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造就了运营商的悲剧?

标签:运营商

访客:25615  发表于:2015-05-29 09:27:08

【导读】 一面是政策的改革需求,一面是用户的怨声载道,三大运营商在四面楚歌之中,显得有点狼狈,但依旧舍不得走出之前由垄断优势铸就的利润城堡,这种心理本无可厚非,但它最值得控诉的是,如果电信业继续保持这种寡头格局,不仅会触怒政策制定者,更会让自己失去了改进的活力。

谁造就了运营商的悲剧?


    长期以来,中国国企都没有能力去规划改革的事儿,只是在惹得天怒人怨之后,不得已由政策牵头进行被动式调整,比如中国电信业在过去的20年里就不断进行着这样的改革,从最早由一家独大,到后来裂变成移动、联通、电信、网通、铁通、卫通等六、七家运营商,再到2008年电信业大重组,网通并入联通,电信收购C网,移动则悄悄用起了铁通,玩起了宽带;2014年又模拟成立铁塔公司,以期实现资源共享,进一步降低成本…除了这些大型的组织变动之外,政策也时常如发神经一般给三大运营商添点堵,比如放开资费审批,引入虚拟运营商,或者要求携号转网试点等等,手段不可谓不多,也解决了一些问题,但问题是运营商之前的环境太过优越,以至于改革好像永远不尽如人意。

前不久,总理两次明确要求运营商提网速,降资费,电信业随后做出规划方案,预计在年底之前,直辖市和省会城市等主要城市的宽带用户平均接入速率要从现在的9Mbps提升到20mps,手机流量资费和宽带资费均同比下降30%,围绕这个主要目标,运营商也推出了其他一些“提速降价”的措施,但一如前几次的状况,没有消费者给运营商点赞,更多的声音带着嘲讽,冷笑和愤怒,也难怪,运营商推出的优惠方案,诚意略显不足,只是绕着夜间流量、流量清零,流量包做了些“小范围”内的优惠,而这种鸡肋方案的害处在于,它们不仅难逃改革之锤的敲打,甚至还重新引发了关于“漫游费”的讨论风暴。

小病不断,问诊运营商天生恶疾

中国电信行业历来是垄断性较强的传统行业之一,即便是经历过两次大型的重组,竞争依旧不充分,寡头之势非常明显。这种状态下,电信从业者不可避免地患上了琳琅满目的“大爷病”,比如98年之前安装一部电话需要缴纳2250元的费用,还要请装机师傅吃饭,态度上,把他们当做上帝,把自己当做小弟;又比如第一波移动盛世之时,电信成为遍地黄金的行业,特别是中国移动积攒了绝对的天然优势,如同一个吸金的的城堡,无人能动;3G时代,三大运营商虽互有博弈,但依旧难改寡头格局,否则,也不会出现总理直接督促降价的情况,更何况,一些简单的技术逻辑不该再成为运营商堂而皇之的收费理由。  平心而论,电信业是20年来中国最具革新精神的国有企业,通信服务也有着显著提高。经过几轮改革,我们安装固定电话基本不用求人,有的甚至还要赠送电话机;流量资费也是一降再降,不仅成全了苹果、华为、小米等硬件厂商,也让腾讯、百度等OTT企业成为自己的竞争对手…我们没必要否认运营商的进步,但同样,他们也无法只靠这些进步就高枕无忧了,事实上,在政策与OTT企业双重夹击下,三大运营商利润依旧可观,2014年中移动利润高达1093亿元,这还刨除了营改增、4G基站前期投入的钱;号称不怎么赚钱的电信利润是177亿元,至于,用户数量不断下降的联通,也有120亿的利润。财报的透明化,让政策和公众知晓压根不用为运营商的生存担心,资费仍有较大幅度的降价空间,也正是因为如此,运营商“提速降价”的方案都显得缺乏诚意,更何况,面对一些逻辑上有缺陷的项目,运营商也一直是含糊其辞,与其说需要运营商慢慢改善,倒不如说,他们压根舍弃不掉由来已久的垄断利润:

首先是携号转网的事情,至今停留在试点阶段,而且试点的过程也非常冷淡,如果这项改革因试点的不顺而无法实施,那么,会继续加剧中国移动的用户优势,从而进一步降低竞争的自由度;其次,漫游费也是三大运营商的顽疾之一,与总理的要求遥相呼应,新华社连续发文,质问为何不取消漫游费?事实上,懂一些通信原理的人都知道,手机漫游理论上不会产生任何基础资源成本,最早的时候因各省移动公司独立核算收益,故当一个用户跨区打电话时,运营商还算有一个理由收费漫游费,但也是冠冕堂皇的说辞,至于说国际漫游的标准也是由三大运营商代表用户和国际运营商签订的合同,在这件事情上,我们看不到三大运营商给国内用户争取利益的诚意,甚至在一些热门旅游地点,漫游费会更贵,比如国内用户在马尔代夫拨打大陆地区电话,标准收费为12.86元/分钟,印度为19.86元,俄罗斯一些地区甚至高达39.99元,连去趟香港都要开通国际漫游业务,难怪有网友调侃:即便是去国外旅游,也难逃中国运营商的魔爪。最后,“包月流量清零”条款也是广受关注的问题之一,但进展比较缓慢,如今运营商也仅仅是在边角领域进行了调整,用户依旧要忍受“又慢又贵又清零”的条款。

一面是政策的改革需求,一面是用户的怨声载道,三大运营商在四面楚歌之中,显得有点狼狈,但依旧舍不得走出之前由垄断优势铸就的利润城堡,这种心理本无可厚非,但它最值得控诉的是,如果电信业继续保持这种寡头格局,不仅会触怒政策制定者,更会让自己失去了改进的活力。

清爽做人,运营商需克服“自利本性”

电信业应该属于一个国家的基础性服务,就好像高铁、公路一样,它的营运情况应该受到监督,进一步透明化,事实上,笔者认为,之所以会有漫游费这种东西,多半是电信从业人员利用了“普通用户不懂通信原理”的非对称优势,而且,随着国民之于电信业务的需求增加,电信业也理应不断思考,如何降低成本消耗,提供更优质的服务,而不是死扛之前的费用标准,所以,在可预见的未来,中国电信业一定会有暴风骤雨般的改革,这种趋势注定了垄断利益集团的悲剧,但回头想想,这种悲剧又何尝不是自己造成的呢?更何况,这种悲剧的逻辑是,从业者以前能挣100元,悲剧的情况下也能挣80元,但若通过自己的努力,他们甚至能挣120元,其中,40元需要在不断地竞争中获取。  其实,中国电信业的改革也是中国国企改革的一个缩影,众所周知,中国的国有企业都有很强的自利性,他们常常把自己的利益放到最显眼的位置,而把企业服务的对象,也就是消费者看作是弱势群体,这种充满悖论的关系,非常容易导致“服务意识低下,产品质量粗糙”的情况,浸淫在这种不健康的环境中,用户和国企都会陷入抱怨之中,用户抱怨不用赘述,谁愿意花钱买脸色看,而国企人员长期处于“上帝”的幻觉中,稍微给普通消费者办点事儿,就会觉得吃了大亏,但殊不知,他们创业的钱都是老百姓掏的,国有企业职员最恰当的身份应该是小区保安,是物业管理,是服务者…在未来的企业改制中,不仅要仿照优秀的跨国企业,建立董事会、监事会和执行经理层,也要逐步透明大型企业的营运状况,相信透明的信息会赋予公众更强大的监督能力。

另外,国有大型企业,生存的根本同样是努力建立成熟的产品、服务体系,具体到电信业应该尽早地展开与OTT企业的正面竞争,甚至直接引入民营资本,拆掉自己的安乐窝,或许只有这样才会加速中国网络的升级换代。 (via 百度百家,作者:科技新发现 康斯坦丁,科技新发现官方微信公众号:kejxfx

评论(0)

您可以在评论框内@您的好友一起参与讨论!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BAIDU_CLB_fillSlot("9278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