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孩子”Uber还能在中国走多远?

标签:Uber

访客:19017  发表于:2015-05-14 10:30:51

谁也无法准确预测Uber在中国市场的最终结局。不管Uber在中国跑多久,让市场去检验它才是最佳途径。

众所周知,Uber自成立以来在世界各地都扮演着“坏孩子”的角色,遭遇各地出租车司机游行示威不说,不断涌现的政府禁令也令其尝尽了“成长的烦恼”。

除了已在美国爱达荷州、阿拉斯加州及得克萨斯州的部分地区被封杀外,Uber还收到了来自泰国、印度、法国、西班牙等14个国家的禁令;更出格的是,由于在美国休斯敦和印度新德里先后发生了司机涉嫌强奸女乘客事件,Uber还被当地司法机关提起诉讼,联合国妇女署据此也取消了之前和其达成的招募100万女司机的合作计划。

2013年8月21日,Uber悄然上线了中文网站,上海成为Uber进军中国市场的第一个战场。显然,在“得中国者得天下”的大背景之下,Uber进军中国市场只是一个时间问题。

令中国互联网观察家们普遍感到吃惊甚至郁闷的是,相较于早早就进入中国市场的eBay、Amazon等美国同胞而言,“水土不服”的中国式魔咒似乎对Uber这个“坏孩子”失去了法力。

Uber,真的会终结美国互联网领袖级企业在中国市场“由先驱变先烈”的终极魔咒?

天有不测风云!

“五一”前夕,广州市工商、交委等多个部门联合执法,以“未办理工商登记手续”和“组织不具备营业资质的私人车辆从事经营活动”两个理由对Uber广州公司进行了查封。而在质疑、支持、猜测的舆论声中,5月6日,Uber成都公司也遭到了多个部门的“频繁拜访”,甚至有消息称成都公司一样遭到了来自政府的查封。

作为互联网从业者,依我看,让Uber跑得更“规矩”一些,就需要出台互联网专车、约车等方面相关的政策法规。目前,谁也无法准确预测Uber在中国市场的最终结局。不过,以我的观察,Uber和eBay、Amazon等相比,它弄懂了“入乡随俗”的中国式哲学。比如说,Uber采取“区域灵活性”以及“人才本土化”,再比如,面对来自中国各地政府职能部门的质询甚至查封,Uber中国团队没有像其他海外网络巨头那样采取过激的“自媒体求助运动”,而是主动、反复沟通,并且态度较好,这一点做得比较“中国化”。

当然,站在中国互联网的角度,Uber也是一个值得观察的对象。

如果说二十年前中国互联网在全球范围内还是“弱势群体”的话,如今的中国互联网可是“誉满全球称雄亚太”,因此,中国政府对本土互联网产业“扶上马送一程”的义务应该到此为止了,接下来该让中国互联网业界和全球互联网巨头特别是美国互联网巨头自由搏击了,类似Uber的“闯入者”,除了规范它,不妨让它做做互联网领域的“鲇鱼”。只有这样,中国互联网企业才能真正按照李克强总理在今年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的那样“拓展国际市场”,也只有这样,中国才能真正由“互联网大国”向“互联网强国”演进。

其次,二十年来,中国互联网业界一直背负“C2C”的戏谑包袱。何谓“C2C”?“Copy To China”。Yahoo、Google、eBay、Twitter、WhatsApp等都被“拷贝”成功,更令全球业界诟病的是,被模仿的美国鼻祖们在中国市场至今无一成功。如今,作为中国模仿者的滴滴、快的业已完成合并,如果Uber最终在中国市场阵亡,滴滴、快的势必一家独大,历史遗留的“C2C”无疑将再次落下口实。

竞争,只有充分的竞争,才能给民众带来最大的实惠。正因为如此,十八届三中全会审议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才会特别指出“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据最新消息,Uber正计划开展新一轮融资,此轮融资将使Uber的估值达500亿美元,而此次15亿至20亿美元的融资正是用来进一步补贴用户及司机。打车便宜了,这对司机和乘客来说都有好处。

不管Uber在中国走多远,让市场去检验它才是最佳途径。

李易(中国移动互联网产业联盟秘书长)

来源:新京报

评论(0)

您可以在评论框内@您的好友一起参与讨论!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BAIDU_CLB_fillSlot("9278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