于建造一家新的存储芯片厂以及进行半导体业务收购;武汉新芯集成电路制造有限公司将募集约240亿美元打造中国的存储芯片产业基地。这是中国公司吹起的进军存储芯片产业最响亮的冲锋号。

根据赛迪顾问提供数据,2014年中国存储芯片市场规模达到2465.5亿元,占国内芯片市场比重的23.7%,其比重超过CPU、手机基带芯片。

中国存储芯片产业基本空白,几乎100%依赖进口。三星、美光、东芝、海力士等企业垄断的存储器市场高达800亿美元,而中国每年进口的存储芯片就达600亿美元。

对此,我国台湾企业威刚科技董事长陈立白的观点颇有代表性。“2014年中国大陆DRAM消耗量已达102亿美元,约占全球市场的20%;NAND Flash消耗量也接近全球市场的25%。”陈立白说,“以这个数据来看,任何一个政府都会自己做。”

几乎100%依靠进口芯片

相对于整个半导体产业来说,过去几年存储器产业的发展显得更为抢眼。根据Gartner的统计,由于供应不足及价格持续稳定,2014年DRAM销售额实现31.7%的增长,突破460亿美元,超过1995年创下的记录,创历史新高。

从全球半导体企业营收排名中,也可以看出存储器的重要性。在2014年的榜单中,垄断存储器市场的三星电子、美光、SK海力士分别排在第二、第四和第五的位置,其中DRAM分别占到美光、SK海力士总营收的七成和八成左右。

从市场份额来看,2015年第三季度全球DRAM市场最新统计数据显示,三星电子、SK海力士、美光的市场占有率分别是47%、28%和19%,合计达到惊人的94%。如果以厂商所在地区来计算的话,韩国企业占据了七成以上的市场,美国企业占两成,我国台湾企业约占5%左右。

在这样的高度垄断下,我国大陆的存储器产业是一片空白,几乎100%依赖进口。赛迪顾问的数据显示,2014年中国存储芯片市场规模达到2465.5亿元,超过CPU、手机基带芯片。芯谋研究的相关报告中也指出,三星电子、美光、东芝、SK海力士等企业垄断的存储器市场高达800亿美元,而中国每年进口的存储芯片就达到600亿美元。

实际上,在2014年6月国务院印发《国家集成电路产业发展推进纲要》后,国内企业在芯片领域的大手笔布局就层出不穷,但直到今年年中为止,存储器领域一直未有斩获。

捷报从7月1日起才开始传来,武岳峰资本力挫赛普拉斯购得芯成半导体,进入DRAM领域。随后,传出武汉新芯将募资250亿美元打造国家级存储芯器产业基地的消息。近日,紫光集团更是通过对西部数据股份的收购间接入股了闪迪。国内存储器产业总算是有点盼头了。

我国台湾曾经用300亿美元买教训

“主流存储器,不管是DRAM还是NAND,拼的都是先进工艺和规模。美、韩、日之前都是走的这条路。”赛迪智库集成电路产业研究所所长霍雨涛在接受《中国电子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我国台湾走的则是利基型存储器路线,基本上都是别人淘汰后不做的产品。”

“我国台湾地区在半导体产业发展上,应该说总体是成功的。”业内专家莫大康告诉《中国电子报》记者,“但是即便投入了300亿美元,其存储器之梦也未能实现。”

莫大康表示,上世纪80年代日本追赶美国,以及90年代韩国追赶日本,都是以存储器作为突破口。原因是存储器市场巨大、设计技术相对简单且易于扩大市场份额等。韩国就是在6英寸晶圆厂过渡到8英寸晶圆厂的世代交替时,以9座8英寸晶圆厂的产能优势,一举取代日本厂商跃居全球DRAM产业的第一。

我国台湾地区试图以同样的方法,希望在8英寸过渡到12英寸晶圆厂的世代交替时,以拥有全球最多的12英寸晶圆厂来取胜。根据此理念,台湾从2004年开始加速存储器方面的投资,5年内总投资高达300亿美元以上,拥有了20条12英寸晶圆生产线,位列全球第一,大大超出同期三星的投资。但是最终,台湾并未因12英寸晶圆生产线多而取得胜利,韩国的三星电子及SK海力士仍雄居全球存储器第一与第二位,台湾只得宣布放弃存储器追赶策略,转而固守阵地。

“台湾在存储器领域的失败自然有其多方面原因,但存储器产业的确需要的投资太多,专利垄断太过激烈,风险也太大。”莫大康表示,“在激烈的竞争中,原来的几十家企业现在只剩下三家主流企业,多年来再无新企业进入,中国企业想靠砸钱进去实在是太难了。”

对此,我国台湾的存储器双雄华亚科、南亚科也指出,我国大陆虽然资金宽裕,但欠缺关键技术。华亚科总经理梅国勋表示,DRAM产业依赖资金、人才与技术,而目前技术都掌握在三星、SK海力士和美光手上,大陆如果从零开始,至少得花五到十年。不过,南亚科相关负责人也提出,若三大企业同意授权,在各方面给予技术支持,那么三年后也许就能得到很大发展。

做好长期大规模投入并亏损的心理准备

综合各方面观点来看,发展存储器产业,有三条路摆在我们面前:自主研发、国际并购和两岸合作。

台湾半导体协会理事长卢超群向《中国电子报》记者建议,两岸存储产业应发挥各自特点,实现优势互补,加强企业间的合作,而不是单纯地进行市场购买行为。

不过,有专家指出,两岸合作解决不了我国大陆存储器产业发展的根本性的技术问题,从台湾过去的发展历程和经验来看,其核心技术来源于欧美的授权,所以只能做落后产品和利基型市场。

从自主研发的布局来看,中国科学院微电子研究所所长叶甜春在接受《中国电子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布局闪存还是存在机会的,特别是先进存储技术,如三维闪存技术等。具体途径上,可以采取研究院所与企业联合创新的模式。

据悉,在该领域,武汉新芯已在今年2月份与飞索半导体达成合作,将联手开发和生产三维闪存技术和产品,首款合作产品预计将于2017年问世。

从国际并购的角度来考虑,霍雨涛认为,长期来看,还是要瞄向三星电子、SK海力士、美光这些厂商,或者合作,或者收购,而且同步的自主研发必不可少的。RAM从SDR、DDR、DDR2、DDR3发展到目前主流的DDR4,NAND也从SLC、MLC发展到目前的TLC,技术演进速度很快,投资也很大。至于我国具体的发展路径,需要详细分析技术来源的可获得性,再看切入点。

无论朝哪个方向走,发展存储器产业注定没有捷径,“弯道超车”希望渺茫。“存储器和CPU一样,是芯片领域的最大细分市场,同样也是芯片领域的战略制高点,所以一定是正面主战场,靠游击战是不行的。”霍雨涛强调,“做存储器产业,就要做好长期大规模投入、大规模亏损的心理准备,板凳要坐十年冷,就像京东方之前投平板显示一样。

如果说国家层面有了十年不赚钱的准备,那后面的执行层面就好说了。缺钱投钱,缺人找人,缺技术找技术,一直瞄准战略方向和目标持续投入。”

“实际上,相对于需要软件支持的CPU而言,发展存储器产业的难度可能还小一些。”莫大康认为,“但是这么大的投入,这么高的风险,无论是企业层面还是国家层面,这个决心都很难下。”他建议慎重起见,从中小型项目开始投资,慢慢发展,慢慢跟上。

来源:中国电子报、电子信息产业网

中国向存储芯片产业吹响冲锋号,但要做好长期大规模投入并亏损的心理准备

评论(0)

您可以在评论框内@您的好友一起参与讨论!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BAIDU_CLB_fillSlot("9278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