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思英语:O20翻转

标签:O202015中国优秀CIO评选

访客:40166  发表于:2015-09-28 09:21:41

【导读】教育是少数早就开始互联网+进程却始终未被颠覆的传统行业之一,来势汹汹的创新会带来什么样的翻转?

教育产业很火,它一直是用户基数大且最舍得掏钱的产业,近两年还成了风投的“香饽饽”。
根据艾瑞咨询的数据,2014年中国的在线教育市场规模近1000亿元;整个在线教育的用户却不到1亿。这还只是在线教育。早在2013年底,低龄留学渐成气候时,启德教育集团创始人李朱就预测“出国留学是个千亿元规模的市场”。
彼时线上教育刚刚抬头,无论李朱还是俞敏洪都没想过,自己尚在扩张中的业务会受到互联网的冲击。现在,在线教育和出国留学这两个千亿元市场热闹非凡,不仅吸引了一大批创业者,由于市场中有不少传统教育集团,来自其他行业的职业经理人纷纷趁“需”而入,帮助这些传统教育集团全面转型、最终上市。
转型的功课包括管理的规范化、营销的现代化、以及部分业务的创新化。而当下最火的创新模式不外乎O2O,瑞思学科英语便是尝试者之一。

按需而变

近期上线的RiseUp在线美国初中课程,是瑞思新帅孙一丁在业务板块非常重要的一把火。孙一丁在两年前出任瑞思CEO,之前是瑞思兄弟公司金宝贝的CEO(两家公司皆为贝恩资本所收购)。金宝贝和瑞思采用的均是连锁经营模式,孙一丁是教育行业的新人,但却是连锁零售业的老将。成为贝恩资本的职业经理人之前,他曾是国美的执行董事。
瑞思2007年成立,至今也只有8岁,在传统的英语培训、语言教育行业算是后辈,从经营的角度来说,来自传统家电零售业、经历过大集团转型的孙一丁所具有的行业经验,恰恰是面临转型、期望上市的瑞思所需要的。
自上任以来,他用大企业的标准对瑞思进行了一系列从内到外的改革,内至教师待遇,外至校区选址、换址。草创期的公司总有为发展的妥协和不规范,拿校址的楼层来说,由于瑞思之前都是针对幼儿园到小学阶段的学生,按照国家规定,低龄学生的教室必须设在低层,低层的铺面是一笔不小的负担。但孙一丁上任后,大手笔地将所有的瑞思校区都换到了临街的1、2层。
RiseUp可谓是孙一丁上任后的一个关键尝试。它既是瑞思第一个成体系的O2O项目,也是第一个初中课程。此前,瑞思学科英语一直专注于用线下教学做学龄前到小学6年级的美式教育。孙一丁表示,RiseUp的核心价值是直接打通了美国师资,延展了瑞思的业务链,如果成功考虑进一步延伸到高中课程,让瑞思形成完整的K12(从幼儿园到十二年级)教育体系。
根据企鹅智库对2014年线上教育的分析,K12教育成为热门投资领域。2014年,K12教育所获投资占整体投资的31.7%,占比比2013年增长了106%。而已经在K6业务上发展成熟的瑞思没有理由不向后拓展。
在描述RiseUp时,瑞思的介绍语中出现了“由最顶尖的专家团队经历5年,斥资千万美元打造而成;是全球唯一的在线美国初中课程,让学生在家里就能跟着大洋彼岸的美国老师学习美国课程。RiseUp以在线课程为主体,配有美国中学教师线上一对一辅导,设有班主任督学机制,并在线下开展纯正美国校园营、PBL(项目式学习)等一系列活动。这个项目属于学生的课外加餐,与国际学校、国际班的出国课程没有冲突”。而RiseUp课程的一大看点是,可以帮助学生获得美国初中的2个学分,在申请美国高中时有实质性的帮助。
RiseUp项目虽然是由孙一丁宣布推出的,但它在瑞思的“资历”比孙一丁还早两年多,是由其母公司主持研发的课程。因为瑞思的早期学员们面临升入初中,这个项目的初衷是为了让这些孩子到了初中仍然能够继续瑞思学科英语的学习,那个时候还没想过使用O2O模式,而是传统的线下授课。
孙一丁到任的第二年,RiseUp线下授课进入了测试阶段,参与“内测”的家庭纷纷反映,初中学生的课业比小学生紧张太多,实在抽不出整块的时间做额外培训;他们主动询问是否可以提供线上课程,供学生自主安排时间。于是RiseUp临时改版,将课件全部视频化,成了后来正式发布时的O2O模式。就这段渊源而言,RiseUp称得上是一款具有互联网思维的、用户导向型产品。
但对于互联网+时代下自己的走向,孙一丁有着清醒的认识,他告诉《IT经理世界》:“线上课程对于学生的自觉性有较高的要求,这恰恰是低龄学生所缺乏的。小孩子需要在课堂上和老师、同学互动。所以我们幼儿园和小学阶段的教学还是没有使用O2O的产品。但我们觉得11岁以上的孩子应该有一部分自主学习能力,所以推出现在的Rise up课程体系。”

O2O到生态圈

O2O原意是online to offline,但通过教育产业多年的摸索,尤其是传统、大型的教育培训机构在开发自己O2O产品的过程中,纷纷采用了offline to online的模式。当下的教育产业有个时髦的概念叫“翻转课堂”——即翻转“从教到学”的模式,要求老师根据学生需求定制教学内容。目前常见的教育O2O恰恰翻转了互联网O2O的原生模式。
这与教育的本质有关。教育不等于服务,无论是互联网人进军教育圈,还是教育人立志改革,生搬硬套地将教育服务化都未必是良策。因为在教育产业,受教育者/用户的体验不等于效果。在大部分可服务化的产业中,客户的体验可以基本反映出产品或服务的效果;但在教育中,“师傅领进门、修行靠个人”才是万变不离的宗旨,教育服务化只能改善教学体验,但最终的效果还在于学生本身。所以,尽管孙一丁对Rise up信心满满,却不打算让瑞思整个的教育模式O2O化。
当然,O2O模式亦有惊喜。由于瑞思的教学一环扣一环,学生大都从幼儿园开始按部就班地学习,中途加入需要一定的适应期。但线上授课和一对一辅导的模式增加了灵活性,瑞思希望这个模式可以引入更多的生源,延展现有业务。
长久以来,互联网教育已经试图从各个角度颠覆传统的教育、培训。既有投资不断升温、创业者加入、传统教育大佬圈地,也有曾经炙手可热的梯子网一夜坍塌、曾经意气风发的决胜网面对越来越多的质疑。
那些吸金又吸睛的成功案例,与其说是颠覆,不如说是在辅助传统教育。根据Edsurge(一家专注研究教育科技的第三方信息资讯公司)的报告,在K12市场中,最受VC们重视的三个方向是:课程产品,针对具体的技能和专业;解决教师需求,帮助老师批改作业,课堂管理和备课;学校管理,促进师生、家长和学校之间的沟通。其中,课程类和教师需求类产品在2015年上半年更受VC们青睐,他们都扮演了教学助手的角色,瑞思的RiseUp也属于这一类。
梯子网和决胜网遇到波折的原因多重,但很巧,它们都是互联网人用纯互联网思维平地起楼做的互联网教育。以决胜网为例,它做的是O2O教育平台,离原生O2O模式最近,旨在帮助学生在线找老师、找机构,类似于垂直产业的百度。但它也提供附加服务,比如融合共享经济的思维,为小型机构和个体户教师提供办公场所;或者以第三方的身份为用户提供质量监督服务。决胜网总裁戴政此前提到自己在当当网、去哪儿网任高管的经历时,表示自己对于如何提高网站流量经验十足。这是直接且专业的互联网思维,流量就是用户、就是收入的所在。但教育是一个特殊的行业,流量的转化率也许比其他行业的转化率都低。
孙一丁对于互联网教育的评价与此有异曲同工之意,“互联网教育肯定是未来的一种趋势。但是它绝对不能颠覆传统教育,而是与之共存。可能对于职业教育、特别是成人的教育,互联网的影响会更大。”他说。
对于以未成年人为主的教育和培训,除了科学的设计、趣味的形式,线下师生间、同学间的交流、互动甚至督促的重要性不亚于课程本身。目前,对于开发O2O产品、上马线上模块的机构来说,最大的迷思不外乎如何配比线上、线下部分。也许当Riseup送走第一批学生的时候,瑞思可以给出一个答案。
像瑞思这样的传统教育集团在应对互联网阶段,纷纷跟进自己的在线课程、研发O2O项目,甚至如新东方,先是大批收购线上教育创业公司,现在又和腾讯合资了一个公司专做线上教育。同时它们也在拥抱互联网,战略性地布局自己的生态圈。
瑞思也在搭建自己的Rise Link生态圈,包括Rise club(家校交流平台)、Rise library(线上图书馆)和EAAS(在线测评系统)。RiseUp是生态圈的先头部队,也许一两年以后,瑞思会开讲生态圈的故事。
-----------------------------
本文系IT经理世界/经理+原创,作者:王众,转载请注明出处和作者名

评论(0)

您可以在评论框内@您的好友一起参与讨论!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BAIDU_CLB_fillSlot("9278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