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CIO们的春天来了?

标签:CIO

访客:24308  发表于:2015-05-12 09:51:21


多年前,我在李嘉诚的儿子小超人李泽楷投资的一家上海互联网公司工作。我们自称CPO,就是复制黏贴官,英语全称Copy Paste Officer。如果前面再加个C,就是首席了。

这是我们当年对CXO开始风行中国的一种反应,也是对手中太过机械的工作的一种自嘲。

如今人们对CXO更不陌生,能列出许多简称。比如CEO、CFO、COO、CMO、CAO、CTO,还有一些五花八门的。这种源自美国、欧洲的职务命名,体现出现代企业制度下所有权与经营权的一种分离趋势。

但有一个在海外流行多年的岗位,中国却一直不热火,甚至被当成鸡肋。它就是CIO,首席信息官。1981年,美国波士顿第一国民银行经理williamr.synnott和坎布里奇研究与规划公司经理williamh.Grube,在《信息资源管理:80年代的机会和战略》一书里首次提到了这一岗位。之后近30年,除了上述流行岗位,CIO也在众多企业里得以落地。

中国少数企业也有。但印象中,CEO、CFO、COO一般都是企业里的实权派;技术型公司,CTO地位很高,营销型公司CMO很牛。CIO这岗位,怎么给它定边界,有时都难。

不过,随着互联网+浪潮的来临,中国CIO们的春天可能要来了,鸡肋有望变成鸡腿。

5月9日,上海首席信息官(CIO)联盟在上海浦东干部学院宣告成立。这是中国第一个由地方政府主导设立的CIO联盟,也是对此前多个部委呼吁建立、普及CIO制度的第一波落地响应。

较早时,2009年6月,中国首次在国家层面提出要建立企业的CIO。在国资委公布的《关于进一步推进中央企业信息化工作的意见》中,要求央企建立首席信息官(CIO)制度,设立信息化专职管理部门。2014年11月,工信部组织编制了《企业首席信息官制度建设指南》,开始在全国推进企业首席信息官制度建设工作部署。

这一幕的推进,背后一直有一个核心人物。他就是中国原工信部副部长杨学山。

“我应该是最早倡导将这个岗位制度引入中国的。”9日当天,他在上海CIO联盟成立大会上说,23年前,当他在国家信息中心任职时,就撰写了许多文章,分析了CIO这个岗位对现代政府、工商企业的价值,呼吁引入、落地。

不过,他坦陈,多年来,由于认识不够,理念束缚,加上产业界基础还有很欠缺,过去多年,这种呼吁带来的效应确实不大。直到5年前国资委上述文件出来,尤其是工信部3年前已经将CIO定为考量“两化融合”成效的指标之一后,他切切实实地感受到,CIO落地已经成为现实了。

“今年是十三五规划关键的编制周期,我依然建议将CIO定位重要的制度之一。”他说,

那么,这个时间段,是否已经具备落地的基础了?杨学山表示,两个多月来,互联网+已成为中国频率最高的词汇,它的影响绝不会停留在信息产业与传统企业某一面,而是会 波及各行各业,包括政府,也会波及整个国民经济。而这股潮流对于人才的建设,将会从制度层面提出更高的要求。

他认为,新形势下,中国必须重估CIO制度:

首先摆正位置,就是重估岗位职责的价值。他认为,未来的CIO,不应该是鸡肋或IT部门下的二级部门,应该是与CEOCOO等人一样,是一个全局角色,必须从战略层面考虑企业或相关组织的未来,是最核心的决策力量。

“这几年,我接触很多企业界的人,尤其是企业里的CTO们,他们基本上只跟我谈技术。”他说,企业CIO一定要为企业总的战略目标、考核指标的实施发挥关键作用,绝不是技术层面的力量。

其次,可以不懂技术细节,但必须能从全局把握信息技术的未来发展趋势,并且有量化、定量的能力。

杨学山强调,CIO应该时刻观察行业领先企业尤其那些全球标杆企业,看它们在IT领域的趋势、规律,吸收它们的先进理念,知道哪些是昙花一现的概念,哪些是不变的规律,然后结合当前我们自身的现状,整合更多内外要素,制订全局策略。

“这个作用不是定性,而是定量。”他说,企业CIO要时刻意识到投入与产出,做到定量落实,否则就不合格。个再次,落实这个制度一定要有勇气。他说,企业情况不一,落实起来阻力很多,如果没有自上而下的认知、协同,阻力会很大,但是时间不等人。

很明显,杨学山是站在互联网+的潮流中回应这一问题的。我个人也觉得,这股潮流无论效应如何,但是它确实迎合着一个融合经济模式的来临。过去传统经济与互联网模式之间油水分明的局面,正被融合模式取代,那种对两者深有体会、实践、视野开阔的复合人才,有望发挥关键作用。

理想的CIO,在我看来,更像一个站在全局的趋势判断角色、超级项目经理,同时也是一个公司内外系统集成的核心。他比侧重执行的CEO、侧重运营的COO、侧重技术研发的CTO们,要更加具备开阔的视野、决策力,又具有董事长、总裁缺少的落地、量化的能力。

上海CIO联盟中,首批成员企业,包括中国东方航空、上海临港集团、上海锦江国际集团、上海百联集团等在沪央企、国企,一共近400家重点企业。上海仪电(集团)总裁蔡小庆当选为联盟第一届理事会理事长,上海电气集团股份有限公司CIO李静当选为联盟第一届理事会执行理事长。你能看得出,上海市政府明显是背后的推动力。

那么,问题是,为什么上海能率先将这一制度落地,成为地方政府中第一个吃螃蟹的?

政府当然有政府的理由。上海市政府副秘书长徐逸波当天表示,习近平主席前不久要求上海定位于全球最有影响力的“科技创新中心”,李克强总理又强调互联网+,上海在金融、航运、商贸、服务业、贸易、旅游、文化等许多领域都有很好的基础,而且互联网金融、物联网、云计算、电商等领域也都有很强的实力,一定会紧紧抓住这个好留,从制度上率先创新,上海CIO联盟将担负重大责任与使命。

“今后几年,将是互联网+快速发展的黄金时期。”他说,中国的“两化”也将走向深度融合阶段。

上海市经信委主任李耀新表示,“互联网+”时代下,信息化正逐步渗入所有行业,而CIO更起到分享信息资源的作用,联盟的成立,将能印发各行业与信息化平台的跨界创新。

联盟第一届理事会理事长、上海仪电集团总裁蔡小庆表示,联盟会持续营造良好环境,服务好上海CIO,支持企业战略转型,接下来,将举行许多与CIO相关的国际化论坛、年会,设立与此相关的奖励、选评。

他们的表态明显带有一些行政色彩,尤其是响应李克强总理的互联网+号召,而且联盟参与方基本都是上海国企,波及面暂时可能未必很大。但我认为,这些学者型们的判断,符合当下中国对CIO制度的需求,也符合上海本地产业的现状。

抛开上海其他行业,如果你回溯一下过去20年,上海在ICT业里的价值,会发现,虽然它没有中关村那种热闹的改变世界的创业热情,也没有深圳那种基于产业链与供应链金融的草根、山寨的精神,但上海一直是中国将ICT与传统行业融合最深的城市。过去几年,它在互联网融资、物联网、云计算、大数据、互联网金融、智慧城市等许多领域创新应用,引领了其他区域,如今上海又在O2O领域占领了高地。

在我过去10多年的观察中,几乎每一波潮流兴起,上海几乎总是从制度、政策层面率先做出响应的地方政府。这个由它的国际地位、区域经济地位、产业基础、文化历史、城市功能等要素决定的。一个最经典的例子是,当年,在国内物联网还没真正热起来时,上海就已经制订了未来多年的发展目标,后来之所以无锡领先,那是因为前国家总理温家宝同志不是在上海说的“感知中国”,而是在无锡,由此无锡一度抢了风头。

我了解到,上海互联网+未来三年行动计划已经编制完成,正在流转。当很多一直质疑上海不适合创业时,其实它顺应大势的差异化能力反而得以突出,事实上,“创业”的范畴本来应该加以扩大。

上海CIO联盟的成立,与其说是一个岗位需求,不如说是一个融合时代的需求,它确实带有理念更新的价值。CIO价值的重估,会直接推动企业制度的设计,内部流程的再造,提升新的时代背景下中国企业管理的水平。

我个人真的觉得,即便企业里的这个岗位未必一定叫CIO,这个角色的价值也一定会越来越明显。应该说,中国CIO们的春天已经来了。



评论(0)

您可以在评论框内@您的好友一起参与讨论!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BAIDU_CLB_fillSlot("9278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