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我们在发表情时,我们在想些什么

标签:表情

访客:23943  发表于:2015-07-17 13:41:47

【导读】如果有一天,我们在发送表情时,也需要察言观色,或许这才是真正的灾难。

当我们在发表情时,我们在想些什么

     2013年,《新周刊》曾经做过一期名为《中国表情报告》的封面专题,通过采访表情符号设计师、微笑服务培训师、微表情分析师、表演系老师和段子手来呈现“七情上面”的中国人及其背后的七情六欲。值得注意的是,这一则专题除了揭示随着社会的发展,中国人的表情变化之外,更重要的是,还详细的描述了在互联网的社交中,中国人对发送表情的一些习惯以及背后所隐藏的心理变化。

  表情,可以说已经成为2.0时代互联网应用的标配,无论是聊天时的QQ、微信,还是社交属性极强的QQ空间、微信朋友圈、微博,甚至是在一些论坛、门户网站的跟帖中,各种表情都随处可见。就像是一些类似于“黄瓜是绿色的为什么成为黄瓜”、“进入操场之后大家为什么都习惯逆时针跑步”的问题一样,大家已经习惯,而忘记了去发掘,“哦,这么看来确实有些奇怪”。

  如果要追溯表情符号的起源,可以一直追溯到美国总统林肯身上,1862年《纽约时报》刊登了一则关于林肯总统的演讲稿,文章中第一次出现了“;)”这个符号,当时的人们对此的猜测是,这究竟是一张眨眼的笑脸,还是在排版中出现的错误,甚至为此引发了一场不小的争论。 

  而互联网上的表情真正流行,则始于1982年,美国卡耐基·梅隆大学的斯科特·法尔曼教授在网络论坛上第一次输入“:-)”代表笑脸,自此之后,表情才开始真正的在互联网上被广泛使用。到了上世纪90年代,微笑表情开始大范围的出现在手机上,1999年2月,日本主要移动运营商之一的NTT多科莫公司更是推出了表情符号系统,用户只需简单的操作就能打出图形化的表情符号。之后,其他移动运营商也迅速跟进。

  对于互联网尤其是IM类的应用来说,由于本身就源于通讯这个基础的功能,所以在一开始,表情就作为了一个IM附属的标准配置,来帮助用户完成聊天。随着QQ在国内的发展,表情更是一发不可收拾,成为了“大众娱乐”的工具。

  为什么会出现表情符号,以及为什么表情能够在互联网上得以流行?法尔曼教授给出的答案是,“当时论坛交流是用纯文本的方式处理口语化的问题,言语之中往往会夹杂着讨论者的情绪。在论坛发贴时,如果使用带讽刺性的言语,容易引发激烈的口水战,这会湮没原来话题的主线,令原本可以优雅安静的讨论变成一场市井对骂。这时如果用“:-)”这样的幽默字符代表直白的词语,减弱冒犯的意味,就能大大减少冲突。”

  虽然这一解释还是基于上世纪的论坛时代,但是从用户使用互联网的心态上来看,表情的使用确实在承载着在交流时缓和语气的作用。甚至可以说,我们在聊天时所发送的表情,替代的是我们在现实聊天中的肢体语言,这些包括面部表情、手臂的配合等等——而这恰恰是我们在沟通时表达情绪以及塑造“聊天情境”时的必要要素。

  神奇的是,就像很多心理学家能够通过肢体语言猜测出心里状态那样,现在通过大数据,依旧能够得到广义上的统计。最近,腾讯QQ就通过用户在5月4日—6月29日这段时间内发送QQ表情的大数据,分析得出在股市涨跌时,用户分别会发送什么表情的报告。

  报告显示,当股市行情呈现大涨趋势时,用户使用表达高兴和喜悦的QQ表情符号呈现出大幅度增长。其中“激动”表情的增长率达到67%,成为增长幅度最大表情。紧随其后的依次是“蛋糕”为53%、“瓢虫”为44%、“亲亲”为42%。在股市大跌时,“心碎”表情使用增长率也远超其他表情,高达108%。“大哭”及“流泪”增长率分别为72%和70%,占据二三。其余表情“骷髅”增长率为53%、“手枪”为47%、“炸弹”占比43%。消极表情的发送数量如此之高,可以看出这段时间,股民们的心情都非常低落。

  在针对北上广深四个城市的数据调查中显示,当股市暴跌时,上海人的内心最“脆弱”发送“流泪”表情的数量占比高达8.2%,位列第一,广州与深圳占比同为7.4%,并列第二。出乎意料的是人口密度爆表的北京竟以6.7%的占比数量位列其后——果然,能够在首都生活的人,心里素质不是一般的强悍。

  与此同时,通过QQ用户发送表情的活跃度也可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出股市的涨跌,QQ大数据发现了股市波动程度与股民线上活跃度成反比这一定律。当大盘指数涨幅接近4.7%时,直接导致QQ用户的消息量减少11%。而跌近7.4%时,用户线上活跃度竟增加了30%。

  好吧,多么可怕的一组数据,如果说在面对面交流时,由于大家普遍的习惯和心理反馈不同,使得人们在猜测面部表情等肢体语言时还要更多的出于“个性化”的考虑,那么大数据的反馈则能够清晰的将自己呈现在镜子面前。百度曾经提到一个概念,“大数据让你比自己更了解自己”,那么当你站到镜子面前的时候,一种“那真的是我么”的情绪一定会油然而生。

  在另一方面,在聊天时发送表情,还有很多人将其概括为一种“现实逃避”。我们都一直挣扎在现实社会之中,看过一篇文章的作者曾经这样描述,“现实的社会中,坐在宝马车里哭还是坐在自行车上笑成为一个选项,富二代这个词也从贬义变味了褒义词,激情早就随着社会烟消云散。”当现实社会的艰难一再的冲突思想上的壁垒,并且一再将其打破,网上聊天似乎成为了唯一一个倾泻的出口。

  因为,相比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和到一个陌生的地方开始一段新的生活,网络聊天实在是有着无可比拟的优越性,它既不用付出那么沉重的代价,同时又可以满足精神上的瞬时享受。毕竟,虽然贵为这个星球上面部表情最丰富的物种,在现实生活中,我们也很难将我们所有的7000多种表情都无所顾忌的表达。而在互联网上,我们可以放肆的大哭,大笑,冷笑……

  什么样的东西最能够令人产生共鸣?恐怕除了自己内心所认同的东西——可能在现实中出于种种原因还要表现出鄙视——没有什么能够获得尊重。在美国,有一位网络达人甚至用表情符号翻译了碧昂斯的《DrunkinLove》,而表情符号版的《白鲸记》,最近还被美国国会图书馆收藏。这些在很大程度上都代表了,无论你是不是认同“表情已经成为一种新型的文化和交流符号”,但是你在内心深处其实都已经被它完完全全的所俘虏。

  有人说,在互联网上发表情,就像是一种精神鸦片,它只能够让我们暂时的忘掉疼痛,但从长远角度,它并没有什么卵用。一些更为激动的人甚至将这种表情视为互联网的糟粕集锦,“网络中的一夜七次郎,现实中的处男”,好吧,对于这种现象,我们无法进行反驳,但它确确实实的在带给我们欢乐,哪怕是瞬间的欢愉。不管什么方式,总之是享受到了高潮,不是么?

  当然,这一切还要建立在我们还能够自由发送表情之上,如果有一天,我们在发送表情时,也需要察言观色,或许这才是真正的灾难。(via 搜狐科技,作者:杨君君,微信yangjunjun420)

评论(1)

您可以在评论框内@您的好友一起参与讨论!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BAIDU_CLB_fillSlot("9278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