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靠外资!中国云计算面临扼喉战

标签:云计算AWS外资云计算安全

访客:42337  发表于:2015-10-20 11:08:28

对于如金融、交通、通信、能源等保障国家正常运转的要害部门,依靠国外监管软件保证本国的信息安全,显然是天方夜谭。

90%靠外资!中国云计算面临扼喉战

中国IT行业正在飞入“云”时代,但云大厦的根基却出现了一道巨大的裂缝。

统计数据显示,目前,我国云计算依托的虚拟化系统90%为外资品牌,这些品牌实行接口不

完全开放政策,使得云计算安全风险急剧上升。

而国有虚拟化软件的替代难,再加上开放接口国家标准的缺失,正使得云计算系统性风险常态化,犹如一颗炸弹,只等有人拔下它的保险栓。

云计算系统90%以上为外资

如果将处理数据的计算能力比作电力来看待,云计算就是未来的火力发电站。随着网络的普及,终端设备小型、便捷化,以及智慧城市、大数据等概念的提出,云计算因其高效和实用性,正成为新的IT产业趋势。

根据市场调研机构IDC公司的数据,2015年全球云计算基础设施支出将增长26.4%,达334亿美元,约占IT总支出的三分之一。

在中国也不例外。据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调查,自2008年第一个云计算中心运营以来产业发展迅猛,2014年我国公共云服务市场规模已达70亿元,同比增加47.5%。

世界正进入云的时代,但中国的云计算市场目前要依靠外资品牌才能运转。

一个常规的云计算架构包括硬件平台、云计算操作系统以及应用软件,中国信息安全研究院副院长左晓栋表示,“很多国内云服务商从硬件平台、云计算操作系统、应用软件等都是用的国外产品。”

赛迪智库信息安全研究所所长刘权介绍,以认证用户及确保通信安全的服务器数字证书技术为例,虽然地方以及金融部门自身都有数字认证机构,但市场主要掌握在国外厂商手里,“目前大型金融机构、电商企业99%的服务器证书,都来自国外厂商。”。

更为严重的是,云计算操作系统所依托的核心软件——虚拟化软件,同样是外资的天下。中国科学院计算技术研究所博士何青告诉《财经国家周刊》记者,在云计算所依托的虚拟化软件领域,VMware、微软、甲骨、IBM等外资厂商在全球市场占比接近99%,在我国也超过90%。
虽然联想、华为等国产虚拟化系统厂商已推出自己的产品,但就现阶段而言,云计算的国产化替代难度极大。

从事数据中心安全工作多年的王磊(化名)告诉记者,国产虚拟化系统的稳定性不及外资产品,而且更换系影响正常运营,企业多有顾虑。

这使得大型国企和事业单位,只会购买少量国产服务器和虚拟化软件装样子,应付国产化要求。而实际业务仍运行在外资系统上,不要说产业发展,连最基本的信息安全都难以保障。

确保安全需细化标准

王磊表示,目前保障中国云计算安全的困难主要在两方面。第一是系统架构本身的问题。由于云计算采用虚拟化技术,使得用户业务系统不再明确地运行在物理的服务器上,而是动态的虚拟机。这就使得多个数据源之间没有物理界限,一旦被侵入难以设置隔离区。

由此带来的结果是,原先一台服务器感染病毒,最多影响其所在公司设备,而云计算服务器一旦感染病毒,将影响大量企业甚至公共系统。

第二个困难也是最为核心的困难,来自虚拟化系统厂商。由于占市场绝大比例的虚拟化软件供应商,如VMware、微软等,都是外资厂商,它们提供云计算操作系统最底层的安全接口,但这个接口并没对国内信息安全厂商完全开放。

这带来的直接后果是,中国的云计算中心进行信息安全监管,需安装国外的第三方产品。王磊认为,对于如金融、交通、通信、能源等保障国家正常运转的要害部门,依靠国外监管软件保证本国的信息安全,显然是天方夜谭。

在云计算中心实现完全国产化替代前,实现自主可控的安全监管,是最有效的安全保障。而要监管云计算中心,必须要有虚拟化软件厂商开放的底层接口才能实现。

但对于虚拟化接口开放问题,国家并没有强制标准。

目前我国现有的云计算安全标准,主要是2015年4月1日发布的《信息安全技术云计算服务安全指南》和《信息安全技术云计算服务安全能力要求》(以下简称“《要求》”)两大标准,分别对云计算采购部门以及服务供应商提出了安全管理要求。

其中《要求》规定:“系统开发商需提供所使用的安全措施的设计和实现信息,根据实际情况可包括:与安全相关的外部系统接口”、“确保独立第三方,可以验证开发商实施安全评估计划的正确性以及在安全测试和评估过程中产生的证据”。

但王磊告诉记者,虽然《要求》提到了“系统接口”、“第三方监管”,却没明确要求虚拟化厂商提供底层接口给第三方。“虚拟化系统之上的接口可以有成千上万个,但底部接口就一个。底层接口不管,可以说就是死穴,对方要点就出问题。”

专家认为,在虚拟化软件底层接口问题上,需国家层面细化相应标准,确保其能完全开放给第三方以及用户,只有这样才能保证虚拟化软件运行在阳光下。

不过外资开放底层接口只是权宜之计,要彻底解决云计算安全问题,还是要实现虚拟化系统的国产化替代。尽管目前而言,国产虚拟化系统短时间突破并不容易。

90%靠外资!中国云计算面临扼喉战

外资公有云服务集体入华

全球最大的公有云服务亚马逊AWS终于实现了在中国的落地。

12月18日下午,北京市政府、宁夏回族自治区政府和亚马逊AWS、云基地四方在北京签署备忘录,以北京为前店,宁夏中卫为后厂模式兴建、发展和推广云服务,向位于中国各地的客户提供云服务。

所谓“前店后厂”,是指将销售、市场、应用开发等放在靠近大城市的前店,生产、计算和服务在能源、资源集聚的后厂。

据悉,AWS在中国的具体运作中,宽带资本旗下的云基地将会负责运营和管理工作,而亚马逊AWS则会提供技术和服务。

随着亚马逊AWS在华落地计划的宣布,重要的外资云计算服务已经全部进入中国市场。

一方面,这些外资云计算企业的进入将会促进国内云计算行业的快速发展;另一方面,他们也让以阿里云为首的本土云计算企业压力骤增。

外资公有云服务集体入华

云计算最先由亚马逊开发提出,在过去几年里迅速成长,并成为亚马逊旗下增长最快的一项业务。在亚马逊之后,微软、IBM等企业也逐渐涉足了这个领域。在欧美市场上,云计算已经成为一项非常成熟的业务,很多企业采用云计算服务。

虽然在国外市场发展迅速,但是在中国这个最大的市场上,这些外资云计算服务却因为牌照问题迟迟未能进入。云计算服务和数据中心紧密相连,而数据中心服务在中国还未对外资完全开放。正是这个原因,将亚马逊AWS、微软Windows Azure等云计算服务挡在了门外。

不过,与中国政府关系一向密切的微软率先解决了这个问题。通过向中国本土企业世纪互联进行技术授权,微软绕开了牌照问题,顺利实现了Windows Azure在中国的落地。

也正是从从这个落地的样本开始,外资云计算公司进入中国的序幕正式拉开。

紧跟微软,IBM在今年7月底宣布与首都在线签署公有云长期战略合作协议,实现了公有云的落地。而在昨天,亚马逊也是采用类似的模式,通过与云基地达成合作,实现了进入中国市场的目的。

至此,在全球市场上有重要影响力的外资云计算公司全部都进入了中国市场。

本土企业压力骤增

这些外资云计算企业的进入将会带来怎样的影响呢?相比国外云计算市场的发展,国内云计算市场仍然处于发展初期,相关企业的规模也较小。虽然这些大企业的进入将会带动国内云计算产业的快速发展,但无疑也会给本土云计算企业打来严峻挑战。

中国市场上的公有云服务提供商主要可以分为几类:传统商业数据中心服务提供商,如电信运营商、世纪互联、万网等;综合型服务提供商,如华为、金蝶、用友等;互联网企业,如阿里云、百度、新浪等。

实际上,在亚马逊AWS宣布落地计划的当天下午,国内最大的云计算服务提供商阿里云也特地宣布云计算服务降价的消息。在一些业内人士看来,这是对AWS入华的一种强势回应。

业内人士认为,亚马逊AWS进入中国,阿里云实际上面临的挑战最大。在本土公有云服务提供商中,阿里云的成长路径与亚马逊较为接近,两家企业都是从电子商务业务起家,在发展到一定规模之后才涉足云计算服务的,并且业务也类似。但是相比亚马逊在运营云计算方面的经验,阿里云就要略逊一筹。

对于亚马逊AWS入华,阿里云方面表示,“阿里云欢迎亚马逊进入中国市场,同阿里云一起做大中国云计算市场。”

与阿里云的回避态度不同,一位从事云计算业务的业内人士向新浪科技坦承,亚马逊AWS在全球市场都有着很强的竞争力,这些外资云计算服务进入中国市场之后,本土企业压力肯定比以往更大。不过该人士也指出,决定成败的仍然是产品,在本地化方面,这些外资云计算企业可能并不见得比国内企业做得更好。

国内云计算初创企业Ucloud首席执行官季昕华此前对新浪科技表示,AWS在云计算领域有着最高的知名度,进入中国市场对整个行业而言是件好事,将有利于公有云服务的市场教育。

外资可在上海自贸区独资云计算业务

⊙记者

工业和信息化部13日发布通告,上海自贸区外资可100%持股在线数据处理与交易业务。

目前,在线数据处理与交易处理业务中的经营类电子商务业务,外资股比已经放开到了55%。而在上海自贸区成立之前,外资的持股比例红线是50%。

而放开外资公司落户上海自贸区内,业内人士称,行业主管部门希望通过引进外资的形式,与目前国际前沿的技术、管理经验接轨;对于外资而言,上海自贸区是外资电信服务业进入中国的一块很好的跳板,将与国内增值业务企业直接竞争。

据介绍,在线数据处理与交易处理业务,均属于云计算范畴,目前这一领域国内外竞争激烈。

微软早在2010年秋即开始部署上海云计算创新中心,IBM则于2013年7月底宣布与首都在线签署公有云长期战略合作协议,IBM还宣布与世纪互联联手将IBM顶级的云计算基础架构服务SmartCloud Enterprise+引入中国。

业内人士认为,此前,云计算企业大多选择中国香港作为离岸业务的落地点,但随着上海自贸区的逐步开放,会促使更多的互联网企业落地自贸区,为东京、新加坡、中国香港等地提供服务成为可能。

在国际云计算企业入驻的同时,也将为本地企业提供良好机遇:“海外企业在落地过程中,需要寻找本土化企业合作,这就为本地企业带来了业绩增长的可能。”国信证券分析师说。

评论(0)

您可以在评论框内@您的好友一起参与讨论!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BAIDU_CLB_fillSlot("9278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