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尔670亿的豪赌,能否应对物联网的挑战?

标签:物联网收购挑战EMC戴尔

访客:26156  发表于:2015-10-15 09:58:03

戴尔670亿的豪赌,能否应对物联网的挑战?

北京时间10月12日晚,戴尔宣布将以约670亿美元收购网络存储巨头EMC。 戴尔公司创始人迈克尔·戴尔(Michael Dell)就此交易发出了一封公开信,表示戴尔公司与EMC的联合将会创造出一个企业解决方案‘动力室’,新公司将会在下一代IT技术的大多数战略性领域如数字化转换、软件定义的数据中心、云计算等都领域将取得增长,增加公司的竞争力。

从迈克尔· 戴尔的公开信中不难发现,在PC市场日渐萎靡的时代,戴尔想要继续保持住自己的行业巨头地位,就需要另谋出路,而物联网领域就是戴尔的发力点。巨资收购EMC是无疑戴尔的一场豪赌,戴尔押注该笔巨额交易将有助于它跟上行业快速的发展步伐。

两年前,迈克尔·戴尔(Michael Dell)成功地将戴尔公司私有化,从而获得时间和灵活性来使得它适应快速发展的科技行业。如今,戴尔要进行科技行业史上规模最大的一笔并购交易:收购同样在努力适应行业快速变化的存储提供商EMC。该笔670亿美元的收购,意味着戴尔和它的投资者银湖押注这样一笔大收购将有助于公司跟上时代的步伐。

像戴尔这样的公司已经不再能够光凭做PC就实现繁荣发展。迈克尔·戴尔和银湖两年前将戴尔私有化让它不再受到公开市场的注视时便认识到了这一点。

戴尔目前旗下拥有各类产品,如网络服务器、企业软件和移动设备。而收购EMC则给它带来了计算机数据存储领域最大的品牌之一。

“我们将继续推进公司在最重要的IT领域的发展。”迈克尔·戴尔接受采访时表示,“这笔交易只会加速这一进程。”

根据交易条款,戴尔将以现金和一种特殊股票形式完成交易,相当于是每股33.15美元。该价格比EMC在有关该交易的传言爆出前的股价高出约27%。

从很多层面上看,该交易都是豪赌。戴尔不断进行大宗并购交易的步伐从未停息,收购EMC也将给它带来巨额债务。而且,其贷款将会在市场预期加息的大背景下完成。

另外,正当各行各业的企业都信奉精简化,戴尔却反其道而行之,选择进一步扩大自身的体量。很多大型科技公司都已纷纷宣布分拆成数个部分,让它们各自专注于某个特定的市场。

在支持告别集团模式的企业看来,那样会使得各项业务都能够从管理层和股东那里获得更加集中的关注度,也有望推升新成立的公司的股价。

科技企业们也是这么认为的。例如,惠普正接近完成企业服务业务和PC业务的分拆工作。eBay今年早些时候也将PayPal支付业务从其核心的电商市场部门分拆出去。

EMC本身也被投资者诟病像个“联盟”:有着诸多的业务,从数据存储到网络,再到内容管理。不过它的管理层拒绝响应分拆公司的呼吁。

迈克尔·戴尔和EMC的CEO乔·图斯(Joe Tucci)都认为,坚持一站式商店的商业模式会有助于吸引想要购买服务器的企业客户。

近40年前创立于波士顿的EMC是东海岸剩下的少数几家大科技公司之一。但在过去的十年里,该公司陷入了困境。因为数据存储成本急剧下降,其并购交易也没能帮助它扭转乾坤。

事实上,EMC目前的价值很大一部分是其81% VMware持股。该虚拟化软件公司的市值约为330亿美元,EMC的持股价值约270亿美元。截至上周五收盘,EMC的总市值约为536亿美元。

自去年以来,EMC一直被投资者Elliott Management强力施压分拆旗下业务。尽管该公司今年1月跟Elliott“休战”,但它却一直没能拿出全面的重整计划。Elliott近来表现得很耐心,没有公开向EMC发难,尽管双方之间的停火协议上个月就已到期。但分析师们怀疑该激进投资者迟早都会再次高调呼吁EMC进行彻底的变革。

不过,在过去的几个月里,EMC一直秘密地跟戴尔和银湖就出售公司事宜进行谈判。

戴尔热衷于并购。为了迅速推进转型,它已经花费了数十亿美元来展开各种收购。在私有化后,由于不再受到投资者的干扰,它的商业决策流程也加快了。

“戴尔最终会是一家终极平台。”银湖执行合伙人埃贡·德班(Egon Durban)说道,“这是我们作为投资者所乐于看到的。”

戴尔的经营业绩也似乎比较稳健。它在全球PC市场的占有率维持在14%左右,这部分因为它的销售额下降幅度要小于竞争对手。

为了筹资完成交易,戴尔和银湖找来了多家银行来安排巨额银行贷款。鉴于美联储未来可能将会宣布加息,该举会给戴尔增加数千万美元的债务支出。参与该交易的高管称,该笔债务很大的一部分的评级将接近于投资评级,因而利息支出会降低。

戴尔将拥有在公开市场的VMware的大部分股权,但它的所有者坚称,戴尔在一段时间内仍将保持私有。其全面转变为一家不过度依赖于PC销售的企业服务公司的工作尚未完成。

戴尔EMC惠普IBM思科已成行尸走肉

美国《连线》杂志(Wired)前不久发表文章称,Pure Storage等新兴存储厂商和亚马逊等云计算服务的诞生,让传统存储巨头EMC失去了市场竞争力,这也正是EMC将自己出售给戴尔的真正原因。其实,其他一些传统大型科技公司也都面临同样的问题。如今,惠普、思科、戴尔、EMC、IBM和甲骨文等传统科技巨头已经是“行尸走肉”了。

不可否认,这些公司还会继续生存一段时间。他们会出售一些资产,会继续赚钱,还会占据媒体的一些头条位置,甚至还会发展一些新业务。但作为科技巨擘,他们已经死亡。

该结论从过去几天发生的三起新闻事件即可略窥一斑。如果你不是特别关注看似无趣、但实际上却令人着迷的企业计算市场,可能会错过这几则新闻。但将它们综合起来,不难看出这些传统科技巨头真的没落了。

首先,硅谷创业公司、新型数据存储硬件厂商Pure Storage在纽交所进行了IPO(首次公开招股)。随后又有报道称,戴尔将收购EMC(已正式达成交易)。第三则新闻是亚马逊又推出了一系列新的云计算服务,用户无需搭建自己的硬件就能存储海量数据。

这三条新闻乍看没什么头绪,但其实体现了一个很简单的道理。几十年来,如果你想创业,需要存储大量数据,那EMC是你的首选。你把大量资金交给EMC,它们会给你一些笨重的计算机,里面装着用来存储数据的硬盘和软件。但其中的伎俩是:软件只能从EMC获取。因此,当你每次要存储更多数据时,就要给EMC更多资金。正是这种业务模式让EMC赚得盆满钵满。

但后来,像Pure Storage这些小型存储服务商诞生。它们的存储设备使用的是闪存,与硬盘相比数据存储速度更快,而且费用也更低。更有甚者,像亚马逊这样的云计算公司,允许你把自己的数据存储在他们的机器上。这些机器位于互联网的另一端,你可以随时随地访问。这意味着你不必再从EMC或其他厂商购买硬件设备。

这就是EMC把自己出售给戴尔的原因。其实,戴尔自身也糟糕过类似问题,最终还导致戴尔走上了私有化之路。事实上,这样问题的同样困扰着惠普、IBM、思科和甲骨文。正如彭博社作者阿什利·万斯(Ashlee Vance)所说:“IBM、惠普、EMC、戴尔和思科为什么不全部合并呢,以趁早了结这个问题。”

那么这个问题究竟是什么呢?还是让万斯给我答案吧。当有人问:“如果IBM、惠普、EMC、戴尔和思科合并,那么新公司应该叫什么名字呢?”万斯在Twitter上说:“那就叫‘Fucked By The Cloud’。”(被云计算Fucked)

云计算

云计算(Cloud),最近几年它承载着太多的含义。但有一条要记住:大部分含义来自IBM、惠普、EMC、戴尔、思科,以及其他一些不想被Fucked的公司。其实,这样来理解云计算应该是最适合的:它是亚马逊、谷歌和Facebook等互联网巨头建立业务的方式。

因为这些公司的互联网业务规模如此之大,以致于他们最终意识到,不可能再通过传统厂商来打造自己的硬件和软件。换言之,他们不可能再使用EMC的存储设备,不能再使用戴尔、惠普和IBM的服务器,不能再使用思科的网络设备,也不能再使用甲骨文的数据库。因为成本太昂贵,且弹性不强。

为此,亚马逊、谷歌和Facebook开始打造自己的、可承受的硬件和软件;且极具弹性,能根据需求进行部署。最终,他们打造出了自己的服务器、自己的存储设备、自己的网络设备,自己的数据库和自己的软件。他们的硬件设备成本更低,某些情况下运行速度更快。

技术共享

更难能可贵的是,他们并未把这些东西据为己有,而是共享给整个世界。这一点十分重要,因为随着互联网的进一步发展和普及,将来会有更多的公司达到像亚马逊、谷歌和Facebook的规模。事实上,已经有不少同等规模的新兴互联网公司诞生,他们也需要自己的存储空间。

当前,亚马逊已经将自己的基础设备面向全球企业开放,其实这就是云计算服务。谷歌也正在做这样的事情,而Facebook更进一步,把自己的软件和硬件设计全部公之于众,这样其他企业就可以以同样的方式打造自己的运营架构。

正是在这些开源设计和上述互联网巨头无私奉献的基础之上,一些新兴的企业产品提供商开始提供类似亚马逊、谷歌和Facebook所使用的设备,如存储厂商Pure Storage、服务器厂商Quanta、网络设备厂商Cumulus Networks 和Big Switch、软件厂商MemSQL和MongoDB等。

这就是IBM、惠普、EMC、戴尔和思科被Fucked的原因。当然,这些传统科技巨头也可以拥有自己的云计算服务,提供类似于Facebook和谷歌等公司使用的硬件和软件。其实,从某种程度讲,他们已经在这样做。但如今的竞争已经延伸地很深远,如果他们在提供新的云计算服务和产品的路上走得太远,那就会蚕食当前业务。这就是“创新者的囧”。

埃里森效应

这种“囧”也困扰着甲骨文。甲骨文帝国就是基于昂贵的数据库业务所建造,不同的甲骨文已建立起一直能迫使企业购买任何相关产品的销售团队,即使这些产品没有任何经济意义。这就是所谓的“拉里·埃里森铁拳”(埃里森为甲骨文创始人)。

微软也面临同样的问题。不同的是,微软的行动更迅速,已经融入了这个云计算市场。与亚马逊、谷歌和Facebook一样,微软也运营着庞大规模的互联网业务,如必应搜索。这意味着微软也迫切需要打造自己的数据中心、硬件和软件,如今,微软在这方面的表现还是可圈可点,甚至通过自己的云计算服务Windows Azure来挑战亚马逊。

当然,微软还面临另外一个问题,那就是公司的主打产品Windows。当前,智能手机、平板电脑和其他未来的设备,都很少使用Windows平台。我们可以将其称为“被移动设备Fucked。”

谁未被Fucked?

那么哪些公司还没有被F**ked呢?Pure Storage的处境看起来要比EMC好些。它所销售的一些产品,还是数据中心必须要使用的。但很明显,企业计算的未来还是云计算,意味着亚马逊的前景毋庸置疑。

目前亚马逊是全球最大的云计算运营商,太多的企业和开发人员都在使用亚马逊的云服务。上周,亚马逊又推出一系列新服务,不仅提供原始处理能力和原始存储,还提供了自己的数据可和数据分析工具,以及其他一些软件服务。如果使用亚马逊的服务,你无需再使用戴尔、惠普、EMC和思科的硬件,也无需使用甲骨文和IBM的数据库。

幸运的是,亚马逊在云计算市场也有一些竞争对手,如谷歌和微软。还有一些后来者,相信惠普、甲骨文和IBM也会效仿亚马逊。但他们已经落后得太远了,他们的包袱过于沉重,以致于无法追上亚马逊。相比之下,谷歌和微软的情况要好些,将对亚马逊构成一定威胁。

来源:互联网

戴尔670亿的豪赌,能否应对物联网的挑战?

评论(0)

您可以在评论框内@您的好友一起参与讨论!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BAIDU_CLB_fillSlot("9278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