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S:大数据价值化是渐进的虽有挑战但要乐观

标签:大数据SAS

访客:26712  发表于:2015-06-25 10:26:54

没有数据分析,大数据只是一堆IT库存。目前,我国的数据服务还处于开始阶段,没有变成一个产业,对于很多国内企业来说,大数据仍停留在数据收集、整理、存储和简单报表等初级阶段,能够对大数据进行基本分析和运用的,只有少数行业的翘楚企业。关于大数据发展现状有一个非常有意思的观点:大数据现在是谈的比投(投资)的多,投的比做的多,做的比懂得多,而懂得又比赚的多。

SAS:大数据价值化是渐进的 虽有挑战但要乐观

SAS公司执行副总裁兼首席营销官Jim Davis

大数据究竟是空谈概念还是实干呢?SAS公司执行副总裁兼首席营销官Jim Davis认为,显然是后者。“我们显然已经开始应用大数据了,每个行业都可以从大数据中获益,举例来说,制造业可以通过大数据监控并优化整个制造流程,通信行业则可以通过大数据研究整个通信网络的负荷,为用户提供更合理的资费方案,政府则可以运用大数据收集税收信息,进一步了解各个社区需要怎样的服务。”

应用大数据,金融领域依然是雷声大雨点小

金融企业掌握着海量的客户信息与交易数据,而如何将静态和巨大的数据资产变现,挖掘隐藏在海量数据后的商业价值,实现“信息向效益”的转化是每家金融企业所追求的目标。

SAS:大数据价值化是渐进的 虽有挑战但要乐观

广发银行信用卡中心首席风险官王玉海

广发银行信用卡中心首席风险官王玉海认为,尽管大数据应用势不可当,但仅就金融领域来看仍然是雷声大雨点小,这里面既有客观的原因也有主观原因:

首先,从主观上来说,很多银行安于现有组织架构和组织流程,对新生的创新性事物在文化上有天然的排斥感。很多人认为,金融业是应用大数据最好的领域,但王玉海则指出,金融业现在连小数据还没有用好。

而从成本和管理角度来看,不管是从人、硬件、数据结构还是数据源来看,金融业依然保持传统模式。大数据需要基于生命周期的数据管理,而目前的金融业还是割裂的,碎片化的管理。不管是软件还是基础设施上来看,金融业应用大数据都不成熟。同时,银行的每个部门都有成本控制,在不能肯定投资回报的情况下,银行不敢贸然投入太多的财力、人力去开发。

技术上的挑战也是影响金融业应用大数据的拦路虎。传统的数据库都是事物型数据库,而不是分析型数据库。银行习惯于把原数据抓过来,把文本文件生成一个数据仓库,但分析型数据库的分析和数据仓库是割裂的。从技术层面讲,需要更大的储存和更强的技术能力,也就是我们常说的云计算和Hadoop储存能力。

还有一个就是人才挑战。应用大数据,银行需要对传统金融领域以及金融业未来发展趋势和技术都了解的人才,同时他们还需要具备数据搭建、储存和分析的能力,而这样的复合型人才目前在市面上是非常稀缺的。

SAS:大数据价值化是渐进的 虽有挑战但要乐观

SAS公司大中华区总裁吴辅世

对此,SAS公司大中华区总裁吴辅世回应道,虽然大数据的落地在全球都处在萌芽阶段,但它的发展还是很正面、积极的。技术条件正在慢慢成熟起来,拿Hadoop举例,三年前很多企业都只是对它做一些基本的论证而已,可在过去短短的两年里,很多银行都已经开始做试点了。由于行业文化,银行在采用IT技术方面是很稳健保守的,但是可以看到,他们正一步步地把大数据技术架构搭建起来。

有了技术架构,怎么去运用它呢?想让非结构化数据通过新的应用产生业务价值,就需要将IT技术与业务部门的应用相结合。“国内很多用户,包括像广发银行都是走在很前面、很尖端的,在一些应用方面的确得到了业务部门的支持,一个很明显的例子就是互联网金融。互联网金融基于互联网和移动互联技术,而这些新的技术结构,则将大数据的实践快速落实。互联网金融这股新兴的力量对整个市场来讲既有竞争冲击,同时也有很正面的一面,它刺激启发了金融企业朝大数据的实践落地进发,”吴辅世说道。

可以说,目前只有少数企业从大数据里得到了价值,更多的企业还是持观望的态度。而对于那些盲目推崇大数据的企业,SAS中国首席咨询顾问张磊说道,“很多企业的内功还没有练好,连传统数据分析还没做得很深很细,这时候如果只瞄准大数据项目,他们就会进入另外一个误区。大数据还是数据,只有把数据的分析做的深了和细了,再谈大数据应用才能真正做好。”

王玉海指出,清楚我们(银行业)在应用大数据的挑战并不等于悲观。金融业应用大数据虽然有很大的阻力和挑战,但是最早应用大数据的也是金融领域。银行应用正逐渐的大数据化,对碎片式的、非结构性的数据的挖掘和管理都是在往前推进的,我认为,我们还是非常有信心的,因为应用大数据需要一个过程。

从联合国与SAS的合作,看大数据行业价值落地

联合国在采集贸易数据方面已经做了很多年了,近年来,他们意识到可以利用这些数据帮助各国更好地了解他们所面临的各种重要事项,这不仅仅关于商贸,也关乎经济发展和卫生医疗。Jim Davis表示,“实际上,联合国所拥有的这种公开数据一直都是存在的,我们需要做的就是把这样的数据进行挖掘和分析,从中提炼出一些趋势,让相关事项变得更加透明。如果这些信息和其中所蕴含的趋势没有被大众所熟知的话,它并没有真正的意义。”

联合国采用了SAS数据可视化软件,为世界展现了现有的最全面的贸易数据内容。SAS Visual Analytics for UN Comtrade(针对联合国商品贸易统计数据库定制的SAS可视化分析)分析了27年来由联合国统计署收集的3亿多行数据。该数据来源于联合国商品贸易统计数据库。通过部署云计算技术和高性能分析,SAS Visual Analytics for UN Comtrade发现了隐藏在数百个商品贸易伙伴和成千上万种商品背后的故事,揭示了在过去三十年间,各国如何进行着经济互动。以前,只有大型机构可以通过实时分析大数据而搜集知识。现在,每个人都可以在网络上发现对于政策制定者、企业、研究人员和公众等不同群体有价值的信息。

通过与SAS的合作,用户可以从不同视角探索联合国的贸易数据,其中包括:

进口/出口——全球范围内、各地区和各国家的主要进口商和出口商,以及它们交易的商品。

贸易平衡——在全球或某个国家销售和购买的热门商品。

贸易构成——合作伙伴之间最常交易的商品。

镜像统计——根据贸易合作伙伴双方报告进行进口/出口数据的比较。

贸易历史——动画泡沫图跟踪指定国家最大贸易伙伴数据

数据——所有数据以表格的形式呈现,并带有强大过滤器。

历史分析——任何合伙关系、商品和年份组合的交易历史

除了改善民生,大数据分析在政府领域的应用,还包括防欺诈,Jim Davis指出,通过数据分析,政府可以对人口进行建模,通过预防欺诈节省成千上万的资金。

物联网是SAS未来重点关注领域

Jim Davis指出,近年来,SAS在研发方面有重大进展。SAS在高级分析市场,份额高达35.4%,高级分析也是SAS在过去39年时间里所做的核心业务之一。

同时,在工业4.0和中国制造2025等战略的驱动下,物联网持续升温。据IDC预测,到2020年,将有超过300亿设备将被连接到物联网,而它们无疑会产生海量数据。因此,物联网也是SAS的重点关注领域。SAS关心的是,如何利用和获取这些设备产生的数据,并把它们提供给企业和机构,改善他们的表现。

SAS承诺,用大数据和分析给企业带来实实在在的好处。Jim Davis指出,企业掘金大数据需要满足四个条件:第一是基础设施,也就是相关的软硬件搭建。第二是相关人员或人才,他们可以理解并帮助企业根据数据做出决策,他们需要具备相关的技能来进行数据分析。第三是相关的流程,企业要确保相关流程已经到位了,这可以帮助企业了解他们可以获取何种数据,以及如何利用这些数据。第四是企业需要一个强有力的文化,要积极地拥抱变革。

据介绍,全球最顶尖100家银行中的90%以上正在使用SAS解决方案投身大数据实践,在中国SAS服务于四大国有银行和21家股份制银行以及众多大型保险公司。Jim Davis指出,SAS只有37%的收入是来自美国本土市场,作为增长最迅猛的新兴市场,中国是SAS非常看重的市场。“我们非常关注如何帮助中国企业取得成功,帮助他们不断的进步,而在这个过程当中,核心就是企业的数据。”

(via:至顶网)

SAS:大数据价值化是渐进的 虽有挑战但要乐观

评论(0)

您可以在评论框内@您的好友一起参与讨论!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BAIDU_CLB_fillSlot("9278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