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术Robot能取代医生吗?

标签:机器人医生手术robot

访客:17249  发表于:2015-08-04 09:44:58

摘要 : “治疗更多的疾病、完成更高难度的手术”,一直诱惑着医学从业者,正是这种诱惑不断推进着医疗水平的前进,单从手术robot来说,已经在20年的时间内升级了三次,分别是单臂机器人伊索,三譬机器人宙斯,以及最先进的四臂机器人达芬奇,我想机械专家之所以给每一个robot都起了名字,大概是想让他们具有类人的情感吧。

现在,机械自动化已经成为各领域为之神往的大趋势,从工业组装,到智能物流,再到餐饮、银行服务,以及娱乐等等,管理者无不处心积虑地降低成本、提高效率,其中,一个非常重要的手段就是利用机器取代人工。医院,作为社会最重要的功能组织,自然也不会冷眼旁观,事实上,人类医学水平的提升,有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医学设备的提升,那些X-Ray帮我们照出了很多问题,B超则帮我们检查出了前列腺问题,还有那些不知道有没有用的核磁共振,也收了病人不少钱。

“治疗更多的疾病、完成更高难度的手术”,一直诱惑着医学从业者,正是这种诱惑不断推进着医疗水平的前进,单从手术robot来说,已经在20年的时间内升级了三次,分别是单臂机器人伊索,三譬机器人宙斯,以及最先进的四臂机器人达芬奇,我想机械专家之所以给每一个robot都起了名字,大概是想让他们具有类人的情感吧。这些愿景在手机robot发展之初都是美好的,大家也乐意不断改善,但随着robot水平不断提高,越来越多地老医生开始担心自己的饭碗,一方面,他们在驾驭机器人方面远远不如年轻人,另一方面,老医生赖以生存的知识和经验,也正受到大数据技术的冲击,同所有的领域一样,自然人类医生不免对未来技术产生恐惧。对待这个问题,乐观一点的医生认为,robot再牛也取代不了自然医生,盲目地崇拜自己的经验和技术;悲观的医生则认为,手机robot将会让自然医生,特别年龄较大医生的价值下降,直到遭遇淘汰。

未来真正的自动化医学,肯定是介于乐观派和悲观派之间的,压根不是谁取代谁的较量,而是“你是我大哥,我是你爸爸”的亲属关系。真正健康的医患关系中,医生需要向病人投入感情,事实上,没有点救死扶伤情操的人,是做不好医生的,这也注定了robot无法取代自然人,但同时,手术精度要求越来越高、操作空间越来越小,以及伤口无限制地缩小,都注定了手术robot未来势必会大有用武之地。倘若二者能产生很好的化学反应,则有可能给整个人类医学带来颠覆性改善。

手术robot,刀尖上的艺术

人类需要robot完成的工作,无非分两种,一种是人类不想干的,比如流水线上单调、重复、枯燥的组装工作,还有那些劳动强度大、劳动环境危险的工作;另一种就是人类干不了的,比如我们需要机器人完成SMT贴片,把IC以及上百种的电容、电阻插到PCB板子上,还有,自然人去不了火星,但机器人可以去,于是美国人把一个又一个的机器人送到了火星,并发现生命存在的痕迹。

在医学领域,一些机器人可以帮护士们完成单调重复的工作,但手术robot的更大的审美性在于,它能在任何狭小的空间内完成工作,不仅是手术,简直是艺术。

拿最著名的达芬奇医用robot为例,四个手臂分工明确,其中三个负责握住器械进行手术,而另一条手臂则负责摄像和照明,同人的手臂一样,达芬奇具有肩、肘、腕三个关节,且比人的手腕更加灵活,自由旋转幅度可达到540度。达芬奇的前臂可脱卸,根据需要安装剪刀、钳子、持针器等不同功能的手,这些手可以慢慢地深入直径小于0.6厘米的微创小口内完成手术动作,而且通过成像设备,人体内的组织结构会被放大10~12倍,得以让医生全程清晰地监控整个过程。相比之下,自然医生的手是绝难在如此狭小的空间内完成这些动作的,他们的手在握住手术刀时,会下意识地抖动,医学院里甚至要开设专门课程去练习,而且,自然医生要求的最小伤口常常也是达芬奇的几倍甚至十几倍,这些都会给病人术后的恢复带来麻烦,更要命的是,没有达芬奇的帮助,一些疾病常常会被定义成“无法根治”,比如前列腺位于尿道和膀胱的接口处,部位很深,自然医生常常告诉病人:前列腺疾病,没有办法根治,你戒烟戒酒戒欲就可以了;如果要采用传统的手术,则需要很大的切口,稍有事故,还有可能断送一个男人一生的幸福。但手术robot仅需要1cm的小孔,风险低、伤口愈合快,能随治随走,事实上,在美国,有90%的前列腺根治切除术是由手术robot完成的。希望,这种机器人能尽快转入中国,毕竟,这里的市场需求实在是太大了。

当然,达芬奇式的手术robot也会出现事故,事实上,美国一年内就出现了约4000个手术robot事故,大都由人为的操作失误导致的;还有,手术robot因处于技术垄断期,费用相当高,据说南京一家医院,仅仅帮客人打开达芬奇robot就收了人家1.9万元的开机费,就更不要提那些谁也搞不定的切除术了。但这些问题始终不能阻挡手术机械化的大趋势,或许,医生的伟大之处正在于攻克一个个难题,而让robot变得稳定,以及发现更便宜的耗材,则是这种伟大的一部分。

润滑剂,robot能否缓和医患矛盾?

医生和患者的关系,理应是超越了供应商和客户的关系,理应是亲人和朋友的关系,历史上那些名医家里总是挂满了牌匾,像什么妙手仁心、救死扶伤无不显示了医患之间的深厚感情,但可悲的是,中国的医患关系正持续恶化,莫说亲人、朋友这种高级关系,连最基本的供应商和客户的水平都达不到,在很多手术台上,病人再不是活生生的人,而是一坨坨带着医药费的碳水化合物,病治好了,要交钱,病治不好,甚至给治死了,同样需要交钱;与之相对的,病人家属长期处于这个环境中,不免情绪失控,事实上,医院常常是家属最悲伤的地方,各种病菌、各种药味道,各种不断催款的喇叭声,还有小护士们的笑声,说医院是中国大地上离地狱最近的地方一点都不夸张,重重压力之下,大面积的病患家属中,肯定会有个别情绪失控者,最极端的行为就是杀医,最具筹谋的行为就是医闹。

从整体状况来看,医患矛盾多爆发于天价药费、医生loading太重等情况,这些相对畸形的情况在一个发展中国家非常正常,其中最深层次的原因应该是医药资源不足,高级有经验的医生成为稀缺物,而且这个稀缺物,普通医学院无法培训,这就造成专家医生loading过重,单个的服务质量自然会受到影响,比如有患者挂了专家号,仅仅能得到2分钟的问诊时间,但在此之前要排2个小时甚至更长的时间,这种心理落差自然会让患者情绪波动,与之相对应的,专家医生每天要接待上百的病人,心情也不会好到哪里去,这就是为什么医患之间总充满了矛盾,且相互认为是对方的错。手术robot的出现,则有望缓解医患矛盾,特别是在减轻医生loading方面更是效果显著,由robot完成一些单调且高难度的手术动作,可以把自然医生解放出来,让他们更多地参与同病患的感情交流,此外,高级的robot还有一个明显的优势,它们不仅技艺高超,而且能批量复制,年轻的医生完全可以通过学习robot操作守则来掌握手术技巧,也就是说,青年医生+robot的组合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取代老医生,而且成长速度更快,成材率也更高。

医生和患者,没有哪个群体天生就是坏人,造成医患矛盾的无非是工作loading和给的钱不对等,其实,社会上也有很多正能量,比如抗S战士钟南山,在更衣室睡着的最美医生,真希望,中国医院能尽快建立清醒的制度,医生用专业能力获得尊重,患者常怀感恩之心,手术robot的费用也能再低一点!

来源:百度百家 作者:康斯坦丁

评论(0)

您可以在评论框内@您的好友一起参与讨论!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BAIDU_CLB_fillSlot("9278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