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想国际化转型10年:最难的是专利谈判

标签:收购谷歌专利联想摩托罗拉谈判

访客:33727  发表于:2015-05-15 10:05:49

伴随着并购推进的联想国际化,一开始甚至就被扣上了失败的帽子,但是拉长时间的标尺再来看恐怕答案会不一样。作为接替马雪征出任CFO的香港人,黄伟明亲身经历了联想第一次跨过并购后的整合过程,以及亲自操盘了联想收购摩托罗拉以及IBM X86服务器,至少在他看来中国企业不仅仅收购资产,而是收购业务这一点是他很钦佩并且愿意为此助推的。

以下文章为钛媒体获授权节选摘编自《联想涅槃》,这本书聚焦在联想收购IBM PC业务后的国际化转型10年,作者李鸿谷:

2011年秋天,谷歌执行董事长施密特来北京,杨元庆将他请到家中做客。晚宴结束,开始饮茶之际,房间里杨元庆与施密特准备谈点重要的事儿;还留在房间里服务的元庆助理于智博说:元庆以一个很有趣的切入了主题——“你们要是对硬件经营真正感兴趣,而且还自信能够经营好,那你们可以把摩托罗拉留着;如果兴趣不大,或者经营过程中出了问题,或者觉得不好驾驭,我们可以把它接了。”

我后来问杨元庆如何进入这个议题,他这样向我回忆他与施密特的重要问题讨论的开场白。这个节奏拿捏得挺好,此时彼此确实需要有点公共议题之外的专业问题讨论了。谷歌买下摩托罗拉,也刚刚两个月时间,施密特诚恳地回应:摩托罗拉是全部留下,还是只留下专利,确实还未给出最后结论。他认同联想先期介入,如果出售,联想当然是潜在买家。

两年后,2013年感恩节前两天,杨元庆收到施密特的邮件,问可否通个电话。杨元庆正在美国,电话拨回去,施密特问元庆:“你们还对摩托罗拉有兴趣吗?”杨元庆心里一激灵,随即喜悦,“当然!”……他放下电话,又拿起电话给黄伟明拨过去,让他马上启程去硅谷与自己汇合;然后又给刘军拨了一个电话,告诉他这个消息,让他迅速从专业的角度给予判断。刘军正在医院看病,他听到这个消息,震了一下,脱口而出:“好事啊!”

香港人黄伟明,脸上也总是永远带着笑意,略有粤语口音的普通话说起来,不紧不慢,却句句凿实,绝无虚空。只要有一次相对深入的沟通,他的诚恳与睿智就会让人记忆深刻,并期待有机会继续跟他交流。

2007年5月,黄伟明接替退休后创业的马雪征,出任联想的CFO。在出任CFO之前,黄伟明是联想的独立董事;再之前,他参与了联想的香港上市,主要是后来的扩股增发。从事投资银行,黄伟明见识的多为卓越企业,“但我从来没见过一家公司,特别是亚洲公司可以真正成为一家全球的公司。

因为就算今天很多中国企业做很大的收购,但基本上都是资产的收购。可能买一个油田、树林,买一个地产、酒店,没有一个亚洲公司可以成功地收购业务,而且继续运转下去,成为全球第一,我觉得联想有这个机会。”黄伟明告诉我:“这是联想对我最大的吸引力。如果能成为联想一员,我是非常乐意尽自己的力量来推进这个事业。”

黄伟明如此叙述,倒非客套之言,而是真正专业资本市场人士的见识,为什么联想有希望,对他有吸引力?“联想买IBM,买什么?你看他的报表,IBM品牌是一个十几亿的无形资产,如果你没有管理好,这个无形资产很快就没了。收购合并最大的挑战不在于买的这一刻,也不在于价格是贵了还是便宜,是你是否有能力把这个生意维持下去。”

这是资本市场的常识之论,接下去,黄伟明回忆当年联想购买IBM时,资本市场的一般看法:

“大家认为联想真的不应该买,为什么?你看中国在联想买了IBM之后,经济发展特别快,所有外资企业都来了中国,中国市场成长那么快,为什么联想还要买外国企业?”

——这当然是资本市场逻辑,黄伟明体会柳传志的思想:“我觉得柳总的想法,不是短期的,不是三五年让联想的股价翻几倍,而是怎样让联想成为一家长青的企业。”领导人对企业的“长青”的想法,很关键啊!

在2013年的美国的誓师大会上,杨元庆曾向他的员工表示:“我们今年要有大动作,手机要进入成熟市场,我们已有这方面的策略。”因而一整年,媒体都在猜测联想将会并购那家公司,以获专利进入成熟市场,在被分析并购可能性的名单上,黑莓一直排在前列,还有HTC……

我问黄伟明:你跟这些企业谈过吗?虽然这时并购摩托罗拉已经结束,但黄回答仍然滴水不漏:我都有谈过啊,比你想象的还要多的企业我们都接触过。具体是什么企业,黄传明不会告诉你。这年快结束,已到感恩节了,摩托罗拉出现,杨元庆接到了这个可以让自己兑现诺言的电话,自然兴奋。“之前的并购方都没有摩托罗拉理想!”

到了硅谷,跟谷歌管理层见了面。对方给出的信息是:现在有两到三家对这个交易有兴趣,而且其中一家已经接触有一段时间了,谷歌已将一些信息数据提供给了他们。联想大概将比对方落后一周多的时间。谷歌要求说,感恩节的假期结束,12月初再一道开会,把情况介绍给联想,希望拿到这些材料,联想迅速给出自己的方案与价格,谷歌将评估竞购者,然后选择一家独家谈判者。

按照谷歌的节奏,联想迅速提交了自己的方案。12月中旬,就取得了独家的谈判资格。这个并购进入联想程序。

谷歌手里的摩托罗拉特别是它的专利,对联想有多重要?

黄伟明的谈判团队做过这样一个研究,没有任何专利保护,进入成熟市场,如果是100块钱的手机,你可能要付25块钱的专利费,成本极高。而且你花钱买下的专利,它可能随着技术的发展而变得没有价值了,你又得不断地去买专利。

但如果你在这个行业里,你还有很多研究者工程师,比如摩托罗拉剩下的3500人中,有2600人是工程师,你就有能力继续下去。所以,摩托罗拉一方面可以是专利授权联想使用,另方面他们的工程师也是联想后续的关键。

为什么三星与HTC专利官司不断,为什么谷歌耗天价购买摩托罗拉?没有专利,生存不易,全得仰仗别人的脸色。

联想的这起并购案,在时间与价格上,没有弹性,得由谷歌定规则,这两者之外,关键的就是IP(知识产权)谈判了。处理IP有两个部分,一是将那些专利买过来,像谷歌买下摩托罗拉一样,买下它的IP;另一个办法是交叉授权。这个专利不是你的,但你获得了授权,就可以自由使用,不用交费了。摩托罗拉很牛,那场著名的官司让它秉持的信念是:谁的钱我都不付,因为我有这么多的IP,凭什么我付别人钱?

谷歌卖摩托罗拉给联想,并不是要把它的专利卖给联想,他们要留着自我保护防止其他公司专利进攻,但他们可以让联想获得交叉授权的资格。最后刘军向我评价联想的专利收获:“至少我们的手机进入海外市场,不会在专利上遭遇麻烦了!”

谷歌看中的是摩托罗拉的专利,联想何尝不是如此,除了常规的交叉授权,意料之中的专利收获之外,还有其他的机会吗?

谈判到了最后,总体落定,杨元庆与谷歌负责这一项目的首席运营官吃饭,黄伟明与周庆彤为元庆准备了一个问题清单。在这个清单之上,杨元庆有自己的主张。这顿“业务饭”吃到差不多的时候,杨元庆说:“你们应该给我一些专利,这些IP对我非常关键。如果一个并购,没有专利,显然不是一件特别好看的事情。你看你们自己的业务也面临诸多IP的挑战,对于联想,未来可能更将如此。”这个要求合情合理,对方没有犹豫:没问题!

摩托罗拉手机并购案,另一联想功臣周庆彤跟我讲起这段故事,说这真是元庆的功劳。谈判过程中,谷歌本来已准备给出一些不是basic(基础性)的专利给联想。杨元庆的介入,后来谷歌决定在摩托罗拉15000多项手机专利使用权里,再卖给2000项技术专利给联想。

多数报道至此而止,联想最终拿到了什么专利,以及如何拿到的呢?魔鬼在细节里,故事也在细节里。联想开始提出的一个方案是,将摩托罗拉专利分为三个类型:最核心的、中间的、一般的专利。然后联想随机在三类里抽出专利。这个类似抽签式的专利选择方案很新鲜,但谷歌未接受。

他们提出的方案是:我给你们一批有价值的专利,当然是2000项专利的一个倍数,你们在这里面挑选。最后,联想以29亿美元,买下了摩托罗拉,包括2600多位工程师,2000项专利。

刘军跟我谈起摩托罗拉并购案,认真说:这是我第一次未在家过年!刘军果真是乖乖男。2014年的大年三十,他跟杨元庆、黄伟明在硅谷宣布并购之后,又与杨元庆一道飞芝加哥去会见摩托罗拉员工。而黄伟明则直接从旧金山飞回香港。我问他:一年主谈两桩超级并购案(同年,联想并购IBM X86服务器),你有什么新感受?“嗯。欠觉啊!”这个春节,黄伟明需要补上的是睡眠。(来源:钛媒体,本文节选自李鸿谷著的《联想涅槃》)

评论(0)

您可以在评论框内@您的好友一起参与讨论!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BAIDU_CLB_fillSlot("9278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