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兴CEO史立荣:经济增长乏力之时,我们为何依旧保持乐观?

访客:13435  发表于:2015-10-30 13:46:36

我几乎每周都会拜见来自全球的客户,他们当中的很多人都会谈到宏观经济话题。关于中国经济增速放缓的疑虑就像阴云一样萦绕难消,同时,IMF、世界银行也在不断调低欧美等发达国家、“金砖”等发展中国家的GDP增速……全球经济之船正在驶向一个未知领域吗?新的暴风雨就要来临了吗?

作为一家植根中国、面向全球的ICT企业,我们并非宏观经济专家,却是全球经济运转的细胞,因此我们希望从微观角度提供一些可资探讨的议题。在这里,特别是面对我们的海外客户,我想分享的观点是:企业、特别是ICT企业要正视风险和不确定性,同时也应该保持足够的乐观和进取性。

不一样的中国故事

深圳曾经只是一个小渔村,经过30多年波澜壮阔的改革开放,现在已经是中国的四个一线城市之一,2014年常驻人口达到1078万人,流动人口约2000万,人均GDP2.4万美金、接近韩国,今年上半年GDP增速仍然达到8.4%。

如果你想知道其中的原因,也许并不需要去看很复杂的统计报告,只需要开车围着这个城市仔细转一下,特别是亲自体验一下这里的信息产业、信息服务就能找到答案。

比如,你可以在南山区的科技园看到我们。作为全球四大通信设备厂商之一,我们前三季度营收增长17%,净利增长42%,在过去三年的PCT专利申请位居全球TOP3。在距离中兴通讯一路之隔的地方,有中国三大互联网厂商之一腾讯,你可以用微信方便地买票、打车、甚至办理签证;而在中兴通讯的一步之遥的地方,还有全球五大电视厂商之一的TCL,它的液晶面板产业已经在全球建立起地位,这里也有海外媒体更加熟悉的全球最大的PC厂商联想的深圳基地;如果你稍微走远一点,还可以看到全球无人机的龙头大疆以及数量众多的LED、LCD、CNC、光学镜头等厂商,比如瑞声科技、深圳天马等等,很多是全球细分领域的领先企业。

没错,你看到的蓬勃生态让深圳一个城市拥有全球十大手机厂商中的4家,其中就包括我们。有人预言,这样的神奇剧本应该就要到尾声了。

我不那么认为。因为,2015年中国将有749万大学毕业生,流入到北京、上海、深圳、广州这样的大城市,或者其它数百个中小城市工作,他们对改变自己的生活有强烈渴望,会为此不懈努力,这种巨大的力量才是中国过去三十多年快速发展的核心动力。仅仅以深圳为例,每年都有十几万人新来到这里创业、就业,其中有不少蓝领工人,越来越多的则是刚毕业的年轻大学生,也不乏国内外的企业家、创客。在很多方面,这里都越来越像中国的硅谷,推动着整个社会的前进。每个国家的人都想过上更好的生活,都愿意为此付出努力,力争上游,这是人类的本能,它推动了社会的不断进步。他们需要的只是工具、平台和机遇。

几十年来,信息产业一直是人类提升效率、改善自身命运的重要工具。信息制造业是搭建信息产业高速公路的主导方,由此搭建的平台带动了互联网产业的大跃进,将来我们也有机会通过铺设物联网、大数据的基础设施,创造更大的发展机遇和经济效益。

因此,企业家不应该担心这个发展剧本什么时候结束,而应该有一种先天的乐观精神,应该思考下一个篇章的剧本应该如何书写,利用包括信息技术在内的一切新的技术来促进财富的增长,提升人类福祉。那么,新剧本如何书写?

新的剧本需要全球性跨界协作

这正是问题所在。中国的故事不仅仅是深圳,因为中国还有超过6亿人在农村,还有大量的贫困人口嗷嗷待哺,还有非常非常多需要改进和提升的地方。放眼全球,也是如此,不管是在欧洲、还是在非洲,还有很多“痛点”需要去解决——这些正是企业的机会,是企业家应该着眼的地方,特别在信息产业 。

其中一个新机遇——智慧城市,就是为了解决一组关键痛点。在中国乃至多数国家,政府服务水平跟不上市民不断增长的需求,各个部门各自为政、缺少整合,非常需要信息化来提升效率和体验。在过去,政府和企业虽然有意愿改变,但是办法不多。现在随着通信技术、互联网技术的发展,我们有机会通过信息技术为政府整合建立一站式的信息平台。例如,在中国西部的省会城市银川,我们尝试提供一揽子解决方案,打通了各个政府部门的信息壁垒,让市民可以通过PC和手机解决一系列的公共服务需求,“政府大数据”带来的社会效益是不可估量的。如果政府的运营效率像优质跨国企业一样高效,这将是多大的一个进步。

放眼望去,社会的痛点还有如此之多,我们有很多机会帮助这个社会变得更好,这是我们保持乐观的另一个重要理由。

既然亿万人期待通过自己的努力改变生活,既然社会还存在许多痛点,既然信息技术为我们提供了解决这些问题的可能……我们要做的就是,乐于变化,勇于挑战。过去中兴通讯与电信运营商合作,为其提供一揽子通信解决方案;后来,我们面向消费者提供智能手机;今天,政府、城市将成为我们的新用户……不断寻找社会痛点,不断创新,不断满足新客户的新需求,我想,对于这一点,无论是硅谷、慕尼黑、伦敦、还是深圳,都是一样的故事。

当然,除了对未来的乐观、乐于变化之外,我们还需要多一些进取性、一些决心。很多痛点之所以“痛”,就是因为它并不容易解决,因此需要破除障碍,进行跨界的全球化合作。

比如,在中国我们正在尝试以PPP的方式来推进政府一站式信息化,从而破除单方面的预算压力,与当地主管政府一道破除部门之间的障碍;在非洲,我们与当地政府、中非论坛相关项目有较好的结合,通过BOT方式承揽项目,以解决当地信息化人才不足的问题,促进了非洲信息化联合国千年目标的达成;在欧洲,机会也正在不断浮现,其中就包括“一路一带”的机会,EFSI(欧洲战略投资基金)相关项目带来的重大新机遇,以及欧洲复兴开发银行提供的机遇。

面对这些机遇与挑战,我们已经准备好,寻找社会的痛点,通过技术和商业模式创新去消除固有障碍、解决问题,也为各国经济增长提供新的动力。这样的思路,不仅仅让我们在当前保持乐观,也将为世界经济增长提供新的动力。


评论(0)

您可以在评论框内@您的好友一起参与讨论!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BAIDU_CLB_fillSlot("9278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