蚂蜂窝CEO陈罡:互联网的恐龙时代

标签:互联网巨头马蜂窝

访客:26705  发表于:2015-07-24 09:57:19

生命是奔放的,它们总能找到出路。

——《侏罗纪公园》

很多人都曾思考互联网时代是什么?不同人给出过不同的答案。我的答案是:互联网是一个“侏罗纪”——不同的恐龙、不同的生物,在不同的恐龙纪元,出生、捕食、进化、死去……他们用不同的方式,演出着他们的不同戏剧。

蚂蜂窝CEO陈罡:互联网的恐龙时代

如果我们做一个类似“连连看”的游戏,你会发现:每一个互联网公司都可以在恐龙时代找到一个对标生物。他们或许刚刚诞生,亦或许已经灭绝——而决定他们生存方式和未来出路的,也正是他们与生俱来的基因。

你的基因,注定了你是什么,包括莫测的命运。基因决定一家互联网公司的崛起,同样也预示一家互联网公司的衰败。

成为“巨头”的潜质

就像恐龙时代一样,互联网的发展至今同样经历了三个世代。第一个世代,我们称之为:门户时代。

在门户时代来临之前,也有许多生物曾经统治过我们的蓝色星球,但如今他们已经消失在生物的丛林里。

基于互联网技术的普及,早期的门户网站首先建立起他们的王朝。新浪等新闻门户网站,就像恐龙时代的“蜿龙”,在这个星球上早早占据一席之地。这种群居的食草性蜥脚类恐龙庞大而稳健。他们每天吃下1500公斤的蕨类植物,就像新浪庞大的编辑团队,可以将几乎所有传统媒体的内容转化为互联网报道。

当然,在不久后,这些早期的基因也会成为这头巨兽的阻碍——庞大的身躯意味着戟龙的动作会相对迟缓;而他们的进食方式也意味着他们对于数据的加工能力比起利齿更加受到局限。

但在门户时代的早期,这些基因却成就了他们。甚至那时候崛起的很多公司,仍然保持着更远古的习惯。比如在线旅游的代表携程,那时候的他们,很像“水龙兽”——一种比恐龙还古老的巨大动物。在线上,他们有着门户的基因;在线下,却也有着原始但却行之有效的机场、酒店的地推方式。

这两种基因让“水龙兽”在当年成为巨头,但后来这一基因却让其平台和技术局限凸显,成了发展的短板。

一家企业的生存或是灭绝,往往在它创立之初就已经决定了,更为重要的是,你的基因是什么?——无论在生物界还是互联网圈,基因的竞争都是残酷的,但生命的进化从来都不因为“同情心”而放慢脚步——新基因造就一个王朝,却也让另一个王朝退出舞台。

在我们平日里经常提及的“四大门户”中,只有一家公司的基因与众不同:腾讯——他们是目前已知最大的食肉类恐龙“棘龙”,最大个体体重保守估计18吨。他们的基因更为优越,是半水生的食肉恐龙——社交和游戏领域的真正霸主。他们不仅可以捕食其他鱼类,还可以捕食陆地上的其他动物。所以,即便出身同一时代,不同的基因也预示着不同的未来。

代替“门户”的,是一个属于“搜索”基因的世代——越来越多基于搜索引擎技术的公司开始出现。那时候的互联网环境也造就了他们的成功,在茂密的生态丛林里,信息的泛滥让“搜索”成为用户需求的第一位。

也正在此时,技术开始逐渐占领食物链的顶端,类似百度这样的巨头开始出现。我把他们比喻成“雷克斯暴龙”,他们进化出了强悍的颌部和锋利牙齿——就犹如网络抓取和Pagerank技术(网页排名,又称网页级别、Google左侧排名或佩奇排名,是一种由根据网页之间相互的超链接计算的技术,而作为网页排名的要素之一,以Google公司创办人拉里·佩奇(Larry Page)之姓来命名)——可以轻易捕猎那些如食草类恐龙的内容生产网站。他们可以毫无畏惧的站在食物链顶端。这种强势的基因也让他们成为了陆地史上最强的食肉动物。

谷歌(Google)则可被视为互联网公司中的“风神翼龙”。他们是当时最巨大的飞行动物,可以用强健的双颌捕食小型恐龙,但飞在空中的他们却也有些“不接地气”,永远搞不清楚中国市场的运行逻辑;或许,他们自己也不愿意“入乡随俗”。

阿里巴巴则如同能在空中滑行的鸟首龙,在商业上占领着食物链的制高点。另外,强势的他们可以俯视地面上的一切商业活动,而他们高度发达的四肢则具有强有力的抓握能力,可以影响整个商业生态。

你会发现:百度、阿里、腾讯——我们今天所说的如日中天的“BAT”,与同一时期的公司相比,他们在出生那天就已经具备了未来成为巨头的潜质——决定这一切的,同样是他们超前的基因。

更有竞争力的基因

基因决定了恐龙的进化,也决定了恐龙的灭绝。基因进化永远预示着更伟大力量的出现。

移动互联网、陌生人社交的双重基因,让陌陌如同海洋深处的巨齿鲨,进化成为了有史以来海洋中最具潜力的掠食者。帮助他们在互联网发展史上得到相应的机会——他们不但具有最强的撕咬能力,同时还有非凡的速度,可以捕猎海中任何生物,在几乎被微信主宰的移动社交领域活生生撕扯出一片天地。

与陌陌相对应,人人网的衰落却成为整个互联网进化史上标志性的一章。他们更像是“肢龙”,曾经是食草王者,如今却变得越发黯淡。创新性的社交互动功能,曾是人人网进化出的尖锐牙齿。而他们基于熟人圈子的社交模式,则好比沉重的盔甲。随着时代的变迁,这两种曾经优越的基因,开始凸显它的劣势——“沉重的外壳”反而成为了人人的负担。

在同一维度下,知乎的进化就区别于传统媒体的内容运营模式。他们像“慈母龙”一样,构筑了一个友好和理性的真实问答社区,连接各行各业的精英——慈母龙的真实状态是:把小恐龙抚育在自己的窝里,如果父母需要觅食,其他成年慈母龙就会帮忙看护恐龙蛋。除了强壮的尾巴,慈母龙没有坚硬的盔甲和强壮的武器,但它们的集体行动,并善于用两条腿和四条腿交替奔跑,速度极快——这些年,知乎的用户数量也不断壮大,发展迅速,成为互联网全新领域的主导者。

拉勾网的野蛮生长逻辑,同样是去年互联网最火热的事件之一。招聘真正的核心是有温度的服务,我想这就是拉勾网能打败很多同类型招聘网站的原因。拉勾网有点像三角龙,有着可以灵活运转的角,最著名、最受欢迎。拉勾正在尝试讲述新的故事,而有温度的行走,的确是有情怀的互联网通行证。

今天,在互联网的侏罗纪丛林,基因的进化开始变得越发迅速。如果说过去互联网公司还可以以“年”为单位完成基因的更新;如今却要以“小时”来完善自己的进化。

各方面能力不断完善的小米是个强大的肉食动物。他们可以被视为“滑齿龙”,基于影响力与技术的支撑,在国产智能手机这一全新的领域掠食。更为重要的是,他们发达的嗅觉系统令他们不断创新出最受欢迎的产品。

那些古老的恐龙们,要么选择死去,要么进化成为新的生命。谁拒绝基因的进化,意味着谁将被残酷淘汰。

如今,互联网的第三个恐龙世代已经来临:一种更有竞争力的基因开始成为主导——一个由大数据统治的世界。

在中国提起大数据,人们首先会想到这样一家公司——今日头条。我把他们比作恐龙时代的“窃蛋龙”。他们遭受的非议也与窃蛋龙十分相似。因为名字产生的歧义,窃蛋龙总是被世人误解。1923年,人们第一次发现窃蛋龙的化石时,同时发现了一窝恐龙蛋和一只原角龙的化石,美国纽约自然博物馆的时任馆长因此把它命名为窃蛋龙。一直到20世纪90年代,窃蛋龙的冤案才被洗清,其实窃蛋龙守护的这窝恐龙蛋是它自己的孩子。

今日头条同样如此:大数据技术才是他们的武器,而他们的“恐龙蛋”则是他们的用户本身。他们主张忠于用户,为用户实时处理海量数据。正如今日头条的口号“你关心的,才是头条”一样,他们看到了大数据时代的真谛:用户才是数据的核心。

作为基于数据挖掘的推荐引擎产品,他们不断为用户推荐有价值的、个性化的定制信息——与此同时,他们又是聪明的赛跑冠军,速度惊人,善于随时调整身体的平衡,可以为用户进行最快速的精准“算数”(内容推荐)。

谁是互联网的未来?

在互联网的丛林里,蚂蜂窝旅行网是怎样一种恐龙?我的答案是:迅猛龙——一种并不那么巨大、却有着强悍攻击力的生物。

迅猛龙身长约2米,体重约150公斤,拥有类似现代鸟类的翅膀骨头。这和蚂蜂窝的特点很像。作为一家“轻公司”,蚂蜂窝拥有高效的业务团队与强大的技术后台。面对瞬息万变的互联网世界,我们的执行力非常强,总是能够适时调整,灵活应变。

迅猛龙还习惯于通过团队协作群体捕猎。我们把网站命名为“蚂蜂窝”,正是因为蚂蚁与蜜蜂彰显着互联网的分享与协作精神。到目前为止,以旅游社区起家的蚂蜂窝已拥有超过8000万的注册用户。他们如今仍不断分享着与旅行相关的一切信息,而这些海量的UGC数据也将帮助更多旅行者完成消费决策。

迅猛龙还拥有一颗强健的大脑,是一种具有思考能力的恐龙。大家都说,大数据是未来旅游企业的核心竞争力,但我们常说“拥有大数据,并不代表会用大数据”。

蚂蜂窝的大数据技术,可以通过大量的真实数据分析,挑选出最适合自由行用户的酒店、最有特色的餐厅、最好玩的目的地,提供最有价值的信息。通过自动的语义分析,系统可以识别出真实可靠、有价值的旅游信息,再进行队列的构建;为数据挖掘为基础,实现用户和旅游产品、服务之间的精准匹配。通过这种方式,蚂蜂窝将碎片化的数据,变成了交易价值更大的POI(关键信息点)来进行利用。

迅猛龙同时还是一种彪悍的食肉类恐龙,这意味着它站在食物链的上游——而在互联网的丛林,谁最接近用户,谁就站在食物链的顶端。蚂蜂窝的商业模式是C2B,即依据用户的偏好和行为数据,对应提供个性化的自由行产品。如今,蚂蜂窝已经成为中国领先的自由行服务平台,为用户提供从信息到产品的一站式自由行决策和交易服务。

2015年上半年,蚂蜂窝运营的自由行业务,成交量已接近2014年的总交易量。目前,蚂蜂窝自由行平台上已经有3000多家全球各地的自由行产品供应商和数十万的SKU。源源不断的UGC(用户创造内容)加上强大的大数据分析能力、社交基因,我们的自由行交易平台自然能站在生态链的顶端。

迅猛龙的基因里还存在着无限未被发现的可能。比如,人们曾经在一个来自于蒙古的迅猛龙化石的前臂发现了羽茎瘤,因此确定迅猛龙已经进化出羽毛。

很多人都曾思考互联网丛林的未来在哪里?我想用《侏罗纪世界》里的一句台词作为“互联网恐龙理论”的注脚——“生命是奔放的,它们总能找到出路。”——这意味着,在互联网的未来,更先进基因造就的恐龙还将在这片丛林里出没。

蚂蜂窝CEO陈罡:互联网的恐龙时代

评论(0)

您可以在评论框内@您的好友一起参与讨论!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BAIDU_CLB_fillSlot("9278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