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尔定律50年:重新连接人与内容

标签:媒体趋势

访客:28912  发表于:2015-09-22 10:19:06

50年前,英特尔联合创始人戈登摩尔创造了著名的“摩尔定律”。它有两个巨大的效应。

  • 第一,“摩尔定律”把信息权力(power)交给每一个人,让每一个人拥有信息权利(right)。互联网又把计算能力与日益强大的服务器、PC和移动终端连接在一起,改变了人与信息的关系,人与服务的关系,人与万物的关系,万物之间的关系,因为它们全都联网了,智能化了。比特在逐步控制原子。
  • 第二、“摩尔定律”迅速消除信息中介。工业化时代,社会与经济中最大的中介,就是大众传播媒体。从商业机构到其最终消费者之间的信息流动,是这样一个链条:研发-产品-销售-市场-公关-公关公司-记者-编辑-印刷-发行-读者。难怪第一个被颠覆的,就是新闻媒体行业。在美国是如此,在中国这样媒体受到严格管制的国家,更是如此。

搜索的产生,是摩尔定律带来信息过载的必然结果。在有互联网的20多年里,人类产生、传播和存储单位比特信息的成本,大体也是沿着摩尔定律的方向,以指数的速度减少着,其结果是信息免费,而且信息的产生和流动,远远超过了人们检索和分析的能力。搜索成为人与信息之间最重要的界面和入口。

搜索把读者变成了用户——他们可以完全按照自己的兴趣和需求获取信息。用户是技术的追求者,他们渴望自身与电脑一起升级,他们参与、互动,与电脑的关系越来越密切,不仅是物理上的,而且是心智上的。

社交应用把人与人之间的连接推到了一个新的境界,进一步改变了人与信息的关系。人们消费信息的行为,进一步从日常浏览传统媒体及其电子版,转向朋友之间的互相转发和推荐。这种用户行为的改变,已经预示了我们传统上所说的“大众媒体”中的大众,将首先是社交媒体中活跃的海量用户。当社交成为用户最基础的需求时,媒体信息寄生于社交平台。

而智能手机和移动终端,将来可能包括可穿戴,真正成为一切媒体的中心。不仅便携了所有的媒体,而且因为与人体的亲密程度,它可以收集每个用户的行为信息,互动及监测,加上人工智能,从而判断用户的兴趣和需求。因为永远在线,随时随地,人们使用的时间大为增加。更加重要的是,使用移动终端的女性人数相比PC时代大为增加,而且使用时间更长。手机让农村的居民可能消除在传统媒体时代和PC时代的数字鸿沟。据调查,使用手机比使用PC时,用户更愿意支付。手机进一步改变了人与信息的关系,人在阅读手机的同时,手机也在阅读人。

门户,搜索,社交,移动,物联,智能,人机合一(或者机器比人聪明)。人与机器的关系,就象是人在追求机器,当与机器结婚后,就被机器控制了。这是媒体发展的技术主线。

技术重新定义了媒体,之后就轮到媒体的商业模式。

媒体的商业模式,是以成本价甚至免费向读者提供内容,然后再向客户出售广告,或者真接导致交易。互联网并没有颠覆这种模式,只是通过去中介化把它做到了极致。但做到极致的人,已经不是媒体人,而是技术极客。所以,广告仍是互联网最重要的商业模式,但摧毁传统媒体的广告杀手是谷歌和Facebook。

对用户来说,连接是比媒体更加基础的信息需求,这就让传统媒体机构沦落为信息的代工者。传统媒体越来越像下蛋的母鸡,而新媒体像是卖鸡蛋的。用户只关心买到了鸡蛋,并不在意是哪只母鸡下了鸡蛋。互联网,包括物联网,正在创造一个但求使用,不求所有的用户思维。

摩尔定律决定了信息技术的变化在加速,产品的变化也越来越快。过去的几十年,我们看到技术与产品的创新大致按照摩尔定律的节奏,超前者多数成为先烈,而落后者轻易被淘汰。因而我们可以看到软件产品每周迭代,硬件如手机每年换代。而传统媒体的线下部分基本上十多年来几乎没有变化,其内容在加速向互联网迁移,寄生于互联网的操作系统、硬件终端、平台与连接巨头(搜索、社交、移动、电商等),传统媒体无论如何折腾,目前为自己所创造的价值,远不及为其所寄生的平台网络贡献的价值。根据梅特卡夫定律,网络价值与连网用户数的平方成正比,媒体在网络平台上越创新,推动越多人更频繁使用互联网,从而以指数增长放大网络的价值。

但是,我想强调的一点,在技术、商业模式变化的前提下,作为信息的内容,仍然是所有这些技术存在和加速变革的理由。不管是芯片速度越来越快,存储空间越来越大,屏幕象素越来越多,待机时间越来越长,还是产品做得越来越轻,越来越薄,越来越短,越来越小,它们所有加速发展的理由,都是为了更好的用户体验,为了更好的内容体验。最好的技术最终要成为最好的服务。

这种内容的体验,已经不仅仅是过去读者或者观众的被动体验,而是双向的、参与的、互动的、创造的体验 。当我们谈到技术改变媒体的时候,并不仅仅是说改变的是介质,内容也将跟从媒体改变。最明显的一个现象,是出现了泛媒体化,个人和非媒体的组织机构,都可以把自己变成一个媒体,通过各种社交平台发出声音。媒体叙述方式也在变得多样化,视频、声音、图片、图表、动画、文字、虚拟现实,以及更加丰富的互动效果。对内容的需求越来越个性化,定制化,场景化,内容的来源也日益受到新现实的影响,也就是虚拟化、人工智能化的新现实。内容最早是从线下往线上搬运,随着互联网原住民人口规模的扩大,现在主要的内容原生自网络,实时互动,而将来线下的内容完全来自线上的分发,甚至已经不存在线下了。

我们最终会发现,互联网颠覆的,只是内容的中介,是控制内容的层层机构,而不是内容本身。所以我们还不能免谈内容的价值。如果说移动与社交扩大了用户人群,增加了使用时间,媒体市场做大了,必然会增加对内容的需求,从而提升内容的价值。互联网颠覆了传统的大众媒体,但它仍在寻求新的媒体归宿。

但同时内容的供给不也是无限放大了吗?如果供过于求,是不是内容贬值呢?这要看互联网时代对内容的定义。我理解的内容,是在一定的场景下为终端用户提供价值的信息与体验。即内容=信息+体验+场景。

按照这个定义,信息过载不等于内容的过剩或贬值。用户永远需要内容,因为用户永远处于某种场景下,永远需要体验与信息,因为移动互联网会不断创造新的场景,而且场景会越来越丰富、越来越新颖,越来越个人化,越来越长尾。

一个好消息是,媒体的变革就是技术的变革,历史上每一次技术的突破,都做大了媒体市场,丰富了内容的需求,让更多的用户可以接受媒体服务。想想看,印 刷术让媒体服务从以教会为中心的精英阶层,逐步护展到城市新兴的商人阶层,通信技术让媒体成为大众媒体,而互联网技术让媒体真正进入农村、贫困地区和低收入的人群,实现有史以来媒体的真正全覆盖。互联网对媒体的需求,对媒体人的需求,对于优质原创内容的需求,不但没有减少,反而在增加。受到影响的,是那些传统的媒体机构,是那些前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媒体组织形式和商业模式。媒体的核心竞争能力,还是创造内容,应该更加专注于优质内容的创造,更大胆地抓住移动与社交带来的机会,在移动和社交的主要平台建立起生态系统,重塑自己的价值。

(本文系一财新任CEO周健工的演讲摘要)

评论(0)

您可以在评论框内@您的好友一起参与讨论!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BAIDU_CLB_fillSlot("9278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