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拍卖如何“淘”

标签:网络拍卖

访客:25026  发表于:2015-08-03 09:35:12

【导读】价值巨大、信息不对称、上下游繁杂的拍卖行当,是“互联网+”寻求商业革命和颠覆战果的最佳领地。

网络拍卖如何“淘”

   “资本(产)之痛在积重难返,资本(产)之美在流转循环”,这几乎成了商业领域的不二箴言,拍卖产业因此发达——通过委托寄售、公开叫价争购,将原本失去活力,躺在账面上的“资本(产)”重新注入商业的流转循环中。
比如海关查没的各种走私汽车、手机;法院收缴的住宅、厂房、机器等;富贾巨商手里闲置的艺术品、海岛、古董、公司股份、海域使用权、商位使用权……都可进行拍卖,通过公开、竞价方式,令这批产品重新回归商业循环,实现其资本(产)价值归位,进而,穷尽实物资产的使用价值,激发资本在商业流通中加速增殖。
不过,现实中,类似的拍卖囿于线下,地点固定,竞拍时间有限,并且在有限的竞拍者之间完成,使其注定成为少数派“游戏”;另外,被拍品的信息难以完全透明,因此引发了竞拍价格缺乏公正,其中陪拍、压低拍价等现象严重,还经常出现流拍的结果。
按照管理大师德鲁克的说法:“互联网时代的关键,就是消除了距离。”它消除的是时间、空间的距离,效率、成本迥异于过去,所以,像拍卖这样曾经典型的线下场景,一旦置于线上,量能便呈级数放大。
空间上,更多网上竞拍者参与其中,令拍卖变成多数人的“游戏”;时间上,不再将竞拍时间集中于数小时之内,使参与者可以提前了解被拍品信息,充分地寻求信息对称,发掘资产实在价值。于是,更多人与更多信息交织,降低了机会成本,形成了高效的拍卖,暗箱操作失去了空间,整个产业得以良性发展,变得生机盎然。
至此,“互联网+拍卖”便发现、顺应了具体的全新场景、情境,找到了自己的颠覆性岔道。

谁的机会

最先发现这一机会的还是“万能的淘宝”。本就做商品竞拍系统的它具有先天的嗅觉。
电商初期,网上拍卖正是各电商玩家吸引用户参与的标配。10年前,淘宝、易趣并存的时代,“一元起拍”各种MP3、PSP曾在这两个网站首页占据着很大空间。然而,随着易趣被淘宝干掉,电商直接买卖深入人心,这种交易形式也逐渐销声匿迹。
不过,从2012年起,淘宝开始与浙江当地的司法机关合作,重归网上拍卖行列。当年,杭州市萧山区的一套单身公寓经过33轮竞价以35.6万元的价格成交,为淘宝拍卖打开交易首单。
此后,厂房、车辆、成批的手机不断在淘宝拍卖上成交,有时竞价过程超过12个小时,溢价可以超过起拍价80余倍。土地成交价则屡次刷新淘宝单笔成交金额,从最初的千万元,暴涨至最近的3.5亿元。
而这一切还只是开始,“网络拍卖在中国是一个新鲜事物,只占中国交易市场的2%不到,美国有将近30%的成交来自于拍卖。”淘宝拍卖负责人卢维兴介绍说。作为电商平台的淘宝也可借机壮大声势,营造一个网上拍卖的生态,链接拍卖的买卖双方,创造高效率、低成本的价值分野,居中收取少许佣金便顺理成章(目前尚未收取)。
马云口中“让天下没有难做的生意”,自然囊括了“让天下没有难做的拍卖”。
当然,从“难”到“不难”的颠覆,意味着建立新的秩序,秩序建立的背后,绝非仅一家之功,还须多方的协力。
以委托网拍的中山市第一人民法院为例,去年,该院在淘宝司法拍卖平台成交总额超过1.59亿元,远超前一年该院通过传统拍卖成交的1亿元,还为当事人省下佣金近800万元。同时,网拍的成交率达86.85%,拍品总成交溢价率为22.12%。成交拍品中,甚至还有价值30多万元的高尔夫球会籍、观赏用的奇石、商标等,若将这些标的委托传统拍卖,不仅流拍率极高,且很难获得溢价成交。
浙江省高院相关的数据显示,今年前4个月浙江全省法院的网拍成交率为90.2%,成交拍品的平均溢价率为51%, 较过去传统委托拍卖,成交率和平均溢价率分别提高14个百分点和29个百分点。
可见,网拍模式让供给方觅得了实在的业绩。与之对应的,需求方则可以“淘”得渴望的“笋货”。
例如,得益于第一人民法院的拍卖,中山市民享受了3800元买下一辆大货车,74万元入住一套独栋别墅……年底,玉溪公共资源交易中心上线了一批公安罚没的手机、电脑。其中“某批次”约上百部手机,引来6万多人围观,77人报名,最终从1700元的单价起拍,经过110次出价,“这堆手机”以3260元的单价被拍出。
如此种种,网拍平台贡献“沃土”,供求双方在其上“野蛮生长”,各取所需,三足鼎立,三方协同,令“互联网+拍卖”走向马太效应的正循环。

更快的飞轮

就像旋转起来的飞轮,远比本来静止时更容易被推动,随着越来越多的市场相关者“风物长宜放眼量”,网拍生态正变得越发丰润。仅2014财年第一季度,淘宝拍卖成交已高达121亿元,同比增幅达到1528%。
按照卢维兴的说法,单淘宝拍卖的资产平台,近半年,便吸引34家机构入驻,包括14家银行,3家产权交易所,一些泛政府机构等。此外,更吸引到中国四大资产管理公司之一的信达,合作网拍40亿元的不良资产。
“因为,我们要用‘互联网+’解决创新后劲问题。”信达浙江分公司负责人胡德这样解释道。相对于追偿、转让、重组、债转股等多种方式,拍卖转让是资产公司快速处理不良资产的更佳方式。之前,网拍的高效率、低成本案例,已经极具示范效应,恰如乔布斯所说:清楚了历史的来龙去脉,就知道了未来的方向。
某银行拍卖负责人告诉记者:正是因为看到了强烈的对比,所以毫不犹豫地投入到网拍之中。
该行2014年末曾线下拍卖当地4套房产,除一套仅2人报名,比评估价低6万元成交外,其他均以流拍收尾。就在同期,另一银行淘宝网拍同一地段的2套房产,不仅有数十人参与竞购,更溢价10%成交,“画面太美,不忍直视”。
显然,银行网拍的对象都是不良资产的抵押物。它是“扮演一个第三方的角色”,“就是将借款人的抵押物处置掉,补偿银行贷款,降低不良率,其也不愿意低价一卖了之。”网拍因此成了他们最现实的选择。
“头羊”们领衔示范,群羊们紧跟前进,网拍的飞轮便越转越快。包括资产管理公司、银行、各类产权交易所都在加紧入“淘”,挺进网拍进程。
“我们不仅要提供技术平台、服务,用流量浇灌拍卖平台,还要把数据分析的活做足。”卢维兴补充道,如此,更进一步推动网拍“飞轮”。
之前,美国某大投行特殊资产交易部上门,希望淘宝拍卖能提供数据支持,比如资产在2000万元以上的用户,他们对土地、房产类资产偏好如何,地域分布如何,网上行为特征又是如何……正因淘宝能保障大数据分析,有精准的匹配,拿出了令其满意的答案。才使得双方的跨国拍卖合作加速实现。
网拍的供给方连续增加,可拍资源越发丰富——广告时段、广告位、文化产权、公共设施的经营及其他的公共权益,甚至国有房屋商铺的租赁权等都成为被拍品。由此,网拍吸引力持续增加,更好地转化淘宝平台上用户,又不断刺激需求方壮大。
于是,平台量能释放,网拍的供求走上正轨,自然成长无虞,商业生态边界不断拓展,所有参与其中的玩家享受“A rising tide lifts all boats”(潮水来临时,所有船都被潮水托高)。
这就是比特经济(互联网+)的力量,通过重新认识自我,回身与原子经济(实体买卖)做创新探索。如此,经历相互改造后的“原子”就变得无比犀利。
要知道,没有成功的产业,只有时代的产业。拍卖之外,各个产业都在被“互联网+”的转基因片段嵌入,在商业形态上加速进化。

-----------------------------
本文系IT经理世界/经理+原创,作者:郝智伟,转载请注明出处和作者名

评论(0)

您可以在评论框内@您的好友一起参与讨论!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BAIDU_CLB_fillSlot("9278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