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中国CIO高峰论坛视频回放+PPT下载】计世研究院权威报告发布:互联网+油站的加法与减法

标签:管理变革计世传媒工业4.0黎争互联网+

访客:77536  发表于:2015-07-20 10:00:37

今年最火的词是关于互联网创业、互联网+,具体到企业而言,尤其是广大的传统企业而言,CIO朋友应该是互联网+第一个推动的角色,也是压力最大的角色。昨天CIO朋友给我讲,互联网+的入口不在商业模式,也不在产品,尤其是对传统企业来讲,互联网+的入口就在CIO。听起来确实也有道理,如果CIO对互联网+不认识,他不能变成互联网+的转变者推动者,整个企业执行起来,不管CEO如何努力都是很困难的。

管理变革是最大难点

工业4.0某种程度上是对整个工业企业的全面再造,也包括企业管理和企业文化。我们听得比较多的是各种各样的进攻和裂缝,这对我们管理者产生了非常大的冲击,这种颠覆和变化在不同的领域里,确实在发生。面对这样的冲击,传统企业的反映现在基本上成两种阵营,第一种阵营是比较积极应变和求变的,这里有典型的两个大企业的代表,比如说苏宁电器、海尔公司。他们确确实实是在应战,而且是在全方位的变革。当然更多的可能是比较彷徨的,还在观望、在犹豫。

面对这样的情况,对于广大的管理者来说,我们更多的是要冷静。互联网阵营在整个传播的声势上,舆论导向上,包括对用户的影响上,确确实实有很大的优势,这种优势确实给我们带来了压力,这个时候我们更应该冷静的看这件事,才能找到自身的变革。

IT和互联网不再单纯是管理工具、计算工具,开始改变所有企业赖以生存的根本,就是产品,这是实质。从上个世纪IT产业的发展开始,IT确实是企业的工具,无论是计算工具、办公工具还是管理工具,那个时候主要是为企业的管理和基本办公提供服务的。在中国,从1997年开始到2004年这个阶段,是第一波互联网发展的成熟阶段,大家的注意力导向基本是在消费的市场。从2004一2008年这个阶段,是整个IT互联网产业在中国发展相对平静的10年。第二波的突破来源于2008年,2008年发生了新一波全方位的IT和互联网的创新,这里关键性的技术和应用开始出现。包括移动互联网的发展,云计算、物联网、社交网络的发展,这些发展带来了传统IT产业的改变,以及第二波互联网产业的改变。第二波互联网的改变是以人为核心,不受时空限制的时时在线和时时的信息交付,这个时候真正意义上的互联网消费者主导的时代开始来临。这个时候,产业驱动的动力开始受到消费者的迁移,消费者变成了一个特别大的倒逼的力量。从这个意义上说,互联网开始改变你的产品,包括现在的互联网金融也在改变着传统银行的金融产品。所以,我们认为这一轮互联网+的本质是到了产品层面的改变。这种产品层面的改变是让我们所有管理者做出改变的原因,当然,这光靠CIO的推动是不可能的。当然企业里一把手工程,也是企业核心管理者的职责所在。

围绕着产品的改变,总结起来发生在两个层面,第一个层面是智能和在线。以后所有的产品可能都智能和在线。我们开会使用的酒店,LED大屏已经变成标配。这样对我们来说就很方便,LED大屏内部外部都是时时在线的,包括会议场所和会议场所都可以连接在线。比如说芯片,尤其是可以弯曲的芯片,可以植入到衣服里,可以不用戴在手上,你的衣服可以监测你的情况,甚至你的衣服可以变色;第二个层面改变了什么,产品不再是我们传统意义上的封闭研发的过程。原来开发产品的模式是这样的,研发部门想出来一个主意,做调查,开始做研发,交给部门做生产,交给销售部门,最后再到渠道商,最后到零售商,再到消费者的过程。但是,这一轮产品的改变是消费者变成产品的主导力量,消费者通过互联网时时的参与产品的全生命周期。消费者可以成为产品的创意者,消费者可以成为产品的出资人。这是互联网带来的改变,在产品的源头的时候消费者开始参与产品的创造,产品的出资,产品的营销可以变成粉丝,可以成为产品传播的力量,产品交付的方式也可以通过互联网的方式进行。

从这个角度来说,消费者对产品全生命周期的参与,是改变的本质。我们认为互联网围绕着产品的改变,互联网+是所有商业的产品变大了。去年《IT经理世界》出了一本书叫《大产品》,现在京东商城有卖的,去年我们围绕着大产品做了深入的报道。这是我们站在媒体的角度理解的这一轮互联网+的实质,到了产品的层面,产品变大了,从两个层面产品变大了。

                         计世传媒集团总裁、计世研究院院长   黎争先生

互联网+的加与减

当我们发现互联网+的实质是产品核心的时候,互联网+的加法究竟在哪里,我们究竟加什么才能完成自身的变革?

第一,第一个加法是一切皆为数据。红领集团张总说,外界对红领的报道非常多,说法也非常多,但是他认为大部分都是错的,什么是对的?红领是数据驱动的企业,它所有的东西都数据化了。红领的生产线上每一件服装都不一样,他把每一个人的人体数据化了,而且建立了模型。你给他几个重要的参数就可以比较准确的得出你的服装的各种尺寸。第二步,把这些所有的数据在生产流程里全部数据化了。他的设计接近于自动完成,他的员工是拿着数据加工服装的,而且是流程化的。所以,他是一个全流程的、数据驱动的企业。我们认为,互联网+的第一个加为一切皆为数据,这对CIO的挑战在哪?我们CIO怎么样能够把企业里,不仅是企业内部的环境,包括企业外部的生产供应链都能够数据化,而且数据是全部流通的,是没有障碍的。原来我们有很多的系统里的数据是很难交换的,这里CIO面临的第一个问题。所有的数据都是可以被感知,被跟踪、被记录,被分析。数据不能够被分析,不能被利用是没有价值的,这是真的。

第二个加法,未来的公司都是数据公司。数据正在成为互联网的核心武器,成为企业的核心价值。第三个加法,我们认为数据就是流程,就是组织体系。海尔去中间管理层,张瑞敏讲的网状结构,海尔讲的小微组织,包括苏宁改成云商的云平台,里面的核心都是把整个企业的组织、流程、运营方式全部数据化。用数据的方式驱动企业的管理,企业的运营。那么,数据成为现代企业包括社会运营的核心,我们讲智慧城市、数据化社会等,数据成为社会和商业驱动的核心。

第四,数据将来成为资产。例如我们是一个标准的数据公司,按传统的方式来评估,看不到什么东西,没有什么固定资产,没有什么其他的资产,但是在座的各位都是我们数据库里最重要的核心数据,这就是我们的资产。我们认为第一步的核心是数据的资产化,只有资产化了以后才能被交易,才可以被证券化,我们认为数据会成为资产,而且会成为未来的生产力。

当然,企业的生态结构发生了改变,未来的企业是从供应链的企业变成生态圈型的圆型的企业。任何一个企业都可以形成自己的生态圈,特有的生态圈。所以,我们认为未来企业都会变成生态圈型的企业。

互联网+光加不行,还得减,我们认为第一个减法是去掉恐惧。这几年,传统企业的管理者确实压力很大,互联网阵营不仅有很多新的商业模式,更重要的是有大量的资本在支撑,资本是逐利的,能够带来超额的回报资本。面对互联网阵营的进攻,第一个还是要去掉恐惧,只有去掉恐惧的时候才能冷静下来,才能找到真正意义上的解决之道,而且要把这种恐惧变成激情。第二个要去浮躁,最近关于互联网+的批评文章也不少,互联网阵营忽悠的东西也越来越多,这个时候我们要去伪存真,互联网+不是万金油,我们要把里面的精髓拿来用,去掉浮躁。第三是减权力,这是我们很难做到的。互联网+的入口是在CIO这,但是互联网+尤其对企业来讲就是去中心化,要减权力。只有去掉中心化、减权力了以后,企业的创新才有可能激发出来。四是减去冗长的复杂的结构。其实很多的互联网公司自身的组织结构的调整是非常快的,有一个听起来很高深的理论,一个物理学理论,靠山结构,背后有三个结构,一个封闭的系统里这个结构最稳定的时候是三值最大化的时候,也就是这个组织决定于死亡的时候。所以,要改变这个东西就要形成新的好善结构,这个组织才能焕发出新的活力。互联网公司天然就是这样的组织体系,我们大部分的组织体系变化不是很快,是求稳的,这样的组织创新力适应外界快速变化的能力就大为降低,这个时候就要形成自己的好善结构,才有可能保证自己的灵活性、高效性、才能创新。五是去掉没有价值的渠道,尤其是互联网时代,渠道的选择是多方位的,有可能直接到达消费者的就尽量的直接到达消费者,迈过这些没有效率的,对你形成与消费者直接沟通的屏障性的渠道。这是我们理解的,但是在互联网+的时候,我们需要减掉一些东西。

最后,我觉得互联网+时代还是一个好的时代,我自己有一个不成熟的很简单的判断,我认为数字化对地球文明的形成,某种意义上来说是地球文明发展的终极状态,当全球都连在网上的时候及当全球都实现数字化的时候,就是全球数字化时代的来临。地球这个系统,变成最大的结构,就要形成新的好善结构。比如说新的材料,航天、动力、新能源等,这些都是帮助人类文明突破地球,包括生命科学,都是在帮助地球空间的限制。数字化对全球的再造,是整个地球文明发展非常顶级的阶段,我们有幸身在其中,有幸参与者,有幸成为创造者,所以这是属于我们的时代。所以,我们能够造就属于我们自己的大时代。

最后我为我们新的产品做一个广告,我们在去年10月份的时候成立了计算机世界研究院,我们的使命是是立足于我们的内容优势,更为重要的是我们有商业实践优势,我们可以直接到达中国最核心的商业实践者,成为我们研究的对象,研究信息的来源,成为中国数字化领域里的智库。商业模式是借助经济学人的模式。经济学是一个深度研究的发布载体,经济学不靠广告引领,广告收入只占30%,经济学是一个高端的智库,70%的收入来源于咨询服务收入。所以,我们的计世报从今年3月份开始,每期发一个研究报告,由我们计世研究院研究免费发布到计世报上,计世报未来主要是发布深度研究报告,为我们的读者带来更深入的研究性的内容,从而建立研究的品牌和研究的能力,我们也可以为在座的朋友们提供研究咨询服务。比如说,你们的企业需要数字化再造、需要管理转型等,你们需要研究支持的时候,我们是可以为你们提供服务的。这是建立在我们资源和研究基础之上。马瑛是执行负责人,我们通过这样的方式把新的产品线建立起来,同时把计世报这个老的品牌改造成中国TMT领域里研究的权威媒体。当然,我们跟一般的研究机构比,最大的好处是可以把比较枯燥的研究报告写成比较好看的研究报道。我们有很多咨询公司的合作伙伴,像艾森哲,他们跟我们有合作,他们的研究报告也很受欢迎,但是有一点,他们的研究报告很权威、很价值,但是怎么让更多的管理者看起来更容易,这对他们来说是有挑战的,我们最擅长的事就是把看起来比较枯燥的报告转化为研究报道,让读者更容易接受,而且我们可以把可以传播的部分很好的传播出去,成为更好的影响力。

评论(0)

您可以在评论框内@您的好友一起参与讨论!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BAIDU_CLB_fillSlot("9278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