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这件礼物

标签:礼物互联网+

访客:22193  发表于:2015-06-29 08:56:43

【导读】如今,“互联网+”这件礼物已经送到我们面前了,要接受这件礼物,就要先改造我们的思维。

“互联网+”这件礼物

建量子电动力学的数学物理学家弗里曼·戴森(Freeman Dyson)曾说:“技术是上帝的恩赐。在赐给我们生命的礼物后,上帝继续赐给我们技术这件最伟大的礼物。它是艺术、科学与文明的母亲。” 如今,“互联网+”这件礼物已经送到我们面前了,要接受这件礼物,就要先改造我们的思维。
济学家许小年最近发表演说:“蒸汽机造就了工业革命,把人类经济带入了现代,带入了现代的工业经济和工商金融经济,彻底摆脱了对于自然资源的依赖……蒸汽机的产生对于人类经济发展史和社会发展史的重要性,远远超过今天的互联网,但是我没有听说过蒸汽机思维。”
在蒸汽机时代初期,中国的官员把它视为奇技淫巧,认为与诸葛亮时代的木牛流马没什么差别。即使是张之洞认识到这一技术在坚船利炮中的价值,也是中体西用,在工具上使用的蒸汽机时代所带来的便利,但在思维与体制上,还是以传统的思想、文化、制度为根基。相比之下,我们的邻国日本在黑船压境下,迅速认识到蒸汽机所代表的新技术的思维方式,并将之引入现代海军,结果在甲午海战中狠狠地教训了我们。
要深入地理解互联网+的新时代,可以从这四个方面着手:
第一,这是一个新的劳动分工的开始。在马克思看来,资本家和劳动工人的分工,奠定了资本主义的基础;经济学家Frank Levy和Richard Murnane写的《新的劳动分工》一书,则提出人类工人和数字工人的新分工。他们所指的数字工人,不仅是厂房里的机器人和自动化,而是汽车的自动驾驶、自然语言翻译等新的技术所代替的工人;而人类工人则是“劳心者治人”,人类在模式识别、复杂通信上,为数字工人(机器人)设定法则,指导机器的工作。为此,聪明的创业者更需要思考的是:我能设计什么样的新规则,能让机器更好地为我所用?
第二,互联网+将实现指数增长。人类擅长线性思考,但对指数增长所带来的新技术的快速扩张、渗透、引爆,往往措手不及,最典型的就是摩尔定律。
Shapiro 与Varian 在《信息规则:网络经济的策略指导》一书中指出,数字产品的本质,就是开始创造的时候很难,但不会被使用掉或消费掉,而是使用得越多越有效、越便宜。这也是我们过去所看到的,互联网技术首先在虚拟世界中迅速发展,呈指数型增长,而一些行业产生引爆点后,该行业迅速“摩尔化”。聪明的创业者要思考的是: 在我所处的行业,引爆点在哪里?“摩尔化”会在何时、如何产生? 
第三,互联网+的创新机会点将在全社会广泛“再创”。 这种“再创”不同于前10年更多仅局限于虚拟经济,而是数字在实体经济中的全民应用;不仅是机器对机器(M2M)的通信,而更是机器通信与社会信息、传感信息的各种加速整合。在这个过程中有一些通用性技术与“元创意”(meta-idea)在各行各业获得广泛应用。创业家要思考的是如何以“元创意”、“元技术”为基础,通过产品概念和创意的累积、迭代与延伸,在掌握创新规则、方法之间的因果关系基础之上,对虚拟经济与实体经济的各种创新资源进行各种整合、调整和利用,不断开发出新产品? 
第四,互联网+会与社会、文化、各种制度深度耦合。在过去的互联网时代,虚拟经济可以独立地存在,例如QQ的虚拟货币可以与实体货币分离存在;然而在互联网+时代,阿里提供的“网商贷”会与阿里上的贸易、淘宝上的交易、支付紧密整合。组织管理大师Weick(1976)认为在松散耦合系统,各种组成元素是相对独立的;而在紧凑耦合系统,各种组件是相互依存,换句话说,互联网技术需要新的组织结构、新的劳动技能、新的制度、新的价值观进行相互匹配和支持。
从这四个角度看“互联网+”,这是一个人类社会完全未曾经历过的新时代,像蒸汽机触发更多的科技创新、加速社会的进化一样,今天的时代是创造者最好的时代,也是各种机遇万马奔腾的时代。精益创业、试错迭代、大产品等创新技术与过程,为这个时代最伟大的冒险,提供了各种武器与应用。
最后还要说的,是其他行业如何改换思维、应对“互联网+”所带来的巨大机遇。例如传统的政府功能,是提供牌照、监管,而在互联网+时代,政府官员应该思考的是如何开启创新引擎,让技术更好地为社会创造价值。就前文所述的第四点,“互联网+”会与各种新制度深入耦合,同样也体现在传统垄断力量、利益集团如何唱衰“互联网+”上。比如各地对专车的政策限制或是种种争论,在美国同样有出租汽车工会对Uber的抗诉,传统汽车经销商对特斯拉直销模式的抗争等等,这些案例都反映着逆技术潮流的“反耦合”。
其次是教育部门。我们的教育部门,从小学、中学到大学,一直对创新重视不足,没有真正开放“思想市场”,虽然最近教育部也在倡导在大学开设固定的创业课程,但我们已经到了新劳动分工的开端。研究发现,美国社会财富金字塔中居于顶端的1%阶层,从1979年到2007年的财富增长了278%;而中产阶级,同期只增长了35%。如果不加紧对劳动者的各种数字化技能的培训,可以预见整个社会的贫富分化将更加严重,因为随着互联网与各类实体行业越来越紧密和深入地融合,只有高增值、高附加值的创造性行业才不会被机器与云计算替代。
当蒸汽机开启新时代时,中国GDP全球第一的桂冠因为没有适应蒸汽机思维而被替代了。当“互联网+”这件新礼物再次摆到面前,你真的准备好了吗?

-----------------------------
本文系IT经理世界/经理+原创,作者:孙黎,转载请注明出处和作者名

评论(0)

您可以在评论框内@您的好友一起参与讨论!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BAIDU_CLB_fillSlot("9278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