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半虚拟运营商上演空城计,投入千万为何不急?

标签:虚拟运营商

访客:17792  发表于:2015-05-11 09:24:13

【导读】当初为拿牌照,多数虚商投入超过千万,一半企业发发展用户,他们究竟在等待什么?难道是仅仅是为了给运营商捧个场“刷个脸”吗?

一半虚拟运营商上演空城计,投入千万为何不急?

    《通信生活报》(微信:maoqiying2008)获悉,5月15日工信部研究院将召集43家虚拟运营商签“自律公约”,再次规范虚拟运营商市场行为,打击市场“黑卡”和虚假繁荣。

  最数据显示,经过一年发展,中国虚拟运营商用户仅500万。2013年12月,工信部分5批发放42张虚商牌照,如今仅有20余家企业公开放号,全面放号商用仅为6家,多数仍处于内部测试当中,或者按兵不动。

  当初为拿牌照,多数虚商投入超过千万,一半企业发发展用户,他们究竟在等待什么?难道是仅仅是为了给运营商捧个场“刷个脸”吗?《通信生活报》与虚拟运营商大佬以及行业内部人士进行了交流,发现了其中背后的原因。

  除了平台搭建等原因拖延时间外,基础运营商和工信部都不希望虚商“大跃进”。而从电信业政策看,虚拟运营商一旦获牌,让退市可不是容易,因此,也没有像外界说的那样火烧眉毛。

  

  放号商用企业,虚拟业务与自身业务“两张皮”

  一份来自IBM全球企业咨询服务部报告显示,其调研18家国内转售企业中,过半企业认为自己移动通信转售业务发展未达到预期目标。

  一位不愿透露身份虚拟运营商大佬对通信生活报透露造成这种尴尬的内外因素:

  1、O2O模式无法兑现。

  当初虚拟运营商企业申请牌照的时候,大多向工信部以及基础运营商承诺,其业务为O2O也就是线上和线下,其中线上业务为主体。 京东移动转售事业部总经理闫小波曾在接受通信生活报采访时表示,京东转售业务唯一考核目标是服务好现有会员用户,这也是虚拟转售业务在京集团存在的价值。京东有一个虚拟业务数据非常惊人:可以做到单日号卡集中生产超过25000张(注:基础运营商是员工写卡,平均每天一个员工在150张之内)采用全自动的写卡系统,流水线作业。而通信生活报了解到,实际上,因为实名制等因素,没有多少用户愿意到网上办卡。

  而通信生活报调查发现,目前带头的蜗牛移动、京东、国美、苏宁、阿里以及爱施德、迪信通无一例外地强化“线下业务”(譬如,营业厅实体店面建设以及线下服务等等。)

  2、核心业务与通信难以融合。

  最为典型是“蜗牛移动模式”。蜗牛移动对外公开用户超过100万,据网络传闻,最近有5位总监级别以上的高层先后离职。而这些离职的高层大多是其从通信圈挖过去的。据某行业人士分析,当初是看好通信与游戏融合才进入。事实上,游戏用户转化成为虚拟运营商用户的想法很好,但是现实走不通。“游戏圈子不会因为免费通信而换号,人家一个道具甚至相当于一年通讯费了。”

  与蜗牛移动类似还有巴士在线,当初也希望能够将公交WiFi的APP与巴士在线媒体业务融合,由于公交WiFi推进迟缓,APP用户换号率不高。现在,开始做在线理财了。

  3、互联网+,移动号码成为入口难成现实

  分享通信董事长蒋志祥对《通信生活报》表示,号码就是很好的移动互联网入口。 迪信通董事长刘东海更是希望虚拟运营商联合打造一个共享平台。

  事实上,如今搜索、微信、输入法、新闻客户端、安全、地图……那一个都是一个入口,而通过移动号码入口那是互联网不发达的年代。该人士还列举了中移动飞信失败的经验:“飞信就是因为太强调了号码,而错失了移动互联网先机。”

  4、“价格倒挂”亏本,流量经营被边缘化

  I BM通信和媒体事业部总经理郭继军表示,转售企业面对的早已不是想象中具有丰厚垄断利润传统话音通信市场,而是一个将以流量经营为主、运营成本渐高、跨界与融合不断加速的全新产业。而虚拟运营商产业联盟秘书长邹学勇认为,虚拟运营商客户群体以通信行业从业者、喜欢170号段的手机号码发烧友以及低资费人群为主。

  内部人士透露,在流量经营方面,由于虚拟运营商从基础运营商批发流量价格较高,而且没有个性化的业务能够赚回来,导致不断被集团边缘化,其中京东和阿里通信就是典型。

  现在大部分虚拟运营商都在亏损经营,被市场淘汰掉也非常容易。

  巴士在线董事长王献蜀表示,我国目前还没有一家移动转售企业能在虚商用户基础上实现盈利,光有用户数量,没有用户质量,这是我国移动转售业务的现状。

  按兵不动背后三大外因:收回牌照可能性不大

  IBM调查显示:转售企业认为批发价格高、商业模式不清、IT投入成本过高是制约自己发展主因。 但是,通信生活报调查了解到,还有三个主要外因:

  1、平台搭建,用户测试,至少半年。

  据虚拟运营商人士透露,一般计费系统、客服平台搭建需要半年时间,然后才能进行测试。星美集团副总裁张林苗对通信生活报表示,虚拟运营商平台不仅要和通信对接,还要与集团公司的平台对接,星美效率最高了,也需要3个月的搭建时间。而测试从4月份开始(先是内部员工压力测试,然后公众测试等)正式商用可能要到6月份。

  不难预测,未来3个月内迎来大规模虚拟运营商业务发布期,42家移动转售商中超过70%的企业虚商才可能正式商用。

  2、基础电信运营商不希望虚商“太虚”

  工信部向虚商开放1709、1705、1700三个千万级号段,处在第一梯队的虚拟运营商苦于没有新的码号资源,无法继续做大用户规模。从去年11月到今年3月,近半年时间里虚商用户数由50万发展到500万。

  消息人士透露,在移动转售业务上,中联通向工信部申请后续4000万码号资源,已获批2000万,而中电信移动转售业务用户仅百万左右。

  根据基础运营商约定,每个城市给3000个号,激活率50%,才给虚拟运营商放下一批号。内部人士透露,虚拟运营商与基础运营商签约时承诺,将互联网业务与自身业务结合,做个性化的业务。事实上,多数虚拟运营商还是搞低价的语音和免费流量业务,不仅缺创新和个性化亮点,没有开辟新市场,抢到竞争对手用户,而是抢运营商自家的用户,造成集团内部投诉不断。

  让基础运营商恼火的是,某南方虚拟运营商因为在北方销售黑卡被工信部“约谈”。一位基础运营商负责人对通信生活报表示,不求他们增加用户,只要不添乱就行。

  3、虚商牌照收回可能性不大

  市场一度传言,工信部规定今年12月31日为大限,业务未达标试点虚商将会退市,甚至会被取消牌照。工信部相关人士在接受通信生活报采访时表示,对于虚拟运营商的业务要一分为二地看。“互联网+”是主流,虚拟运营商转型互联网是迟早的事情。

  工信部监管主体是合法经营(譬如,严格推行实名制打击黑卡,规范客服系统,防止坑害用户),而对于企业用户量无明确规定。即便到了2015年底,如果虚拟运营商已建系统和客服平台,就不在退市之列。

  该人士透露,即便是收回牌照,虚拟运营商所缴纳的押金可能受到影响,主要是与基础运营商的退市违约金问题。

(via 搜狐科技 作者:毛启盈)

评论(0)

您可以在评论框内@您的好友一起参与讨论!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BAIDU_CLB_fillSlot("927898");