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并购时代:EMC及其联盟的未来

标签:并购EMC戴尔

访客:94935  发表于:2015-11-06 11:09:50

摘要:本文是戴尔在并购了EMC的各个业务部门后,所面临的一系列挑战的一览。在围绕着EMC公司的首席执行官乔·图奇(Joe Tucci)针对其自称的企业联盟到底应该出售、拆分或选择被并购等等各种疑问的纷纷扰扰的猜测和讨论之后,硬件巨头戴尔公司签署了一份最终协议,以670亿美元收购了EMC公司的大部分业务。

在围绕着EMC公司的首席执行官乔·图奇(Joe Tucci)针对其自称的企业联盟到底应该出售、拆分或选择被并购等等各种疑问的纷纷扰扰的猜测和讨论之后,硬件巨头戴尔公司签署了一份最终协议,以670亿美元收购了EMC公司的大部分业务。

毫无疑问,EMC公司的股东们对这一结局会感到相当满意,但这一并购交易对其他人来说到底意味着什么呢?

这笔并购交易是戴尔史上最大的技术企业并购交易,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正时逢戴尔已经完成了私有化,并计划将自身重塑成为一家以服务为导向的IT企业。

一口气吞下如EMC公司这样的一家复杂的公司并不是一项轻松的事情,而对于戴尔而言,其客户所担忧的事情是该公司是否又回到了一个不确定性的位置。

硬件业务

EMC II是其存储部门,仍然销售大量的硬件,但在今天也面临着更多的竞争。曾经,该公司在高端市场与IBM、HDS以及该领域的新手NetApp公司有过激烈的交手。由于基于flash闪存存储设备的出现,EMC已经发现他们还需要与诸如Pure Storage、Nimble、Violin Memory和Kaminario公司相抗衡。

为此,EMC II收购了XtremIO和DSSD。但是,想要将其基于客户的安装转移到全闪存并不容易,尽管他们为了推动该举措还采用了混合资产,包括闪存和旋转磁盘存储,而这将是他们最好的策略。

这在一段时间内能够奏效,发挥一定作用,但这些昂贵的磁盘阵列将开始变得过时,而当客户在竞争中采用主要基于闪存的存储环境时,业务会很快受到限制。

软件业务是EMC的解决方案吗?

EMC也相应的通过开发一款软件来做出反馈。而这种方法所面临的挑战是需要找到一种方法来实现这一点,同时保持公司的营收和利润率,而EMC联盟无疑为做到这一点提供了必要的基石。

凭借着EMC II在数据管理方面所提供的专业知识,以及VMware公司在虚拟化方面的专长,RSA在安全控件方面的专长,Pivotal在大数据管理和分析领域所发挥的举足轻重的作用,似乎该公司已经将自己定位为一家信息管理公司了。

这将被证明是一个令人痛苦的举措,但与戴尔合并的决定很可能会带来其自身的问题。

正如在《EMC的下一步该何去何从》这篇文章中所提到的那样,该联盟其实一直是一个奇怪的事情。VMware将仍然是一家公开上市的独立公司,而戴尔拥有其控股权。这种状况会持续多久是任何人都在猜测的问题。

很可能,戴尔将出售其VMware的股份,以补偿部分金融合作伙伴帮助付清收购EMC的670亿美元的成本。

与此同时,戴尔可以凭借其收购后的所有权使自己与VMware的关系变得更加友好,但这也同样会面临反竞争的风险。

戴尔还需要解决EMC的两大合资企业的问题。首先是Pivotal公司,这是一家EMC与VMware和通用电气合资创建的企业,其也是Cloud Foundry的开发管理者之一,这是一款场外异地的DevOps平台,支持许多公共云,适合戴尔在这一领域保持一定程度的所有权。

接下来的另一家合资企业是VCE。这是VMware、思科和EMC合资的一家企业,主要从事hyperconverged系统的设计,制造和销售。这对于戴尔自己类似的FX2平台及其它硬件产品而言是有点多余了。而试图让一家新的有自主权的VMware公司与思科保持竞争,显然要比戴尔自寻烦恼好得多。

这成为了将VCE分拆出来的最好的机会,而戴尔也可以借此同时收回一小部分的收购成本。Pivotal可以继续在戴尔共同运营的大环境下,但VMware的部分可能需要被出售卖掉。

并购所获得的回报

那么,戴尔公司到底能够能从此次大胆的收购合并交易中增益多少呢?在基本层面,包括所有标准的东西,包括一个庞大的客户群,大规模的专利组合和一个庞大的供应商和渠道合作伙伴系统。而在一个更微妙的层面上,该公司将获得更多的软件,而不是硬件。

EMC已经开发出了强大的软件定义的数据中心(SDDC),并已建立了一款强大的平台,能够将所有不同的软件组件整合到一起。

除了EMC早先所收购的Virtustream,其还有ViPR,这是一款能够跨大型和复杂的IT管理平台管理混合存储的软件定义的存储(SDS)。其也有RSA的安全功能,EMC Documentum公司的信息管理,以及其他软件功能。戴尔可以用这些来创建一款新的高端到低端的IT架构。

但这笔并购交易将是非常困难的,而且在2016年底之前是不太可能完成的。而据调研分析公司Quocirca预计,EMC的高级主管们将纷纷以相当快的速度离开。

图斯已经宣布退休,而EMC存储业务CEO戴维·古尔登(David Goulden)不太可能留下来,他曾经被认为很可能是图奇的继任者。

VMware的首席执行官帕特·基尔辛格(Pat Gelsinger)最好的归属是成为一家完全独立的公司的最终负责人,并不会在戴尔寻求新的职位。

戴尔还必须决定如何运营新的业务。Quocirca公司预计,EMC联盟的理念将被取消。戴尔或放弃这个复杂的迷宫般的结构,并创建一个新的集成的单一业务。

戴尔的这一并购交易已经是一次重大的赌博。但是,在新的IT世界,其可能也别无选择,毕竟这家大牌IT巨头所面临的压力也正变得越来越明显。

IBM正忙于围绕着SoftLayer和Power重塑自身;而惠普则正陷入拆分成两家独立企业的纷扰中。对于戴尔而言,通过选择在现在进入到一个相对陌生的环境,这一决策可以被看作是一个精明的举动。

虽然其最大的两家竞争对手也处于动荡时期,但戴尔不大可能失去客户。然而,其未来最大的竞争不可能来自这些公司,而极有可能是来自新的、极少以支持传统客户的方式竞争的企业。

如何评价戴尔的此次并购交易:其所揭示的将远远超过其如何处理来自其最大的技术企业并购整合所带来的挑战。

来源:机房360

后并购时代:EMC及其联盟的未来

评论(0)

您可以在评论框内@您的好友一起参与讨论!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BAIDU_CLB_fillSlot("9278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