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和美国已成引领全球移动互联网的两极

标签:移动互联网美国中国

访客:27193  发表于:2015-09-17 10:39:41

中国和美国已成引领全球移动互联网的两极

9月8日,贵州榕江县平永镇平寨村潘晴美、潘晴丽姐妹俩在民族服饰加工作坊缝制少数民族服饰。该村22名留守妇女在自己家里开民族工艺作坊,“抱团”闯市场。CFP供图

“创业者的路子太像是对我们创业者创业生命的一个损耗。一说团购就都团购去了,一说O2O就都O2O去了,哪有那么多可‘O’的地方呢?中国的机会在哪里?”盛景网联集团联合创始人董事长、盛景母基金创始合伙人彭志强提出了这个问题。

在清华大学新清华学堂,中关村国际创业节暨盛景全球创新大奖赛的现场,不同肤色的创业者用科幻片般的展示给这个问题以回应:以色列姑娘展示可以在家中使用并与医生互动的B超机,省去孕妇产检挂号排队的苦恼;华裔和印裔的小伙儿合伙用无人机送外卖;欧洲团队用“给予云”的农业管理系统精准控制农业生产……在这些国际创业者中间,中国面孔也毫不逊色:清华博士专注于可以替代化疗的癌症治疗新技术,高知团队用水下“无人机”勘测深海资源……

“中国在野蛮生长,而美国人在模式上花足够多的探寻时间。如果中美创业者能够互相借鉴,我觉得都是非常巨大的机会。”猎豹移动(原金山网络)CEO傅盛说。

伟大的公司可以在世界上任何角落诞生

刚刚到中国发展的时候,以色列创业公司Visualead的创始人尤利尔·皮列德也担心过:我们和中国的文化是不一样的,谈生意时是不是要学会送点小礼物啊?需要“喝很多白酒还不醉”吗?

如今,在中国已经生活工作了一年,皮列德发现:在移动互联网领域,全球的文化是共通的,和腾讯、阿里巴巴打交道打交道,与谷歌、Facebook差不多,“化学反应”非常好。

皮列德曾经是以色列军队的军官,服完兵役后,他进入以色列特拉维夫科技大学读书,这也是以色列首台超级电子计算机的诞生地。皮列德以排名前1%的成绩毕业,获得了电气工程学学士学位,顺利拿到了一份高科技公司的高薪工作。

和全世界的许多年轻人一样,工作后的皮列德问自己:难道生活就只是如此了,不应该有更大的挑战吗?此时,一位电气工程学硕士和一位军队前爆破手与他一拍即合。2012年,他们创立了公司——Visualead,为中小企业提供二维码生成服务。

与国内常见的黑白二维码不同,Visualead通过计算机视觉和机器学习技术生产的二维码五颜六色、图案复杂,并适用于任何二维码阅读器。他们的二维码技术日益成熟,很快获得了160万美元的A轮融资。

下一步怎么走?2013年下半年,皮列德和伙伴们发觉:中国可能是战略机遇所在。彼时,他们业务的60%是来自美国,30%来自欧洲,只有5%是来自亚洲,整个团队的中心也集中在美国市场。但市场分析显示:中国可能是O2O技术增长最快的市场。

皮列德和伙伴们参加了一场在北京举行的国际创业节。这个创业节有1000多家公司报名参赛,Visualead进入总决赛,最终赢得了大奖,多家中国企业对他们表现出了投资兴趣。Visualead在中国组建起了自己的管理团队,负责接触客户。

然而,公司在中国的发展并不是如他所想地那般迅速。皮列德第二次来到中国,北京、天津、济南、南京、上海、福州、深圳……一个个城市走下去。在以色列政府和当地中国政府的帮助下,他得以接触对于这项技术感兴趣的公司。

2014年,Visualead做了一个非常大胆的决定:让高级经理人员直接到中国来。于是,皮列德和前爆破手CEO拖家带口来到中国定居。

2015年,Visualead获得了阿里巴巴的B轮融资。淘宝、天猫等平台除了开始使用他们的二维码扫码技术以外,还与他们签署了战略协议,将他们的技术引进自己的平台,规范化的接入能有效地减少贩卖假冒伪劣产品的商家。

“你在中国?正好,可以顺便去周边的越南、韩国、日本都玩玩。”每当朋友会这么说,皮列德都会回答:“你知道中国有多大,可以去的地方有多少吗?”

进来或出去,都是为了更好地创造

Visualead在中国的发展,是“带土移值”的又一例证。“带土移植”,就是将海外优秀的创新创业公司直接引到中国来。在彭志强看来,“吸引这些公司的,是中国巨大的市场,巨大的资本投资能力,和被上市公司并购的及未来可以上市的机会”。据介绍,目前国内2B创业(针对企业客户)在深度技术的工业互联网领域涉及比较少,仅仅占风险投资总量的2%,而在美国,这个比例接近40%,在欧洲“这个比例可能更高”。“大企业的技术轻易不会转出来,小企业把技术转让出去自己就什么都没了。此外,技术的定价估值非常困难。‘带土移植’才能完成中国在深度技术、2B领域、工业互联网领域的深度发展。”

皮列德还记得在谈合作的时候,阿里巴巴方面说:他们不可能所有的事情都自己做,需要合适的伙伴一起面对中国市场的挑战。皮列德也发现,中国的创业公司非常擅长对应客户的需求,制造出优秀的产品,自己擅长的则是利用先进的技术,为这些公司打造平台。

与皮列德“走进来”的旅程刚好相反,傅盛花3年时间打通了“走出去”的道路。3年前,傅盛的团队制定了公司策略,把所有的精力、所有能抽调出来的人都投入到全球化的进程中,甚至不惜放弃本土市场的一些投入。

傅盛感觉到,中国移动互联竞争的激烈态势并没有在全球铺开,而这是中国科技企业的机会:用“在中国市场里磨练出来的竞争力,以及在移动互联网时代并不弱小的开发能力,去冲击全球市场”。

目前,公司移动端海外收入占了整个移动端收入的70%,海外总收入占了整个公司收入的50%,整个公司从一家以PC收入为核心的公司变成了一家以移动收入,尤其是海外移动收入为主要部分的公司。

“怎么做到呢?无非就是更多的了解全球市场。”傅盛说。猎豹曾推出了一款小应用Clean Master,在Google Play上获得了2400多万个用户评价。他们用10种语言对一星差评不断跟踪,如果其中一条差评用的是阿拉语,团队也会用阿拉伯语回应。

在海外,傅盛被问到最多的问题就是:欧美用户有付费的习惯,你们为什么要免费啊?傅盛觉得:免费是中国公司孕育出来独一无二的商业模式:“即便是欧美习惯付费,免费的东西他们一样喜欢,免费是我最好的武器。”

像硅谷那样去拥抱各国创业者

5年前,傅盛第一次访美,走在斯坦福大学的街道上,看着来往穿梭的跑步者,他想:硅谷究竟有什么不一样?是什么使得他们引领全世界最好的科技?

在美国著名投资机构Menlo Ventures合伙人Mark A. Siege看来,硅谷的成功在于拥有4个因素:伯克利、斯坦福等著名大学;充足的资本;优秀的人才,包括工程人才、建筑人才、产品管理,还有销售和职业经理人等;创业文化。其中,创业文化使得人们能够去理解风险,允许失败;也肯定了梦想的可能——无论来自哪里,努力的话都可能获得回报。

“在中国、印度、韩国,还有欧洲、以色列……所有这些地方也慢慢获得了像硅谷这样的四大因素。”Mark A. Siegel对着台下肤色各异的观众说:“伟大的公司可以在世界上各个角落产生。”

“有60%的硅谷创业公司刚刚成立时并不在硅谷,而是被硅谷所吸引最后聚集在硅谷的。”彭志强说。

傅盛则展示了一张PPT:全球前50大的移动互联网公司当中,中美各占一半。“中国互联网蓬勃发展,在移动互联网时代,中国和美国已经可以成为引领全球移动互联网的两极,而且中国也越来越变成独特的一级。十几年前的PC时代里,中国的互联网只把美国的创意拷贝到中国来,现在,则开始出现了独立的创意和完全不同的商业模式。”(中国青年报,王梦影)

中国和美国已成引领全球移动互联网的两极

评论(0)

您可以在评论框内@您的好友一起参与讨论!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BAIDU_CLB_fillSlot("9278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