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新三人谈

标签:创新

访客:26901  发表于:2015-07-29 08:35:03

【导读】美国创新与中国制造之间,我们还需要什么? 

创新三人谈

    左手方向是勃兴的互联网革命,右手方向是传统行业正在谋求革新,站在两者之间,人们不禁要再度思考创新的意义,特别是在中国语境下的含义。在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BiMBA商学院联席院长杨壮教授的眼中——“我们正处在‘互联网+’的时代,这是一个全民创业、万众创新的时代,在这个时代我们至少看到了两种景象,一个是成千上万的创客们,他们怀揣梦想,希望自己的梦想插上翅膀,另外也看到更多的投资人希望寻找到有价值的项目和优秀的团队实现资本的增值”。在这样一个时代,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在五月所主办的“中美创新巅峰论坛”,讨论美国积木式创新与中国市场之间的关系,借助产业与学界之间的思想碰撞,为人们提供启迪。


彼得·蒂尔(硅谷投资人,《从0到1》作者) 创新没有模式可循

人们总是想找到一些固定的方式或模式,来成功地建立一家公司。实际上,世上并不存在这样的模式,但是大家可以学习别人的经验。在技术创新的历史上,独特的技术创新及其机会只会出现一次,这就意味着人们需要找寻到自己的与众不同之处。
而另一个关键点在于,人们希望突破既有的竞争领域寻找到新的区域。而这种在竞争中取得成功的动力源自人性。模仿是学习的最初方式,不过如果总是模仿,人们无法实现突破和创新。如果只是对既有技术的堆砌和模仿,那并不是从0到1,而是从1到N的过程。还有一点是人们喜欢追寻大市场,实际上,如果是初创一个企业的话,不要总是想着要赢得多大的企业份额,而是要想着获得较小的市场份额,这样对公司来说是比较容易的。
不过这些理论应用到中国市场可能是有些困难的,在中国市场上,竞争对手非常多,模式也容易被人模仿。当然,中国的市场份额非常大。因此评估一家公司要看三方面:团队,产品或技术以及商业策略。实际上,从创业的角度来讲,建立一家公司很简单,但实现企业的发展(这也是个从0到1的过程)是一个非常复杂的过程。对于中国企业而言,融入到全球化的竞争环境中,在全球化的背景下进行技术创新,这才有获得进一步成长的可能。


薛兆丰(北大国发院教授)  美国积木式创新的要义

今天,创新已经发生了变化。众所周知,爱迪生是一位发明家,他在发明了灯泡之后,自己寻找合作伙伴,建工厂,赚钱之后跟抄袭他发明创造的人打官司。但是今天,美国专利局里的专利数以百万,真正能转化为民用的只有几百个。现实中,能够最后成为具有商品价值的源自企业家和商人的贡献。这说明,在发明的转化过程中,难的并不是科技。这说明,发明家的时代已经过去,企业家必须发挥更大的转化作用。
另一个对创新的理解是创新来源于科学家的兴趣和好奇心,而这是无法操控和预估的。而实际上,科学家研究问题的方式会受到成本的约束和市场需求偏离的影响。这说明培训式主导时代已经过去,科技创新必须依靠市场资本。美国的科技有两个互动元素和环节共同形成。第一个是科学家、发明家,他们以天然、自发的强烈动机将自己的发明创造推向市场。另一个是发明人机构,这使得科研机构有积极性让研究转化为实用产品,并能在出售给企业的过程中得到经济利益,这降低了财务成本和信息不对称。
而资本也在其中发挥着重要作用。借助资本的力量,大企业请来科学家合作,一方面帮助企业解决问题,同时又把现实中的问题带回到实验室去,形成自己研究的新问题。资本、市场与需求重新塑造了今天的市场,今天的创新。
人们用“积木式创新”来描述美国式创新,这当中蕴含两个意思:其一是指在创新过程中,需要横向地将不同要素(材料与设计)、融资方式,服务等组合起来。其二是指在创新发展的不同过程中,不同角色所担当的衡量权,这包括科学家对发明创作研究的选择,机构对风险投资人的选择,以及如何选择合适的制造商和市场以及营销。这个过程一般很难被观察到。
对于中国人来说,现在需要思考的是能否形成“美国发明+中国制造+全球市场”的模式并在其中发挥自己的作用。


王煜全(海银资本创始合伙人) 中国能在世界创新浪潮中做什么

从1980年开始的全球开放式创新的浪潮,使得优秀的人才得以聚集,从而出现小公司挑战大型跨国公司的局面。而在中国,企业在互联网的冲击下表现出焦虑的状态。实际上,焦虑的原因正是来自科技创新以及由竞争对手迅速崛起所带来的威胁。以前一家小公司从小到大可能需要二三十年,而现在可能不到十年的时间就够了。
互联网创业喜欢讲“从0到1”,只要有了1便算得上成功了。但在实体经济,比如制造业,从0到1仅仅刚刚开始,从1到100万,到1亿才是成功。这意味着既要产量上去,保证质量还要可能要做到价格下降。在我看来,没有实业增长的投资只是零和博弈。用科技带动财富的增长,而投资于科技的资本回报这才是一个正向的循环。
实际上,从创新投入上来看,中国的投入与财富收入不相称,而且还没有解决科研转化能力的问题。因此中国的企业家需要思考的是,要如何和别人合作,自己的优势到底是什么。中国的资金可能是外国企业所需要的,但美国企业并不只是要钱,它们需要的是市场和领导能力,这当中包含规范、标准、知识产权保障等一系列问题。如果企业能够超越国界,以规范的模块化积木式的方式合作形成创新联盟,我相信我们可以创造出一个未来的崭新的经济业态,而属于未来的企业就一定会是成功者。

----------------------------- 本文系IT经理世界/经理+原创,作者:郑悦,转载请注明出处和作者名

评论(0)

您可以在评论框内@您的好友一起参与讨论!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BAIDU_CLB_fillSlot("9278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