牙缝市场,让颠覆性创新成为改变产业的力量

标签:互联网创新企业

访客:26252  发表于:2015-06-29 10:07:42

牙缝市场,让颠覆性创新成为改变产业的力量

20世纪60年代到80年代,日本公司出现了索尼、日本钢铁、丰田、本田以及佳能等公司,而到了90年代,日本就没有出现破坏性的新企业,这在很大程度上解释了日本经济出现停滞的原因。

很多具有影响力的公司都是通过破坏性创新成长起来的,但是日本的经济系统结构却抑制了新的突破性成长潮流,部分原因是因为突破性创新会威胁到过去成长起来的大企业。

现在,切入互联网化的新兴企业,虽然有各种不同的特点和身影,但是都如同一个个残忍的破坏者,撕裂着市场的规则。

这些新生市场的破坏者们很少直接攻克传统企业这些市场领先者,也从不从正面进攻传统企业的主流市场,更多的是将主流价值网络中的客户、或者零消费的客户拉到新的价值网络中——在门口挥舞大棒的新兴企业的野蛮人,总是从边缘地带开始切入。

正如小米一开始切入的是手机发烧的程序员;雕爷牛腩切入的是高大上讲究仪式感的小资;江小白切入的是时尚小青年。他们最初的市场空间都是非常狭小、天使用户数量少,却是在一片硬生生的市场找到了新生市场,破坏了原有市场。

正是因为“互联网+”新市场中对传统市场进行破坏,形成新的消费需求,但是在初期,不会让传统企业感到痛苦或引起警惕,也没有紧迫感和任何威胁;等颠覆性创新走到终极阶段,牙缝市场成为主流市场之一,一切已经悔之晚矣,回天无力为时已晚。

而恰恰是这种“互联网+”的颠覆性创新,正一轮轮极速的催化了整个传统行业互联网的进程。

面对挑战,传统企业和产业重启互联网化的创新进程,你是否具备更为广阔的眼光,是否拥有移动互联网+的颠覆性创新视角,是否准备以变革的理论和思维来迎接产业新的未来。

宝洁把研发和互联网+结合起来之后,从“没有创新”飞跃到开放式创新。

宝洁到了2000年中期,在短短的半年中,股票市值下降了一半,750亿美元的市值灰飞烟灭。

面对此困境,新任CEO雷富礼(A•G•Lafley)打通部门之间以及公司和消费者、供应商等利益相关者之间的障碍,提出了“连接和发展”的新战略,把从外部获得的新产品和创意从当时的15%提高到2007年的50%。

宝洁利用了雷富礼说的“建立在互联网基础上的搜索引擎”,即充分利用14万个科学家组成的网络——“创新中心”(“创新中心”InnoCentive最早是由医药制造商礼来公司资助,创立于2001年,现在已经成为化学和生物领域的重要研发供求网络平台)来解决问题,将公司内部职工解决不了的问题放到“创新中心”上。如果网站上某个科学家提出了解决方案,宝洁就给他支付一定的报酬(宝洁拥有知识产权)。

众包给宝洁带来了一些最具创新的产品,包括现在随处可见的“速易洁”除尘器;众包还为宝洁节省了大量的研发成本,公司的收益和利润率持续增长。自雷富礼接管宝洁以来,公司的市值超过了之前的峰值,净利润在2007年达到了100亿美元,翻了三倍。

解散:解散思维惯性、逃脱安逸地区、放下转型焦虑

对付焦虑最好的办法就是马上去做焦虑的事情——以色列 前总理 拉宾

在未来的几年转型期内,各种难以置信的大规模变化都在发生,但是为什么一方面看不到企业变化、改变的意思,只是进行外科手术式变革;另一方面,却有人无比焦虑无从下手。

哈佛商学院教授约翰•科特专门对大量大型企业进行了变革研究,他见证了上百家企业希望通过重新定位而赢得更多的市场竞争优势,其中一部分转型非常成功,但是更多的转型以失败而告终。

一个根本的原因就是思维惯性——你的思想还是按照过去的思想去观察现在、预测未来。如果受到思维惯性的影响,你对现状和世界的看法都会受到影响。思维惯性已经成为传统企业在互联网时代最大的隐性病。

面对互联网化的转型,在《颠覆性创新》中我们找到一个答案:在一个陌生的场景里,我们往往寻找熟悉之处;而优秀的变革领导者,在熟悉的场景中,却能找到不同。

正如诺贝尔奖获得者、胃溃疡药发明者所说:拥有丰富旧技术的人永远不会去拥抱新技术,反而是外部人,这些外部人,由于不能从现状中得到任何好处,更希望改变。

对于一个求变的领导者来说,他所面临的问题是:如何对待投身多年的公司和行业,今天开始好像第一次见到、接触到他们一样;更多的选择是拒绝新技术、新环境,乐于在熟悉的环境中生活而拒绝改变。

大多数人的世界观都是深思熟虑后形成的,他们通过成功的经验,经常固守着自己的观点,沉迷在过去,经常导致我们难以感受变化。正如作家威廉•布吉森的名言——未来已经在此处,只是分布不均的。

你是否还是守着很多年的成功经验在嘲笑未来——时间会充分证明在移动互联网+的时代,传统的管理是错误的,正如我们证明了地球不是宇宙的中心,证明了人类不是上帝创造的一样。

第二个原因即是你缺乏足够的带宽。互联网的好处,就是缩短了距离;太多的信息,直接导致企业的管理者接收到各种流派的理论,各种繁杂的信息,而且在一个不确定的世界中焦头烂额,无法启动自己的改革和变化。该放弃对纷扰信息的干扰和互联网化的焦虑,安排新的“带宽”,启动长远的互联网化目标了。

“互联网+”,如果连“+”什么都不知道,又如何去进行“+”互联网化转型的战略。

一个跨学科团队今年完成了一项对资源稀缺状况下人的思维方式的研究,结论是:穷人和过于忙碌的人有一个共同思维特质,即注意力被稀缺资源过分占据,引起认知和判断力的全面下降。这项研究是心理学、行为经济学和政策研究学者协作的典范。

这个研究对企业互联网化的改革和创新同样有效,穆来纳森把正在做的国际扶贫研究和自己的问题联系起来,竟发现他和穷人的焦虑惊人地类似。

穷人们缺少金钱,他缺少时间,两者内在的一致性在于,即便给穷人一笔钱,给拖延症者一些时间,他们也无法很好地利用。

长期的资源稀缺培养出了“稀缺头脑模式”,导致失去决策所需的心力——穆来纳森称之为“带宽”(bandwidth)。一个传统企业,为了满足目前你死我活的所需,不得不精打细算,没有任何“带宽”来考虑投资和发展事宜。

有趣的是,互联网化的焦虑症,不是更多在互联网化的漫天飞舞的信息中找解决方案,而是基于自己的企业实际,寻找一套符合自己的互联网化的方案。

DeutscheTelekom是一个非常典型的固定电话运营商,非常传统的按照经典的商业理念在稳定的推动发展,但是有一天洞察到整个通讯领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年轻的消费群体越来越多的进入到通讯领域,数字化的应用越来越广泛,发现唯有忘记过去,才能找到新的未来,关注新兴的消费群体,于是开发技术、关注消费者的行为变化并引入年轻的新领导层,重新定位了自己的企业。

正如《重来》作者,在开篇中就说到的:成功的第一步就是忘记现实的世界。

在这个现实的世界,是一个令人压抑的地方。新观点、非比寻常的方法以及外来概念完全被埋没。存在的仅仅是人们已经了解的知识和做法,尽管这些已知的事实存在问题,而且毫无效率。

(via:王吉斌/彭盾 微信号:wangdapang888)

牙缝市场,让颠覆性创新成为改变产业的力量

评论(0)

您可以在评论框内@您的好友一起参与讨论!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BAIDU_CLB_fillSlot("9278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