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转型】关于日经收购FT的深度分析

访客:21322  发表于:2015-08-03 22:00:16

FT被Nikkei收购这件事,我第一反应是“衰事又一桩”。在传统纸媒不景气的当下,脱离母体的被卖,都难以当喜事来看待,因为这起码表明母体对其前景不看好,有甩包袱之嫌。

但具体到FT,也确有可喜的一面:一是它毕竟被卖了个好价钱;二是它离开了一个不以媒体为主营业务的公司,转而“被投奔”一家纯媒体集团,算是一种专业回归;三是西方主流媒体集团首次被亚洲媒体收购,改变了世界财经媒体的版图。

“日经”,一举变身财媒老大

日经社是家多媒体报业集团,旗舰报纸《日本经济新闻》(Nikkei Shinbun)是全球发行量最大的财经报纸(ABC的数据是400万份,包括晨刊和晚刊)。此外,日经社还是日本五大商业电视台之一的TV Tokyo的大股东,该台是日本出产动画片最多的电视台,中国孩子熟悉的《神奇宝贝》和《火影忍者》等皆为该台出品。

不过,《日本经济新闻》的世界影响力远不如WSJ和FT。它有几个软肋:一是没有像样的国际版,二是品牌知名度差;三是语言劣势。日语较难掌握,影响了报纸信息的全球传播。

此次收购FT之后,日经社的影响力必将借助FT的发行网络、用户渠道和语言优势辐射全球。所以从战略上讲,日经社这次收购是一次胜仗。

FT,贵有贵的道理

说 FT这次卖了个好价钱(40多倍PE),是相对而言的,相对的是新媒体环境下传统纸媒的贬值。两年前贝索斯只花了2.5亿美元就买下了《华盛顿邮报》。FT旗下资产并不多,其影响力也不比《华盛顿邮报》大多少(在美国的影响力肯定不如后者),这次却以13亿美元的价格成交,是一次非常合算的交易。但日经能出价这么高,肯定也认为FT物有所值。

在全球报界,FT近年的进步有目共睹,特别是其在数字化转型这一全球纸媒最伤脑筋的领域取得的突破。自现任总编辑Lionel Barber在2006年上任以来,大踏步探索,效果显著。

2007年:在英国率先建立计量式付费墙,对数字内容收费;

2011年:推出HTML5技术移动应用,打破对苹果终端的单一依赖;

2012年:数字收费订户数量超越纸质版发行量,发行和订阅收入首次超过广告;

2013年:彻底实施“数字优先”战略,纸媒全面放弃碎片化信息;取消纸媒夜班,数字媒体的截稿期向网络峰值阅读期靠拢;

目前FT的数字版收费订户已超过60万个,加上纸质版214256份的发行量(今年6月数据,纸质版较同比还略有上升),总发行量已突破81万,远超其127年历史中的巅峰发行量。此外,在包括移动客户端在内的数字广告方面,FT近年也保持了较高的增长,数字媒体收入已占总收入的40%。

在当今世界的报纸产业,转型是大势所趋。FT和《纽约时报》代表了坚守内容价值、以数字收费逐步取代依赖广告的传统模式的转型方向,而FT的状态一直比《纽约时报》更好,是名副其实的纸媒转型领导者。女孩子趁美丽时候嫁人,当然嫁得好。

强强结合,有望产生叠加效应

虽是两种语言、两种文化、两种格局,但FT和日经的共同点也很明显。除了都是财经媒体、都以纸媒为旗舰、都是百年老报、都是对开大报(在英国10多种全国报纸中,目前只有 FT和《每日电讯报》是对开版本),两集团还在资产特性、经营模式、国际推广以及向新媒体靠拢方面有相似之处或共同诉求。

例如在资本市场,日本有“日经指数”,英国有“金融时报指数”,前者有36年历史,后者有80年历史,都是本国的重要证券指数。在国际市场的开拓方面,两者都重视中国市场,都开通了中文网站。

在数字化转型方面,日经近几年的行动力也很强,它旗下有三个数据库,有近200万个企业用户,年收费达250亿日元。其网站的日点击率也不差,有2000多万;付费用户2014年上半年也达到了36万个。

此次兼并后,FT 和日经在强势领域必将产生叠加效应。

首先,两者的付费数字用户数量将接近100万,超过WSJ,跃居财经媒体第一位。加上两者的网络流量,以及FT的经验,新的日经-FT集团在财经数字领域的号召力必然得到加强。

其次,FT发行量虽小,但覆盖面广,全球影响力大。日经的影响力仍局限于本国和亚洲,它之前创办的两个英文刊物Nikkei Weekly和Nikkei Asian Review都没有成功。若有FT助力,情况必有改观。

第三,在新闻覆盖和传播方面,日经在亚洲市场有优势,而FT在欧美影响广泛,两者的优势可以互补和借力。

最后,就组织形态而言,FT在培生集团里并非主业,母公司总部在美国,教育是它的主要领域,而日经是高度专业化的财经媒体,旗下有一系列财经子媒,形成了报刊广电+数字的全媒体。进入日经社,更符合FT的组织文化,后者将会有更好的发展空间。

唯一希望的是,未来的FT能继续保持编辑独立,不受新东家过度影响(完全不影响不太可能),总编辑能够留任并继续在转型上创造经验。

(作者辜晓进是深圳大学传播学院特聘教授,原英文《深圳日报》总编辑)

评论(0)

您可以在评论框内@您的好友一起参与讨论!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BAIDU_CLB_fillSlot("9278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