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营银行来袭,传统银行死期将至?

标签:民营银行传统银行

访客:21892  发表于:2015-06-29 15:26:03

【导读】民营银行和互联网金融快速发展引发的传统银行骨干员工的离职潮,或许才是新旧金融秩序开始交替的实质性表现。

民营银行来袭,传统银行死期将至?

       在利率市场化改革向深水区推进、存款保险制度正式实施后,民营银行试点的批量落地无疑是这轮金融改革剧目里的大戏点。
  传统银行躺着挣钱这么多年,已经深深陷入到房地产行业的漩涡,挑肥拣瘦脱离实体经济,进入到一种畸形的逐利模式。这种惯性带来的自我束缚让传统银行在将资金流向实体经济的动力上存在着较强的惰性。而这种资金调节效率显然已经不能适应目前经济新常态下对创新经济增长点的扶持要求。
  让不同背景的民营资本参与金融创新,特别是互联网巨头发起民营银行,从目前来看,他们所扮演的已经不仅仅是沙丁鱼群中的鲢鱼角色。他们是没有链子的野狗,甚至是游荡在牧场之外的孤狼。在监管的篱笆逐渐削低后,相对市场化的竞争环境里,传统银行肯定将会有一批“老弱病残”率先倒下。这次一次完整竞争生态重构的过程,传统银行的好日子已经一去不复返。
  农村金融机构面临“滑铁卢”
  5月份,央行已将金融机构存款利率浮动区间的上限由存款基准利率的1.3倍调整为1.5倍,存款利率完全放开为时不远。
  游戏规则的改变必然会打破旧的平衡。传统银行之间,以及传统银行与民营银行之间通过存款利率自主定价围绕揽储规模的争夺将会快速进入白热化。存款人第一次升级为甲方,谁给的利息高我就存谁那里。存款竞争的公开化,将会在较短时间内让银行业整体进入利差缩小的盈利模式。
  而现实的情况是目前银行业普遍以利息收入为主,利率波动对盈利的稳定性影响较大,这意味着银行将承担更多的风险。其中城市商业银行和农村商业银行将受到存款竞争公开化和民营银行最直接的冲击。
  目前农村金融机构包括农村合作银行、农村商业银行、村镇银行等以传统的存贷款业务为主,中间业务和其他表外业务开展得并不多,利差收入占总收入的绝大部分,并且地域性特征强,业务覆盖范围受限。
  没有中间业务和其他表外业务利润强有力的补充,农村金融机构在可以预见的激烈的存款争夺战中,面对规模更大,业务体系更丰富的国有商业银行,股份制商业银行,乃至资本雄厚开拓中国市场心切的外资银行的激烈竞争中,难有招架之力和可持续应对的筹码。然而,真正撬动农村金融机构根基的将会是民营银行中具有纯粹互联网基因的网商银行。虽然银监会的公告显示,网商银行金融业务范围为:吸收公众存款;发放贷款;办理国内外结算;办理票据承兑与贴现;发行金融债券;从事同业拆借;买卖、代理买卖外汇;提供担保等业务。
  但刚搭起炉灶的网商银行显然更愿意轻装上阵,小步快跑。不设物理网点,不做现金业务,也不会涉足传统银行的线下业务,如支票、汇票等。网商银行将自己的客户群聚焦为小微网商、个人创业者和普通消费者,特别是其中的农村消费群体。
  把手伸向农村,网商银行何来的底气?这里与阿里电商,物流、金融向农村倾斜寻求高增长是高度一致的。
  阿里去年已经启动了千县万村计划,在3到5年内预计投资100亿元,建立1000个县级运营中心和10万个村级服务站,覆盖全国1/6的农村地区。支付宝早前已披露了一项面向三四线城市和农村的发展计划,希望通过移动平台和云计算及数据技术改善三四线城市的医疗、交通、公共服务水平,并推动移动金融服务在农村的普及。
  蚂蚁金服目前已与2300多家农村金融机构联通,一方面为农村用户开通线上支付通道,方便他们线上、线下购买生活、农资用品的支付需求;另一方面对接金融机构和农户,为农户提供消费、农资购买等信贷需求。
  与互联网企业在农村线上金融的积极布局相呼应的是农村移动互联网用户高速度成长。
  2013年底,农村移动互联网用户在农村网民的比例已经高达84.6%。而经过近两年千元智能机的普及潮洗礼,农村移动互联网用户的基数仍在高速成长,有望突破3亿。
  而另一出乎意料的数据是,通过手机购物的农村网民占比高达64.2%,使用电脑购物的只占32.9%。通过移动购物,移动支付,移动理财所逐步形成的移动端金融习惯已经为网商银行在农村市场的快速成长打下了比较坚实的基础。借助微信的高覆盖率和活跃度,微众银行同样可以借助微信和手机QQ实现海量的用户转化。
  在这种用户接受金融服务习惯变革的趋势下,目前农村金融机构除了一些政策性的金融服务和老年群体的固定客户群外,将会很快面临年轻客户群体快速流失与增长匮乏的局面。并在很大程度对互联网金融渠道产生较高的依赖,乃至于沦为管道,将前端拱手让给互联网企业。一批规模不大,竞争力不强,业务模式单一的村镇银行、信用社等农村金融机构肯定将面临出局的现实。
  传统银行将走向“管道化”
  曾经躺着挣钱,坐享行业垄断所带来的庞大既得利益的通信运营商们,因为固步自封,缺乏用户思维去主动进化,短短几年之内被OTT业务接管前端服务市场。用户用脚投票推动了整个通信服务行业的深度变革。在基站资源以铁塔公司的名义独立平台化,在移动内容、工具服务被移动互联网企业全面蚕食,移动数据业务被免费WIFI大规模分流后,传统运营商在产业链条里的管道化趋势已经成型。
  现在这种管道化的趋势正在金融行业上演,对象则变成了传统银行。余额宝等互联网金融产品前期已经充分展示了互联网企业的产品创新能力和对移动端用户与资金的快速聚合能力。以记账理财APP为代表的移动端综合金融服务产品的快速崛起已经赢得了用户口碑,用户规模达数亿。包括P2P、众筹、理财市场在内的互联网金融新形态产品的涌现,都在不断接管移动端前端金融服务市场。传统银行与用户之间的距离正在疏远。
  民营银行的正式开闸,特别是像微众银行、网商银行这些具有腾讯、阿里互联网巨头背景的民营银行的加入,才是金融服务业新旧秩序交替的开始。目前支付宝注册用户3.5亿,微信支付用户4亿,并都具有传统银行储户或者说是客户所不可比拟的黏性、活跃度,以及大数据沉淀。微众银行和网商银行走向前台,意味着这两个庞大互联网金融流量入口正式具备了构建新金融生态的能力,而不用再看传统银行的脸色行事。
  从支付账户向网络银行账户的打通对于互联网企业来说轻车就熟。一系列红包大战,补贴活动,事件炒作和舆论话语权的掌控已经充分证明了互联网企业对于用户习惯的迁徙与平台聚合能力。对于移动互联网普及度更高的城市而言,一大批中小规模的城市商业银行与信用社等机构在利率市场化的激烈竞争下还将面对成长型客户和居民存款向网络银行等民营银行集中迁移的局面。有多少家中小城市商业银行能在这一剧烈的阵痛中走到最后还有待市场验证。
  目前,影响这种新旧秩序交替的只剩下“开户面签”这一最后环节。相对而言,开户柜台面签是对传统银行线下网点和市场份额的最后一道保护闸,目前来看,这个金融改革缓冲带的篱笆也正在逐步撤离。
  正所谓无风不起浪,近日流传的《中国人民银行关于银行业金融机构远程开立人民币银行账户的指导意见(征求意见稿)》,说明央行将有可能为银行远程开户开“绿灯”。考虑到金融行业的特殊性,这个过程不会一步到位,还是需要给传统银行缓冲适应的时间。即使最终文件出台,远程开户预计也不会一次全部放开,开户应该依然以柜台面签为主,远程开户为辅。只有制度放开,用户用脚投票自然会加快这一进程。
  除了网络银行在金融服务新秩序上的竞争外,传统银行还面临着由不同实业资本投资组建的民营银行在细分行业市场上的激烈肉搏。从首批起航的5家民营银行结构来看,除了纯网络银行外,包括华瑞银行、金城银行、民商银行的业务都结合了自身的优势非常有针对性。
  华瑞银行将自己的业务聚焦在了自贸区企业和科创型企业领域,针对性研发了“FT 自贸区分账核算系统”来贴近自贸区企业的需求。此前在国内发展比较艰涩的“投贷联动”模式,华瑞银行也在做积极的尝试,特别是在创业板火热,IPO注册将实施的大环境下,银行在未来回报可期,争取摸索出适合国情的“硅谷银行”模式使非常有意义的。
  温州民商银行则主打温商牌,将自己的核心业务定位在了产业链金融,贷款利率最高不超过8%,而存款利率则为目前规定利率的上限,并大幅下调中间服务费用。这种策略灵活的微利运营,相对于传统银行来说更具狼性,当然也更受客户的欢迎。
  与此同时,第二批民营银行的试点也将于近期展开。按照规划民营银行的试点未来在地域上将从东南沿海经济发达城市逐步向中西部地区渗透,最终实现全域覆盖。可以预见的是民营银行与地域性的城商行,信用社等传统金融机构不可避免的将会有一场围绕市场份额争夺的激烈肉搏战。定位更为专业性,营销策略更为灵活,市场扩展更为狼性的民营银行已经掌握了一定的主动权。
  在风险容忍度增加,行业整体趋于微利的大趋势下,新旧秩序交替下的激烈竞争必然会导致一部分参与者的淘汰出局。出局者里既会有不适应金融新常态的传统中小银行,也会有不顾风险冒进的部分民营银行。即将实施的存款保险制度,从某种意义上说正是为新金融常态下,正常淘汰机制的运行提供制度保障。
  传统银行在规模、政策上的优势与民营银行在产品、反应速度、精准定位、服务水平上优势有充分的互补性,也决定了双方最终将是竞合的状态。包括网络银行在内的民营银行会更多的接管与用户和客户直接接触的前端服务。而传统银行通道支持的作用也将日益凸显,传统银行走向管道化已是大势所趋。
  不可避免的”人才流失潮”
  与传统银行内部层级森严,晋升机会稀缺,全行业要求降薪的调整氛围相比,互联网金融和民营银行的高速发展所提的舞台乃至收入对于传统银行中的骨干而言都是极具诱惑力的。
  对于筹建民营银行的互联网企业和实业企业而言,绝大多数均没有开展过金融业务,更谈不上人才储备,从传统金融银行和金融管理单位挖角几乎成为了唯一的选择。一方面快速复制传统银行的核心管理架构搭建骨干人才体系。另一方面又可利用这些人才背后多年积累的政府、企业与市场资源为业务快速打开局面。可以说民营银行的逐步发展壮大将是伴随着传统银行骨干人才成规模的流失来完成。
  从首批5家展开试点的民营银行人才架构来看,无一例外从传统银行挖角的大批高端人才。微众银行的管理层大部分来自平安系,副行长秦辉则来自于金融监管单位。华瑞银行的管理层来自于招行、上海银行等多家传统银行机构,董事会秘书许慧敏同样有上海本地金融监管单位的履历。
  网商银行的行长出自杭州金融办副主任,管理层也均来自当地主要的城商行。传统银行的管理层骨干批量流出,一方面是民营银行更灵活的体制里提供了更大的舞台,无论是从个人履历还是收入提升来看,积累了多年的行业资源有比较高溢价的变现渠道。另外,传统银行近年来降薪,监管趋严的内部管理举措,以及利润下降,业绩压力不断增大的现状也进一步催化了人才向民营银行的流动。
  互联网金融的持续火热,同样也在催化着传统银行技术领域的核心人才的出逃。近期刚组建的萨摩耶金融在20小时内便拿到了千万级的风投。主要吸引力是这个创始团队均来自招商银行的信用卡与风控业务的核心骨干。大数据征信与风控对于目前快速增长的P2P平台,以及传统银行而言都是较为核心的平台支撑。
  而最近成立的石榴壳等P2P平台的后起之秀,也先后有民生银行和招行风控方面的前高管加盟。可以预见传统银行技术、风控等业务板块的骨干团队抱团下海也将会成为常态,毕竟这是一个最适合创业的时代。
  曾经最熟悉的队友,纷纷成为了最具威胁的对手,民营银行和互联网金融快速发展引发的传统银行骨干员工的离职潮,或许才是新旧金融秩序开始交替的实质性表现。(via 新浪创事记,文/田黄)

评论(0)

您可以在评论框内@您的好友一起参与讨论!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BAIDU_CLB_fillSlot("9278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