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创业潮中的CEO们:愤怒的新人类,公平的竞技场

标签:互联网CEO创业

访客:34512  发表于:2015-07-22 09:56:40

摘要:有大佬说,在高涨的创业激情面前,理都懂,然并卵。创业就像初恋,班主任无论多么推心置腹都劝不住沉醉其中的人。既然如此,几段CEO的人物素描或许能让围观者看见热血而浮躁的创业百态中的冰山一角。


这场建国以来最大的互联网创业潮就这样降临。

过去,大多数人心目中的CEO虽然未必都是乔布斯式的人物,但至少是具有领袖气质的长者。但今天,也许一个背着双肩包、满脸青春痘的大学毕业生抽出一张名片,上面就印着CEO的字样。

根据阿里研究院最新发布的《“移动互联网+”中国双创生态研究报告》,伴随移动互联网的兴起,中国地区创业产业急速升温。2014年新创公司数量达到新高,约有3200多家创业公司诞生。

 “2015年以‘大众创业、万众创新’为指引的创业大军是中国建国以来最大一次创业浪潮,这次以云计算、大数据、移动互联网为核心的创业显现出小微化、生态化、去中心、低门槛、敏捷创新等诸多特点。”上述报告写道。

这份报告是在7月16日的阿里百川无线开发大会(以下简称“百川大会”)上发布的。阿里百川类似于阿里巴巴推出的移动创业孵化平台,去年10月上线,主要功能是将阿里的技术、商业、数据、金融服务等一整套的能力与资源分享给移动行业从业者。

而上述报告所描绘的移动创业狂潮可以从这场火爆的活动上窥见—主办方为之包下了杭州市中心最大的两个无柱宴会厅。但活动报名启动后,报名者很快超过4000人,碍于场地,最终只有1000多人受邀。1000多人中,八成是创业者;而这其中,又有极高的比例是CEO本人。

至少在活动现场,现身的CEO们大多非常年轻而富有激情,他们有的把自己公司的名字印在鞋子上、裤子上,还有的为了增加APP的曝光率上过相亲节目。某场分论坛结束,主办方开放了一个创业者微信群,没两分钟,群爆了。

有大佬说,在高涨的创业激情面前,理都懂,然并卵。创业就像初恋,班主任无论多么推心置腹都劝不住沉醉其中的人。既然如此,几段CEO的人物素描或许能让围观者看见热血而浮躁的创业百态中的冰山一角。

来自传统产业的创业者

蓝色格子衬衫配牛仔裤,一身休闲打扮的雷勇站上百川大会主会场的演讲台时,他的肢体表现不太“休闲”,有些紧张。

这是“爱抢购”APP上线的第28个月,它第一次被雷勇介绍给这么多人。而且当天,爱抢购是唯一受邀在主会场参与分享的创业项目。

43岁的雷勇出身传统行业。2004年之前,他是香港大昌行的高管。此后,他创办了一家外贸公司, 2009年被海外的食品产业基金收购。接着,雷勇转向互联网领域,参与几次创业后提炼了爱抢购的商业模式。2012年下半年,他带着这个模式第二次创业。

刚开始转型时,雷勇发现互联网行业有些“难以理解”。他看到了马佳佳那样的创业人物,黄太吉那样的创业产品以及超级课程表那样的创业项目。

还有,雷勇很难忘记一天,年轻的雇员突然推开门,指着他的鼻子,“你这个老板太蠢了。”90后“疯狂”而无畏的行为让稳重的雷勇惊愕。

但投身移动创业后,雷勇必须适应年轻化和互联网化。他要带着一支几乎全是85后的年轻团队做一款有趣的手机砍价软件。但在互联网的世界里,尽管雷勇疯狂学习,总有人觉得他对互联网的理解不够深刻。

有一天,一位年轻员工就跑来问雷勇,“雷总,咱们账上还有多少钱?”雷勇说:“差不多500万吧。”“嗯,还不少。那下周,我们把500万砸出去,全部烧掉,肯定能砸出个泡来。我告诉您,6个月砸不成功我们就宣布失败,这是互联网行业,美国人都是这样干的。”

还有成天做着白日梦的员工对着雷勇念叨,“雷总,您什么都好,但互联网打法就是要快,您创业都七八个月了,怎么还没发财。我都20多岁了,再这么等下去就老了,在上海也买不起房,这可怎么办啊?”

后来,这个嫌雷勇不懂互联网的年轻人辞职做了一个伪基站,专发垃圾短信,第一个月赚进10万元,第二个月又赚8万元,但第三个月开始被政府打击,而且,网上还冒出了几万个竞争对手。

在这波汹涌的创业潮中,几乎所有人言必称互联网思维、互联网打法。于是,缺乏互联网基因成了雷勇致命的弱点,不仅一些张狂的年轻人这么觉得,有的投资人也如此认为。

2014年初,爱抢购启动A轮融资,雷勇见了二三十家VC,但都不被看好。而一个看好他的投资人却让雷勇刻骨铭心。当时,这位德高望重的人物先后几次拍着胸脯说,“雷勇,虽然你的模式不怎么样,但人比较可靠,就这么定了”。

但转眼,这笔几乎确定的投资因为大佬周围人的极力反对而被撕毁,他告诉雷勇,“你最大的缺陷就是没有互联网基因,你哪怕和BAT有一点儿关联,或者在某个互联网公司呆过,我保证投你,眼睛都不眨一下”。

告别这位投资人时,雷勇说:“我无法改变我的过去,但我有可能改变我的未来。”

因为这家VC反水,其他几家准备联合投资的机构也开始犹豫,于是,雷勇经历了第二次创业以来最艰难的时光。但最终,另几家VC坚定了他们的选择。

有意思的是,4个月后,BAT中的一家巨头投资了爱抢购。一个月前,爱抢购又完成B轮融资。

“如果做年轻人感兴趣的纯线上产品,我们和90后比有着先天劣势。但在移动互联网时代,在O2O领域,尤其是需要重构原有产业的创业,我们这些传统行业出身的‘大叔’是有优势的。”结束百川大会的演讲后,雷勇在采访间认真地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非诚勿扰的5号男嘉宾

7月16日下午1点,就在同一个采访间,美丽神器CEO任凌峰坐在距离雷勇两个位置的一角。而他一开口,一个有趣的故事立刻抓人耳朵。

这位CEO是非诚勿扰2013年8月31日那一期的5号男嘉宾。在影像资料中,那天,他帅气地穿着西装,系着领带。但明眼人一推敲后就能发现,他主要不是推销自己,而是推销他的APP。

34岁的海归任凌峰是一个连续创业者。2011年下半年,他曾模仿Airbnb做过一个短租的O2O平台,并很快发觉这种模式在当时的中国水土不服。随后,任凌峰转向美容整形市场,想以微整形为切入点,做一个社区化电商。2013年3月,美丽神器上线。

起步之初,这个APP的下载量很小。任凌峰自己的钱花得差不多了,尽管他很快拿到A轮,但也不过是几百万元人民币,即便全部砸到大众媒体里也不一定对提升下载有“卵用”。这时,朋友开始怂恿他上相亲节目。

任凌峰与前女友分手是在他开始创业后,因为创业带来太多压力,时间一久,双方的沟通越来越少。与此同时,由于创业而无闲兼顾个人问题,任凌峰父母对他极度失望。

任凌峰思量甚久,三度搁置节目组关于录制VCR的邀约。第四次,他终于决定去了,因为,他实在想不出其他更好的推广方法。

任凌峰不是第一个上非诚勿扰的移动互联网公司创始人。他认识的好几个CEO都做过这档当时据称受众接近1亿的王牌相亲节目的男嘉宾。

而且,这个节目还上演过著名的励志故事—一个叫郑刚的穷小子创办了一家投资公司,并在节目上誓言要做中国的巴菲特,最终却被24位女嘉宾集体灭灯。但如今,他创业成功,身家过亿。

任凌峰的成绩比郑刚好,24盏灯最后留了一盏;更赞的是,第二天,美丽神器的下载量暴涨几十倍。“但那时,App做得不够好,就算下载量上去了最终也没有留下什么人。”

这次“试错”后,接下来的半年,任凌峰花了很大力气重度运营整个网络社区,并尝试在微信、微博等社会化媒体上进行推广,算是找到了一条稳定获取客户的途径。

与此同时,任凌峰还会制造一些爆点,比如去年,美丽神器推出魔镜的功能,类似于今年一度爆红网络的how-old.net,尽管做得没有后者出色,但也在短时间内获得了较快的客户增长。

熬了两年半,按照任凌峰的说法,美丽神器的用户目前接近千万,去年7月完成A轮融资,目前正准备启动B轮。不过,这位CEO依然精神紧绷。5个月前,他的直接竞争对手、整形O2O平台新氧完成了2000万美元的B轮融资。

“移动互联网的创业是一个九死一生的过程,不是你做出一个APP就能拿到几百万、几千万、几亿的投资,然后上市敲钟,成为人生赢家。95%的创业项目最终都死掉了。”

这个孤独的CEO说:“如果做生意,你身家过亿,那你有现金流,有营业额,有利润率;但在互联网上,就算你身家过亿,那和你又有什么关系。只有在上市那天,你成功退出,这个身家才能变成真实的回报。”

然而,又有多少创业者能够迎来上市的那一天?曾经的非诚勿扰5号男嘉宾,至今依然单身的任凌峰还在熬着。他的初衷是希望通过移动互联网,改变目前高度不透明的医疗美容行业,使之更加安全、更有保障。

愤怒的新人类

与70后的雷勇、80后的任凌峰都不同,90后CEO吕骋是个刺头。

7月16日的“创业者之夜”,吕骋是14个演讲者中压轴出场的人物。这位入围“福布斯2015年中国30位30岁以下创业者”榜单的90后对艺术和原创有着近乎疯狂的追求。讲到长得很像微信的新版支付宝时,他毫不留情地批判,“这种东西在这个时代可以苟延残喘,但到下一个时代,必将先被我们唾弃。”

这个张狂的青年在6岁时接触到人生中的第一台电脑,从此疯狂地爱上游戏,并加入魔兽争霸半职业战队,在大二那年打出了WCG(世界电子竞技大赛)中国总决赛上海第八的成绩,而前面七名无一不是职业玩家。

醉心游戏的吕骋还是学霸。他高中时被交换到新加坡,后来进入老牌名校英国利物浦大学。大三时,因为无法容忍学校的教务系统烂得像“狗屎”,吕骋和宿舍兄弟做了一个基于时间管理匹配用户活动的社交产品Timeet,并在英国大学大火。

很快,Timeet火到国内投资圈,吕骋拿了一大笔投资,扔掉牛津、UCL等一众名校的研究生offer,热血沸腾地回国了。

父亲问吕骋,“你知道乔布斯和比尔·盖茨出现的概率是多少吗?”他答道,“我不一定就是下一个乔布斯或者比尔·盖茨。但是我发现,这些人无不是在十八九岁开始自己的项目,二十一二岁成立自己的公司,二十二三岁拿到第一笔投资,二十四五岁开始终生的事业。而我,至少在起跑线上不输给他们。”

2014年5月,渡鸦科技成立。渡鸦是最聪明的鸟类。而吕骋的崇拜者称其智商很高,脑袋的每一处构造都是为了拥有更大的脑容量。

以渡鸦自喻,吕骋梦想创造全新的手机操作系统,甚至彻底改变人类与世界的交互方式。在“创业者之夜”,阿里的工作人员用一段影片诠释了他们对这项创造的理解,那就是电影《Her》。

这样酷炫得有些不着边际的理想让吕骋在天使轮曾只用一分钟的项目演示就打动了第一位投资人,并在随后的48小时里搞定另外几家机构,火速完成300万美元的融资,但同时也让渡鸦科技在A轮融资时屡屡碰壁,被一些投资人斥责“好高骛远”。

即便如此,渡鸦科技仍然极其优秀。在一年时间里,他们完成了总共1800万美元的两轮投资,做出了一个上线3天就进入iTunes音乐类下载前10的乐流App,还准备在下月初推出一款操作系统。

“我们每次推出产品不是因为计划,而是因为它已经足够好,好到让我们觉得藏着掖着都不好意思。”吕骋毫不脸红地这样说道。

与此同时,苛求原创和艺术的吕骋又是个十足的“怪人”。他差点开除自己的设计总监,竟然只是因为有一天他买了一张毕加索的画,交代手下买个画框,但等他出差回来,这幅画非但没被框起来,还躺在了地上。

于是,吕骋大发雷霆,“作为设计总监,一个控制全公司视觉和艺术输出的人,竟然让毕加索的画躺在地上。这种行为在我的公司是不被允许的!”

吕骋还与绝大多数创业者不同,他花了一大笔投资人的钱装修渡鸦科技位于北京芳草地的办公室。“如果你在地下室创业,每天早上睡醒,闻到的是上铺的臭袜子味,你指望自己做出来的东西有多美?如果你连美都没见过,没享受过,怎么可能创造出美的产品?”

除了讨厌艺术被无视,这位浑身充满个性的创业明星还厌恶那些很难避免的与创造无关的事,“我希望每年只用一分钟搞定融资,其余时间都来做产品。这样的创新才会牛逼”。

而参加活动也不是吕骋喜欢的事,但7月16日,他之所以决定现身创业者之夜,原因之一就是想向年轻的创业者传递自己的观点—创业不需要媒体、不需要社交、不需要交际、不需要成天出席这个仪式,那个活动。创业和创新都是一场孤独的自我修行。

“中国大多数创业企业都没有灵魂,但我们有,你尝试一下我们的very fxxxing product,如果你感受不到灵魂,我立刻就地解职。”就这样说着,吕骋又愤怒了。

公平的竞技场

只有在这个独特的时代,从雷勇、任凌峰到吕骋,这些不同年代出生、背景迥异的CEO才会涌进同一个舞台、同一个圈子。

要知道,过去两年,从2013年5月至2015年6月,国务院、财政部、工信部、科技部、人社部、商务部、银监会、证监会等十余个国家主管机构频繁发布了23项大众创业创新的“国字头”指导意见,平均每月发布一项。

而吕骋认为,今天的互联网创业圈是中国唯一一个不看背景、不看关系,只看你现在以及未来能做什么而定义成败的行业。

“这个行业也是唯一你能背着书包走出校门就能坐在投资人面前,他们不仅会听你说话还会给你倒杯水的地方。这种最基本的尊重在当下的中国极为难得。”吕骋这样剖析趋之若鹜的创业潮的内核。

与此同时,从国内的腾讯、百度、去哪儿等一众互联网大咖,到Facebook、谷歌、亚马逊等国外巨头,他们无不拿出自己的技术、端口和一大笔钱对着创业者大喊“来吧”。

比如,7月16日,阿里百川就宣布“双十亿”计划,面向创业者提供10亿创投基金和10亿短期贷款。与此同时,阿里还会聚合内部资源推出一个创业营,计划每年培养10个以上估值3000万的天使项目,以及25位25岁以下的90后创业者。

但互联网创业是一场腥风血雨。上述报告指出,国内创业产业现处于起步阶段,天使轮和A轮投资占绝大部分,创业者在种子轮到A轮的生存率较高,其后每一轮融资都面临“进化”考验。比如2014年,全国范围内拿到A轮的项目有900个左右,而获得B轮融资的公司不足300个。

而两个月前,硅谷创业与风投教父Peter Thiel在国内的一场公开活动上表示,即便是美国这样发达的风险资本市场,科技创业者获得风险资本支持的比例也不超过1%。

“目前,国内的创业圈特别浮躁,很多人搞了个BP(商业计划书)就开价几千万,被投资人否掉后,他们又跑回来,半价行吗?”众海投资创始合伙人鲁众告诉时代周报记者,“我碰到过很多类似的团队,他们对如何在资本市场上证明自己、如何创建自己的商业模式都懵懵懂懂。我特别不主张这些人来创业。”

在鲁众看来,目前的创业团队存在很多共性的问题。首先,团队普遍参差不齐,无论从法律、情感还是知识能力配备的角度都不知道如何合伙,如何统一思想,如何为共同的目标奋斗。

“其次,很多人缺少与传统产业合作的经验。一个独立的APP真正做到拥有大量的活跃用户并产生消费是极其艰难的。而且,现在再做单纯的平台,成功概率已经极低,所以,好的APP未来一定要注重与传统行业的沟通和结合。”鲁众说道。

这场建国以来最大的互联网创业潮就这样降临,谁也无法预测,浪潮退去时,究竟是一地鸡毛,还是新的时代的到来。


评论(0)

您可以在评论框内@您的好友一起参与讨论!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BAIDU_CLB_fillSlot("9278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