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合创始人解密爱拼车猝死之谜

标签:Uber滴滴快的爱拼车

访客:19219  发表于:2015-06-08 12:37:53

5月底,杭州福地创业园三层,爱拼车办公室人去楼空。2014年圣诞节的宣传海报散落墙角,三两员工在LOGO前留念。办公室的深处,三位创始人和财务人员还在做最后的收尾。

在出租车市场“淘汰赛”之后,摇摇招车创始人反思:“假如我敢投那1000万,今天台上也许就是我了。”但是,他没有。相比之下,爱拼车杨洋的理由更直接,“做不成行业第一,干脆退出。”

5月25日,爱拼车发布公告停止服务。6月1日12点关闭发布线路和抢单服务。6月5日关闭所有服务器,停止所有服务与支持。面对资金链断裂、融资受阻等种种解读,杨洋接受《中国企业家》独家专访,深入解析爱拼车之死。

CE:为什么选择退出?

杨洋:不继续做拼车,不代表我们不看好这个行业。这个行业还是有蛮大机会的,我把出行市场分为两大类,职业和非职业的。在今天的出行市场,巨头烧钱会让玩家们压力很大。小玩家要么提早退出,要么一路熬到底。爱拼车的想法是要么第一,要么不做。

CE:你说有一些不甘心,怎么说服自己?

杨洋:没有那些强烈。这个事情演变的过程是这样的,当你推进工作困难的时候,当决策很乱的时候,心里很焦躁要怎么办?只有两条路,继续原样不动或者改变现状。我们开始着手变化,但在摸索调整方向的时候发现,没有什么好调整的,最后决定退出。大家是一步步走过来的,大概用了一个月时间。我们先抽回补贴,再收缩城市的覆盖,最后很自然的对外发布公告。

CE:你预测拼车市场还要打多久?

杨洋:今年下半年会持续打下去。拼车市场的竞争和当年的打车市场已经不是一个级别,打车市场是十亿美金的玩家,拼车市场是百亿美金的玩家,会打的更厉害。

CE:什么时候有了退出的想法?

杨洋:四月底,我们综合考虑了多方面条件,觉得没必要拖了。大家在这件事情上有一个默契,认为团队不适合熬下去了。

CE:主要考虑了哪些条件?

杨洋:第一判断巨头的打法和趋势,第二看自己的产品、技术、资金和团队的实力。如果这样熬下去,最终结果会怎么样。如果要撑还是可以撑,但整体来说,这个团队胜算不大,没必要再拖累团队和投资人。

CE:如何和投资人达成和解?

杨洋:投资人对这件事情会更理性。我们选择退出,投资人觉得很正常。对于他们来说,是止损。团队转型后,在下一个项目中会有更多的机会。投资人很开放也很理解,他们知道很多创业团队都是经历过一两个项目才成功的。他们见多了。

CE:融资受阻是你们选择退出的主要原因吗?

杨洋:我们如果要继续融资,还是有希望的。可问题是,拿了钱又怎么办呢?我们心里没底,后面都是问号。我们拿了钱也不会和巨头对干的,没用。花钱这件事情应该学美团。别人花的时候我不花,努力练好内功。别人打得差不多了我再花,钱要选择适当的时候花才有价值。

CE:爱拼车在滴滴快的之后上线,当时有无预料到未来的正面竞争?

杨洋:那个时候只有一丁点的感觉,但我们觉得出租车一仗还要打很久,所以就想先把拼车这块业务做起来再说。滴滴快的切入拼车,跟Uber的关系非常大。如果Uber没有这么早发力,滴滴快的今年的重点应该是专车。

CE:在杭州起家是否制约了公司发展?

杨洋:每家的成长历程不一样,发力的阶段也不一样,导致最后的格局不同。我们知道,应该把北京作为先发市场。但我们出身杭州,肯定会在杭州做试验田,跑通或者有一定基础后再去打其他市场,这是规律。假设我们在北京起,效率肯定会不一样。同样的资金和人力投进去,在杭州抓一个用户,在北京可能是五个,公司体量就会大五倍。但是,每家所受限的条件和推动力不一样,都要根据自己的条件去做判断。

CE:多诺租车影响了爱拼车的发展节奏吗?

杨洋:孵化新项目这件事,从一个公司的长远发展来看,这样部署是对的,只是结果不对。我们在孵化爱拼车的时候,政策和行业风险很高,孵化多诺租车是为了降低风险,但没想到这个项目的风险更高。多诺租车对爱拼车的影响不大,我们关闭多诺租车后,拼车业务在行业内还是领先的。但我们的动作决定不了巨头的动作,不管我们的进度怎么调,巨头照样像洪水猛兽般冲过来,我们强一点或弱一点都不重要。

CE:对于烧钱这件事,我们犹豫过?

杨洋:没有。2015年春节之后我们是最先补贴的,补贴也是最高的。烧了一个多月后,我们发现这样干不对,遭遇到了很多条件限制,比如技术扛不住高频发,到了峰值的时候就会宕机等等。

CE:如何评价目前拼车市场的小玩家们?

杨洋:每家都有自己的特征。嘀嗒团队比较成熟,经过这么多年的互联网战役,团队不太容易犯错误。51用车的产品很强,从产品支撑、设计逻辑到流程都很顺。天天用车在运营策略上比较灵活。微微拼车的创始人有极强的品牌力量,能够吸引用户。未来的拼车市场,哪怕只剩下百分之个位数的份额,都足够大了。

CE:巨头来了,小玩家如何坚持下去?

杨洋:巨头很厉害,但它很可能顾此失彼,摊子铺的太大就不可能把所有资源向一个业务倾斜。拼车市场的小玩家们手上是有钱的,只是跟巨头不能比。保持现有的订单量不成问题。如何做差异化,给用户提供不同的用车感受,是大家都在考虑的问题。就像之前58赶集、携程艺龙,这些年都在打,但谁都不会把自己手上的钱打干。Uber和滴滴快的打仗,最长不会超过今年,最终要么和解要么走差异化。如果小玩家们熬过今年,形势一定会变。到那个时候,拼车会迎来第二春。

CE:未来,滴滴快的和Uber会不会收购拼车公司?

杨洋:逻辑是这样的,今天的互联网公司都是壳,壳里面的水才是有价值的,收了壳但是用户不一定会过来。大公司直接烧钱把用户抢过来就好了。如果收购公司要花两次钱,先收壳再烧钱导用户,浪费嘛。

CE:拼车未来的商业模式?

杨洋:商业模式,是今天这样说明天那样说的事情,能让公司一直往前走就是最好的商业模式。出行市场最直接的商业模式就是。

如果打到剩一家了,拥有大的交易量就有议价权,收佣金做杠杆经济是最直接的商业模式。汽车后市场、汽车保险、汽车旅游甚至汽车目的地营销,都是建立在拥有很强的行业把控力的基础上,做这些延伸业务并不容易。对于小公司来说就更难,这也是我们头疼的事情,盈利遥遥无期。

来源: 中国企业家(北京)

评论(0)

您可以在评论框内@您的好友一起参与讨论!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BAIDU_CLB_fillSlot("9278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