硅谷巨头扎堆奔向非洲:机会大于隐患?

标签:硅谷非洲

访客:23577  发表于:2015-08-10 15:31:33

【导读】科技巨头纷纷盯上非洲,有着什么样的背景与原因?我们发现,去非洲硅谷科技巨头无一不是有着当下的转型、盈利增长或者用户增长趋缓之痛。巨头去非洲的目的性很明显,即开拓新的市场,缓解或拯救自身的下滑困境。

硅谷巨头扎堆奔向非洲:机会大于隐患?

     目前,Google、Microsofte、IBM、HP等跨国科技巨头不约而同的盯上了非洲,两年前,Facebook CEO 扎克伯格联合爱立信、诺基亚、高通等品牌,成立了Internet.org 组织,推出Internet.org 应用,表示要让全世界的穷人都可以上网。目前,facebook的第一架完整的无人机“天鹰”已制造完成。这架无人机可以向全球最偏远的地区提供互联网接入服务。很明显,facebook的无人机主要为了推广其Internet.org应用与服务。
  而Google在乌干达坎帕拉建立了高速光纤网络,以低价把互联网接入服务批发给当地的互联网服务提供商,并与肯尼亚电话公司Safaricom合作,将在肯尼亚推出“免费地带”,即在这一地区的电子邮件和上网均不收取数据费用,但只限于在谷歌应用的使用。微软早在2013年也宣布了通过“4Afrika Initiative”项目为非洲提供互联网接入,日前和美国的一家私人投资公司OPIC合作建造了肯尼亚农村太阳能供电塔;IBM在周六说要启动一项计划来帮助支持肯尼亚首都Nairobi(内罗比)的一些创新企业。
  我们目前看到,在非洲的科技巨头当中,facebook的成就更为耀眼,facebook的Internet.org应用进展迅速,通过这款App,用户可以在手机上免费体验BBC新闻、维基百科、Facebook等数十种服务。从赞比亚(Zambia)到坦桑尼亚,已经有17个国家接入了这种服务。Facebook非洲月活跃用户数量突破1亿,而非洲互联网用户的也仅仅2亿左右。
  去非洲:巨头期待化解盈利增长与用户增长趋缓下滑的困境
  科技巨头纷纷盯上非洲,有着什么样的背景与原因?我们发现,去非洲硅谷科技巨头无一不是有着当下的转型、盈利增长或者用户增长趋缓之痛。巨头去非洲的目的性很明显,即开拓新的市场,缓解或拯救自身的下滑困境。
  我们看到,近年来,Google在研发方面的投入不断飙升,去年更飙升了38%,达到了98亿美元,远超过了谷歌19%的收入增长率。同时随着Google Glass、无人汽车等项目的受挫,Google的投资者开始要求更快的投资回报率。今年1月雅虎在搜索市场上的份额增长,导致谷歌的份额五年来首次降至75%之下。加之用户更多开始使用智能手机等移动设备接入谷歌的在线服务,而这类广告费率更低,谷歌的广告营收压力增长。所以我们看到,早在2011年,谷歌就投资建设非洲市场的互联网基础设施,并且创建当地语言的搜索页面,以及谷歌日前与肯尼亚电话公司Safaricom合作将推出“免费地带”等,谷歌的这些布局的目的也寄望借此获取新的用户群,提升广告营收增长空间。
  再看微软,在移动互联网冲击下,微软颓势明显,随着全球PC市场下滑,微软OEM营收大幅下降。今年第二季度微软WP业务营收下滑5.5亿美元,降幅高达68%。而微软已经在非洲宣布建立的SME4Afrika的项目,名义上是帮助当地100万家中小企业进入网络世界,本质是也拯救其PC业务。所以我们看到已经在14个非洲国家设立办事处的微软,不久前也推出了一款即将在非洲多国上市的智能手机,来拯救微软持续下滑的业绩,并强化“移动为先”的战略,目前微软手机在全球不足3%,微软WP系统和Android、iOS的市场份额的差距在进一步拉大,而非洲市场则是一个没有被苹果强势覆盖到并具备巨大的增长空间的智能手机市场。
  IBM更不用多说,IBM今年第二季度净利润34.5亿美元,同比下滑16.6%。IBM正处于由卖硬件到卖软件的艰难转型,希望将更多精力投入代表未来趋势的云计算和大数据领域。IBM的想法则是将非洲的崛起与“大数据”联系起来。IBM进驻非洲,显然也希望在转型困境与激烈的市场竞争环境下,找到新的市场空间与新的增长点。
  再看Facebook。从2011年开始,facebook上就开始有着青少年逃离Facebook新闻见诸报端。在2013年,也有数据表明Facebook在英美两国的活跃用户均在以每月百万量级的数目下滑。作为以关系链为根本的SNS公司,facebook的主要盈利来源依然是基于用户关系链与信息流的广告,经营好与用户关系是根本,用户的流出会动摇facebook的根本,因此Facebook会高度依赖用户的增长,而非洲却有着巨大的用户增长空间,非洲用户的增长可以冲抵其在其他国家或市场的用户颓势。
  非洲对巨头的吸引力体现在巨大人口红利、智能机快速增长
  非洲对于科技巨头的吸引力在于,非洲的巨大人口红利。美国、欧洲和中国都在迈向老龄化社会,非洲却有望供给大量的劳动力资源,其他发达国家的增长陷入停滞,这里的增长潜力明显。在非洲54个国家中,百万级的人口城市超过50个,人口超过10亿。而这里的技术水平与教育资源、人均收入均在改善。根据相关披露的数据显示:2012年全球经济增长最快的十个国家中,6个在非洲。以平均居民净收入来衡量,非洲有12个国家超过中国。
  另外,根据数据显示,在南非、加纳和尼日利亚等相对发达的地区,或是东非的沿海国家,智能手机在年轻人中的普及率正在上升,在非洲,3G手机已占据了11%的市场份额,据业界人士指出,非洲智能手机去年整体增长了108%。移动支付也在非洲部分国家普及,比如在肯尼亚,68%的成年人使用手机钱包,这一比例位居世界前列。而智能机快速增长意味着移动互联网领域蕴含着巨大增长潜力。另外,根据国际电信联盟(ITU)2013年的调研数据显示:移动宽带普及率从2010年的2%提高到2013年的11%。
  缺乏固定的信息传播技术基础设施,导致宽带使用费用非常昂贵,移动互联网跨过PC互联网的趋势明显,即越来越多的非洲受众直接越过互联网,通过移动终端来登录互联网,而谷歌早早就与肯尼亚的手机公司Safaricom达成合作伙伴关系,在肯尼亚,不需要数据费用就能收发电子邮件和浏览互联网,这与Facebook通过Internet.org的免费服务去抢占发展尚处于初级阶段的非洲互联网人口红利的战略类似。
  巨头挺进非洲面临多重发展隐患
  巨头挺进非洲发展的隐患,在于移动互联网时代,软件与服务类的科技产品有着不确定性,这个不确定性就是移动产品正在趋向本土化。我们看到,移动软件与服务的与PC时代不同的是,移动产品的地域化与本土化特征明显。在社交产品领域,中日韩并未被Facebook或WhatsApp统治,而分别是微信、LINE、Kakao Talk统治了本土市场。在非洲,游戏市场却有着另类的蓬勃增长趋势。Afroes(艾弗罗)、Leti Games(莱蒂游戏)、Thoopid等非洲本土游戏公司正在迅速崛起。在中非的其他地区,电子商务领域也是本土厂商Rocket Internet领先市场。非洲移动互联网的发展必然会伴随着本土应用的崛起,这是科技巨头将自身产品扩张到非洲面临的不确定性。
  在非洲落后地区,腐败问题滋生,导致各级监管者和相关部门都希望能从跨国公司得到一些好处或贿赂。微软等企业进入必须与当地的运营商合作捆绑其业务。而目前Facebook也希望与当地电信运营商合作共享相关技术,并希望由他们来建立和运营无人机网络。有评论人士认为,在非洲,Facebook一家吃不下通讯网路这块大蛋糕,他希望的是通过与无线运营商合作,通过免费提供有限的互联网服务,拉拢新的用户群体。
  所以说,在发展中国家开展业务,不仅传统企业的发展要依赖当地的关系,科技巨头同样不能越过这一道槛。随着非洲逐渐向世界打开大门,跟非洲打交道,就必须立足当地的文化,了解这里的游戏规则。科技巨头挺进非洲的重大障碍在于,每个国家的政府都有着不同的政策,政策难题的化解与破解是巨头们挺进非洲的重要障碍。
  另外,非洲的发展水平依然过于滞后,大部分地区依然贫穷落后,这种基础设施的限制或导致其愿景或成为空想。比如坦桑尼亚,大部分地区依然贫穷落后,收音机在信息获取中仍占据主导地位。当地的电网也是一大问题,坦桑尼亚至今半数以上的人用不上电,更不要说电视和互联网了。
  所以我们看到,微软一直在对通过“空白频谱”传输互联网信号的各类项目提供支持,另外将与美国政府的海外私人投资公司(Overseas Private Investment Corporation)合作,为Mawingu Networks在肯尼亚农村地区建设依靠太阳能供电、利用空白频谱的互联网设施,解决非洲的频繁停电问题。而非洲许多国家和地区频繁停电问题,对于处于关键发展时期的科技创业公司而言,这有可能演变成灾难。
  另一个隐患是非洲的战乱与排外因素。在非洲的战乱因素之外,许多国家失业率长期居高不下,每日生活不足一美元的人群占全洲人口的41%,一旦跨国巨头在非洲的布局并未达到消除贫困的效果,则有可能导致各种排外暴力事件。据此前英国《每日邮报》报道,今年4月,南非多地爆发大规模排外暴力事件,造成多人死伤和重大财产损失。这是2008年以来,南非境内发生的最严重的一波排外事件,数百家外国人开的商店遭劫掠或纵火,数千名外国人流离失所。我们知道,科技巨头纷纷在非洲成立办事处,投资于本地人,推动知识与资源转移,做好了长远扎根的打算,这种不可控的排外因素或导致跨国科技公司未来在非洲开展业务有着不稳定性与不可控性。
  巨头网络势力覆盖非洲  压制了本土创业者的拓展空间
  我们看到,科技巨头推进自身业务进驻非洲的同时,纷纷表示有责任,改善当地的网络环境。虽然从客观上来看,巨头在非洲开疆扩土,推动了当地互联网的发展,因为无论是谷歌的热气球项目,还是Facebook的Internet.org应用项目,都降低了非洲的互联网价格、增加非洲的在线资源与服务、改进当地的网络带宽和通信性能,客观上促使了当地的移动互联网应用市场的发展与互联网的普及性,但它们解决不了非洲移动互联网发展的根基薄弱、人才与科技与互联网基础设施不完善的这种根源性问题,硅谷的科技巨头的全球视野与开拓新航线的资本逐利惯性驱动它们纷纷盯住非洲,其本质都在于在挖掘当地的资源与用户,按照自己的意图来制造非洲的需求,创建新的市场,从中攫取利润来延缓自身的下滑困局。
  要知道,在全球互联网市场,中国之外很少有科技企业能够轻易能从Facebook和谷歌等硅谷巨头的覆盖下生存下来,更不用说在落后的非洲地区。各大科技巨头通过建立在网络领域的主导权,打造一个个免费而开放的互联网世界,通过其服务成功分流大量的互联网流量,将用户导入各巨头构建的生态系统之中,将极大压制在肯尼亚、尼日利亚、南非等国家的创业者未来在当地研发的社交网站、通信服务、浏览器以及搜索服务与产品的推广。
  比如Facebook和谷歌能轻易将自身的网络势力范围覆盖到非洲大陆,向这些地区提供网络连接,这是一项有价值的事业,但在当下的话语体系里,我们也可以看成是科技巨头对非洲的一轮科技殖民,它们把一些先进技术优先转让给本国跨国公司在当地的子公司,使之抢先占领当地市场,但另一方面却让非洲本土的互联网创业则变得更加艰难。非洲面临着快速持续发展的巨大挑战还很多,巨头必须考虑需求在哪里,然后提供切实的解决方案,并致力于以互联网技术推动当地经济的繁荣与就业率的增长,而非仅仅为自身市场增长与生态布局去推动业务落地,否则或可能面临非洲本土公司与政府政策不可控因素的反弹,导致各种未知的困局与障碍。(via 新浪创事记,作者:王新喜  微信公众号:redianweiping)

评论(0)

您可以在评论框内@您的好友一起参与讨论!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BAIDU_CLB_fillSlot("9278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