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2O的舒适点

标签:O2O

访客:24329  发表于:2015-06-02 15:20:52

【导读】钟点工、美甲、化妆、按摩、家庭医生,所有互联网到门的O2O体验中,难的不是服务专业度、也不是价格,而在于私密的暴露程度和用户的舒适点。

O2O的舒适点

    2014年大热的O2O应用是滴滴和快的打车大战,做美甲的河狸家上线后,各类上门服务都开始崭露头角,先是美甲、美睫、美妆、继而按摩、厨师、家庭医生也隆重登场,当然还有那些站在门口拿货就走的洗衣、洗鞋、洗包服务。连著名的58同城,这时候也把口号改成了58到家,一切到家服务均可从它们家预订。在这里并不想谈各大Apps营销、推广和用券都是怎么个展拳脚的,单谈上门服务的舒适点(comfortable point)。
    安全第一
    但凡试过或者考虑过试用各类上门服务的同学都记得自己的终极顾虑是什么,适用、适时、价格合理之外,最终的考量就是安全问题。记得河狸家刚上线,第一次申请上门做美甲的时候,虽然没想过有男性美甲师上门,但哪怕是女美甲师,大家也都担心自己的生命财产安全怎么办?继而考虑家庭地址和个人信息泄露。无论是哪有,都一万个不乐意。
    美甲师上门,记者本能自然是小心征询。不想,我们有这层顾虑,美甲师们想到的却是他们自己的安全,声称他们都有GPS追踪和110联网,服务结束后超过5~10分钟还没有移动,立即有客服介入,万一有什么意外立马会有公安部门介入——我吃了一惊,想想人同此心,美甲师们有这层顾虑自然合理。
    此后,美甲、美睫、美妆的Apps逐渐多起来,大家的接受程度逐渐上升。但当我第一次下单功夫熊做上门按摩的时候,我还是有些纠结的:美甲师基本都是小姑娘,大不了是有些瘦弱男(此处没有任何歧视,纯外形形容);按摩师可不同,不论男女,但凡做按摩,尤其是那些微信、App上推荐的、有十年八年经验的按摩师们,不论男女,手底下都是有些功夫的,厉害到甚至可能帮你打通任督二脉,可以做什么诸君只管想象。
    所以,我在微信上贴出我预约按摩师上门的时候,90%以上的回复都是问安全问题怎么考虑。我笑称“为了体验新商业模式,豁出去了,不过还是备了瑞士军刀了”,顿时笑翻了大家。但是,我问过的人里,除了特别年轻,或者揣着考察市场心理的记者们,十有八九还是不愿意尝试的。问原因,大家都直接省去价格和体验,直接谈安全和个人信息暴露问题(或许正是基于这个原因,上门服务的价格一点都不比线下实体店里的价格低)。
      舒适点
    有趣的是,同样上门服务,钟点工、乃至住家保姆,大家又是放心的。问如果是家庭医生,大家也表示这个是另外一个问题。“都是上门服务啊?纯粹从工种上说,钟点工更低端,而家庭医生还带着刀、剪等凶器上门?”我这么一抬杠,对方也愣住了。最终大家达成共识,真正区别点在于用户对上门服务舒适点的平衡和确认。
舒适点包括你对需求的迫切度和你愿意为之牺牲的部分个人信息安全,最关键的,还有对此项服务的可追踪信息溯查,所谓的check record,此项考核你对该服务安全度的认知。钟点工和住家保姆,因为这项服务由来已久,有过小孩的家庭一般都用过此类服务,所以大家对此类服务突然转移到线上来一点都不诧异,只是多了个选择。家庭医生服务虽然也是刚刚兴起,但大家对各大医院、或者各大保健机构的信任度,乃至对教育程度和家庭教养的信任度,很容易就转嫁到医生个人身上。所以,对公开合法“带着凶器”上门的医生,反而是觉得舒适并欢迎的。
     大部分新兴上门服务,可怕的并不在于服务本身,而是大家基于安全考虑,只考虑此类服务可能存在的威胁,并将“万一”中的“一”当全部。这与华尔街将黑天鹅当作不存在是两个极端,后者导致2008年金融海啸,前者则是让人在新兴事物前止步不前。
    其实,纯粹从逻辑上说,平台是可信的。就像当年余额宝刚上市不久,有用户在余额宝上丢了钱。马云知道后,第一时间照汇报数目给予补偿,连调查都是事后才进行的。这不仅是危机公关,更是因为当时余额宝还在试水期间,余额宝和财产相关,一旦有负面消息传出,这个平台就彻底毁了,甚至可能连带影响整个淘宝天猫阿里平台。同样,此类上门服务软件,一旦发生劫财劫色乃至劫命的案件,不止该软件不会再有人使用,不需要中央出示任何批文,整个此类型的软件和服务都不会再有人使用。所以平台制定者一定在这方面做足所有可能准备。
    河狸家最初上线的时候,为保障用户安全,首先对美甲师进行身份验证。美甲师除了要提供身份证、银行卡之外,还需要提供一位担保人,担保人必须为亲属。样样切中要害。上线不到一年,河狸家又和众安保险推出安心保障险,以防万一对用户造成的人身和财产安全问题。保险不能保障不出问题,但有记录的美甲师不仅平台遗弃他/她,保险也对此人行为有记录,美甲师们的忌惮又多一分。
     变化中的新阶层
    另外还有一层大家不曾清楚表述的原因是,基于过去对无产者可能带来风险的恐惧。仔细想想,这些年传统意义的白领虽然工资成长不高,但是蓝领工资却几乎是直线飙升:工厂里普工的基本工资哪怕是在相对落后地区,也已经至少3000元/月了,有技术的、勤快点的,4500~6000元/月也是常见;哪怕这样,生产线上的工人,尤其是40岁往上、感觉体力快要不及的女工,都纷纷涌到大城市做家政,住家保姆工资早就从七八年前的1800涨到现在的4000~8000元/月,包吃住年节还有红包;而你楼下收废纸的大叔大爷,早若干年前,旺季薪水已经7000、8000元/月,最近几年电商爆发,各类包装分量猛涨,师傅们的薪水水涨船高应该也是应有之义;按摩师、美容师、美发师、美甲师等所有这些生活服务类的薪水早就已经向白领看齐,甚至更高。
     据说第一个尝鲜的河狸家刚开始招美甲师的时候,为获得最好的美甲师、树立品牌,给美甲师每月推广补助最高达1.2万元/月+提成,最低的也有5000元/月+提成。二三月后美甲师独立,全额拿到所有的用户下单费用。河狸家80%的美甲师月收入过万元。这些生活服务类从业者们的身份矜贵,和我们早年以为的完全不同。难怪我们在担心自己人身安全的时候,上门服务者也对自己的生命财产安全诸多担忧。
     虽然没有统计资料,但肉眼估算,蓝领和这些服务提供者已经成为社会经济的中坚力量,不仅从他们贡献的力量上,还从他们所持有的财产上。去年下半年上线的建筑业P2P融资项目班汇通,他们一开始就把目标瞄准工地上建筑工人,这些城市的建设者们现在日薪300~400元,还超级抢手。把融资的主要目标对准他们,既为项目融了钱,又给赚了大笔钱的工人们找到理财兼娱乐方案,是不是兼代还可以提升建筑本身质量,倒也不见得是不可能的事。管仲老头说过:仓禀实而知礼节,衣食足而知荣辱。有道理的。
     了解了这一层,对上门O2O服务的恐惧不见得能减少,但至少可以增加大家对社会不同阶层的认识,甚至有可能愿意去试一试这些服务,不带恐惧和偏见地为这些还亟待完善的服务和软件添上一笔新的记录。更多时候,我们的舒适点不是出于对安全的恐惧而是对未知世界的恐惧。随着check record的积累,说不定到哪天哪个节点上,你便愿意去尝试并接受这些上门服务,这边是到了你的心理舒适点了。河狸家宣称它们上线至今1年多时间,过百万单,没有出过一起安全方面的事故。
-----------------------------
本文系IT经理世界/经理+原创,作者:叶丽雅,转载请注明出处和作者名

评论(0)

您可以在评论框内@您的好友一起参与讨论!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BAIDU_CLB_fillSlot("9278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