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硅谷看Uber帝国的疯狂崛起

标签:创业移动互联网融资Uber

访客:25916  发表于:2015-05-25 09:45:49

在硅谷看 Uber 帝国的疯狂崛起

真没想到,我的 Uber 处女行是从一家修车行的停车场开始的。

一个小问题,以为很快就可解决,结果面无表情的服务生告诉我,至少要等四个小时。

这里没有接送服务,家里人也没法立刻接我,我突然想到,为什么不试试 Uber ?

我发现新买不久的手机上已经预装了 Uber,只要有 gmail 或者脸书的账号就可以导入,花了一分钟输入信用卡号码。然后就可以叫车了。第一次叫车,司机五分钟就到达,十五分钟把我送到家,费用全免,感觉不错。

后来我有机会和几位 Uber 司机聊天。一位老哥,Z 先生,是从格鲁吉亚逃过来的难民,以前做检察官。他开了三年车, Uber 提成 20%,他每天在路上接近十个小时,一周干六天,号称每月可以挣七千到一万美元. Z 先生对自己的生活还算满意,虽然他只是把 Uber 当做人生中的过渡。

另外一个印度司机,T 先生,则表示一个月挣七千美元不可思议。

T 先生将近六十岁,在县政府工作,周末两天出来拉活,Uber 提成 25%,每周可以挣四百到五百美元的外快,也是蛮开心的。

两个司机都不约而同地表示,他们最喜欢的是 Uber 的自由度,想做就做,不想做就休息. 时间完全自己掌控。

2015 年全年,Uber 营收预计会达到一百亿美元,扣除平均大约 80%的司机收入分成后,公司净营收大约二十亿美元. 关于 Uber 的利润没有公开数字,但对于这样一个高速增长的公司,短期盈利不是最重要的,开拓市场,确保江湖地位才是。

今天的 Uber,在全球五十四个国家和两百多个城市开展业务。 Uber 在全球的活跃服务的司机(至少载客四次)数目,15 年初超过十六万。

2015 年初的最近一轮融资,公司估值高达四百亿美元. 五月份公司又准备新的一轮融资,预计估值将超过五百亿。

Uber 之初

投资者真的疯了吗?Uber 的志向仅仅是出租车的业务吗?

Uber 创始人 Travis Kalanick, (以下简称 TK ) 15 年一月份在一次讲演中提到,硅谷北端的旧金山市,传统出租车业务一年的营收大约一亿四千万美元。与之相比,Uber 的营收五亿美元 , 已经是它的三倍多。

但旧金山使用 Uber 的用户还不到总人口的 25%,在旧金山这个局部市场,Uber 一年的营收增长速度是 200%. 在旧金山,纽约,伦敦,Uber 载客的人次数, 每年正在以三到六倍的速度增长。

成立五年的 Uber,为何崛起如此之迅速?它的未来要如何发展?它将如何改变我们的生活?

TK 1976 年出生于洛杉矶的一个普通家庭,曾在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就读,1998 年退学, 创立了自己的第一个高科技公司. 由于侵犯版权问题,公司 2000 年被迫关闭破产。

2001 年,他和同伴们又开始第二次创业之旅。头四年,公司一直在资金链断裂的边缘挣扎,为省钱 TK 一度搬到父母那里住了一年。后面公司逐渐有些起色,最终 2007 年, 以将近两千万美元的价格卖掉。31 岁的 TK 终于挖到了人生的第一桶金。

TK 一直以好斗来形容自己的性格。他号称每天和人打交道时,都听到一百个以上的不,这么多年来,已经听到几十万的不了。创业时遇到的各种拒绝对他来说,早已习以为常, 不是不可逾越的障碍。

Uber 创立的灵感来自 2008 年的巴黎。TK 和同伴试图打出租车参加一次行业会议,但是叫了半天也没叫到. 按照 TK 所说,他们要的服务,无非是手机上,点几下,就可以迅速叫到车。

Uber 出世之前的出租车行业,面临着车脏,叫车慢,服务态度差,昂贵和无法接受信用卡的种种问题. 移动互联网和定位技术的慢慢普及,使解决这些问题的技术条件突然成熟了。

关于美国传统出租车业务,首先该从纽约讲起。

纽约市从上世纪五十年代到现在,六十年来,给出租车司机发放的执照总数一直保持在一万三千左右,没有增加。有执照开车的司机,车前方都装有一个勋章(Medallion)一样的东西。出租车的勋章,可以通过买卖转让。由于内在的垄断性,从问世以来其价格就不断上涨,到 2013 年四月一个勋章价格一度涨到一百三十万美元。

昂贵的纽约出租车勋章的价格,导致实际上每个出租车要缴纳的分子钱,等价于约每天 140 美元,这些费用无疑都要转嫁到消费者身上。

历史数据显示,从七十年代初到 2013 年,此类勋章价格上涨了接近九十倍,秒杀同期股票和房市的上涨幅度。四十多年的纪录,投资出租车勋章看上去是一个退休的捷径,不是吗?

但是 Uber 的出现,慢慢打破了这个格局,到 2015 年初,纽约的出租车勋章价格下跌到八十四万美元,相对于最高点下跌幅度超过 30%.,这是后话不表。

经过一年多的筹划,2010 年六月,Uber 的业务在硅谷北部的旧金山正式开张, 六个月后用户就超过三千,运载人次超过一万。

初次体验 Uber 的人们,被其便利和优越的服务征服,口碑相传,促进了 Uber 的迅速增长。

手机上按个键,五分钟车就来了,没有什么比这个更有说服力了。

Uber 的宣传很少借助广告. 成立之初,他们常在硅谷的大型科技会议提供赞助,给参会人免费接送服务,在高科技社群中提升 Uber 的品牌形象. Uber 还经常在大型体育赛事,节日活动这类出行需求特别强烈的时刻出动,加速市场的占有率。

当口碑相传的 Uber 成了一个等价于打车的动词时,还有什么品牌效应比这个更厉害?

Uber 同时也解决了许多人的就业问题. 甚至许多失业的职业司机也通过 Uber 找到了重新谋生的手段。这也是促进其迅速增长的因素之一。

Uber 之巨

2011 年初,Uber 获得一千一百万美元 A 轮融资。

2013 年八月,谷歌投资两亿五千万美元入股,此时 Uber 的估值已经接近三十亿美元。Uber 的全球司机超过两万,它告诉世界,它的时代终于到来了。

和 Uber 最接近的行业第二名,Lyft, 要等到 2012 年夏天才正式成立,比 Uber 整整晚了两年。

Lyft 最近一轮融资,估值在二十五亿美元左右,相当于 Uber 的二十分之一。Lyft 预测今年的扣除司机分成后的营收大约三亿美元,相当于 Uber 营收的不到六分之一。

Uber 2014 年开始推出一个拼车业务,叫 UberPool,基本思路就是让同一路线的乘客沿途共用一辆车,这样可以降低大家的费用。这有点像传统的公共汽车,但乘客不用等太长时间,而且上下地点更加灵活。

参与的人多了后,出现一个有趣的现象,那就是司机在一条环路上,有可能不断搭载新的乘客,然后放下旧的乘客, 形成一个循环不停的”永久旅程” (Perpetual Ride) . 司机不必将近一半时间空车去等待寻找下一个客人,效率提高,收入也提高,那么更多的司机原意参与 Uber,形成良性循环。

操作上,参与的乘客和司机越多, 资源共享的机会也越大,规模最大的公司在这方面有天然的优势。这有可能是 Uber 击败其他小竞争者的利器。

如果一个司机一个小时要自己拿到三十美元的收入,但是通过 UberPool 可以一个小时平均搭载十名乘客,假设 Uber 提成 25%, 那么每个乘客的费用只有四美元。

如果你每天在 Uber 的花费上超过三十美元,也许还是自己买车划算。但是如果通过 UberPool 共享,把你的费用降到平均每天十五美元,甚至更低呢?

奥巴马的前任竞选总管 David Plouffe,最近被 Uber 雇佣,负责其公关部门事物。Plouffe 在一次演讲中提到,如果洛杉矶的司机,只要 15%的人一起拼车,而不是目前一人开一辆车,洛杉矶就不会再有塞车的问题。

如果更多的人,不再买车,而是使用 Uber 或者类似共享拼车服务,减少公路上的车流数目,减少交通拥挤,减少汽车排放污染,减少停车位的需求,其巨大社会效益,在全美国, 将是每年千亿美元量级的。

在中国,Uber 面临的是滴滴和快的打车合并后的占据市场份额近 80%的行业巨头。TK 提到光北京一个城市,出租车大约七万辆,相当于纽约的五倍多,这是一个没有人愿意自动放弃的巨大市场。

当记者问 TK,作为后进者,面临行业巨头,Uber 为什么还要进入中国市场时, TK 回答到,“进入中国市场后,我们又成了(行业的)小家伙,(挑战巨头)太好玩太有趣了,这对我来说就像回家一样。是的会有很多挑战,但是不断尝试,迎接挑战会是个很有趣的过程…最终,我们的目的是在中国提供最便宜的最可靠的叫车服务”。

Uber 之外

除了运送乘客,Uber 还可能做什么?

TK 给了一个线索:如果你能在大多数地方五分钟内叫到车,那肯定还要许多别的东西你可以五分钟内送到。

在新泽西和纽约,它在测试一个快递业务叫 Uber Rush。

在首都华盛顿州,它在测试一项服务叫 Uber Essential, 十分钟内把常用家庭用品比如牙膏,卫生纸,药品等送到你的家门口。

在纽约和芝加哥,它推出一个送餐服务,UberEats, 十分钟内把一包快餐送到你身边。

Uber 还和一些奢侈品店合作,计划推出当日送货服务。

再往长远看,如果 Uber 把本地物流送货业务做好后,长距离的卡车,飞机和货船运输是很自然的下一步发展方向。

关于 Uber 的未来,无人驾驶车辆肯定是最重要的方向之一。毕竟搭车的主要成本是司机的人力和时间,而不是车本身。这将意味着出行的成本继续下降,更多的人不再需要自己养车。

Uber 已经开始和匹兹堡的卡耐基麦隆大学(CMU)展开紧密合作,大批 CMU 的科学家被 Uber 雇佣,投入自动驾驶应用的研究。

无人驾驶也许是十到二十年以后的事情。但是可以期待,衣食住行中的”行”, 将会越发便宜。

在最近的一次和科技媒体人 Mike Arrington 的访谈中,TK 再次强调,Uber 的最终目的, 是要把大家出行的成本, 降到比自己买车更低。

Arrington 评论道,“你要减少人们对车辆的需求?汽车商肯定会因此很爱你!还有谁不和你打架?”

“对了,出租车行会的人早就想把你弄死了。其实,你的长相, 特别像他们要雇来干这事的人”。

TK 尴尬地笑道,“嘿嘿“。

有位分析师如此评论 Uber:

“如果你把 Uber 只当成替代现有出租车公司,它其实不大。”

如果你意识到 Uber 可以把你的孩子送到学校,把你的父母送到机场,带你去约会喝完酒后再送你回家,给你送一些日常用品上门, 它就大一些。

如果你以后不再自己买车,完全用 Uber,它就更大了。

如果你把 Uber 看成一个超级联网计算机,每天全世界运送上亿的人和货物,连接一切,那这就是世界上最大的公司之一了。

美国独立战争期间有位战斗英雄,叫喀斯特将军。1876 年他在美国西北部围剿印第安人部落时,遭到人数十倍于自己的对手突袭身亡。传说中喀斯特将军的临终遗言是,“Where the f*** does all the Indians come from?“ (特么的这么多的印第安人都从哪里来的?)

联邦快递 (Fedex) , UPS 和其他快递公司,停车场和车位的业主们,运输物流产业链上的各位海内外朋友们,你们要小心一点了。不要在 Uber 或者类似的新生竞争者突然降临时,也像喀斯特将军一样哀叹,“Where the f*** does all the *** come from ?”。

iShout 是爱范儿一个接受读者,尤其是业内认识投稿,爆料以及分享心得体会的栏目。我们将选择优秀的文章登载在主站上并清楚注明出处。如果您希望将iShout 投稿发布在自己的网站或博客上,请与爱范儿主站同步发表。

来源:爱范儿· Beats of Bits,编者按:本文作者王川,投资人,中科大少年班校友,现居加州硅谷,运营微信公众号investguru。

评论(0)

您可以在评论框内@您的好友一起参与讨论!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BAIDU_CLB_fillSlot("9278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