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去理解Uber传说?

标签:Uber

访客:39739  发表于:2015-05-27 14:36:13

【导读】用一个前现代的管理传统行业的办法来管理互联网,那肯定是削足适履。互联网的特征就是自由、分享、开放。不管是饱受争议的优步还是占据全民手机时间八成的微信,它们是真正解决了人民群众的真问题的。

怎么去理解Uber传说?

    怎么去理解Uber传说?

    我的微信朋友圈的Uber(下称优步)司机越来越多。我每天看着他们晒载客截屏,与乘客聊天的段子,显得异常快乐。这其中有外企的员工,有教科文事业单位的准公务员,还有一位是BAT的高级管理人员。以我对他们的了解,他们并不缺钱,似乎业余时间也没那么多,做优步司机纯粹是为了交流的乐趣。说老实话,要是我摇号中了车牌,恐怕也会去申请做一个优步司机。在朋友圈,优步已经是一个绕不开的现象级话题。

     那天在车上,司机问我,介意不介意后座有一个盒子,他加入了优步的快递计划,如果不介意,可以给我车费打折。那一刻,我觉得对优步的好感又多了一层。在北京这样拥堵的城市,提高单一车辆的运载效率,是一件多么重要的事情。优步越来越像一个综合的移动平台,只要与点对点的移动有关,任何你能想象到的事情都有可能发生。作为优步的用户,只能抱着好奇心拭目以待。

     2012年冬天的一个晚上,我跟一帮朋友在万圣书店喝酒到一点多,临走时,一位叫花落去的胖子说,我已经叫了车,你们慢慢等。在我们目送丫上车时,他展示了一下手机上的滴滴打车(当时叫嘀嘀),说,以后用这个吧。那时候打车软件还只是滴滴跟摇摇,司机会煞有介事的告诉你,东边摇摇管用,西边滴滴管用。用了一年多,2014年春节期间,遇到阿里挺快的、腾讯挺滴滴的pk事件,双方拼命往打车软件里砸钱的时候,优步不声不响地到了。

     我在2014年遭遇了几次滴滴司机挑单的情况,尤其是在广州和深圳。白云机场的司机一般都会接单,接完单后告诉你,到天河是150块不打表。宝安机场遇到两次接完单后打电话说不去的。我立刻投诉,事后也没有人给我答复。用uber也很偶然,有次在簋街吃饭,叫滴滴专车也没有,立刻下了一个uber当场注册,然后就有车到了。司机跟我说,优步司机是不能挑单的,只派给最近的。我想了一下这个模式,觉得不挑单才是对乘客的最大保障——因为保证有车来,除非你在鸟不拉屎的地方。

回头说我那几个优步司机朋友,我想如果排除了利益驱动的话,那一定只剩下价值驱动来做这个事情(当一名司机)了。在我看来,分享(包括利用车子的冗余价值及对面交谈)、连接(点对点的移动及手机交流)、可持续(环保及效率)等等这些价值,正好打动了中产阶级这个群体,不仅愿意使用这个软件,还愿意成为其中的一员,“我是一个优步司机”听上去就跟“我只使用google”、“我还玩facebook”一样,有种莫名的自豪感。

有时候挺佩服一些西方企业的,同样的产品,它的story telling非常有价值感。总能让你在消费之外,有精神上的愉悦感。如果分析我对这些西方企业的好感,恐怕在产品使用过程中的愉悦感是非常重要的一点。当然,多快好省也很重要。优步就是这样,省钱+愉悦感,这就够了。啰嗦了这么多,其实就是想说一句话:我是怎么用上优步的?这只是我个人的体验。后来我在香港、以及美国一个叫塔拉哈西的小城市,都用uber打到了车,这种用户体验,确实是其他打车软件无法比拟的。

古人曾说,一代有一代之文学。套用到今天的互联网产业,我想说,一代有一代之产品。移动互联网+大数据的时代,给普通用户带来的最大好处就是生活品质的提高,尤其是在一个服务业长期落后的国家,移动互联网基本能让用户实现跨越式进步,至少跟西方社会的生活服务水平相比,不至于差距太大。我们这一代人,最幸运的就是赶上了移动互联网时代,动动指头可以解决大部分生活问题,省下了好多时间干别的事情。

具体到优步这个产品,可能不单是出行和快递那么简单,这样一个平台的想象空间很大。前不久还听了一个段子说:本来优步的崛起,滴滴和快的感受最深,没想到躺枪的是陌陌。也许过不多久,顺丰、乃至顺丰优选、本来生活都有可能感受到优步的压力。

对于中国这样一个大国来说,闲置资源的配置从来都是一个难题,因为信息不对称之故。如果能够有效解决资源配置,对实体经济的促进非常有效。在这方面,我以为作为企业的优步和作为管理者的政府,是有非常大的共赢空间的。比如我们都知道北京是一个极度拥堵的城市,昨天才看到一个新闻标题是《北京交管局原局长出庭受审囚车遇堵半小时》,就很说明问题。

假如优步的数据,能够统计出人们的出行时间、地点,统计出道路车辆的运行状况以及地铁的换乘比例等,再结合公交、地铁、出租车的数据,会有利于政府在交通管理上的决策。尤其是,当用户足够多、车辆足够多时,能够提高单位车辆的运力(比如拼车与快递),运送更多人口与物资,减少车辆的空驶率,从长远来看,也有利于环保,尤其是在北京这样的雾霾严重的城市。

这当然只是一个理想状态。如果要做数据新闻的话,这些数据也应该能看出各个城市之间的经济增长差距,以及与互联网的关系。对数据分析来说,数据越细化,其导向的结论越趋于接近真实状态。如果中国的六百多座城市能够共享这些数据的话,那么城市间的经济对比研究也会是一个新的课题。大数据不应该仅仅是“庞大”,更应该是“细化”。我想这部分,各个软件都会有自己的想法来支持。

在中国提出“互联网+”的概念之后,移动互联网就不仅仅只是绿色经济了,它与实体经济的关系更加密切起来。它可能会给一切实体经济做服务上的延伸,使得其交易成本降低、资源配置更合理。所以“互联网+”有赖于移动互联网的各种产品的共同参与。不客气说,这其实是一场产业革命,会颠覆我们以前的很多认知。比如出租车行业的改革,很大可能就是这些打车软件逼出来的。

前不久,优步在中国的遭遇成为一个坊间重要话题。从地方政府对相关事件处置行为后的网络反映可以看出,成都的交管部门给予优步公司的信任,获得了网友的叫好与支持。在中国的网络话语环境中,由于网民对地方政府的普遍不信任,政府想获得网友的赞扬,其实并没有那么容易。网民并不是非理性的,不明真相的事情永远是少数,大部分事情依靠常识就能得出判断。

作为一个优步深度用户,我对优步的一些细节有过意见,也写过邮件投诉过。但我遇到的优步司机以及用户,都对这个产品抱有极大的信任,并且不遗余力的为其背书。回想有智能手机以来的这七八年里,有哪一个app引起过这样大的争议、以及获得用户如此强烈的支持?我想恐怕没有几个。管理部门遭遇这一从未有过的新变化,应该先调查研究,用互联网的单词来说,看看这些新型产业模式到底解决了哪些“痛点”。

在我看来,政府管理互联网,管理移动互联网,管理移动互联网的衍生行业,最关键的是要用适应互联网的特征的办法去管理。用一个前现代的管理传统行业的办法来管理互联网,那肯定是削足适履。互联网的特征就是自由、分享、开放。不管是饱受争议的优步还是占据全民手机时间八成的微信,它们是真正解决了人民群众的真问题的。还记得微信刚上架的时候,移动、联通、电信等运营商一片喊打喊杀的历史吗?短短几年过去,微信已经成为手机软件的基本配置。

同样,租车行业也是如此。为什么滴滴、快的以及优步能够迅速占领人民群众的手机?为什么优步能够在两大打车软件的夹击下脱颖而出?那是因为传统的租车行业的运营模式、运营质量都太差了。我这里不拿个体的例子来证明,单是看装机量以及在互联网上的话题频率就知道了。如果拿一个大部分网民支持的新型行业开刀,无疑不是明智之举,也有悖政府的服务理念。

在改革开放的三十多年中,民间资本、民间力量对于经济及产业类型的探索,是远远走在政府管理及政府服务前面的,可以说,政府的管理规范及立法,都是被民间牵着鼻子走的。这才是中国改革开放经济实力不断壮大的真相。用邓小平的话说,“一抓就死,一放就活。”这句三十年前的话,放在今天仍然不过时。应该以一种开放的态度,鼓励民间的产业探索,鼓励新型产业对整体经济的贡献。总之,不管是对创业者,还是管理者,保守的态度,很难适应这个指尖上的时代。(via 百度百家 作者:秦子嘉)

评论(0)

您可以在评论框内@您的好友一起参与讨论!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BAIDU_CLB_fillSlot("9278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