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想象不到的微信公众号江湖

访客:14759  发表于:2015-08-25 22:54:16

[摘要]按照最新的数据,微信的活跃用户已经达到了5.49亿,而微信公众号的数量也早已突破了1000万个。数据统计显示,在这1000万个公众号里,可能只有2%的公众号能享受盈利的红利和赢得资本的青睐,但即便是20万个公众号,也足以组建起一个复杂的江湖。

8月5日下午3时,广州新白云机场的B6出口。

一群拖着各色拉杆箱的人开始慢慢聚集。“啊,你就是XXX,久仰久仰。”“哇!原来是XXX号啊,我一直是你们的粉丝!”

周围行色匆匆的旅客与他们擦肩而过,没有人会想到多看这群面貌普通的人一眼。但事实上,这群彼此之间也不太熟悉的人,却每天在影响着无数中国互联网网民——他们是目前国内最顶尖微信公众号的幕后运营者。报出他们的姓名,或许无人知晓,但说起他们运营的微信公众号,一个个都如雷贯耳。

因为微信团队的邀请,他们聚拢到了广州。这是微信团队历史上第一次如此大规模地邀请微信公众号的顶尖运营者,而一场微信公众号的江湖故事,就此开幕。

两个派别

吴迪是《北京日报》时政部的记者。白天,他和他的同事们要完成作为报纸记者的所有任务,下班后,开始运营他们部门的微信公众号“长安街知事”。这是个政经类的公众号,在圈内小有名气。

一进房间门,行李都还没放下,他就要和本报记者交流,本报对于部门微信公众号的政策扶植和机制。

吴迪所关心的话题,代表着一批“机构媒体”的运营者,但另有一批人,却对“你们报社对新媒体的扶植力度如何”这种话题毫无兴趣。其实,从机场汇合开始,这批微信公众号的运营“大佬”们,就开始有意无意地分成了两个派别。

一派,是各大传统纸媒的新媒体部门负责人和编辑,他们所效力的报纸都赫赫有名,他们所做的微信公众号被称为“机构媒体”,大多集中于政经一块,也有以整个报纸命名的,其中一些号颇有知名度。另一派,就是纯粹的所谓“自媒体”,他们没有“组织”,甚至没有团队,靠自己一步一步地打拼,因为这次微信团队邀请的都是顶尖公众号运营者,所以他们的公众号,在全国范围内都赫赫有名。

因为他们拥有一个共同的平台:微信公众平台,所以被微信团队召集到了一起。聚会有一个主题内容,是关于微信想将每年的8月8日打造成一个提倡移动支付的“无纸币日”,而另一层重要目的——用腾讯市场与公关部助理总经理张军的话说——是想和大家多沟通,多交流。

但除了客气的寒暄,两个派别可以交流的东西确实不是很多。机构媒体人聚在一起,讨论的往往是“记者发一篇你们是怎么奖励的?”“你们的供稿体系是全报社一起的还是独立一个团队?”而自媒体人的话题则离不开“现在诱导分享打击得还严吗”和“互推的效果现在到底怎么样”……至于“粉丝数”和“广告营收”,这属于敏感话题,无论哪个派别,除非关系特别熟,不然大家都心照不宣,避而不谈。

第一顿晚饭,两个派别被分散在各个桌,彼此交换名片——当然,相当一部分自媒体人并不拥有名片。夹杂着“啊!我一直关注你(们)的号”这样的欢声笑语,气氛融洽。不过,一种微妙的感觉,在晚饭接近尾声时的“发红包”活动中悄然袭来。

在微信团队为这次活动组建的微信群里,一个人先是丢出了一个总额为50元的红包,大家纷纷摸出手机,开始了熟悉的“抢红包”。在几个两位数的红包过去之后,忽然饭桌上有人“哇”一声叫了出来,随后是此起彼伏的“哇”声——一位自媒体人,丢出了一个2000元的红包。

而这仅仅是开始,随后一批自媒体人像是商量好的,开始不断往群里派发至少1000元以上的红包,在一片“土豪”的欢呼声中,传来一句引起机构媒体人哄堂大笑的玩笑话:“我可以辞职啦!”

在座的很多媒体公号运营者确实没想到,自媒体人会那么生猛。事实上,自媒体人的派别中也有分支,出手阔绰的那一批,他们总是谦虚地自称是“草根号”,严格意义上,他们的公众号并不生产内容,而是来自于“整合”,这区别于一批完全靠自己原创内容的自媒体人——他们称为“原创大号”。

顶尖的“草根号”运营者,也有自己的圈子,而他们的能量,可能远远超过那些媒体公号运营者的想象。曾经有一张某草根号的微信后台截图,在极小的范围里流传:日均的阅读数是496万,转发数是18万,粉丝数是180万。“广点通好的时候(笔者注:微信的广告平台),每天的广告收入达到3万元非常轻松。”一位草根号的运营者曾这样告诉记者。

“我本来也想凑个热闹,但拆了第一个红包,显示金额是176元,我傻了,接下去叫我怎么发?”那一晚,一位南方著名报纸新媒体负责人这样感情复杂地说。

三种状态

“今天一共写了7个小时,脖子都要断了。”方小东一屁股坐到了茶吧的沙发上,顺手拿过一瓶啤酒。入夜,几位关系熟的机构媒体人和自媒体人相约聊天。

曾经是体育记者的方小东年初辞职,成为了一名典型的自媒体人。他运营的公号叫做“深八影视圈”,是一个娱乐八卦类号。这个号做了半年,已经成为同类号中的领先者之一,但削瘦的方小东也为此付出了不小的代价:“一个月基本没出过门,车停在楼下,电瓶都没电了。一天要写7、8个小时,晚饭从来没有按时吃过,脖子疼,腰酸。”方小东说,他给了自己一个称号:“公号狗”。

无论是“原创大号”还是“草根号”,“辛苦”二字异曲同工。被圈内人称为“伟哥”的“草根号”运营者,拥有一个小团队,每天同样要工作8小时以上,从选稿到修改标题,整个流程甚至接近传统媒体。“整个身体都残了,一身的病。”“伟哥”的话或许有些夸张,但多少也勾勒出自媒体运营者的生存状态。

与这类完全“独立”的自媒体人相比,还有另一类自媒体人,他们有自己的本职工作,运营公众号只是业余乐趣。这也注定了他们的状态,与“独立”自媒体人有所区别。同样是自媒体运营者的傅盛裕就要潇洒不少。傅是上海一家报纸的记者,他运营的自媒体号“傅踢踢”平时主要写一些情感类文章,也有关于音乐的随感,所以拥有一大批女性拥趸。“傅踢踢”更新的频率,大概是一周三、四篇。傅盛裕原本很满意自己这样的状态:“想写就写,这才是自媒体人。”但这次活动之后,他的想法有所改变,因为他和方小东分到住一间。

8月6日,方小东一天都把自己关在房间,完成“深八影视圈”当天的推送时,正好传来了宁泽涛在喀山游泳世锦赛男子100米自由泳历史性夺冠的消息,还没吃晚饭的方小东立刻意识到这是个“爆点”,他很快又打开笔记本电脑,决定熬通宵再写一篇。第二天早上6时56分,《你只看到宁泽涛的阳光帅气,却不知道他经历了多少伤痛》一文推送到了“深八影视圈”的所有粉丝手机上。

“早上起来,看到他还在写,我感觉自己被深深刺激到了。”傅盛裕开始“检讨”自己,“这是我以前完全不了解的一种自媒体工作状态,他们比一些专业媒体的还要拼命。

无论辞职还是兼职,自媒体人的微信公众号的运营收益,都归自己,这也成了机构媒体人热议的一个话题,因为对他们而言,机制体制的约束,注定了他们运营公众号是第三种状态。

“我们开出了1000元一篇的稿酬,但还是应者寥寥,不知道是什么道理。”

“我们现在每个部门都有了自己的微信号,谁会把主要精力放在报纸的微信号上?部主任的态度也有些暧昧。”

“粉丝数和阅读数上不去,有些记者也不是很关心,因为他只是轮值一周,下一周就是同事了,责任反正大家均摊。”

“按阅读数考核吧,有些冷门条线的记者会不服,但你按篇数计酬,很多部门记者会把一些公关稿子都发给你……”

机构媒体人聚集在一起,说出的困惑大多一样,而他们最一致认可的,恰恰是和自媒体人的最大区别:“他们都会想,我这么拼命运营好一个公众号,万一有哪天,领导说,这个活儿让别人来做,那我那么辛苦投入进去的精力和感情,回报在哪?

说到广告费用,更让他们有点尴尬:在业内赫赫有名的媒体号,由一批专业媒体人精心耕作,广告单价大多还是停留在四位数,叫价超过1万元的媒体号,已是佼佼者。而一批自媒体大号,广告单价早已轻松突破5万元,叫到10万元的也不是孤例,而且还档期满满。一家机构媒体的媒体号今年的广告营收有望突破1000万元,已被业内瞩目,而有些两三个人团队的自媒体号,年纯利润据说突破了1000万元。

如果再进一步,微信号“餐饮老板内参”7月底宣布获得2000万元人民币的PRE—A投资,以视频为全部内容的公众号“一条”据称估值已到1亿美元。微信公众号进入资本领域,对机构媒体号来说,“只能看看”。

“应该走‘小岗村’模式。”一位南方著名都市报的新媒体负责人得出这样的感慨。在不少媒体人看来,传统媒体的一些体制,已经适应不了新媒体时代的发展,生产关系如果不进化,就无法释放最大生产力。

一座森林

“我们希望,基于微信能够搭建一个生态系统,简单地说,我们不希望建造一座宫殿,而是一座森林。”腾讯高级执行副总裁、有微信“教父”之称的张小龙,曾给微信定下这样一个基调。

按照最新的数据,微信的活跃用户已经达到了5.49亿,而微信公众号的数量也早已突破了1000万个。数据统计显示,在这1000万个公众号里,可能只有2%的公众号能享受盈利的红利和赢得资本的青睐,但即便是20万个公众号,也足以组建起一个复杂的江湖。

在如此庞大的一个生态体系里,微信团队制订出一系列基本法则:保护原创,打击诱导分享,公众号接口开放……他们的目的其实只有一个:维护好用户体验,至于其他,他们选择——也不得不——交给这个“生态系统”,让这座“森林”完成自我净化和自我进化。

在这次活动的末尾,无论是“机构媒体”还是“自媒体”,所有人都对微信公众号这个产品表达了自己的致敬。对自媒体人而言,微信公众号无疑给他们提供了另一片广阔的天地,让他们做到了几年前甚至想都不敢想的事。而机构媒体人同样认可这个产品:传统媒体向新媒体的转型不是靠口号喊出来的,需要一个实践和操作的平台,微信公众号就很好地承担了这一角色。它让无数传统媒体人迈上了向新媒体转型的第一格台阶,至少让很多人少走了不少弯路。

“太拼了!必须要向你学习!”活动结束那天,不少机构媒体人都在找“深八影视圈”的方小东交换微信号。那篇《你只看到宁泽涛的阳光帅气,却不知道他经历了多少伤痛》第一个24小时的阅读数,高达110万。而就在大家依依惜别的时候,一个消息在圈子里传播开来,这是一个所有微信公众号的运营者不得不关注的消息:“QQ公众号开始发放首批内测号了。”关于公众号的江湖故事,可能才刚刚开始。

评论(0)

您可以在评论框内@您的好友一起参与讨论!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BAIDU_CLB_fillSlot("9278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