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绎大咖也做科技创客:吴奇隆的商业嗅觉从哪来?

标签:IT技术金山吴奇隆

访客:25924  发表于:2015-05-21 10:28:55

演绎大咖也做科技创客:吴奇隆的商业嗅觉从哪来.

钛媒体注:曾经的“霹雳虎”吴奇隆,近几年一直以勤奋的形象活跃在大众视野中。这个勤奋不止是演戏,进入演艺圈26年,吴奇隆一直都没有离开商业,他涉猎的行业覆盖了电子商务、餐饮业、房地产、股票,甚至包括IT和游戏。你会相信,他10年前曾在北京做了一款升级版的拍大头贴设备,8年前还曾经做出过一款智能手表的Demo吗?!

《蜀山战纪》游戏开发者蓝港在线的CEO王峰如此评价他,“吴奇隆是我到现在为止认识的艺人里非常肯动脑子的,对产品甚至对商业、趋势有他自己的判断力”。

吴奇隆的商业嗅觉从哪儿来?经历了怎样的转变之痛?以下是商业价值记者刘媚琪专访吴奇隆的人物特写,略经钛媒体编辑:

《蜀山战纪》算是吴奇隆有意识运作的第二个IP(Intellectual property,知识产权)了,上一个是2010年就开始筹备的《新白发魔女传》。

横店春季温差很大,前一天白天最高气温38度,到了第二天晚上直降到0度以下。4月13日《蜀山战纪之剑侠传奇》电视剧发布会后直到夜里11点,吴奇隆带妆穿着戏服,接受了近4个小时10拨媒体的访问。

结束之后,他钻进横店影视基地秦王宫正殿旁边的帐篷里,换下戏服,剩下里面的黑色打底衣,外面套上他的黑色羽绒服和短裤,就戴着黑棕色的长假发出了门,跳上车之后和旁边的工作人员说“不好意思,我能抽根烟吗?”

那个时候,电视剧《蜀山战纪之剑侠传奇》已经在横店拍摄了76天,一直都是边拍摄边剪辑,作为演员和出品人,吴奇隆每天拍完戏之后都要继续看片剪辑,通常到凌晨两三点才会休息。

在公众的印象里吴奇隆像是从1988年小虎队里的“霹雳虎”一下就跳到了2011年《步步惊心》里的“四爷”,尽管星途有起落,却一直只是歌手、演员。

但这一次,在《蜀山战纪》这个项目里,吴奇隆是演员,是出品人,也是IP的整体操盘者,他用了近两年时间筹备,让《蜀山战纪》衍生出电视剧、游戏、网剧、电影、图书、唱片等多个业态。

进入演艺圈26年,吴奇隆一直都没有离开商业,他涉猎的行业覆盖了电子商务、餐饮业、房地产、股票,甚至包括IT和游戏,每进入一行都是因为兴趣。

2014年,吴奇隆第一次进入《福布斯中国名人榜》前十,以6700万元的年收入位居第九。《蜀山战纪》游戏版开发合作伙伴,蓝港在线CEO王峰说,“吴奇隆一点都不像演员,我叫他吴老板”。

《蜀山战纪》IP操盘者

离秦王宫几分钟车程就是横店产业实验区,也是吴奇隆浙江东阳稻草熊影视文化有限公司的办公场所,他在那个四层楼里和剧组开会、剪辑,也住在那儿。

到了办公室,他说,“不好意思,稍微等我一下”,就出去了,回来的时候已经摘掉了头上戴着的假发,把自己的头发梳在脑后扎起,给自己端来一杯红酒。

从去年开始,所有与影视沾边的人几乎都想做IP的生意,通常的操作方式多是在影视剧拍完播出之后,再把手里的IP卖给相应的游戏公司,动漫公司,把现有的内容套进不同的外壳去。

但等影视剧播完,影响力会随着时间的推移逐渐减弱,而游戏开发却有自己的时间流程,端游开发动辄需要两三年,页游通常也需要半年左右。等到游戏上线的时候,由影视剧掀起的热度早已经过去了,所谓IP运作也都是概念性的。

吴奇隆发现,“每一行的环境都是相对封闭的,做影视制作的人只想着拍摄制作,做游戏的理工男只专注于写代码。但娱乐行业不同领域的游戏规则都是类似的,只是没有人去打通”。

吴奇隆并不想单纯做出卖IP的事情,他希望让影视剧不再只是影视剧,游戏也不再只是游戏,“就像有一个好东西在你手上,可是你没有能力做,不如提早找最好的团队,共同打造一个最优质的产品,这些都需要提前筹备,跨行业做通盘考虑。”

《蜀山战纪》对于吴奇隆来说,算是这么多年来一直积累下来的一个大项目。整个2014年,吴奇隆都没有接拍任何一部戏,他大部分时间都在北京稻草熊影视文化有限公司(“稻草熊”)位于尚8设计产业园的办公室里,和各部门、合作伙伴开各种各样的会议,为《蜀山战纪》IP做筹备。

2013年末,吴奇隆就已经把《蜀山战纪》整体IP运作时间表定到了2017年,在公司会议室的白板上,写着电视剧、游戏、网剧、电影、音乐的启动时间。

其实在2012年吴奇隆就创办了游戏公司北京稻草熊科技有限公司。他在游戏行业里看到这个行业光鲜亮丽的一面,有的游戏上市短时间内实现上市,当然也有许多小团队在这个过程中被淹没掉。

吴奇隆进入游戏行业的那年页游正当道,手游才刚刚起步,在短短两三年时间里,游戏越来越端游化,他也同样在这个过程中经历阵痛。

吴奇隆说,“我很清楚公司在产品研发方面的不足之处”,也是在那个时候,他在一个朋友的聚会上认识了王峰,也把当时正在运作的《新白发魔女传》游戏开发交给了蓝港在线。

“在很多时候,我都是偏保守的,每进入一个新行业或者找一个新的合作伙伴,都会希望有更多的了解,甚至会去查对方的资料,也会通过共同的朋友去了解外界的风评,”吴奇隆笑笑说。

王峰从金山软件一直到蓝港在线,也和许多艺人、明星合作过,王峰说,“吴奇隆是我到现在为止认识的艺人里非常肯动脑子的,对产品甚至对商业、趋势有他自己的判断力,这个判断力的前提是他的行业经验和数据搜集。”

王峰和吴奇隆刚认识的时候,两个人聊的话题多半是娱乐、影视剧制作,后来聊到游戏,现在他们在一起聊的大部分话题都不只是游戏了,更多的是整个互联网和新技术的趋势。

吴奇隆带经纪人去蓝港在线的办公室和王峰谈合作,在蓝港在线的会议室里,吴奇隆讲了对于《蜀山战纪》游戏版的看法,包括这款游戏未来应该如何规划,接下来3年的开发步骤,呈现形式。

吴奇隆说完之后,王峰就愣住了,“我没想到一个演员会对游戏行业有这么长远的想法和规划,而且是在我们擅长的领域。”

其实吴奇隆从小就开始玩儿游戏,运动、游戏是他少有的休闲方式,家里有Xbox,Wii等各种游戏装备。在《蜀山战纪》项目里,王峰也邀请他做游戏的监制,“他更清楚如何给用户更好的体验,如何把影视剧的表现手法、文化意境、桥段场景和音乐更好的植入到游戏里”。

2014年下半年,电视剧还没正式开拍,游戏就已经开始筹备了,在横店办公室的墙上贴着《蜀山战纪》游戏中会出现的几十张刀剑武器的图片,A4纸贴满了一面墙。为了能和游戏做完美的结合,吴奇隆对电视剧里的兵器和细节也做了调整,让它们更贴近游戏。

这几个月的时间里,吴奇隆把兵器的草图,变化的工法、造型都陆续发给王峰,王峰收到的场景、角色、装备图片资料就有几百张。

今年春节刚过,王峰就给吴奇隆发微信问他“你在哪儿”,吴奇隆回复说,“我们整个春节都在横店过的,现在还在加班加点”,王峰就玩笑说,“你们怎么那么拼?比我们做游戏的还拼”。

吴奇隆是想把自己这么多年在影视行业积累的资源和能量都用在《蜀山战纪》这个IP上,“我想打破过去IP操作的方式,最后实现的是1+1远远大于2”。

商业和科技“创客”

这些年来,吴奇隆一直都在尝试不同的可能性。

最早以歌手的身份进入娱乐圈,直到后来需要拓宽自己的演艺事业,转而做演员,他也感受到演员这个身份的被动性。

做演员的时候,吴奇隆遇到过很喜欢的电视剧剧本,就自然会接戏,但后来发现每拍一部戏就像是一次赌博,赌这个项目的制作和发行能力,这些都是不被演员所掌控的,“那个时候会发现我很认真努力的工作了4个月,之后就像被扔进水里了,没有任何声音”。

他在这个圈子里看到很多优秀的导演、演员、编剧、但没有机会把他们聚在一起做一部好的作品,“当时只是觉得自己做公司可以提高对项目的掌控性,可以试试”。

2003年,吴奇隆在转入香港发展10年之后,正式进入内地市场,也是刚来北京的那年注册了“稻草熊”。

稻草熊的项目运作是做从投入,研发到发行的一个产业链,成本和风险都会非常高,公司前两一部电视剧的参与是从定项目、找演员开始的,结果最终亏损几百万元,为了筹拍电视剧《新白发魔女传》,吴奇隆说自己攒了3年的钱。

这些年稻草熊做了许多事情,在稻草熊刚成立的几年里,国内尚没有做航拍的设备,吴奇隆就自己从日本购买了两部直升机,但后来在拍摄的时候掉到河里,损坏了摄影机,后来因为日本的出口管制就放弃了。

后来签约了叶祖新、刘思彤等十几位年轻的艺人,参与了电影《墨攻》的后期制作,以及《车票》、《夺命旅行》等电影的拍摄和制作。联合出品电视剧《新白发魔女传》、《犀利仁师》,只是每个项目以不同的形式参与。

吴奇隆说,“在这个行业里面光有热情没有用,还必须要有机会,必须要有一群和你一样愿意当傻瓜的人,一起做吃力不讨好的事情”。

近几年来,稻草熊操作的项目在商业上也有很好的回报,有数据显示,仅仅是2013年《新白发魔女传》就卖到8400万元,有人推算《新白发魔女传》和《向着炮火前进》这两部电视剧的收入会超过1.6亿元。

吴奇隆说:“我和所有创业者都是一样的,开始是抱着一腔热血和热情,认为只要作品好,就一定能成,但后来就从商业的角度出发,需要把自己的武侠梦,用公众能接受的方式讲给他们听”。

10年前,吴奇隆从一家影视公司开始做起,这四五年来做的最多的事情却是布局其他公司,稻草熊公司里面是纯色木质的建筑风格,很像是一家清新文艺范儿的科技公司。这个建筑里有影视公司、游戏公司,太阳动力唱片公司,还有运作“黑白能量”周边产品的稻草熊商贸公司,仅在北京地区有四五十人的团队。

吴奇隆一直在突破自己的边界,艺人可以做导演、制作人、出品人,当然也可以进入其他产业,这些对他来说都是有趣的事,“人家觉得我不可能做,我就偏偏要去做,可能我也有一点叛逆”。

在台湾省立体育专科学校的二年级暑假,吴奇隆就白天洗车、去办公楼做保洁、为地板打蜡,晚上再出去摆地摊,卖洋装和小饰品。他说,“即便是摆摊,货也要和别人卖的不一样,虽然有些进价高一点,但却可以赚得更多。”

出道之后,吴奇隆投资过餐饮店香港龙华楼,在台湾、北京、上海和苏州等地开了多家泰国餐厅,后来也投资过尼奇世界服饰饰品店、宠物店、游艇、房地产,甚至也炒过股票。“想起来,这些年真的做了很多奇奇怪怪的事情,我对商业是很敏感的,对什么好奇我就去了解,去试”,其中也包括IT业。

吴奇隆有非常多IT行业的朋友,有做手机的,也有做芯片的,也有朋友做手机壳这种周边产品,他们都喜欢找吴奇隆聊天,“我和很多IT界朋友聊的创意,常常在两年后就开始流行”。

吴奇隆说“我不是技术出身,不会写程序,但许多行业的规律都是相通的,只要抓住人的需求,就能把现有的技术和使用场景结合在一起,变成实用的产品”。

10年前吴奇隆就开始做和技术有关的事,最初在北京做了一款拍大头贴的设备,但他做的是升级版。

那个时候手机传文件使用的是红外线,蓝牙也才刚刚兴起,他的大头贴拍照设备可以进行修图和调整,再用红外线、蓝牙或USB接口和手机做连接,就像上一个技术年代的“美图秀秀”,在那同时还做了一款票务收费机,可以缴电话费、电费、煤气费,但都因为做的太早,没能推广。

8年之前,吴奇隆已经开始尝试做类似可穿戴设备的产品,也做出了一款智能手表的Demo,可以为老人检测心跳、血压,为老年痴呆症患者、儿童、宠物定位,当时拿着设计图去各地找代工厂生产。

但同样是因为做的太早,感应芯片、电池成本太高,并没有走到量产的阶段,只是在当时申请了应用型专利,直到现在,那款智能手表的功能设置、外形设计图、打样还存在他的电脑里。

经过那么多时机不对的尝试,现在他很在意时机的问题,“会留意和调整时机,因为有很多事情早做晚做都是错,必须选在对的时间点”。

从“霹雳虎”到“隆哥”

吴奇隆很小进入娱乐圈,年少成名,但他的经历并不顺利,13岁就开始打工,摆地摊赚取学费,后来因为家里做生意失败,一度过了12年还债的生活。

“很多事情在做的当下,其实意识不到事情本身对自己未来的价值”,吴奇隆得过许多柔道和跆拳道的冠军,只是到了后来才觉得有用,“我现在有那样的特质,我愿意挨,沉得住气慢慢去做”。

这几年,在《步步惊心》、《新白发魔女传》受到关注之后,人们才看到吴奇隆在做什么,但在那之前,对于影视剧的制作和出品,他已经做了10年。

从吴奇隆2003年刚刚进内地发展签约华谊的时候,经纪人任玥就跟吴奇隆工作一直到现在,“他是明星里面非常专注和敬业的”。

这么多年来,吴奇隆一直每天睡四五个小时,经常半夜3点在微信里布置工作,后来她实在受不了,就向吴奇隆提意见,后来吴奇隆也尽量少在深夜和周末联系大家,实在没办法就在微信里布置工作之前先说一句,“实在对不起,打扰你们休息了”。

他是对工作要求很高的老板,如果员工没有达到他的预期,他也会有情绪,任玥说,“他生气的时候,会不说话,很可怕的那种”。

几年前吴奇隆也跟任玥说过,“为什么我做了这么多事情,这么努力,却一直没有好的机会”,任玥总会说,“付出总会有回报的,上天也总会看得到”。这几年对于吴奇隆来说是又一个高峰期,事业上、生活上都是,任玥说起来像是应了自己当场那句话。

现在,吴奇隆在公司里已经是所有人口中的“隆哥”,剧组和项目上的所有事情,几乎都要找“隆哥”。甚至《快乐大本营》邀请陈伟霆去录节目,请不了假也会自然的想到找“隆哥”帮忙。

吴奇隆很照顾身边的人,他会为同戏里的演员争取到更多的利益,有一次他的员工做错事情,他就深鞠一躬,对合作公司的老板玩笑说,“实在不好意思,家门不幸”,这变成公司内部一直流传的段子。

同时经营六家公司、两个工作室,所有的事情都需要吴奇隆审批,尤其从2013年开始,吴奇隆一直在筹备《蜀山战纪》的IP,

“很多事情积压在一起,坦白讲会蛮辛苦蛮累的,每天接触不同的行业,不同层面的事情,有的时候会觉得自己喘不过气来”。

现在吴奇隆每天都有十七八个小时的工作时长,什么时候需要拍戏,开剧组的会议,什么时候需要从剧组离开参加商业活动,他的每一分钟都是被计划好的,有时候会忙到连自己都会忘记在忙什么。

他的方式是通过新鲜的、非计划内的事情做自我调整,就像1997年“小虎队”重新合体之后的事业高峰期选择去服兵役,在现在事业顺利的时候选择去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读EMBA一样,“需要去面对未知带来的恐慌感”。

现在吴奇隆每个月都要跟剧组请假去北大上4天课。去北大上课的第一天,有人会不解,有人会过来找他拍照,他也都不会拒绝,“艺人只能先把自己的光环拿掉,别人才能和你交朋友,也才能真正的沟通和了解”。他很清楚自己在这个圈子里这么多年,擅长做整合资源的事情。但完成这个转变也用了许多年。

吴奇隆说,“我以前是比较内向的、面对不熟悉的人会不习惯,许多年都在公司的保护状态下,那个时候只是专注做自己的事情,会比较封闭一点”。

但后来,他发现如果想做一些事情,就必须要和外界互动,他也尝试把自己原来不适应的包袱丢开,愿意往前跨出一步,与别人沟通。“就像我之前喜欢潜水,认识了一些潜水教练,他们来自各行各业,医生,工匠,公务人员,这个世界上除了演艺圈之外还有很多玩的事情”。

入行26年,吴奇隆说自己从来都是一边走一边学习,看周围在发生些什么,“就像做股票,需要看的是行业、经济和政治的大趋势,而不是单纯看一家公司”。

从年轻偶像“霹雳虎”到“隆哥”,现在吴奇隆的状态完全是通透的、打开的,但“不管走到哪个阶段,人不可能有无惑的时候”,虽然做了那么多事情,但在生活上,他是个白痴,“我不知道水电费该去哪缴,电话费要怎么处理,生活上很多细节我可能都不行”。

但他会去做更多其他的事情,现在已经筹备三年之后在互联网领域要做的事,“我希望能经常给大家一些不同的惊喜,说不定,我哪天又会做一些奇怪的事,把大家吓一跳”。(刘媚琪)

【本文来自BT传媒 《商业价值》杂志5月刊,网络独家首发钛媒体】

评论(0)

您可以在评论框内@您的好友一起参与讨论!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BAIDU_CLB_fillSlot("9278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