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正非的大气与霸气来自于哪儿?

标签:领导力华为创业任正非

访客:31573  发表于:2015-05-25 09:52:05

导读:自谦“什么都没有”的任正非,领导着一个令世人瞩目的华为,他的霸气体现在“把任正非的华为,转变为华为的任正非”,这一点,是无数企业创始人难以逾越的障碍。同时他说道:当企业成长到一定规模,必须从“机会决策”转向“战略决策”,尽力避免掉入机会主义陷阱。

一向被称之为“低调、神秘”的任正非说:“我不神秘,又不懂技术、财务、管理。我就是坐在他们的车上,拉一拉,没有想象中的什么都有。我什么都没有……”但,就是因为什么都没有,造就了任正非独特的管理风格。

任正非是大气的,大气在于他的自我蜕变和转型。

他又是“小气”的,“小气”在于他一直保持朴素品质。

他是霸气的,独具卓越胆识。

他更有极高的人气。看似华为在疯狂扩张,野蛮成长,但他始终居安思危。

领导者的个性特征和领导艺术决定了企业的价值观和发展方向。从华为的发展轨迹中,不难看出任正非本人所具备的领导力。其思想、理念存在于华为的文化、制度、产品,以及每一次变革中。华为的理念激发员工为事业奋斗,华为的制度激励员工甘于奉献。

大气:自我蜕变与转型

过了不惑之年,才开始因无处就业而被迫创建华为的任正非,像当年很多创业者一样,出发点是成为一个商人。但走过十年的创业初期阶段后,随着华为的不断发展壮大,任正非显然已经认识到:当企业成长到一定规模,特别是想做行业老大时,就必须从“机会决策”转向“战略决策”,尽力避免掉入机会主义陷阱。

《华为基本法》可以被视为华为在飞速成长时期对自身的生存和发展做的一次系统思考。中国很多创业者败在了从创业初期到飞速发展的这场转型中,创业者也只成了商人却不能成为志存高远并有系统思想的企业家。而任正非的远见显示,他基本已经完成了从商人到企业家的转型,成为华为真正的精神领袖。

所谓领袖,重要作用之一就是解构与建构,或者说结束一个旧时代、构建一个新时代。任正非通过自我意识的转型,解构了华为处于创业初期的旧时代,同时建构了华为全面扩张、与时俱进的新时代。通过个人自我意识的蜕变完成了企业转型——任正非立足于企业家的视角,对企业经营管理本质系统思考,对商业本质深刻洞察。

正如中国人民大学劳动人事学院的彭剑锋教授所说,中国企业家必须完成“从企业家的企业,转变为企业的企业家”,任正非选择的就是“把任正非的华为,转变为华为的任正非”。而这一点,是无数家族企业创始人所难以逾越的障碍。

小气:保持朴素品格

“以奋斗者为本,长期坚持艰苦奋斗”,这个听起来老掉牙的常识,却被任正非奉为真理,也被华为宣传为自己的核心价值观文化,并以极大的热忱和意志力将之传播、执行到了极致。

任正非出身贫寒,体会过谋生路的艰辛。从老一辈身上继承了艰苦奋斗的精神意志。他认为,要改变自己的命运,要改变组织的命运,只有一个选择——艰苦奋斗。所以将“以奋斗者为本,长期坚持艰苦奋斗”作为华为的核心价值观文化。这一价值观,也贯穿在《华为基本法》中,任正非将自己的经营理念和价值观传递给华为管理层。

华为在获得长期的高增长,如今已经可以放缓脚步的情况下,任正非依然屡次强调要“艰苦奋斗”,这与他一贯具有的危机意识不无关系。他认为,艰苦奋斗必然带来繁荣,繁荣以后不再艰苦奋斗,必然丢失繁荣。在外界看来,华为的脚步坚实、低调、稳健。

霸气:独具卓越胆识

任正非在商业竞争中显露出的一种霸气。2010年,他首度在华为引入了薇甘菊的概念。薇甘菊是一种杂草,只需要很少的水和养分就能迅速成长,并抢光其他植物的资源,使自己生长的空间和范围很宽、很广。这种霸气的成长方式,使得它被称为“植物杀手”。任正非是薇甘菊精神的崇尚者,所倡导的理念也成为传播薇甘菊的基因:“我们做产品需要具备薇甘菊这样的能力,要在末端接入层成为霸主。”有这样的霸气,更需要有底气,他说:“要成为行业的薇甘菊,就必须具备实力,没有实力是做不了霸主的。”

华为的确做到了“霸主”。创立以来,研发出多项世界领先的新产品和技术,结网式的前进步伐已从中国走向海外。甚至有人华为人是“华为狼”。尽管遭遇中国社会的数次大变革,始终以霸气的风格赢得了市场话语权。

尽管战略目标霸气外露,任正非为人却不霸道。他主张,让人人都能分享到公司成长的收益。任正非非常重视分配。他曾说,华为薪酬激励要管理好拉车人和坐车人的分配比例,让拉车人比坐车人拿得多,拉车人在拉车时比不拉车的时候要拿得多。企业家的霸气风格结合分享财富的人文理念,成为华为战略和执行的有力驱动。

静气:为企业长鸣警钟

看似华为在疯狂扩张,野蛮生长,但经历过困难时期和中国社会变革的任正非,始终居安思危。

从对未来的构想来看,他似乎是一个不可救药的理想主义者。他一直坚守自己的理想,不断为华为提出更大的愿景,华为不断被新梦想驱动前进。但他的思想中有忧患思维或危机意识去“对冲”理想。

在两极之间激荡和平衡,这是他思维方式的一大特征。所以才有了《华为的冬天》一文,不断提醒员工们居安思危。任正非一直在不断地为华为制造假想敌,不断地为组织产生危机的能量。任正非说过,“假定”是人类最伟大的思维方式。“假定”令人有梦想,“假定”也令人居安思危。

过去20多年,任正非每天都在假定华为明天会垮掉,华为员工的神经早都被危机论打磨得很粗糙了。在一次国际咨询会议上,华为一位英国顾问期望任正非展望一下华为今后20年的远景。任正非脱口而出:“20年后的华为,我可以告诉你,两个字——‘坟墓’。”当时华为的德国顾问戴姆勒对此的评论是:“任先生能这么想,20年后华为会活得更强大,德国能有今天,就是因为我们民族总有危机意识,华为跟我们很相像。”

人气:做精神导师

迄今为止,任正非在华为内部文章共40余篇。每一篇文章都体现出任正非的个人价值观,指引着华为人。从1994年第一次写《致员工书》到今年再次修订,任正非强调,华为公司共同的价值体系,就是要建立一个共同为世界、为社会、为祖国做出贡献的企业文化。这为现代年轻人进入华为提供了精神指引。

在华为取得成就之际,任正非会做《反骄破满,在思想上艰苦奋斗》的讲话,告诫干部员工戒骄戒躁;在华为稳步发展的过程中,任正非也会做出《论学习》《我们向美国人民学什么》等文章,让全体员工保持谦虚学习的心态;在发表自己的人才观时,任正非用《能工巧匠是我们企业的宝贵财富》来作答;当华为处在新时代的发展机遇下,任正非也多次以“创新”为主题在内部发表文章……这些文章不断为华为人指引方向,成为精神驱动。

领导力是一种能够激发团队成员热情与想象力的能力,也是一种能够统率团队成员全力以赴去完成目标的能力。领导力的核心是影响力。一个企业的形象也反映出企业家的精神特质。在互联网思维盛行的当口儿,华为发布了企业形象广告。广告引用的是“千年扫地僧”李小文先生照片。任正非亲自撰写的广告词:“华为坚持什么精神?努力向李小文学习。”“在大机会时代,千万不要机会主义。”无须多言,寥寥数语即可让华为上下认同并追随同一目标,这正是任正非领导力的最好体现。

来源:世纪名堂

评论(0)

您可以在评论框内@您的好友一起参与讨论!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BAIDU_CLB_fillSlot("9278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