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0到1,InVisage建好军火库颠覆CMOS

标签:传感器CMOS

访客:29361  发表于:2015-06-19 09:56:12

下一个苹果也许真的出现了,这次它深探到了底层技术——图像传感器。

 

下一个苹果、从0到1的颠覆,这种宏愿我们听到的太多了,无论是创客、创业者还是谋求自我颠覆和行业颠覆的大公司。甚至不少人宣称已经实现了从0到1,在说这句话之前,也许他们根本没想清楚背后的代价,所以才会将现有技术的升级版误当作从无到有的发明。

当量宏科技(InVisage)CEO李政扬(Jess Lee)在台湾为自己的工厂InVisage QFab3开幕时,当他为两岸的记者介绍他们意欲颠覆图像传感器以及生产线的新技术时,记者们没有听到类似的语汇。

当这个技术出身的CEO孜孜不倦地介绍量子薄膜科技与潜在市场前景时,台下的记者深深的感受到整个科技的潜在的颠覆式力量, 突增了对于它过去悄无声息8年与未来可能的市场表现更感兴趣。这个已经8周岁的创业公司,能否不鸣则已、一鸣惊人?

口红里的玄机

了解幕后故事之前,先弄清楚技术,才不至于被忽悠。

InVisage主要技术是颠覆性的影像感测技术:量子薄膜(QuantumFilm),使用在数码相机、智能型手机等各种行动装置。在工厂开幕式上,李政扬拿出了一个口红大小的小瓶子,里面的黑色胶质材料就是InVisage的核心机密,无论在哪里设厂投产,材料统一从美国空运,就像可口可乐的秘方一样。这么一小瓶的材料可以做成1万个传感器。考虑到材料的纳米级尺寸,也就解释得通了。

李政扬介绍,量子薄膜(QuantumFilm)是基于纳米技术的一个颠覆性新材料metal chalcogenide(一种金属硫化物)。薄膜是由一层高度感光灵敏的量子点所组成,用来取代一般数位相机影像传感器所采用的光电二极体硅晶片,支援更大的动态范围且在低光照环境下的感光效能更胜一筹,另外支援各种全域快门功能。能保留更多亮区与暗区的影像细节,在拍摄高速移动物体时也能减少影像失真。

CMOS Image Sensor的晶圆上有4,000颗感光电子来作吸光;而采用了QuantumFilm的InVisage图像传感器,感光电子可达1.2万颗,提升拍照时的感光度,并达到高分辨率的效果。做个对比,InVisage的量子薄膜图像传感器吸光速度是CMOS的8倍,光转化率是其3倍多。用大白话说,就是超清、图像稳定、不失真。

除了超清,InVisage的量子薄膜图像传感器还让模组镜片还超薄,这将有效帮助现在的智能手机突破瓶颈。目前手机的摄相模组通常在5mm左右,这是整体厚度与成像质量博弈后的妥协——模组薄,则要求pixel小,但pixel小了,透光少了,质量就打了折扣。哪怕是将科技带入轻薄时代的苹果,也难无能为力,不得不让高逼格的iphone 6上鼓个包。目前iphone 6 的机身背后的摄像头是6mm 而机身是5mm 这个鼓出的包就显得不那么完美了。

面对市场前景,李政扬信心满满,表示量子薄膜传感器可以取代CMOS图像传感器成为未来的主流技术,并引爆更大量级的市场。也许是目前CMOS市场的10倍,由于技术优势,可以应用于更广泛的行业上,比如眼镜行业、腕表行业、安防行业等。它的感光范围可以到达红外线。

对于纳米级的QuantumFilm架构来说,Pixel的尺寸完全不影响成像,因为它天生是5纳米的尺寸。 “不过为了迎合主流,我们的首款产品还是会选择在1.1-1.4um之间,等到市场培养成熟之后,再使用更小的pixel尺寸。”李政扬说。

不仅尺寸可以压缩,InVisage也没有像素极限,这是另一个厂商们最关注的点。

磨刀不误砍柴功 8年筑高竞争门槛

InVisage的技术确实不是一蹴而就的,但其实2010年时,就已经成熟了。2010年,量宏科技的量子薄膜技术获「华尔街日报科技创新奖」(Wall Street Journal Technology Innovation Award)。2011年,国际影像产业协会(the International Imaging Industry Association)又为其颁发了「视觉2020影像创新」(VISION 2020 Imaging Innovation)奖。

记者也查找到,在2010年,中国和美国的媒体都对其进行了报道,当时的InVisage和李政扬表示已经在接触客户。去年底,InVisage获得了中国泛海控股集团美国子公司的投资,完成了它的第五轮融资,创造累计融资总规模超过1亿美金的行业历史纪录。InVisage的台湾新竹的工厂开幕了,产品正式投产了。李政扬也向媒体确认,他们已经与两个数码相机的行业巨头确认了合作伙伴关系,并收到了共计1000万美金的首期开发费。

看来从2006年成立到2010年产品获奖,量宏科技一直在研发技术,确实,InVisage所有已签发和申请中的专利已达102项。那么之后的5年呢?是什么重要的原因让InVisage又回到了自己的实验室?

李政扬回答了记者疑问:“因为我们发现还需要继续开发相关的生产技术。”为了保证技术的保密和量产的稳定,InVisage自己开发了涂布技术,并自己设厂生产。这在业内十分罕见。更罕见的是该工厂的量产能力。102项专利让这个公司在这个细分领域难以超越。

新竹的QFab3是InVisage的第三个工厂,第一个在美国,第二个只是试验生产线。选址时,InVisage考察了中国大陆,新加坡和台湾,最终确定在台湾,主要考虑到台湾新竹的生态链和与台积电的伙伴关系。未来也有可能到大陆设厂。

关于生产流程的官方说法是:晶圆首先是由邻近的台积电公司代工制造,之后再运送到QFAB3 厂进行量子薄膜的沉积制程。沉积制程是由一部客制化且结合多种旋转涂布与化学气相沉积(CVD) 技术的设备机台执行。这样的组合让沉积制程不仅可模块化且完全自动化。

QFab3是记者见过的最小的工厂,它的生产线几乎是由3个实验室组成的,里面是定制的大机器和穿着无菌服的工作人员。工厂的面积只有6000平尺(1平米=9平尺),但李政扬表示,以InVisage的量产能力,挑战100亿的手机摄像头市场没问题。对比最近的CMOS大佬缺货事件,这个保证对于动不动就因产能不足被误以为“玩饥饿营销手段”的著名手机厂商们实在有吸引力。负责InVisage的Account Manager项宾如女士表示,现在已经开始为InVisage计划明年全年的产能。

衔着金汤匙出生也要慢慢长大

李政扬并不是InVisage的创始人,他曾担任豪威科技(Omnivision)公司副总裁 , 负责主要业务部门,并在短短的4年内,把该部门从5千万美金的年收入快速增长到5亿美金。李政扬懂技术,懂管理,更重要的是他懂CMOS,深知CMOS的瓶颈在哪里。李政扬告诉记者,InVisage的理念深深地打动了他这个“技术狂”,同样被打动的还有InVisage的其他成员,他们中的不少人都来自高通等名企,并在这些公司担任高管或中层;当然还打动了著名的投资公司,包括启明创投、英特尔投资,诺基亚成长基金,InterWest Partners投资以及RockPort资本等等。这些公司8年来为InVisage源源不断地输送资金血液。

面对目前的成绩,李政扬非常骄傲,尽管经过了8年的研发。显然,这个慢慢长大的创业公司,除了前景以外,还有真金白银,才留得住诱惑多多的硅谷精英们。大中华区高级销售经理Yvonne林告诉记者,InVisage的企业文化让有多年工作经验的自己十分惊喜。

现在,这个含着金汤匙慢慢长大的孩子终于登台首秀,来宾也内容强大:新竹科学园区局长杜启祥、台积电总经理兼Co-CEO魏哲家博士、台湾 国立清华大学教授兼量宏科技和联发科董事会员金联舫博士等等。同时,我们还看到了来自索尼的多位高官,他们一贯谨慎保守,这次也不肯在商务合作上透露只言片语,只说InVisage是全新的科技,他们特意飞到台湾参观工厂。

 

 

评论(0)

您可以在评论框内@您的好友一起参与讨论!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BAIDU_CLB_fillSlot("9278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