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友优普崔晓阳:脚踏实地逐步迈向工业4.0

标签:工业4.0用友优普崔晓阳

访客:24564  发表于:2015-06-01 15:53:48

【导读】面对着工业4.0所掀起的热潮,作为一名在制造行业深耕多年的老兵,用友优普高级专家崔晓阳却提出了自己不同的意见。

用友优普崔晓阳:脚踏实地逐步迈向工业4.0

    “工业4.0”最早诞生于2011年的德国汉诺威工业展上,短短几年之后,它就在全球掀起了智能制造的风潮。从美国的“工业互联网”,到英国工业2050战略,再到韩国的“制造业创新3.0”,仿佛大家都在争抢这个由工业4.0在制造业的制高点。

从工业的角度考虑,“工业4.0”的火爆似乎是一种必然。原因在于,第一次工业革命的最大受益国英国,成为了当时的世界霸主;第二次工业革命受益最大的美国和德国,成了资本主义国家的新贵;第三次工业革命发源于美国,而美国已成为了今日世界的事实上的世界霸主。于是,各国都把眼光盯在了可能引起第四次工业革命的变革因素上。在这样的背景之下,倡导软性制造、从“物理”到“信息”、从“群体”到“个体”、互联制造的“工业4.0”智能概念,确实让进入21世纪后面临着全球产业结构调整的制造业再一次面临着机遇和挑战,找到一条通向成功的道路也就成为了世界制造业的共识。

面对着工业4.0所掀起的热潮,作为一名在制造行业深耕多年的老兵,用友优普高级专家崔晓阳却提出了自己不同的意见。

用友优普高级专家崔晓阳

工业4.0的本质

崔晓阳认为:“德国凭借着强大的制造工业,提出了工业4.0;美国拥有世界上最强大的互联网企业,提出了工业互联网。这些都毫无疑问是制造业发展的方向,但我们绝对不可忘记了其中有广告的成份,这同时也是一种政府高层的宣传策略。”

而抛开这其中的广告成份,崔晓阳表示:“你说德国的工业4.0也好,美国的工业互联网也罢,再到我国提出的中国制造2025,其本质全是智能制造。智能制造是一种市场趋势,就算没有各国政府的介入,身处制造行业内的厂商最终也要走上这条道路,这是被市场驱使的,当技术发展到这一步的时候,要生存就只能如此发展。”

而之所以说工业4.0已经引起了国内与制造相关的产业浮燥现象,崔晓阳解释说:“根本原因在于工业4.0、工业互联网与中国制造2025的区别。”

崔晓阳进一步解释道:“美国与德国由于拥有强大的制造业基础,因此工业4.0与工业互联网的区别,就是德国与美国的出发点不一样。拿爬山来举例,就是美国是从北坡往上爬,德国是从南坡往上爬,它们的出发点可能不同,但它们的目标却相同。但不要忘了,强大的制造业基础,让它们有资本从半山腰开始爬,而中国的中国制造2025,却是指导中国国内的企业从山底下往上爬。归根结底,还是要用十年的时间,缩短和发达国家在制造行业方面的差距。更为形象地说,是要在2025年, 让国内先进的制造企业,具备从半山腰向顶峰冲击的实力。”

从这个角度来看,崔晓阳表示:“目前来看,工业4.0并没有实质性的标准,来评判你的制造业水平是否达到了工业4.0的标准。但从国内制造企业的基础来看,国内制造企业目前就拿工业4.0做为下一个发展目标,显然跨度是太大了。盲目倡导工业4.0,导致的必然是制造企业冒进和浮燥的行为。”

智能管理的瓶颈

在崔晓阳看来,智能制造的改进包括了制造设备和工艺的自动化改进,以及智能管理的不断提升,但我们多数制造企业在这两个方面的基础工作都不扎实,因而拖累了智能制造的进程。

    说到制造业,深耕行业多年的崔晓阳介绍说:“随着信息技术的发展,制造业的生产方式已经变成了一种很复杂的协同制造。以用友的软件为例, U8面向的是单体企业,实际上就是整个组织架构树上的一个个节点。最上边的节点是集团,下边是分、子公司,再下边是部门,下边还有车间和班组。但面向制造业的U9,所要做的,却是要让这棵树上的所有各个节点都可以发生协同关系。这些节点可能是一个法人公司,也可能是一个部门,也可能是一个虚拟组织(如一个项目组或一个阿米巴组织),U9的管理范围还会超出集团内部,扩展到供应商和客户,以及潜在供应商和客户上去。你想,这个复杂度有多高。”

   举例来说,崔晓阳解释说:“一台汽车发动机需要上千个零件才能组装起来,但今天的江铃发动机厂和五菱发动机厂,他们自己生产的零件绝对不会超过三个。其余的全部需要外购。同样的,今天的服装厂商,只提供服装的设计样式。它们会找布料厂采购布料,然后把这些布料交给印染厂去印染,再把染好的布料交给制衣厂,再将缝好的衣服交给纽扣厂钉扣。这些都充分表明互联网时代的产业就是一种社会协同产业。这样的产业需要的就是互联网给我们提供的智能管理”

   而就算是产业协同中的一个简单环节,事实上也并不像我们想象的那样简单。崔晓阳介绍说:“很早以前,用友U9的第一个客户某电子企业,在客户管理中就遇到了这样的问题。订货的是台湾企业,这家台湾企业就成了订货客户。这批货加工完之后付款的却是一家新加坡企业,这样付款客户就成了这家新加坡公司。货生产好了之后,却要发到德国去,这样那家德国企业就成了收货客户。现代企业为了控制物流环节的成本,就能把一个订货环节搞得如此复杂。”

   从以上例子中,崔晓阳总结说:“制造业的发展趋势,就是由于越来越细的社会分工而把企业的生产变简单了,但企业之间的协同要求变得更高了。这就产生了智能管理的概念。这样智能制造就分化成两部分,也就是我们国家一直在提的两化融合。一部分是工业化,为此要实现自动化;另一部分则是信息化,也就是我们提到的智能管理。制造企业的核心是赢利,为此就必须要降低各种交易成本。与提高机器人、高级传感器等自动化制造工艺相比,国内的制造企业在智能管理方面的差距更大,所以也就越需要下大功夫提高智能管理水平,进而降低交易成本。”

崔晓阳介绍说:“智能管理的核心,是实现计算机控制管理。而要达到这个目标,就要让计算机识别出企业的物料,也就是做到一物一码。但国内相当数量的企业,在这个环节做得很差,可以说做不到一物一码。”

崔晓阳接着说:“一物一码说起来简单,但做起来极复杂。像我们可以把一部手机当做一个物,给它一个码。但在手机的制造厂商来说,要把手机的每个零件都当做一个物,如果全给出一个码,系统的管理复杂度就太高了。这时,可能屏幕和芯片全是统一的,这些标准件就可以合并成一个物,靠一个码降低管理复杂度。许多厂商的物料完全是非标准的,但工艺可能是标准的,这时我们就可以把工艺当成物,给出一个码。许多企业的物料还可以运用拆分法,把它拆分成近似的标准件。”

崔晓阳强调说:“一物一码是通向标准化的大门,标准化是智能管理的起点。而恰恰在这个起点上,国内大多数制造企业做得并不好。在这个基础上提工业4.0,实际上只能是一种奢谈。”

工业4.0的实现途径

谈到工业4.0的实现途径,崔晓阳表示:“工业4.0的概念目前并没有一些特定的指标,但从智能制造的角度来看,要实现它需要经过标准化、一体化、互联网化三个阶段。”

崔晓阳介绍说:“北京的一家家具企业采用了C2M的生产方式,先上门去测量客户房子的实际尺寸,生产订制型家具,很受客户欢迎。但这家企业的生产却遇到了困难,准备转回标准化的生产方式上去。原因就在于生产自动化程度太低,只在打孔环节是全自动化的,机器根据每一块板上的条码,自动打孔。其他环节基本上都是手工或半自动化,根本不足以支撑C2M生产方式,反而带来高额成本致使难以坚持不下去。”

所以,崔晓阳认为:“尽管所有企业都会不余遗力地满足客户个性化的要求,但千万不要忘记了标准化管理,做好一物一码,决定了我们的精细化管理要精细到何种程度。虽然未来企业可能大量采用C2M、C2B的生产方式,但它们的基础一样是管理标准化。标准化又为一体化打下了基础,原因在于标准化实现了数据共享。接下来,销售和设计一体化,设计和制造一体化,制造和加工一体化,加工和采购一体化,财务业务一体化,企业智能管理就实现了。”

到了这一步,崔晓阳表示:“企业的管理内功已经练到家了,就可以向外扩展了。要把内部管理网络化,并通过互联网实现和客户、供应商,以及潜在客户、供应商的互联互通,把交易迁移到网上来进行,并且实现追踪查询。这就是我们现在一直在提的互联网+的概念。”

崔晓阳解释说:“工业4.0的具体目标是智能制造,但其终极目标是信息物理系统。我们在追求智能管理的过程,也就是实现1信息物理系统的过程。从用友的理念来看,我们在互联网时代,为制造企业打造一个虚拟企业,也就是信息构成的企业。这个虚拟企业加上企业不断进行自动化改造而形成的实体企业,工业4.0的雏形才初步显现出来。” 

最后,崔晓阳说:“面对工业4.0的挑战,制造企业需要认清工业4.0究竟能带来些企么,但更重要的,是做好基础工作,一步一步地把智能管理和自动化改进工作做扎实。好高骛远带来的只能是白白浪费时间和精力,何功之有?”

-----------------------------
本文系IT经理世界/经理+原创,作者:邹震,转载请注明出处和作者名

评论(0)

您可以在评论框内@您的好友一起参与讨论!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BAIDU_CLB_fillSlot("9278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