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媒体是传统媒体的一次人力解放

标签:新媒体人力解放

访客:19336  发表于:2015-07-08 08:43:30

【导读】纵观所有主流的新媒体企业,背后的操盘手,无一都是传统媒体出身。

新媒体是传统媒体的一次人力解放

      2015年6月29日,美国传媒业巨头甘耐特集团宣布拆分,拆分后的甘耐特集团将会一分为二,并且同时在纽交所挂牌上市。甘耐特的拆分正式宣布了报业的终结,至此,美国六大传媒集团相继完成了分拆与解体。
  消息传回到国内又一次引起了传统媒体的恐慌,传统媒体与新媒体的模式之争又一次被摆到了台面上,一时间舆论哗然。在所有的讨论当中,似乎都有一个定论,那就是新媒体是传统媒体的入侵者,是“野蛮人”。然而事实上我们纵观所有主流的新媒体企业,背后的操盘手,无一都是传统媒体出身。
  以目前比较火的的三个自媒体“一条”、“罗辑思维”和“吴晓波频道”为例,这三个自媒体背后的操盘手都是传统媒体出身。“一条”的创始人是“外滩画报“的前总编徐沪生;”罗辑思维“的创始人老罗有多年央视的从业经验,后来做了多年的自由媒体人,而出走的申音则是《中国企业家》杂志出身。”吴晓波频道“的创始人吴晓波本身是财经作家,”蓝狮子“财经图书出版人,毕业于复旦大学新闻系。
  我们再来看主流的新媒体平台,钛媒体的创始人赵何娟是资深的财经媒体人;虎嗅网的创始人李岷是《中国企业家》杂志的前执行总编;“界面“则是由中国第一大报业集团上海报业,联手小米科技、360、海通证券、国泰君安、联想弘毅以及卓尔传媒共同推出的新媒体平台。
  如果仔细去深扒新媒体以及自媒体,我们会发现,几乎所有当红的平台和红人,背后都或多或少有着传统媒体的从业经验。
  在新媒体自媒体野蛮生长的最初阶段,的确活跃过一大批的草根红人,他们用自己的持续专注和网络红利成为了KOL,然而由于自身知识体系的缺乏,导致了这个群体本身在专业性上有所欠缺。同时大量的KOL没有清晰的发展理念,多数急于变现,最终走上了营销大V的路。
  而从传统媒体出走的资深行业人士,用自己多年的行业经验,携资本力量进入之后迅速将这些草根大V给边缘化了。看似对传统媒体构成威胁的新媒体自媒体,事实上已经是主要由资深媒体人构成了。新媒体与传统媒体,操盘的主体其实还是同一群人。
  由于传统媒体体制内的诸多可言不可言的问题,沉重的历史包袱导致了传统媒体体制内转型变得困难重重。一批有想法的媒体人选择了出走创业,这才真正带火了新媒体和自媒体。
  从本质上来说,新媒体的崛起,是一次传统媒体精英人群的出走,是传统媒体行业解体重建的一个过程。构成行业的主体人群并没有多少变化,依然是那群活跃在媒体前线的专业人士。
  新媒体自媒体与传统媒体相比,主要有两个变化,一个变化是新兴媒体企业取代落后传媒企业;另一个是网络渠道取代传统媒体渠道,主要表现就是报业市场的衰落,以及网络平台的兴起。
  新媒体充分发挥了内容众包的力量,降底了媒体人的从业门槛,让更多由于学历而被排除在外的有自己见解的人,可以有机会展示自己的才华和见解,从而为整个媒体行业带来了新鲜的血液和思想。自媒体则充分利用的社群的力量,让信息的传播影响力成十倍百倍的增长。
  新媒体事实上是传统媒体的一次人力解放,让过去被行业积习限制的想法可以更自由的传播。所以新媒体和传统媒体之间,从来都不是对立的,本质上这就是行业内的一次转型而已。是新思想新渠道对传统媒体行业的一次渗透和改良。
  对传统媒体造成威胁的,从来不是新媒体,而是自身的历史包袱,是躺着挣钱环境下的暗疮被捅穿了。过去的传统媒体高高在上,不食人间烟火,记者群体成为了无冕之王。传统媒体准入的高门槛,让整个市场处于不允分竞争当中,这个行业一直处于沉睡当中,这让整个行业都处于一种病态的发展当中。
  伴随着一大批精英人群的出走,新媒体的崛起,传统媒体必将经历一轮萎缩,会有一大批传统媒体企业会倒闭关张,然而这种情况并不会一直持续下去,新媒体与传统媒体之间,是机动车取代马匹的过程,是轮船取代木船的过程。
  这事实上是一次行业洗牌,让一批完全没有战斗力的单位寿终正寝,最终整个传统媒体的市场会缩小到一个固定的大小,并将唤发新的活力。最终传统纸媒、电视媒体和网络门户、新媒体将共同组成一个全新的媒体生态,各自承旦不同的市场需求,而绝不会出现谁将谁终结和消灭的结果。
  对于市场来说这其实是一件好事,在这一轮洗牌当中,会不断出现新的更有活力的企业,让整个媒体市场更加健康的发展。这一轮洗牌将有机会让传统媒体从高高的神坛上走下来,更加贴进市场,而不是在体制保护下固步自封。(via 新浪创事记,作者:艾瑞克自留地)

评论(0)

您可以在评论框内@您的好友一起参与讨论!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BAIDU_CLB_fillSlot("9278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