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临四大困境:FM类产品能走多远?

标签:困境FM

访客:20965  发表于:2015-07-29 08:44:27

【导读】FM类产品究竟能走多远?吴晓波、李开复老师在发布会上更多的展现了乐观的态度,但事实真是如此吗?

面临四大困境:FM类产品能走多远?

    7月27日,互动音频类音频平台蜻蜓FM在北京召开发布会,展开了一次全新的“声态圈”的商业探索。蜻蜓FM这一场盛大的发布会有财经作家吴晓波老师、创业导师李开复等知名专业人士站台,更是规划了蜻蜓FM未来长远的产品路线,蜻蜓FM CEO杨廷皓未来的雄心可见一斑。

  与此冰火两重天的是,半月前多场版权危机让蜻蜓FM陷入风口浪尖。和蜻蜓FM遭此困境的并非独此一家,荔枝FM、喜马拉雅等同类产品都面临着内容同质、版权纠纷、烧钱圈市场以及缺乏明确盈利模式等问题。除此之外,网易云音乐、酷狗音乐等音乐产品涉足PUGC领域,也在很大程度上正在挤压FM类产品的生存空间。

  FM类产品究竟能走多远?吴晓波、李开复老师在发布会上更多的展现了乐观的态度,但事实真是如此吗?

  strong>PUGC是不是FM产品未来?

  在蜻蜓FM发布会上,李开复老师的核心观点是,传统广播的份额将被数字音频填补。而财经作家吴晓波老师在这场发布会上则认为,再窄众的市场也可以找到用户。杨廷皓则说到,蜻蜓FM正在从UGC(用户原创内容)转向PUGC(专业的用户生产内容),PUGC才是FM类产品的未来。为此,蜻蜓FM甚至成立了一支8000万元音频孵化基金,支持自媒体人在音频内容上的生产,构建一个包括校园主播、自媒体、传统纸媒、新媒体、网络主播、电视台主持人、草根等群体在内的“声态圈”。

  PUGC是不是FM类产品的方向呢?笔者的判断是,产品方向正确,但商业方向存在偏差。蜻蜓FM的举动目的是再造一个自媒体平台,让用户在享受到优质内容的同时,给主播自媒体带来收入。这种思路目前来看也是主流FM圈住自媒体以及普通用户的普遍做法。从产品角度来看,这种做法无可厚非,而且方向正确,但从商业角度来看,这种做法死路一条。

  strong>8000万砸不出自媒体内容

  换做其他自媒体平台来看,盈利各有门道,生存不是问题。但作为一个音频自媒体平台来看,平台上自媒体的盈利模式问题几乎是一个死结。这不是蜻蜓FM靠烧钱培育自媒体就可以实现的。

  第一,音频类自媒体变现途径基本有限。不同于科技自媒体可以写付费软文的方式,音频类自媒体声音传播的有限性和时差性,植入内容几乎成为了极不现实的一种做法,几乎没有粉丝会愿意用一个小时的时间来听取一个精心编织的广告。当然有人会问,罗辑思维这类节目和出版社合作卖书是一种比较可行的方式,但音频类自媒体自媒体中能达到罗振宇老师“罗辑思维”以及吴晓波老师“吴晓波频道”的又有几家?在这里其实又牵涉到了第二个问题。

  第二,音频自媒体其实门槛比科技自媒体要高出了好几个层次。科技自媒体只要一台电脑就可以写出精彩的文章,但音频自媒体需要的不仅专业知识,更需要专业设备、剪辑技术以及相关导播经验。笔者朋友圈里有不少优秀的科技自媒体已经涉足音频自媒体,他们将自己的稿件进行口语化表达后在音频类节目上进行传播,然而效果非常有限,点击量一般是几十而已,与他们的文章相比,差距可谓十万八千里。

  音频自媒体终究是一个寡头和精英的市场。在这个市场中的金字塔效应只会比科技自媒体还要严重。蜻蜓FM成立8000万元的音频孵化基金希望借此扶植起音频自媒体们的成长,但这终究不是长久之计,音频自媒体如果无法独立自主的通过平台上获取收益,最终只会离平台而去。无论蜻蜓FM烧多少钱,最终的结果都无法培育起足够的自媒体内容。

  strong>产品同质化严重,盈利模式成困局

  不仅仅是音频自媒体盈利模式成疑,FM类产品的盈利模式同样成疑。目前来看,无论是蜻蜓FM、荔枝FM还是喜马拉雅等主流的几家音频FM都处于烧钱阶段,尚未形成明确的盈利模式。

  杨廷皓所说的蜻蜓FM的四种变现方式大致是这样的:一是与运营商合作,内容由蜻蜓提供,用户通过运营商付费订阅,收费与蜻蜓分成;二是广告,将平台流量吸引广告主;三是互动,用户跟主播之间形成强关系链,用户通过虚拟道具付费;四是粉丝电商,优秀的主播本身背后拥有大量粉丝,而通过主播个人引导接入电商,这种方式容易被粉丝接受,也容易将主播的粉丝变现。

  虽然这四种盈利模式看似明确,实际上依旧面临着落地难的问题。速途研究院院长丁道师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曾经这样表达自己的看法:

  即便是在市场上已占据一席之地的几家音频FM公司,其用户量即使达到几千万甚至上亿,却同样没有明确的盈利模式,整个音频市场还处在初期阶段。音频FM行业,目前也没有产生“可看到前景的盈利模式”,而后续盈利和商业模式尚未完善情况下,企业花了许多钱去做推广也为行业前景带来风险。

  在盈利模式成困局的同时,音频FM在内容上几乎已经陷入了同质化的困境。看遍主流的音频FM软件,我们会发现基本上所有内容都大同小异,自媒体节目“罗辑思维”、、“吴晓波频道、”“东吴相对论”、“好妹妹电台”,主流节目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等节目都应有尽有,唯一的区别只是在于主播们上传时间存在先后。

  对于音频FM同质化问题,速途研究院院长丁道师是这样看待的:如今的市场容量仅需一两款音频FM即可,现在这好几十家音频FM公司肯定会迎来日后的淘汰机制。

  strong>版权问题频涌现,各家陷撕逼大战

  同质化内容的背后,音频FM市场正在陷入一场撕逼大战之中。考拉FM、蜻蜓FM、喜马拉雅FM都纷纷卷入这个炮火连天的版权纠纷战场。

  据媒体公开报道,近年来音频平台经常遭到网络作者指控侵权的投诉。此前传闻称国内知名音频平台蜻蜓FM曾和内容提供商——腾讯阅文集团陷入侵权漩涡。前盛大文学内部人士也证实,蜻蜓FM确实与阅文集团有着严重的版权纠纷,蜻蜓FM为此牵涉到的版权数量达200多个,被诉讼索赔金额高至100多万元。

  今年4月,蜻蜓FM和竞争对手考拉FM“掐架”,后者称前者非法传播考拉FM版权节目《二货一箩筐》和《野史三国》。接着,荔枝FM与多听FM因盗版被苹果市场强制下架,两者的矛头同时指向喜马拉雅FM并公开宣称,“被下架是由喜马拉雅FM恶性竞争导致。”这场版权大战的直接后果便是,4月17日,荔枝FM和多听FM两家电台被苹果商店下架。喜马拉雅FM被苹果连续强制下架两次。业内人士对此叹息称,不管谁赢谁输,整个行业的利益没有因此增加一分。

  版权问题各家至今还是剪不断、理还乱。第一财经在四天前报道称,国内某知名网络文学作者在其微博上向新闻媒体发起实名投诉,称遭遇某平台侵权,要“保障自身合法权益、严厉谴责侵犯版权行为”,甚至“不排除下一步的正式起诉”。国内音频行业的版权大战再一次浮出水面,侵权丑闻再次传得沸沸扬扬。

  隔三差五的诉讼,已经让各家音频FM平台陷入进退维谷的窘境。版权问题不解决,音频FM终究难以走远。

  strong>音乐类产品挤压生存空间

  在版权大战白热化,产品体验同质化的FM市场之中,音乐类产品依靠平台优势吞噬市场的动作还在上演。网易云音乐在今年年初上线了主播电台栏目,酷狗也不甘落后随之上线点播类播客内容,甚至原本专注于社交的啪啪都开始涉足电台内容,各家音乐类产品的涌入让音频FM这块市场已经成为了血海市场。

  音乐类产品杀入市场的足以对目前音频FM的玩家产生震动。按照市场容量仅需一两款音频FM的观点来看的话,音乐类产品凭借原有的平台优势以及用户习惯很有可能将音频FM类产品挤出竞争市场,独占用户。音乐类产品的跨界打劫显然比市场内部的血拼厮杀更具威胁。毕竟,一款兼具听歌和听FM的产品远比一款只能听FM的产品更具竞争力。

  strong>后记:

  吴晓波、李开复老师在发布会上更多的展现了乐观的态度,但重重问题的音频FM市场目前来看显然没那么乐观。面临市场竞争的重重考验,诸多问题难掩FM类产品苍白的前景。(via 搜狐科技,作者:吴俊宇)

  strong>-----分割线-----

  本文作者砍柴网吴俊宇,微信号:852405518,微信公众号“深几度”,期待交流沟通。

评论(0)

您可以在评论框内@您的好友一起参与讨论!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BAIDU_CLB_fillSlot("9278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