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天桥的梦,马化腾来实现

标签:马化腾陈天桥

访客:30335  发表于:2015-05-27 14:19:04

【导读】曾经的娱乐帝国梦,不再属于盛大,而是属于腾讯。

陈天桥的梦,马化腾来实现

      早在2009年末,盛大游戏刚刚被腾讯游戏赶超,屈居第二。极少露面的陈天桥现身盛大集团与湖南广电举办的联合发布会,双方决定共同出资6亿元成立盛世影业 (后更名“华影盛世”),进军影视制作发行及其衍生领域。会上,一手创立盛大的陈天桥感慨:盛大10年的“迪士尼大梦”正一步一步变成现实。
彼时,盛大的娱乐帝国版图初定——盛大游戏、盛大文学、华友世纪、 盛世影业四驾马车齐头并进,游戏、文学、音乐、影视互为依托,连横合纵下,相互输送资源。盛大极有望成为中国的“网上迪士尼”。
此后,陈天桥意气风发、指点江山,不断以资本运作,急速扩张自己的帝国疆域。
然而,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2011年开始,盛大的各项实业逐渐衰落——游戏节节败退,距离首位越来越远;文学内乱,创始的吴文辉团队出走腾讯;华友世纪被酷6借壳上市,却江河日下;更名后的盛世影业更是鲜有作为……时移世易,没有抓住时机,寻求持续创新,盛大的娱乐帝国梦化作镜中花、水中月。
商人陈天桥也未犹豫,不断手起刀落,将旗下的实业分割出售,角色随即转变为投资者。与之相应的,马化腾创办的腾讯却一直努力将其娱乐事业发扬光大。
6年来,腾讯一直牢牢占据游戏一哥的位置,更成立互动娱乐集团,不断拓展影视、动漫等业务,最后,甚至将盛大文学收入囊中,另辟阅文集团,交由吴文辉领衔……由此,构建出几乎全覆盖的娱乐商业矩阵。
今年3月底,腾讯互娱在战略发布会上,亮剑游戏、动漫、电影、文学四大业务线,夯实3年前便提出的“泛娱乐”构想,围绕IP(Intellectual Property,知识产权)打造属于自己的生态。用腾讯公司副总裁兼腾讯互娱事业群影视与版权业务部总经理程武的话说,就是“多领域平行演绎,同时,互动共建同一明星IP”,并以此寻求商业上的成功。
毫无疑问,这是对过去盛大“网上迪士尼”战略的演化,看来,陈天桥的梦,要靠马化腾来实现了。

彼之终结,吾之开端

    但凡有野心成为娱乐大亨者,都会想起迪士尼,毕竟这家运营90年的巨头堪称世界典范。它立足于完整的产业链,以“娱乐循环”的概念,构建出一套独有的ying利模式——“轮次收入模式”,也称“利润乘数模式”。在该模式运转之下,迪士尼以动画为源头,将影视娱乐、主题公园、消费产品等不同产业环节演变成一条环环相扣的财富生产链。
    当年,陈天桥提出“苹果园”计划,也是类似思路。他希望以盛大文学为轴心,推动文学IP如《鬼吹灯》,改编为影视、游戏,将现象级IP在粉丝面前轮次展开,撩拨他们消费的欲望,进而将利润乘数扩展到最大。然后,互通共融,同理可将影视、游戏作为火车头,进行版权衍生开发,深掘改编变现力。
     恰如《消费社会》的作者鲍德里亚所说:“消费的目的不是为了满足‘实际需求’,而是不断追求被制造出来的、被刺激起来的欲望。换句话说,人们消费的不再是商品和服务的使用价值,而是它们的‘符号意义’”。这正是互联网直接获利的不二法门。
     可惜的是,随着盛大版图不断扩大,业务规模快速扩张,外聘管理层与内部老江湖之间矛盾显现;被购企业难以被消化;员工激增下,企业文化稀释,管理体系权、责不明……以至于盛大驾驭不了爆炸性增长,抓不住稍纵即逝的创新机会,最终,只能遗憾与各波浪潮擦肩而过。
    面对每况愈下的实业,陈天桥说:“在面临是一个个把游戏、文学等产业做出来、无穷无尽地重复下去,还是把自己转型成一家投资控股公司的抉择时,最后决定应该转成一家以互联网创新为核心的投资控股公司。”
    于是,作为“现金牛”的盛大游戏被陈出售大量股份,经历吴文辉团队出离的盛大文学,失去独立上市前景,被陈直接“挂牌”。
    有趣的是,腾讯经过与百度等金主的竞争,顺利将吴文辉团队纳入麾下,还曾因此与盛大发生一系列摩擦,但最终,吴文辉禁业期满,执掌腾讯文学,辗转拿下盛大文学,并整合为阅文集团,填补了腾讯娱乐矩阵中重要的文学一环,独占六成市场。
     6年时间,盛大最引以为傲的游戏、文学嫁作他人,影视等部门越发边缘,而腾讯却在游戏领域独占鳌头,文学体系羽翼丰满,影视、动漫平台越发健全。
     不言而喻,自盛大官网将简介改为“全球领先的投资控股集团”起,它的娱乐大梦便走向终结,而在“UP+”口号下,腾讯的“泛娱乐”则步入从战略规划到战术执行的开端。
     彼之终结,吾之开端,好比歌德《浮士德》里土地之神的吟唱:“生潮中,业浪里,淘上复淘下,浮来复浮去!生而死,死而生,一个永恒的大洋,一个连续的生长……”
      明星IP、粉丝经济和钱
     而这个“连续的生长”,在程武的定义下,就是“在一个世界观内核的基础上,多领域平行演绎,同时,互动共建同一明星IP”。
     程武以新游戏《勇者大冒险》为例——该游戏为腾讯旗下首款动作射击手游,3月开启公测后,迅速成为App store免费榜第一。照计划,3月底,腾讯动漫平台为其打造的3D动画全网开播;4月中,其端游版本测试;7月,网络著名写手“南派三叔”写就的同名小说发布;10月,相关漫画发布;来年,第二阶段,同名影视作品则会进入开发。“我们不再是单单写一本书、做一部动漫、开发一款游戏,而是从零开始,通过多领域产品的载体形式,共同构建一个全新的《勇者大冒险》明星IP。”程武这样解读道。
    在程武看来,正是因为移动互联网的加入,明星IP的传播和发展速度,与过去相比已大幅提高,“可比传统更快一些”。毕竟,移动互联网加快了行业和产品的迭代速度,甚至增进了兴衰交替——它不仅提供了思维,还创造了工具乃至全新的生态系统,推动着娱乐业中游戏、文学、影视、动漫等领域交融后的进程。
     比如,微信、微博对明星IP的发酵,形成聚众效应;移动互联下的大数据精准分析,提供IP快速迭代的依据、匹配推送对应的人群。
     当然,明星IP不是文化快餐,而是有生命的故事、人物、情感,以及富含人类本身价值观的东西,腾讯很清楚,速度与品质间,需要把握平衡,若“步伐”太快,也会迅速“收回”。
      腾讯敢如此玩转娱乐业,正是由于从基因角度,它最能与之适配。本质上,娱乐各行业的商业模式都仰赖于粉丝经济,而腾讯最不缺的就是对粉丝的吸引。腾讯从QQ到微信,社交基因所饱含的情感不言自明,这种情感连接所引发的习惯养成,形成了极强的粘性。当腾讯意外地开拓游戏市场时,未料到,游戏却“变身”催化剂,将有情感基础的社交基因,进一步强化成了粉丝基因。且游戏也受益于此而财源滚滚。
     同理,文学、动漫、影视,皆可受益于腾讯强大的粉丝基因。去年四季度,腾讯财报显示,游戏收入近120亿元,显然,它对粉丝经济的琢磨已炉火纯青,将其经验复制于文学、动漫、影视易如反掌,再加上文学当下的霸主地位,腾讯要在整个娱乐圈形成协同的共振效应,绝非难事,各业务线通过粉丝获利,更是顺理成章。
      腾讯去年净利润达238.16亿元,居BAT三巨头之首。靠着游戏这台“永动的印钞机”,腾讯有足够的底气试错,错一次的成本不过九牛一毛,却能推动快速迭代、修正,离成功更进一步。如此“有钱,任性”,腾讯要打造明星IP,玩转粉丝经济,都变得十拿九稳,其“泛娱乐”大计可以威福自操。
     综合而言,通过几乎全覆盖的娱乐生态,先完成明星IP的养成,“放水养鱼”;再深度挖掘其IP价值,“下网捞鱼”,形成粉丝经济,获得商业上成功。由此,腾讯的娱乐帝国梦便离现实越来越近。
      如今,对于陈天桥而言,历史不能回头,而对于马化腾来说,却有翻到下一页的迫不及待。“时来天地皆同力,运去英雄不自由”的道理,想必两位大佬都懂的。

-----------------------------
本文系IT经理世界/经理+原创,作者:郝智伟,转载请注明出处和作者名

评论(0)

您可以在评论框内@您的好友一起参与讨论!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BAIDU_CLB_fillSlot("9278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