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碟说:没有导演 只有产品经理

标签:产品经理飞碟说

访客:34393  发表于:2015-05-18 09:15:18

【导读】导演更注重自己的表达,产品经理更关心用户,“产品经理”是互联网时代才有的分工。

飞碟说:没有导演 只有产品经理

   两年多前钓鱼岛事件正热时,汤怀身边有朋友很热情地参与其中。事后汤怀问友人“你对钓鱼岛事情本身了解吗”,友人回答模糊。于是乎,汤怀他们想用一种比较有趣的方式,把这个大家都特别关注、但背后又很多知识外界很不了解的事,做成视频,网络上有关于此的十几万字的资料,被整理成三分钟左右的视频“钓鱼岛的前世今生”。汤怀把这个视频给之前问过的友人看,反馈特别好,“钓鱼岛的前世今生”就这样通过口碑传开了。
之后,汤怀他们又做了“关于屌丝这点事”、“硬盘里的女人”、“少年屁的春运漂流”等等,各种各样的知识视频,在2012年末时盘点为“2012十大Style”。
    直到有一天,汤怀在一家兰州拉面店吃面时,看到店老板带着儿子,把飞碟说的每一期点开观看时,他才意识到,他们在做一件很有意义也很有意思的事。此后,飞碟说这个团队开始了“视频百科”这个概念的每周视频更新。
    产品经理更关心用户
    在飞碟说之前,已经有很多百科类、知识类的互联网产品,汤怀他们为什么选择“视频”这种媒介?
在他看来,图片、文字、声音等媒介,都是一个维度让用户形成记忆点,而视频的记忆点是多维度的;从传播的角度来讲,视频的形式更丰富,更多的90后、00后,他们的high点越来越高,需要最丰富的方式让他们有感官的体验刺激,同时又获取知识,所以飞碟说的团队一开始就比较坚定地选择了视频的方向。
    最早期的“飞碟说”视频时长是5分钟,后来“飞碟一分钟”是1分钟,“飞碟词酷”只有20秒左右,“飞碟唱”则有六七分钟,飞碟说的视频产品更加多元化。“在移动互联网发达时,大家的阅读时间变得特别碎片化,我们做短视频会想到它的使用场景,比如起床、上洗手间、公交地铁上、午饭时等等,这种短时长的单条知识的传播更有效。”汤怀说。
    在他看来,“视频百科”这种产品,视频只是形式,重要的还是知识。人类本性当中就有求知欲,现在只是表达的方式变了,当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来了之后,视频变得随手可得时,知识换了一种方式去传达。
   飞碟说团队做一切产品线,会有两个原则:一是有用户价值,二是有客户价值。“如果两个点都满足的话,我们就可以早点把它做出来。如果只有用户价值、暂时看不到客户价值的(比如普法类的视频),我们也会做。但是如果只有客户价值、没有用户价值的(比如广告性的微视频),我们就不会做。”汤怀说。
很多人说飞碟说的视频产品“很性感”,推荐标签都是诸如“因为风格诙谐、重口、无下限一路走红”,汤怀并不避讳这一点。在他们看来,任何产品都应该从人性出发,他们总结为热点、痛点、high点、G点。“G点,性是人的本能;high点是人本能的兴奋;痛点,戳中人的不如意;热点,是符合人围观的本性。这些都是人的本能。”汤怀进一步解释。他觉得,这“四点”不只是飞碟说的产品方法论,更是整个公司做产品的方法论。
在这个做视频内容的团队里,没有导演,只有产品经理。用汤怀的话说,导演更注重自己的表达,产品经理更关心如何更好的满足用户需求,“这是运营思维”,“‘产品经理’是互联网时代才有的分工”。
    互联网的内容公司
    现在的飞碟说团队,已经不再是草创阶段的“十来个人,七八条枪”,2014年初,飞碟说的运营公司——飞碟视界传媒科技(上海)有限公司完成了A轮融资,目前B轮融资大体上已经结束。
   现在,团队的定位是“互联网的内容公司”。汤怀他们希望,能够围绕“视频百科”形成一个生态圈,也就是说,在做了丰富的“飞碟”视频内容之后,还会有很多的延伸,很多的触角,最后希望能形成一个闭环。
    一个显著的变化发生在产品渠道上,除了既有的在优酷、土豆、爱奇艺、微视等视频平台上推广“飞碟”系列视频外,飞碟说团队还会拓展线下的渠道,包括公交、地铁、电视台,以及分众、楼宇这些的屏幕;此外,飞碟说的自有渠道——飞碟说官方网站与App——也计划于今年年内上线。
   汤怀他们希望,飞碟说的自有渠道要能够做到三点:6小时反应机制,制作类似于“头条”的动态新闻下的静态知识;与用户的互动性,团队未来会开放选题、列出大纲,让用户来点赞,被用户顶上去的选题会优先制作;要有足够的产品线去扩张到足够的人群。
   这些举措的核心是,作为自有渠道,飞碟说要有自己的用户数、用户活跃度,继而是找到飞碟说的最核心用户,对用户贴标签,拿到用户的习惯偏好等数据。长远来看,是为“闭环”做准备。
   汤怀透露,飞碟说团队计划于今年内新开十几条“垂直内容领域”的产品线,比如讲诉各类冷知识的“飞碟冷知识”在4月份上线,专注女性穿衣打扮的“飞碟爱美丽”将在年中上线,其他垂直内容领域,包括电影领域的“飞碟剧透狂”,汽车领域的“飞碟开汽车”等产品也正在积极策划中。
飞碟说的视频内容制作方式,也从之前的由团队全部“自产”,转为PGC内容占到30%左右。
   在商业化的问题上,团队继续保持相对的适度和冷静。汤怀此前曾透露,刚开始创业时,原本打算一年都不赚钱,但事实上做到三四个月后就开始盈利了。广告收入是飞碟说目前最大的收入来源。从小米、杜蕾斯,到腾讯、阿里,这些都是飞碟说的合作客户。汤怀介绍,视频有一个优势,特别适合做原生广告,但是他们的商业化又做得比较克制,“一般一个月找上门来的客户可能有30家,但我们就做一到两家”,“早期的时候还是希望先把用户伺候好,挣钱的事顺带着做”。
   在汤怀他们看来,未来飞碟说的商业化有三种模式:广告;IP衍生品,比如“飞碟说”视频里的声音,“飞碟一分钟”里的小动物,“飞碟冷知识”里的冷姑娘等等,都会有IP,可以衍生的东西很多;更长远的是把在线教育的方向规划在其中。
   在短视频内容生产这个方向,我们注意到,视频网站的短视频产品,比如优酷网的“优酷拍客”、爱奇艺的“啪啪奇”等都已陆续推出,在这样的外部环境下,汤怀反倒觉得“做内容的互联网公司、出品好内容的公司,会受到更多的关注,主动权也会变得更好”。
-----------------------------
本文系IT经理世界/经理+原创,作者:贺文,转载请注明出处和作者名

评论(0)

您可以在评论框内@您的好友一起参与讨论!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BAIDU_CLB_fillSlot("9278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