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技术型投资人眼中的云计算

标签:云计算技术投资人

访客:55722  发表于:2015-06-19 11:06:37

从概念普及、市场教育到价值创造,云计算的盛宴已如火如荼。在这一技术改变和重构系统架构的时代,资本将聚焦在新产生的生态系统中,即软件定义数据中心、运维管理、性能管理、ITOA、安全等方面。其中,能够实现特色企业信息化的创业企业更有机会。

2015年4月是云计算行业非常热闹的月份,国际上成熟的云计算服务公司Amazon AWS和Microsoft Azure迎来了巨大利好:财报显示,亚马逊第一季度AWS云计算业务营收15.6亿美元,同比增长49%;而微软的财报显示,云计算服务业务营收本季度达到15亿美元,同比增长106%。同时云计算下一代技术的代表企业Docker和Slack分别获得了9500万美元和1.6亿美元的融资,成为高科技历史上增长最快,影响力最大的新创企业。在国内,新春时节带来的不仅是基础架构服务厂商(IaaS)频频获得融资的消息,而且SaaS厂商也终于迎来了迟到的春天——公司发展、客户增长、高额融资似乎成了每日惯常的新闻。这些消息标志了整个云计算产业从概念普及和市场教育走到了在实体行业中得到了广泛应用的价值创造阶段。

技术改变和重构系统

作为一个骨子里根深蒂固技术人的投资人,还是更偏执的喜欢用逻辑思维来观察世界和推演未来。云计算(Cloud Computing)这个词最早于2006年出自当时Google CEO Eric Schmidt之口,之后被广泛传播,倍加追捧,最终成为定义当前信息技术变革大潮的名称。从字面上看,我们会很容易联想到云计算的核心就是把当前发生在本地的“计算”搬到“云端”,从企业内部迁移到云计算服务提供商。这样的认知粗一看和很多实际的案例都很吻合,其实,这是对云计算技术的一个由于过渡简单化带来的误解。这样的误解很容易让我们对技术法阵的方向产生错误的判断。

回归本质来看,信息系统的根本功能在于面向数据的操作。面向数据的操作分为两类:数据的处理(计算)和数据的流动(网络)。而一个信息系统设计的本质在于针对系统数据操作的成本和效率之间的平衡和优化。信息技术发展史上的主机时代、小型机时代、客户端/服务器时代以及当前的云计算时代都是这一设计平衡在不同技术阶段和成本结构下的体现。随着信息技术,特别是半导体技术(CPU和存储)、网络技术和分布式系统技术的高速发展,新一代信息系统中数据操作的成本将无限逼近于零,数据操作的效率也会依照摩尔定律的得以指数级提升,这就导致了信息系统中数据操作的分布会向趋于合理化和最优化快速演进。

信息系统中数据操作分布的合理化的重要指标是系统范围内数据处理的效率和综合成本,其本质是数据处理发生在系统内最经济、最合理的时间和位置。随着实体经济的快速数字化,企业信息系统的规模和复杂程度也随之快速增长。这一次的技术变革的核心是在日益复杂的大规模系统内如何实现和保障数据操作的合理化,其中包括基础架构层面资源的管理和分配,业务应用和服务的管理和交付,以及系统运行保障相关的工具和技术生态。无论是虚拟化技术、软件定义的存储以及软件定义的网络技术,面向应用的平台化服务、企业服务移动化以及各种形式的SaaS都无一不是这一技术趋势在不同层面上和不同领域内的体现。

在这样的系统认知框架下来理解,云计算的技术本质其实是大规模信息系统合理化的最佳实践发展过程中的一个由量变到质变的里程碑:云计算技术带来的变革是更大规模、更高效率(运行更快、更稳定)的新一代信息系统,实现更灵活的系统架构,更精细的系统运营。云计算技术变革产生的商业价值是在企业内部通过信息系统实现企业业务行为的及时性,业务演变的灵活性以及业务组织的分布化,从而极大地提高企业业务的竞争力。在我们目前正在见证的质变过程中,云计算技术正在改变和重构传统的企业信息系统架构,因而导致整个企业信息系统服务生态的洗牌。考虑到整个信息产业每年4万亿美元的规模,云计算技术带来的变革也是一场正在进行中的资本盛宴。

风险投资聚焦生态

同样,如果用技术人的语言来定义,风险投资应该是利用资本的杠杆实现技术驱动的颠覆性变革,并产生足够的商业价值,从而获得非对称性的高回报。在理解技术发展趋势的同时,对投资机会的理性判读还取决于对市场的大小以及市场发展的时机的判断。云计算技术是一个市场性很强的统称,本身就是一个庞大的体系,涵盖了很多的领域,也触及了信息技术市场的方方面面。市场发展中必然的不均衡也同样预示了不同细分市场中不同的创业与投资的机会。

和技术趋势同等重要的是云计算的另一核心理念:对信息系统中资源、能力和应用的进一步抽象和重构。这一理念衍生出了新一代信息系统架构下多种多样的商业模式。三层模型(IaaS、PaaS和SaaS)是最通用云计算技术架构模型,也是理解云计算市场机会的有效视角。如果抛开三层模型中的技术细节和相互依赖关系,我们可以将IaaS的本质理解为是资源的抽象、PaaS对应的是能力、SaaS对应的则是服务。在这三层模型对应的市场机会中,IaaS和SaaS的发展是先行的。这是因为资源和服务在传统信息系统是非常成熟的概念,更为关键的是在传统信息系统架构中资源和服务的界限定义非常清晰,使得企业在升级迁移到新一代基于云计算技术的系统相对更加可行。

在国际市场上已经发展相对成熟的云计算厂商Amazon AWS、Microsoft Azure以及Salesforce和Workday,国内市场中获得高额融资的云计算初创企业基本上都是属于这两个层面。而能力的概念和抽象虽然在传统的信息系统中有明确的阐述,但没有对应的成熟的实践。现有的企业业务系统中基本上都缺失对能力的定义和抽象,从而导致了目前PaaS的现有市场狭小,而且发展相对缓慢。然而应用与服务的通用化和规模化依赖于信息系统中能力的抽象和提供,是对大规模系统合理化至为关键的一环。我们认为,由SOA架构演化来的微服务架构将是云计算新系统下普适的应用架构,在中长期会越来越模糊IaaS、PaaS和SaaS之间的界限,形成基于由API为主要契约形式的高度软件定义化的系统架构。

就像历史上任何一次技术驱动的颠覆性变革,在核心主线之外,在新的系统架构周围会伴随市场的发展产生所需的生态系统。其中基础资源构建,周边支撑体系以及新系统所需的安全解决方案,都会在不同的时间点呈现多种多样的创业机会。目前已经初露端倪的领域包括:基础资源构建领域的软件定义的数据中心技术(例如超融合架构的代表厂商Nutanix)、周边支撑体系中的运维管理(例如Chef和Puppet)、性能管理(例如New Relic和AppDynamic)以及Gartner新近推出的ITOA(IT operation automation),安全解决方案中的虚拟化安全(例如Bromlum),以及云服务数据安全(例如CipherCloud、Netskope)等。正如在客户端/服务器架构时代产生的Dell、BMC、Symantec,我们同样期待在云计算生态中有类似的初创公司得以诞生并成长壮大。

特色企业信息化拥有更大机会

相比消费者,企业对信息服务的选择更加理性化、避险化。理性化的主要表现是对信息系统建设或信息服务购买投资回报率的高度关注;而避险化最主要的表现更多的是品牌敏感度和厂商依赖度。同时,企业对信息系统或信息服务的选用通常是和企业管理的商业流程息息相关,也和同行业内信息系统的最佳实践密不可分。这些微妙之处决定了在企业信息服务领域的创新需要具备很强的系统连续性,这也对这个领域内的初创企业在技术能力之外的执行力有很高的要求。

而中国企业信息系统建设具有明显的中国特色。我们绝大多数的企业没有欧美企业20多年的信息化建设的积累,一方面人才和经验储备不足,发展基础薄弱;另一方面,系统连续性的要求大大降低,使得行业的跳跃性发展成为可能。同时,相比于美国超过85%的企业具有互联网接入的现状,我们的数字不到20%,但4G智能电话的快速普及已让中国大多数企业实现了网络化,而且是全面移动化。最后,国内信息技术产业的整体发展具有典型的政策相关性,行业热点、技术走向、市场倾斜都与中央政府的政策密不可分。这些特色是目前中国信息技术产业现状的直接成因:基础研究能力相对薄弱、行业中缺乏龙头企业、市场运作整体相对灰色。在云计算领域也表现出IaaS厂商的低水平低质量竞争和客户和行业的分散性,以及SaaS厂商发展的滞后性都与此相关。

2014-2015是中国企业信息化发展具有历史意义的转折点。这个转折点是由多个因素聚集而形成的。首先中国企业信息系统的发展是倒逼的。企业在哪个层面和对手竞争决定了企业自身包括信息系统建设的水平。过去30年中国企业的高速发展造就了越来越多的中国企业(其实包括政府本身)已经成长到与世界领先企业竞争的水平。与领先的对手竞争,就需要有对等的武器,这是中国企业信息系统目前高速发展的最直接的动力;同时,新一届政府对国内信息技术产业发展的大力支持,以及对中小企业和创业企业的政策导向很大程度上引爆了市场上的需求;另外,80后人群逐渐成为企业运行的中坚力量,大大提高了企业整体对于信息技术网络技术的熟悉度和接受度;最后,以开源软件(Hadoop、OpenStack、Docker等)为基石的云计算技术的迅猛发展在很大程度上使中国初创企业可以相对容易地快速拉近与世界领先技术上的差距。这些因素造就了从2014年下半年开始的企业信息服务初创企业的高速发展。而在今后的12到18月内,我们认基于云计算技术,具有中国特色的企业信息化创业机会将主要集中在移动化面向垂直行业的SaaS,面向微服务的新一代PaaS,自主的超融合基础架构产品,去中心化的企业管理信息系统以及新一代基于大数据的企业信息安全系统。

最后的注解:创造它

本文试图用逻辑的思维解读云计算领域的发展和机遇。逻辑思维依赖于归纳与推演,而归纳与推演通常是基于历史的数据来试图理解发生的事件并预测未来的走向。也许这个尝试是徒劳无功的,因为颠覆性变革的本质就在于与历史发展平滑性的背离,其本质是跳跃的、破坏性的、不可预见的。也许对于预测最好的工具是疯狂的想象力;也许面对未知机遇最好的办法不是试图理解它,而是创造它。


一个技术型投资人眼中的云计算

张矩,光速安振中国创投执行董事。中美两国超过20年的高科技领域的行业经验,目前专注于中国投资领域,如企业软件及服务,云计算与大数据,SaaS和存储和IT服务。积极参与的被投企业包括:青云和瀚思。

来源:CSDN


评论(0)

您可以在评论框内@您的好友一起参与讨论!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BAIDU_CLB_fillSlot("9278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