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找移动医疗机遇

标签:互联网医疗移动医疗医疗生态圈

访客:35379  发表于:2015-06-01 10:09:41

在中国城镇化不断深化发展的今天,医疗永远是一个大话题和大热点,更是不少资本和投行聚焦的领域。有人说,这是又一个值得挖掘的万亿元市场;也有人说,看中国市场潜力,只要看医疗市场就够了。而作为普通消费者,更多的感受可能还是“排队难”、“挂号难”,尤其是在大城市及医疗资源相对集中城市。如何破解医疗资源不均衡的问题?又到底怎么做到保障消费者的最大利益,成为亟待破解的难题。

日前,《国际金融报》记者试图从几家企业的视角,解疑答惑。同时,结合目前的互联网技术,移动医疗技术,企业又能为消费者提供什么?能不能破解市场中的一些顽疾?

付钢:慢心态做医疗


寻找移动医疗机遇

付钢

初次见到百洋医药集团董事长付钢,印象最深刻的是他手中的佛珠。即便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他手中的佛珠仍然在不停地转动。

付钢说,他主业是佛学爱好者,副业才是大健康。很难想象,就是以这样“做副业”的心态,他打造了一个“大健康生态体系”——10年来通过发展奠定了20万名医生的互动关系,目前也与全国17万家药店达成合作关系,而这也是他现在着力打造的“医药健康行业垂直生态圈”模式的基础。

两次转型

付钢,科班出生,毕业于北京医科大学,1993年被分配到当时的北京铁路总医院,这是一个人人羡慕的体制内工作。

那时候的付钢和大多数人一样,从底层干起,包括写病历。写病历的时候,他总会“不安分”地畅想,想着20年后可以像外国人那样捧着咖啡、穿着西装站在偌大的客厅里听着音乐边走边喝……

一年后,付钢毅然决定丢掉这份“铁饭碗”,投身丽珠集团,成为中国第一批医药销售代表。

“当做了营销工作后才发现,这个工作才真的适合我。”时至今日,付钢回忆起当时的决定并不后悔。

在丽珠,付钢一呆便是11年。在这期间,他从市场经理做到了营销总经理,然后是集团副总裁。

“这也是当时招聘我到丽珠的杨爱生替我规划的职业历程。”回想起在丽珠的11年,付钢特别感谢时任丽珠集团营销公司副总的杨爱生。

杨爱生曾告诉付钢,“如果想要未来有点成就至少要懂三个碗里的事,没有三年销售经验看不明白市场碗里的事;没有三年的市场布局能力,搞不清企业宏观战略碗里的事;没有三年集团层面的管理经验,看不明白各种资源整合碗里的事。”

“如果这三个阶段都踏踏实实走完了,也就具备做事的能力了。”杨爱生说。

2005年,付钢作出了人生中又一次的重要决定——走出丽珠,从零做起。在给家里留好生活费后,付钢利用仅有的200万元创立了百洋医药。

虽然已经做过集团副总裁的付钢并非“愣头青”,但真正自己创起业来也不是那么容易。

当时,付钢先做药品代理,后来他买了老药厂,想自己做药,结果签完协议进到药厂后发现,生产设备非常老,极有可能出质量事故,和他买时的设想极不相同。

“我找个年薪百八十万的还比较容易,也可以带十个八个一起去,但剩下的怎么办?”付钢告诉记者,当时的他想到几百名员工就开始失眠。

最后,和一同创业的三个老同事商量之后,决定堵上一把。“毕竟医药、大健康的黄金时代要来了,最坏的结果不过是一人带几个再另找东家”。

于是,他把老药厂拆迁至近郊,市区地块做房地产开发,用房地产的钱反哺药厂的新建和初期运行。其间,他开始认真研究品牌运营和线上营销,并将百洋健康网的药物咨询延伸至线下对医师的培训。到2010年,百洋组建集团公司,领域涉足医药、地产、投资。

“创新”医疗

如今的百洋医药集团已成为将药品和大健康类产品销往全国9000家医院和17万家药店的大型企业,并与全国20万名医生有着业务互动关系。

这样庞大的资源体系承载着付钢新的计划——投身移动医疗,做创新优化医疗行业的“互联网+”。

“医药电商的1.0版本是网上药店,2.0版本是网上商城式的平台,3.0版本则是颠覆。”付钢所说的“颠覆”是指百洋健康网正着力打造的“专业健康管理平台”。

据介绍,这是一个基于移动端的O2O生态圈,将医生、患者、药店和配送商便捷地连接起来,为长期用药患者提供处方药订购服务,为零售药店提供处方引流及库存优化服务,为制药企业提供新产品快速导入市场的处方院外化服务。

目前,百洋健康网移动端有三个APP,分别是医生端、药店端和患者端。其应用场景与上述生态圈相辅相成——患者下载客户端,可随时随地预约医生门诊或在线咨询;医生在线诊疗,在线处方;患者将处方下单至选中的实体药店,就近取药或等待送药上门。

“这种模式构建了一个全新的生态圈,改变了现有的诊疗、购药流程,将会重构新的渠道格局。”付钢对此信心满满。

一方面,在这个诊疗和用药服务的闭环中,为保证网络诊疗质量,百洋健康网移动端将患者重点锁定为出院患者或需要经常重复拿药的慢性病患者,即与医生端相连接的患者必须是该医生在线下真正诊疗过的病人。这种医患对接,不仅便于患者得到医生的持续指导,还可以实现医生对患者的长期跟踪,医患关系紧密稳定,大大降低医患纠纷。同时,在线咨询、续药、甚至开化验单,会给外地患者和复诊患者带来极大方便,免去到医院重新排队、挂号、开方、划价、取药之苦。

另一方面,在这个模式中,医生一般由患者主动选择,医生的诊疗服务费由医患协议商定,对医生来说,诊疗服务水平高,“患者粉丝”就多,收入自然也就高。加上便于对患者病历进行长期跟踪,大大有利于提高医生的医疗水平。

而对签约的零售药店来说,可实现处方和顾客引流,减少药店的库存压力。据悉,为减少药店的库存压力,百洋健康网签约了众多的医药配送商,电子处方上的药品无需药店备货,可直接由签约配送商配送至药店。

医疗生态圈

百洋的移动医疗战略总会被拿来和阿里健康相比。当记者再次将二者比较时,付钢笑着说:“阿里做的是互联网健康,百洋做的是健康互联网。”

付钢进一步解释,两者的基因不同,前者的基因是互联网,后者的基因是健康。他认为,用做游戏的态度做健康产业是有问题的,“互联网讲究的是快,健康产业先天强调的是慢,今天投资明天就想挣钱在健康产业是非常危险的,健康产业投资回报周期就是慢,需要积累”。

“为什么投资回报周期长,因为人命关天,审批的法律就多,流程就长。医生患者信任你,他需要体验,一点点地适应,这个信任积累的周期也特别长。所以每一个健康品牌的积累,每一个医生信誉的积累,都需要一个漫长的过程,不是一下就形成了的。”付钢说,所以你想要靠健康产业一夜暴富是一个很天真的想法。

付钢认为,阿里健康利用“快的打车”模式,通过补贴患者等手段撬动处方外流,其生态圈中医生是缺席的。

“医生才是健康产业的核心驱动力。”付钢强调,这是健康互联网与互联网健康的本质区别。医药行业人命关天,医生和患者,患者和药店都应该是一个稳定和互相信任的关系。

付钢强调,移动医疗只是他布局医疗生态圈的一个环节。值得一提的是,除医药电商生态圈外,百洋还正着力打造医药国际品牌生态圈和医疗服务生态圈,前者通过投资和品牌运营,对制药企业的产品进行研发生产、营销管理及客户管理服务;后者以菩提医疗集团为核心,投资医院,集健康管理、医疗和康复管理为一体。前者为电商生态圈贡献品牌流量,后者通过签约医生对病人远程诊疗为电商贡献服务流量。

廖杰远:探索“互联网+医疗”

寻找移动医疗机遇

廖杰远

廖杰远是中国智能语音识别行业的创始人之一,拥有多项世界领先的智能语音识别发明专利,亦是现在A股很火热的公司——科大讯飞的早期创始人之一。在一些人眼中,他还“创造性地将语音识别技术成功地应用在PC(个人电脑)、电信、无线网络上”。

但现在的他,远离了当初的智能语音,创建了挂号网,并着力在市场中施加自己的影响力。比如,现在,打开支付宝、微信、小米黄页等各大平台,均能看到挂号网提供的医疗服务。

日前,作为挂号网的创始人,廖杰远接受了《国际金融报》记者的专访,试图从互联网的角度,再次审视目前的医疗市场,尤其是互联网医疗市场。

“两个症结”

创建挂号网前,廖杰远曾长期担任国家863智能计算机成果转化基地负责人,拥有智能语音技术领域的多项发明专利。但人总会生病,在大城市生病,总免不了排队。

他曾对媒体举了一个真实的例子。“望着面前蜿蜒的就医队伍,知道又要浪费半天时间,因为到取了检验报告出来时,又到了医生的下班时间。1岁多的小侄子早已沉睡。”廖杰远说,这种“折磨人”的看病生活,忍受了9个月的时间。

“找熟人托关系,到最好的医院,找大专家,排长队……这些,好像已成为老百姓默认的就医‘程序’,似乎不到大医院,不找大主任、大教授,就无法放心看病。”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廖杰远说,究其原因,造成10亿老百姓“看病难”的核心结症有两个。

他接着说,第一,供、需信息不对称。医生和患者、医院和患者之间,存在天然的信息不对称。过去医院信息化都是“内部的信息化”,服务对象是医院和医生,对老百姓来说没有渠道去了解。各医院之间是一个个的信息孤岛,百姓必须到医院里才能获取信息服务,造成长时间排队及等待、拥挤。

“第二,医疗资源的运用不均衡。”廖杰远说,这主要体现在优势医疗资源过度集中在一线城市,尤其是核心的医生资源,出现‘大专家有品牌没时间,小医生有时间没品牌’的尴尬。”他分析。

“三个阶段”

廖杰远说,也就是在2010年,为了给刚出生不久的侄子治病,他跑了上海、浙江、福建的多个大医院。在体验了“看病难”的问题后,身处IT圈的他,开始思考该用互联网技术改变一般人遇到的就医难题。

那么,到底该用什么互联网技术呢?

他首先研究的还是互联网对医疗行业的阶段性发展历史。在廖杰远看来,第一阶段是将医院的窗口外移。“以我们为例,2010年到2012年,挂号网以挂号服务作为切入口,打开了医院的内外网,把医生出诊的信息同步给百姓,再把老百姓的预约信息同步给医院。”他解释,“比如,医院原来7时30分就开始挂号,排队人员就排了好几圈,拥护的大厅几乎没有空闲的空间。后来医院设置了专门的预约患者取号窗口,让预约患者能快速取号就诊。医生也可自己调节流程列表,把控接待病患节奏。”

第二阶段,在廖杰远看来,就是互联网促进医生资源的均衡配置。“从国内外的医疗制度的对比中,我坚定了这样的想法:如何将稀缺的专业资源扩大化,才是移动医疗要突破的本质。”他介绍,“在欧美国家,90%以上的首诊是由家庭医生来完成的,专科医生的患者都要有家庭医生转诊单。因此,全科医生和专科的专家之间形成了良好的分配,这样的医疗体系很有效率。”

廖杰远认为,互联网改变医疗的第三个阶段,是对医疗整个行业效率的提升,“主要表现在对包含医、药、险在内的整个医疗业务链效率的提升”。

廖杰远还预计,随着互联网与医疗的进一步融合,互联网医疗的发展将形成“双中心”:医院与医生并重,线上服务和线下服务并重,分级诊疗和团队协作将会成为其中的“新常态”。

资源不均咋解决

就中国的现状看,现在比较迫切的问题还是资源不均衡。比如,大医院人满为患,但社区医院往往人比较少。

“挂号网进行了两方面的探索。首先,就是探索分级诊疗。”廖杰远说。

据了解,从中央到地方目前都在推行分级诊疗制度的实施,能不能提升基层医生的公信力,直接关系到分级诊疗的进展。“这个公信力,实际上就是基层医生对患者病情综合的解决能力。”廖杰远说,因此,在公司战略上,挂号网推出了“微医集团”,即倡导“团队医疗”。

这并非无迹可循。国外,拥有120年历史的梅奥诊所,就一直秉承“团队医疗”的理念。“从根本上而言,我们要构建跨区域甚至跨学科的团队医疗,才能够真正地实现专家的经验和基层或年轻医生时间的有效结合。”他说。

为此,记者又询问了一些业内人士。在他们看来,“微医集团”所借助的“微医”平台,只闻其名就带有浓烈的“互联网+医疗”色彩。

廖杰远介绍,公司的“微医平台”有两个专注点:机制创新和技术系统创新。“所以,还是得感谢互联网。通过网络,完全可形成一个新的、基于医生团队协作的、高效的就医流程。”廖杰远说,“微医集团”的进展也印证了这一判断,“在发布后短短一个多月里,已经有成百上千的专家团队纷纷加入‘微医集团’”。(来源:《国际金融报》)

-------------------------------我是华丽的分割线-----------------------------------

加入e行CIO交流群(217877011),与1000+CIO交流、共赢!

我们爱分享、爱学习、爱吐槽,

爱各种线上线下活动,

也爱帮你拿奖拿到手软!

开门口令:您的单位+职务+实名


2015中国银行业移动化部署现状调查

评论(0)

您可以在评论框内@您的好友一起参与讨论!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BAIDU_CLB_fillSlot("9278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