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科技成果不再束之高阁

访客:11395  发表于:2015-11-10 21:20:11

 中国科学院西安光学精密机械研究所(以下简称西安光机所)近年来的探索和尝试可谓成效显著:先后引进海外高端创业团队30余个,孵化出中科微光、睿芯微电子、中科微精、爱邦电磁、九索电子等高科技企业74家,初步形成了高端激光装备制造、光电子集成电路和民生健康等三大产业集群,累计吸引社会投资7亿元;实现产值12亿元,带动社会就业2100多人。
  西安光机所所长赵卫说:“这一切得益于‘人才+技术+资本+服务’四位一体的产业化模式。”
  打破院所围墙,向社会广纳贤才
  “所里每年都有不少的科研成果产出,以前往往是论文一发表就完事了,很多的成果就这样被长期束之高阁,实在是可惜。”赵卫说。
  如何把创造的知识和技术转化为现实生产力?
  赵卫和所领导班子达成共识:必须得从科研体制机制上进行改革和突破,最理想的切入点是改革用人机制。
  从2007年开始,西安光机所拆除围墙、开放办所,打破科研人员的身份、编制制约,向全社会广纳贤才。
  中科微光公司的CEO朱锐便是在用人机制改革后招纳的贤才之一。2012年春天,28岁的朱锐中断了在香港大学的博士学习,到深圳创业。初期,创业之路走得很艰难。正在朱锐发愁的时候,西安光机所向他伸出了援手。借助西安光机所的科研平台,朱锐也不负众望,公司成立一年后,就成功研发出国内首个可测血管深度的投影式红外血管显像仪。目前,产品已在国内多家大型医院应用并远销欧洲、南美、中东等地,公司2014年的销售额超过700万元。
  参股不控股,让企业自己做主
  如何处理好科研机构和企业的股权关系?
  “我们研究所采用的是参股而不是控股,‘孵化’企业但不‘办’企业。坚决不控股,这是我们研究所在走产业化道路之初就定下的一个原则。”赵卫说。
  对于参股,西安光机所也给自己设定了期限,到一定阶段就会逐渐退出。
  赵卫解释说:“选择退出,一是因为所里也需要科研经费,二是尽量减少对企业的干预,更重要的是我们希望在退出之后能继续孵化新的企业。我们不会让自己躺在一两个企业身上吃回报,即使未来回报会很高,还是要退出,否则研究所创新意识会大大下降,我们要让自己永远处于一个饥饿的状态。”
  仅2014年,西安光机所就从多个参股公司里退出资金共4900多万元。
  在研究所参股的同时,西安光机所也鼓励所里科研人员创业,并大胆采用了股权激励,让科研人员持有股份。
  “科研人员持股使创业团队充分享有决策权,而减少干预,则让企业有了充分的经营自主权。”西安光机所党委书记马彩文说,我们现在是市场需求倒逼研发,彻底改变了科技成果转化的传统路径。
  一站式服务,突破两个“一公里”瓶颈
  科技人员创办企业,普遍面临两个“一公里”难题:一是缺乏启动资金、无法迈出创业的“最先一公里”,二是缺乏转化平台,科技成果很难快速转化为产品、走完“最后一公里”。
  为破解这一困局,西安光机所与西安高新区、陕西省科技厅、陕西省发改委等机构,以及社会资本共同发起成立了西北第一家专注于投资早期光电信息等高新技术产业的天使基金——“西科天使基金”;同时,以西安光机所部分科研场所为基地,建成高端光电产业孵化器——中科创星孵化器。
  中科创星首席科技官米磊介绍说,在项目发展初期,由西科天使基金为企业提供第一笔资金支持,帮助解决启动难问题;孵化器则对入孵企业提供包括投资服务、贴身孵化、研发支撑等在内的全流程一站式服务。比如,西安光机所的科研人员、实验平台和研发设备等可以随时为企业提供研发支撑。
  西科天使基金创始合伙人李浩介绍,截至目前,西科天使基金已完成50个项目近1.2亿元的投资,带动社会投资超过5亿元。其中作为公司发起人发起设立公司13个,已协助8个项目公司完成A轮融资,实现了5倍—10倍以上账面增值。
  中科创星总经理曹慧涛说,西科天使基金和孵化器就像补给舰和护卫舰,为初创企业提供各种支持。“破解了科技成果转化的‘最先一公里’和‘最后一公里’难题。”

  目前,西安光机所已形成了人才聚集—资金投入—企业规模化发展—反哺科研的良性循环,初步构建起科技成果产业化的“接力棒”体系。赵卫告诉记者,“相信未来的科技成果转化之路会越走越宽广。”

本文由:淘宝客服兼职 http://www.hao360.cn/information.php?id=171239  收集整理发布

评论(0)

您可以在评论框内@您的好友一起参与讨论!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BAIDU_CLB_fillSlot("9278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